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惦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民國不是古代,王家也不是什么大宅門,并不講究什么女眷不能隨便見外男之類的。可惜孫氏患有哮喘,這是種慢性病,就算是放在現代也不容易治愈,在這個年代只能小心的慢慢養著,所以孫氏一般情況下很少出門。

    “給我看,給爹爹看,嘻嘻,給全家人看”勝蘭抱著她的胳膊不依不撓的晃著:“娘就做一身嘛,這個顏色真好看”。

    “大姑娘真是孝順,才幾歲就知道疼娘親了……”胡氏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對母女,少不得又插科打諢了幾句,才帶著料子離開了。

    送走了胡氏,勝蘭剛想撲到臘梅身邊看看小弟弟有沒有睡著,就聽見門外有人喊道:“大少奶奶,李家莊李老秀才家的大少奶奶和小少爺來了”。

    “快請到客廳去”孫氏急忙起身整了整衣服,照著鏡子將盤的光潔的發髻又仔細梳了梳。

    李家莊李老秀才家的大少奶奶和小少爺勝蘭是認識的,因為李家莊和小王莊離的不遠,那個李家少奶奶梅氏又是母親做姑娘時的好友,兩人都算是遠嫁到此,彼此間很是親熱,時常來往。

    那李家的小少爺今年十歲,比勝蘭大了兩歲,因為爺爺是個秀才的緣故,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讀書了,小小的孩子被教的規規矩矩一板一眼,張口就是之乎者也,勝蘭非常喜歡逗弄他。

    孫氏將自己的儀容整理好,轉臉看見女兒的頭發亂了,少不得又拉過她拆了辮子重新梳了一番,勝蘭前世從未和母親這般親近過,她很享受這個過程。老老實實讓孫氏重新梳好了頭后,又聽話的換了件嫩黃色菊花紋兔毛領子的綢緞面棉襖,一面感受著兔毛圍在脖子里毛烘烘暖絨絨的感覺,一面跟在孫氏后面乖乖去了客廳。

    “小侄見過姨媽,祝姨媽家業興旺,身體安康”。

    才進了客廳的門,勝蘭就瞧見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穿著黑色棉鞋、黑色福字紋綢緞長棉襖,外套褐色皮草馬褂,頭戴一頂皮草小圓帽的李家小少爺李承華快步上前對著母親行了一禮。

    “快起來快起來”母親急忙扶起了李承華,邊打量邊道:“這兩月不見,華兒又長高了不少,小小年紀真有禮貌啊,梅姐姐,你是怎么教的呀?”

    “我那有空教他呀,還不都是他爹和他爺爺教的”。

    爽朗的聲音傳來,廳內客座的黃花梨高背木椅上此時正坐著一名身量豐腴,身穿湖藍色琵琶牡丹紋緞子斜襟盤扣大襖、深藍色底金銀色蝴蝶穿花繡花圖案馬面裙的年輕女子。她圓臉大眼,高鼻厚唇,皮膚白皙,眉毛黑黑彎彎的,遠遠望去真真是面如滿月張揚奪目。烏黑濃密的秀發盤成了一個大大的發髻堆在腦后,上面包著鑲了米珠銀花的黑絲發網,插了一柄垂著幾縷流蘇的燒藍銀花插梳和一只鏤空燈籠銀簪,耳上綴著一對銀色嵌藍寶的耳環,露出的一只手腕上戴了一只扁條圓頭銀鐲子。周身打扮的并不算華麗,看著既端莊又大氣。

    一見到孫氏,梅氏就放下了手中的粉彩小茶碗笑道:“妹子,我今兒帶承華出來走親戚,看到你家在施粥,就厚著臉皮直接上門來討粥喝了”。說罷也不等孫氏回答,她就沖著勝蘭招手道:“蘭兒蘭兒快過來,過來給梅姨媽瞧瞧”。

    “你呀,就喜歡開玩笑,什么叫討。今兒是臘八,喝粥正好,你們稍等著,我讓丫鬟們趕緊送兩碗來。”孫氏眉開眼笑,一手牽著李承華,一手推了推勝蘭:“蘭兒,還不快見過你梅姨媽”。

