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泡妞兒靠的是本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晚上的聚餐訂在了東門大市場外的一家中餐店,距離學校不遠,步行過去的話,大概一刻鐘就可以。

    該整理的已經整理,該收拾的已經收拾,丁朝遠見時間不早了,便喊了一聲郭敬軍,兩個人結伴離開了宿舍。

    雖然學校保安科對學生的出入管理非常嚴格,但丁朝遠是學生會副主席,郭敬軍是衛生部的部長,兩人都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倒也沒人愿意拿著制度來故意刁難。

    兩個人順利的離開了學校,然后沿著校外的小街道向前走。

    “釘子,抽支煙。”郭敬軍摸出香煙,遞了一支過去。然后自己也摸出一支,叼在嘴里,點燃,狠狠的抽了一口:“釘子,今夜之后,你我兄弟就要各奔東西,天各一方了。以后有啥好處,別忘了兄弟,有啥難處,也記得告訴兄弟一聲。”

    “桿子,你放心,這話,我記住了。”丁朝遠笑了一下。

    每個人都會有很多的朋友,但知己只會有一個。丁朝遠心里清楚,桿子雖然算不上自己的知己,但絕對是朋友中最夠處,最夠意思的那個。

    “我一直認為當一個教師太委屈你了。”郭敬軍點頭,心里很欣慰,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但這是你的選擇,兄弟我也不好干涉。以后,如果你感覺呆在學校沒意思了,可以聯系我,我會找你幫你想想辦法。”

    郭敬軍對丁朝遠的家庭情況很了解,從一個普通家庭中走出了大學生,而且能走到今天的位置,殊為不易。他原本以為丁朝遠會被留在市里,能進一個政府單位。那知道最終被分配到了青楚縣一中,成了一名教師。心里有些遺憾,卻也無可奈何。

    現在大學生畢業之后面臨的就業形勢越來越嚴峻,丁朝遠能當一名教師,也算是不錯的選擇,總要勝過那些自己謀出路的人。他可不知道這家伙現在已經被人陰了,連教師都做不成了。

    聽了郭敬軍的話,丁朝遠的心里不免一熱。他知道對方是真的關心自己,差點就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說了出來。但是,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沉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或許,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子。他不希望兄弟為自己擔心,為自己操心。再說了,郭敬軍和自己一樣,雖然家庭背景比自己優渥了不少,但終究是一個才走出校門的家伙,真心話,其實幫不了自己多少。

    “桿子,別說這些感傷的話,壞了氣氛。”丁朝遠笑了一下,來掩飾自己內心深處的失落。

    郭敬軍點點頭,便沒有再說什么。

    酒店是石海峰預訂的,這小子是京華市人,路子很廣。能者多勞,這事兒自然攤在了他的頭上。幸好這小子雖然生性奸詐,對同宿舍里的幾位同仁還算敬畏,這事兒自然是辦的妥妥的。

    兩個人到達酒店的時候,石海峰已經在包廂里坐了很久,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調戲一個女服務員呢。見到兩個人到了,立馬站了起來。可惜的是,這小子的個頭實在是太矮了,那長相也很挫,就算站了起來,在氣勢上也比兩人遜了很多。

    “桿子,釘子,來了。”

    石海峰笑瞇瞇的喊,從屁股后面摸出了香煙。

    “石頭,小三兒怎么還沒有來?”丁朝遠看了一眼包廂,沒有見到徐佳偉,有些意外。

    “小三兒有事,恐怕要遲一些。”石海峰還沒有開口,郭敬軍已經回答了,笑著說。然后問石海峰:“石頭,酒菜點好了沒?”

