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二姐芷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前塵種種,林如蕙并不是很容易接受別人的人,落入異世,面對陌生的環境。母親孫氏在自己生病的時候衣不解帶的照顧,讓她漸漸接受這個母親,漸漸習慣陌生的親情。而林芷娘對她來說,就像鄰家的孩子一樣,熟悉但是不熱絡,身份隔著嫡庶,也沒有必要去刻意應酬。既然存了這樣的心思,三年來也是對這個二姐淡淡的,兩個人就這樣半熟不熟的相處。不想多接觸,也不想多理會,打理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鄭嬤嬤自小跟蘇繡大師孟六娘學些針線起就知道,自己是侯夫人預備留給大小姐針線上備用的。世家小姐對針黹女紅,琴棋書畫,廚藝園藝,打理庶務都要有所了解,雖然不必樣樣精通。最好是有一兩樣比較嫻熟,最好不過針黹女紅或琴棋書畫,說起來總是更加耀眼,更能彰顯世家風范。各府都可以培養自己的針線班子,主要打理夫人,小姐等主子們的日常物用,總有自己拿手一二的技法被視為傳承,不為外人所知。沒有合適人手的人家,也可以把日常大部分所需交付外圍的針線坊或者繡坊代為打理。

    鄭嬤嬤幾十年功夫,技藝精湛,為人謙和,又生得圓臉富態,更顯得和藹親和。自打理林如蕙身邊庶務起就與楊五娘一內一外將諸事打理的僅僅有條。

    正帶著紅紋等幾個小丫鬟在東廂收拾針線,看到林如蕙進門,就笑著說:姑娘今回來的倒早。剛魏嬤嬤遣人來讓把府內去年的賬目拿來,讓姑娘慢慢看即可。又問了姑娘最近的針線。

    林如蕙讓給除去外衣,脫了繡鞋坐在迎窗軟榻上,聞言看了鄭嬤嬤一眼,抿了口茶說:母親有話交代二姐,我就先回來了。賬目放在書房吧。嬤嬤卻要想想,大姐下月初生辰,送個什么好點。

    一旁的紅紋就跟著說,大小姐年年生辰是不做壽的,今年倒是提前幾個月張羅,還特特請王府嬤嬤囑咐太太一定攜了三姑娘前往,卻不知為何……

    林如蕙聞言,臉上頗不自在。正想說些什么,楊五娘卻先說:這小蹄子,轉的這些心思,不管因為什么,及特意交代了,夫人想必更是知曉也同意了的,咱們只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便罷。

    一席話到說的紅紋暗暗吐舌,自悔多言,偷偷脧了眼三姑娘發現并沒有什么不悅,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林如蕙臉色緩了緩,其實也沒有什么,不過是太太要給她相親而已。六月大姐家的淳哥過生辰,母親特意交代了姐姐去打聽,也安排了此次宴請。這些卻有些不好說出口,五娘自是知曉,也覺得夫人的安排再好不過了,這幾個月也和鄭嬤嬤商量著著手準備整理布料針線,挑選人手,一幅準備嫁妝的架勢。

    相親,即使在前世也是很讓人難為情的一件事情,完全不熟悉的兩個人,坐一起說一些沒營養的家庭調查事宜,如果彼此都合眼還稍好點。萬一一方不是那么滿意,即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合宜,不露出什么不滿或者熱情,一直堅持到可以說再見不失禮的時間。

    在這樣的時空,本來也做好了盲婚亂嫁的準備。本來無所謂和什么人過日子,關鍵看自己怎么經營。再說,親身父母選擇的婚事,再差也有限,肯定是門當戶對,理所當然的家庭。誰知道自己果然被誤導了,這里很多世家的婚姻是從相親開始的,雖然不知道程序是什么,肯定跟自己想象的也差不了多少。

    一旁碧痕上前為林如蕙沖了新茶,紅紋也拿來了書,借此剛剛好掩飾過去。

    沁芙打簾子進來,福身說道:二小姐來看姑娘了。

    林如蕙微挑了眉,有點意外,朝五娘揮了揮手,五娘就讓沁芙給林芷娘帶進來。

    林芷娘還是剛剛的打扮,想必是從太太處直接來的。果然,兩人行禮畢,林芷娘說:妹妹,母親剛讓我多跟妹妹身邊的……鄭嬤嬤學學針黹,我……妹妹雖年幼……卻針線精進,即使母親結交世家命婦多交口稱贊,稱絕……必是名師指點,我心多向往……

    還未說完,臉就紅了些,想必有些害羞,不用說,肯定是太太讓她多留意自己的嫁妝,也不好明說而已。不過看林芷娘的樣子,想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姐姐,也太客氣了,鄭嬤嬤是外祖母賞的恩典,指點我諸多事宜。即便是求教,上有祖母母親教導,下也要問問鄭嬤嬤的意愿……”想怎么樣都可以,我卻不打算插手。

