第二章 幸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姑娘,你怎么在這里呀?害我找了一早上”勝蘭正端著碗沉思著,冷不丁一個清脆的聲音從粥棚前響起,隨即一個穿著桃紅色碎花棉襖、黑色棉褲、梳著油亮亮大辮子的十六七歲的女孩子飛奔到她身邊,帶起一陣冷風。

    來人是勝蘭的丫頭小翠,王家雖然是大戶,但根子里就是農民,所以勝蘭雖然是王家這一輩唯一的大小姐,身邊卻只有一個丫頭小翠伺候著,還時不時的就被指使著做別的事情去了。小翠是王財主親手從路邊撿回來的,在王家從小長到大,說是丫鬟,其實待遇和半個閨女差不多。

    “我問了灶上的劉媽,她說你跑出來看騾馬大車了,我跑后院倉庫門口找了好一圈也沒看見你,感情你是躲這里烤火喝粥了,我就說嘛,那又臟又臭的騾子有什么好看的”。小翠跑的氣喘吁吁的,黑黑的劉海兒都沾了汗貼在了白嫩的額頭上,雙頰紅撲撲的,像是兩只熟透的紅蘋果,洋溢著逼人的青春氣息。小翠發育的很好,少女的腰肢窈窕,偏又胸大臀翹,厚厚的棉衣也遮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她一過來,外面喝粥的人群中就有不少年輕男子的眼光火辣辣的射過來。小翠渾然不覺,進來后一屁股坐在了勝蘭身邊的柴火堆上,伸出手毫不客氣道:“好香,給我喝一口”。

    “去你的,又和大姑娘搶東西”。李媽聞言狠狠的敲了一下她的腦袋,遞了一碗粥到她手中,笑道:“餓死鬼托生的,粥燙,慢點喝”。

    “李媽你這熬粥的手藝是越來越強了,這粥光聞著就勾的人滿肚子饞蟲直叫喚”小翠將粥送到嘴邊喝了一口,擦了擦額上的汗,轉臉對勝蘭道:“大少奶奶叫了裁縫來給你量尺寸做新衣裳,你快去吧,我出來好一會了,估計這會子他們都等急了”。

    “又做衣裳”勝蘭瞧了瞧自己身上嶄新的大紅色折枝梅花紋的綢緞面棉襖,有些幸福的嘟噥了一句。

    “哎呦大姑娘,您就別矯情了,趕緊著去吧,誰還嫌衣服多”小翠嗔笑著搶下勝蘭手中的碗,一把將她拉了起來,裝模作樣的推了她一把,手卻趁機插進她的腋下撓了一下。

    勝蘭被她撓的咯咯笑出聲來,快步出了粥棚回家去了。

    王家的院子雖然修的墻高房大,四周還建有碉樓,看著很是氣派,其實占地并不是很大。因為家中一直人丁稀少的緣故,院子一共只有三進,前面的房子多用來會客,多出的偏房就住了些仆婦下人。后院是倉庫和一些長工護院居住的房舍,中間的便是勝蘭一家人居住的地方。

    勝蘭的母親孫氏性子急,怕她擔憂,勝蘭幾乎是一路小跑著沖進了中院的門,千層底的小棉鞋踏的青石路面蹬蹬的響。因為這會子前后院都在忙碌著,一向就比較安靜的中院更顯得寂靜,勝蘭隔老遠就聽到了母親孫氏擔心焦急的聲音:“小翠都出去半柱香的功夫了,怎么大丫頭還沒回來?”