    “388元的套餐,我已經和她說過了。”石海峰看了一眼門外的服務員,笑著回答:“酒是十八里香,不貴,夠勁。”

    十八里香是一種不怎么出名的高度白酒,口感極差,喝多了恐怕會死人。石海峰是幾個人中酒量最好的,看來今晚他要借此報仇雪恨了,以填補自己這幾年在宿舍里遭遇的不公平待遇。

    “這酒太烈,有沒有準備其他的?”郭敬軍繼續問。

    “沒有!”石海峰果斷搖頭。

    丁朝遠有些好奇,不明白郭敬軍為何多此一問。幾個人以前聚餐的時候,總是打白酒仗,從來沒有喝過其他玩意兒。石海峰的酒量雖然恐怖駭人,但也抵不過三個人一起轟炸。而以前,他,桿子,小三兒,一直都是采取的這種方式來對付那個小矮人的。

    “準備點果汁,或者飲料。”郭敬軍對門外的服務員說。然后才向兩個人解釋:“眼看著畢業了,以后恐怕見面的機會就少了。我讓小三兒去請楊寧寧、段斯蘭、羅曉晴,還有林雅艷了。大家借此機會聚一聚,也算留點回憶吧。”

    再次聽到楊寧寧的名字,丁朝遠內心深處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原本他以為兩個人不會再見面了,想不到郭敬軍私底下竟然做了這樣的安排。怪不得下午的時候,他一見自己面就會那么問呢。

    說實話,他和楊寧寧之間真的已經結束了。相見不如懷念,既然要走了,真沒有必要再見上一面。

    和丁朝遠不同的是,石海峰聽了這話,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他心里清楚,楊寧寧是丁朝遠的女朋友,雖然兩個人已經分了,但永遠也沒有自己的份兒。段斯蘭是郭敬軍的心上人,也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染指的。羅曉晴和小三兒之間關系曖昧,自己恐怕也沒啥機會。但這個林雅艷卻是個沒主的花兒,自己如果趁此機會表現表現,加把勁兒,說不準還真有機會搞上一搞。

    “桿子,你真是太夠意思了。”石海峰將右手在大腿上使勁的拍了一下,爽快的說:“今晚聚餐的費用我全包了。”

    “石頭,這是你小子自己說的。”郭敬軍一口咬定,免得這小子反悔。

    “一口吐沫一根釘。”石海峰語氣堅決的說:“咱們兄弟一場,何必在乎這些,不就幾百塊錢么,小意思。”

    操,幾百塊錢還小意思?那可是一般行政人員一個多月的工資。丁朝遠心里清楚,這小子肯定在想什么歪點子。

    “行了,石頭,有什么要幫忙的快說吧。”丁朝遠笑著問。

    石海峰知道丁朝遠是聰明人,自己的那點齷齪心思根本瞞不了他。既然這事兒需要大家幫忙,也就顧不得顏面了。

    “林雅艷這妞兒今晚我要了,你們別和我搶。”

    “沒人和你搶,說重點。”丁朝遠有些不耐煩。

    “你倆想辦法幫我把她給灌醉了。”石海峰舔著臉,看起來極其無恥。

    “來的可不是她一個,這事兒不好辦。”郭敬軍為人比較正值,心里很不齒這小矮人的行為,有點不想幫忙。

    “灌醉不行,但我們會想辦法將她隔離開來,留給你一個。”丁朝遠自然不會當這小矮人的幫兇,何況是這樣喪盡天良的事情。

    他不會去做,也不屑去做。泡妞兒靠的是本事,不是這種陰險下流的手段。但為了今晚的飯錢,在不違背道義的情況下,順水推一下舟,也沒什么。

    “行!”石海峰也知道自己要求的太過分了,只好退了一步,咬牙切齒的:“我就不信了,憑借著我石大少爺的本事,還不能把那小妞兒整到床上去。”

    “石頭,你小子斯文一點,斯文一點,別嚇壞了外面的小姑娘。”郭敬軍忍不住用手拍了拍石海峰的肩膀。然后才發現,那年紀不大的女服務員早不知道跑那里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02691_4_74-m
修真聊天群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