    林芷娘的臉更紅了,喃喃的說:是我唐突了……還請妹妹見諒,其實是我求了母親的……唐家……我不能丟了母親的顏面。

    林如蕙微嘆了口氣,真的是沒有相處的緣分,像這樣一碰就碎瓷娃娃樣的女子總是覺得還是敬而遠之的好點,有點過分的不符合身份。一個妾生的孩子,十幾年來無聲無想的長大,能有幾多是真的天真。對林芷娘,母親的心思,她也多多少少知道,不過是一雙碗筷,等到長大了就認真準備一份嫁妝而已。據說,當年的姨娘也是最溫柔不過的女子,從不與人有什么爭執。不是過分的純真,就是心機太深。兩樣都不適合做朋友,但是既然提到了侯府,提到了母親……

    “二姐姐,也是我多想了。姐姐每日上午可以商量鄭嬤嬤,或是在這里或是別處,都可,只請二姐姐多多海涵”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出嫁前她也要忙碌自己的嫁妝,相見之時不多,隨他們去吧。

    又讓一旁侍立的碧痕去請了鄭嬤嬤來,端了機子讓她坐下,林芷娘安安穩穩的給鄭嬤嬤行禮,鄭嬤嬤站起身來福了身回禮,連稱不敢。

    自此,林芷娘上午時分帶了丫鬟,捧了針線來青芴閣跟隨鄭嬤嬤學習針線。林如蕙卻改了上午臨摹習字,或者其它。

    晚飯時間,正房里,父親林宗揚今日回來的早,等林如蕙進房時,母親正服侍父親用茶。林宗揚穿了群青色直身長衫,頭戴束發方巾,顯得利落舒雅,眉宇間卻現堅毅,只是眼睛看著孫氏淡淡柔和。

    林如蕙站在前廳,看著黃黃燭光下并肩而坐的雙親,一時間有些恍然,不自覺的眼眶有些濕潤。

    一旁魏嬤嬤笑著拉了拉她的袖子,林如蕙才躬身給父母行禮,并借機整理了眼眶。

    母親攜了她的手復又坐在林宗揚身邊,“難得你父親今日回來的早些,下午就燉上了嫩嫩的野雞,還有你愛吃的百合臻。”

    林宗揚看著女兒稚嫩的臉龐,微微揚起的額頭,心里一陣陣溫暖驕傲,好像不知不覺的就長這么大了。又抿了口茶,問她最近的功課,寫字和畫畫。林如蕙站起來一一回答,面帶微笑。

    “詩書字畫,尤其是習字需要勤加練習,一定要持之以恒,勿因為一時懶惰耽誤時光。圣人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可見修身養性之重要,汝切記。”

    林如蕙聞言,斂色正身行禮,“謹遵父親教誨”

    林夫人嗔視林宗揚,明明是很關心的話語,說起來總是一本正經的。

    “過些日子你姐姐生辰,好生準備了衣飾來給我看看,有什么需要的讓魏嬤嬤開了庫房找給你。別又像平時一樣不放在心上,只一味……只是揀些簡單的。”

    林如蕙也知道母親就是不想氛圍太僵,也順著母親說:我的東西哪有母親的好,到時候母親可別心痛啊。看父親也跟著笑起來,心里一松。

    雖然與父親見面很少,但是能感覺的是林宗揚予以自己的寬容,有些適合的想法也愿意跟父親多多交流。

    而林宗揚家族人丁較少,幼時失去父親,由母親一手養大,先老夫人卻也是持家有道,不僅僅協助林老爺經營仕途,更是打理家業,掙下不菲家資,更重要的是培養了自己的兒子光耀門楣。心志可見一般。

    自己失去的父愛,最希望兒女能夠不像自己一樣遺憾,故林宗揚最是珍惜與兒女相處。兒子林致遠承擔宗飼重責,他親自尋訪名師,對林致遠寄予厚望,讓他和所有平常家庭的孩子一樣在學院學習,培養他堅定的性格。

    林宗揚三個女兒,大女兒小時候正是自己奔波在外的時候,不常相處。二女兒不聲不響,從不多言,性情弱些,自由夫人教養。唯三女兒,在京城時多跟隨自己身邊,相處時間較多,小時候就頑皮,每次見到自己時候卻不顯露,及至淘氣生病后,漸漸收斂小時候性情,想法行事有自己的章法,又想女兒聽話同時又想女兒跟自己知無不言,基本上都是在慈父和朋友間不斷平衡。

    魏嬤嬤進屋回稟,宋管事來回話,已在前廳等候。

    宋管事宋振海自幼跟隨林宗揚父親,自林宗揚父親身故,又跟隨老夫人多年打理府內外諸事,即協助老夫人結束南方所有大宗物業,只留下南邊兩個碼頭繼續經營。帶齊所有家資跟隨林老夫人從東南跟隨林宗揚進京,是府內仆從之首。這個時候來找父親,不知道是什么緣故。

    ---------------------------------------------------------

    大家新年快樂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空間悍女:種田吧,王爺!
作者 應奕欣
  杜菀兒穿越了,一睜眼便被人扔到水中,順水而下,砸到了正在被人追殺的某王爺身上,救了他,也救...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