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學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過了臘八,家家就開始忙碌了;打年糕、炸丸子、做臘肉、蒸饅頭、有條件的多做些做好些,沒條件就少做些將就些,即便這里是落后時代貧瘠的北方農村,過年了也一樣的熱鬧喜慶。不論大街小巷還是孤門獨院,統統是大紅的燈籠掛起來,大紅的對聯貼起來,大紅的鞭炮放起來,那艷麗的紅色映紅了地上的雪和青灰色的村莊,讓寒冷的冬日變的喜慶而溫暖,在熱熱鬧鬧的鞭炮聲中噼里啪啦的送走舊的一年,迎來新的時光。

    一派忙碌中,父親王佑全并未忘記勝蘭上學的事情,他早早就派人去打聽清楚;縣里的學堂元宵節后開學,九歲可以讀一年級,教國學算數美術音樂,還有一門英文課,一共五門課。每天早上九點上學,下午四點放學,中間休息一個時辰,不住宿的話,學費是每學期十五塊銀元。

    在當時的情況下,十五塊銀元算是一筆很高的費用了,但是王家出的起。于是勝蘭便歡歡喜喜的準備好自己的小書包、還有上學的新衣服,開開心心的等著邁進民國的學堂。

    過了年便是一九二五年,也就是民國十四年,勝蘭天天翹首以盼,板著手指頭算時間,終于挨到了元宵節后學校報名的日子。祖父聽聞此事后,原本并不愿意勝蘭去讀書,但耐不住兒子的勸說和勝蘭的軟磨硬泡勉強同意了。又因為鄉下的局勢確實越來越混亂,土匪愈發猖狂,祖父思慮再三最終也采納了父親的意見,決定等天氣暖和點后,讓兒子媳婦孫子也一起先搬到縣里去住,而他自己則留在鄉下守著老宅子等著看情況再搬。

    父親并不樂意丟下祖父一個人留在這個小村莊里,奈何老人家都比較守舊,苦勸無果后,也只能嘆口氣先帶著勝蘭進了玉陽縣城。

    中國地大物博,全國也不知道有多少個縣!勝蘭前世不是這里的人,竟然對這個玉陽縣沒有絲毫的印象,只曉得它位于玉水之北,所以得名玉陽。玉水又是一條什么樣的河流?抱歉,前世的地理書上沒有學到過,大概是條不出名的河流吧,她又生性比較宅,很少外出旅游,對其一無所知。

    玉陽縣城并不大,不過看起來好似歷史很悠久的樣子,居然還有已經破的不像樣子卻依然顯得巍峨高大的城門和城墻。那長條石砌成的城墻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個世紀的風雨,看著斑駁碎裂、殘破不堪,石頭縫里爬滿了藤蔓,偶爾還有幾樹枯枝斜斜的伸出來,遠遠望去,只瞧見灰暗的墻壁上處處有零星的枯葉荒草在風中搖曳著,襯著墻下灰黃的土地,說不出的蕭瑟悲涼。

    但凡歷史悠久的城池,還能一直不破敗的延續下來的,多半都是地理位置比較重要的關隘之地或是富庶的地方。玉陽縣城或許是后者吧!勝蘭坐在馬車上一路瞧著,發現這個小小的縣城繁華的很;不僅街道寬敞整潔,屋舍店鋪也都修的高大整齊,人口多而稠密,各行各業都很興旺。逛街的路人中,有不少匆匆而過的人穿的很時髦,勝蘭看到了美麗的旗袍披肩和燙的卷曲的頭發,驚訝之余,她不由得重新思考起自己所處的地理位置來。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后,她一直生活在落后封閉的小王莊,以前只是根據天氣狀況,當地的生活習俗和村民們的只言片語勉強猜測出這兒可能地處蘇北一帶。可如今看來她卻迷惑了,玉陽縣城真的是在蘇北一帶么?民國時期的蘇北一帶,有這么發達么?