    “來了來了,娘,我回來啦!”勝蘭聞言嘴角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跑上了臺階掀起棉簾子就喊。

    屋子里生著爐火,氣溫比外面高了不少,簾子掀開的同時熱氣撲面而來,頓時就讓臉頰凍的冰涼的勝蘭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暖意,她放慢了腳步笑盈盈的走進去,靠近了孫氏又甜甜的喊了一句:“娘”。

    “哎”孫氏應了一聲,歡喜中有些責怪的將勝蘭往前推了推:“你這孩子,看到屋里有人也不知道叫一句,”。

    勝蘭這才發現屋里除了孫氏和她的大丫鬟臘梅外還有個人,是個穿戴樸素的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認出她是經常來自己家量尺寸的縣里裁縫鋪掌柜的老婆胡氏,勝蘭便急忙走上前去大聲的喊了句“嬸子好”。

    “哎呀,大姑娘這小嘴真甜,叫嬸子看看,嘖嘖,真是越長越水靈,這大過年的是該再做幾身新衣裳穿穿了”胡氏說著就掏出了隨身帶的棉繩,仔細的在勝蘭身上比劃起來。

    勝蘭聽話的張開雙手,又轉個身,讓她好好的量,轉過來時,正好瞧見母親身后小搖床上自己的小弟弟勝寶睡醒了,胖乎乎的小拳頭揉了揉眼睛,咧嘴就要哭。

    “娘,弟弟醒了”勝蘭趕緊喊了一句,孫氏聞言立馬轉過身去,抱起了才一歲多點的勝寶搖了搖,有些無奈的道:“這孩子,才躺下就醒了,睡的一點都不安穩”。

    “大少奶奶,讓我來吧,您都抱了一早上了,該歇歇了”臘梅急忙上前接過了勝寶。

    臘梅今年十七了,是前頭熬粥的李媽的親生女兒,長的和李媽一樣高大敦實,做事也很勤快,算的上是孫氏的左膀右臂,親事定在了明年的三月,未婚夫是鄰村的小伙子。因她快要出嫁了,孫氏有意讓她早點回去忙自己的事,結果她偏要留下來幫孫氏照看勝寶,是個非常善良老實的姑娘。

    孫氏將勝寶給了臘梅,回頭有些無奈的揉了揉肩膀道:“唉,真是沒用,我這才抱了半天,就連胳膊都快抬不起來了”。

    “小孩子都這樣,光抱著不行,還得晃,別說你,就是一個大老爺們,你讓他抱個半天也受不了”胡氏嘴里說著,手中可一點都沒停,麻利的量好了尺寸收起繩子,拍了拍勝蘭的小肩膀道:“大丫頭,嬸子今兒還帶了些時新的布料來,你自個瞅瞅,喜歡哪一樣,就給你做哪一樣的”。

    勝蘭點點頭,目光隨著胡氏的手看過去,瞧見身后的桌子上果然攤開了一堆色澤華美的綢緞料子,都是些橘黃嫩黃大紅水紅翠綠碧綠之類的鮮艷顏色,心中本有些不喜,轉念一想自己眼下只有八歲,又是塊過年的時候,就歡歡喜喜的跑過去挑了。

    她站在桌子前挑挑揀揀,很快就挑好了幾塊料子,拿了一塊翠綠色牡丹花紋的跑到孫氏旁邊,放在她肩頭比劃著說:“娘,這塊好看,襯的娘的臉白白嫩嫩的,娘也做一套嘛”。

    孫氏是標準的古典美人;鵝蛋臉,柳葉眉,一雙微微上挑的鳳眼,鼻梁不是很高,櫻桃小口。她皮膚非常的白,雖然已經快三十歲了,又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因為生活舒適,臉上一絲皺紋也沒有,皮膚又白又細又潤,襯著那鮮艷的翠綠色,嫩的簡直可以掐出水來。

    “娘的早挑好了”見女兒這般孝順,孫氏的面上很是欣慰歡喜,她笑道:“你仔細挑你的,娘的新衣裳都快做好了”。

    “哦”勝蘭聞言有些失落,隨即又笑嘻嘻道:“那娘就多做一身嘛,反正要過年了,天天換新的穿,看著也喜慶吉利”。

    “你這孩子”孫氏笑笑拿下料子,放在腿上仔細的疊好:“娘身體不好,平日里呆在家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要穿那么多新衣服給誰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30425_80_804-m
富貴不能吟
作者 青銅穗
  鎮北王燕棠作風端正守身如玉,從小到大眼裡只有清純可愛的青梅,不想馬前失蹄被個妖豔賤貨揩了油...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