    “梅姨媽好,姨媽許久不來了,蘭兒很想你呢?”勝蘭真心喜歡這位看著爽氣,實際性格也很爽氣的梅氏,撲過去拉著她的手甜甜叫道。

    “好蘭兒”梅氏一邊笑著摟住了勝蘭,一邊急忙阻攔正要吩咐丫鬟的孫氏:“可別,妹子,不用他們送了,剛我們在前廳已經喝了兩大碗了,這會可喝不下了”。

    “姐姐真是,來了也不早點進來,這會子前廳亂糟糟的,待那喝什么粥呀。”

    孫氏故作責怪的坐到梅氏旁邊,拉著李承華也坐下。

    “你家的粥太香,我一時邁不開腳了嘛”梅氏笑了笑,拉過椅子讓勝蘭坐在李承華邊上,而后褪下手腕上一只色澤溫潤的白玉鐲子塞到勝蘭手中道:“蘭兒喜不喜歡?”

    “哎呀梅姐姐,這可使不得,蘭兒還小,別讓她給摔了”那只玉鐲子潔白細膩,顏色油厚,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孫氏急忙阻攔。

    “妹子你別攔著,我愛給蘭兒是我的事”梅氏不理會孫氏,繼續握緊勝蘭的手問道:“蘭兒,你說,喜不喜歡?”

    “喜歡”勝蘭看了眼孫氏,大眼睛又在梅氏身上轉了轉,才脆生生回道:“可惜蘭兒還小,手腕子太細,戴不了”。

    “你這鬼精靈”梅氏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得,既然喜歡姨媽就送你了,好好收著,等你長大了自然就能戴了”。

    “梅姐姐”孫氏有些急了。

    “妹子,原來勝蘭生了那場大病,那么多大夫都說治不了,結果蘭兒硬是熬了過來,,這半年眼看著蘭兒的身體一天好過一天,姐姐我心里喜歡,送孩子點東西慶祝下,又不是什么金貴了不得的,你就讓蘭兒收下吧!”

    “這羊脂玉鐲子還叫不金貴,這可是你的陪嫁鐲子!”

    “陪嫁鐲子也就是個鐲子,沒啥大不了的,好蘭兒,不能戴咱先收起來,別聽你娘的”梅氏說著拉過勝蘭腰間掛的荷包,不由分說就把鐲子塞了進去。

    孫氏知道阻攔不了,只好嘆了口氣有些嗔怪道:“你呀,讓我說什么好!蘭兒,快謝謝你梅姨媽,鐲子待會鎖自己房內的小箱子里去,可千萬收好了”。

    “謝謝梅姨媽”勝蘭摸著滑溜溜的玉鐲子,心里頭非常高興,她自小喜歡玉鐲子翡翠鐲子一類的首飾。只可惜前世活到快三十歲,羊脂玉鐲子摸都沒摸過。每次路過商場的玉器柜臺連看看的勇氣都沒有,稍好點的鐲子價格就高的嚇人,她那種工薪階層是一輩子也別買的起的。想不到這一世她才八歲就擁有了一只上好的羊脂玉鐲子,而且是不偷不搶別人硬要送給她的,這簡直把她高興壞了。

    收起鐲子的同時,她的胳膊肘碰到了身邊的人,邊上的李承華坐的身姿筆挺,稚嫩的臉上神態平和,眼觀鼻,鼻觀心,仿佛老僧入定般安穩,對她的碰撞似乎沒有絲毫感覺。

    勝蘭看看荷包里的鐲子,再看看笑的跟朵花似的梅氏,見梅氏的眼睛不停的在自己和李承華身上掃來掃去,心說不會吧,我才八歲就有人來惦記啦?

    *********看到有人收藏了文,很開心,說明有人看,呵呵,快過年了,祝新年快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金玉良顏
作者 姚穎怡
  大武朝的金家窮得只剩下錢了,對了,他們還有一層道貌岸然的厚臉皮。   帶著秘密重生而來,金...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