    勝蘭帶著疑問坐在馬車上穿街越巷,很快就到了王家的宅子前。

    王家在縣里的那套宅子坐落在玉陽縣城西北區域的居民區內,是一套青磚瓦房的四合院,不算大也不小,離縣城中心很近。下了最繁華的中心大街順著一條叫做桐花胡同的石板路胡同往西走沒多久就到了。宅子坐北朝南,門口有三層石階,大門是朱漆斑駁的兩扇木門,門上有銅色的門環,上頭的門樓修的飛檐斗拱甚是好看,檐下的木料同樣漆成了朱色,只是已經斑駁陳舊的落滿了灰塵。

    看到有人開了大門,小翠便扶著勝蘭下了馬車,跟在王佑全身后一起走了進去。穿過門樓,邊上是看門下人居住的小房間,再進入后,院中迎面是一方影壁,繞過影壁才能看見后頭的三間正房兩間耳房和東西各三間的廂房。一色的青磚大瓦房,青磚圍墻,院子里也是青磚鋪地,打掃的干干凈凈,看著異常的整潔。天井的位置修了一方挺大的花圃,一角搭起了一個葡萄架,架下有石桌石凳。余下的地方種了不少花木,只可惜現在是冬天,那些花木都光禿禿的看不出是什么品種。

    房子造型寬大,位置也好,各個房間的采光都極佳,因為一直有人住,所以各種生活設施都很齊全。院子的西南角還有一口水井,像是用了年月很久的樣子,石頭井臺都磨得光滑發亮了。靠近水井的那一面西邊的圍墻上,密密麻麻的爬滿了爬山虎,在冬日金色的暖陽照耀下,那些枯萎的爬山虎藤蔓縱橫交錯的像一張棕色的大網,牢牢網住了整面青色的墻壁。

    勝蘭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院子,她覺得這個院子和她前世童年時居住的鄉下小院子很像,只是更大更干凈漂亮。見女兒喜歡,王佑全也很開心,放下行李后囑咐下人們先收拾房間,他自己親自帶了勝蘭去學校報名。

    學校就坐落在中心大街邊的縣政府邊上,名曰玉陽女校,今天剛開始報名,學校里還沒什么人,通報了門房進去后,只偶爾看到幾個女孩子并三三兩兩的家人走過。報名收費處在一棟二層小樓的一樓的一個房間里,跟著引路的老媽子走過長長的鋪著格紋地磚的走廊,老遠就可以看見里面負責接待的人是位穿著深紫色暗花紋旗袍,駝色大衣、戴著金絲邊眼鏡的青年女子。

    那女子相貌柔和氣質高雅,妝容精致,眉毛描畫的細細的,皮膚雪白,一頭微卷的青絲很隨意的垂在腦后,只在耳前別了個金色嵌珠的樹葉形發夾做裝飾。那些珍珠不大,一個個只有米粒大小,半遮在她濃密的青絲下,閃爍著柔潤的光澤,愈發襯的女子露出的一只耳朵微紅白嫩,耳垂上的一點金嵌珠的耳墜垂著細碎的流蘇,明晃晃的閃人眼睛。

    因天氣寒冷,報名處的窗下放了一只一尺高的鐵皮小暖爐子,里面的炭火燒的紅紅的,烘的室內暖洋洋的,氣溫比外面高出許多。推開半掩著的嵌著大片玻璃的雕花木門,勝蘭一進去就聞到了彌散在空氣中的絲絲甜香,只是分不清那香味是從女子身上散出來的,還是桌上擺放的青瓷花盞里盛開的水仙花的香氣。——————————————————————年過了,勤奮的跑來更新啦,其實這兩張還好,女主依舊很幸福,但是悲慘馬上就要來了,劇透下,請喜歡的朋友繼續往下看。祝新年快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08537_80_804-m
大帝姬
作者 希行
  穿越的薛青發現自己女扮男裝在騙婚。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騙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