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和第二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女巫傳人

    櫻紅十八歲時,外婆告訴她,她是女巫傳人。外婆給她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女孩子,她一生下來就是宰相的女兒,貌美如花,聰明伶俐,稍長大點就被選為太子妃,繼而是皇后,她一直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高貴的女人。直到有一天,她的父親搶了她丈夫的皇位,將她丈夫貶為王爺、庶人,然后處死了。曾經的皇后成為了廢后、最后落發為尼。這位女尼經歷了從天堂跌落到地獄的變故,內心卻承受著無人能理解,無法排除的怨恨。為了這種怨恨,她翻閱古籍,學習巫術。她抱養了一個女孩子,將各種咒怨的巫術施在這女孩子身上。瀕臨死亡的時,廢后將自己和女孩子關在一個貼滿符咒的房間里,捆住女孩的手腳,廢后一邊念咒一邊一刀一刀的割自己,把自己的血一點一點的滴在女孩子身上。七天之后,尼姑庵里其他的女尼才把門打開,將廢后的尸體按照遺囑秘密處理掉。而這個女孩子也獲得了自由,離開了尼姑庵。

    這個女孩子就是櫻紅的祖上,她雖然身體獲得了自由,但一輩子沒有逃出廢后的咒怨。不僅她沒有逃出,她的所有子孫都沒有逃出去,個個具有法力,卻始終過著悲慘的生活。

    若干年后,家門中一位女巫與鄰家書生相愛,卻因為種種原因未能結為夫妻。但這位書生理解女巫的痛苦,他終身未婚,成了一名道士,專心研究破除咒怨的方法。終其一生,道士都沒有辦法完全中止這種咒怨,只能將咒怨限定在長女身上,而其他子女則可以如同常人一樣生活。

    故事講完了,櫻紅笑了,她問外婆:“奶奶,您有什么法術呢?有一夜之間把嬰兒變成大學畢業生的法術嗎?”

    外婆優雅的掐了口茶,平和的說:“那樣的法術,我肯定也是會的。”櫻紅嚇得張大了嘴,外婆笑著說:“不信的話,你可以找個嬰兒來試一下。當然,法術終歸是法術,以我目前修行,我可以讓嬰兒變成大人,但是只能持續兩個小時。”

    櫻紅有點兒半信半疑,她接著想問:怎么樣才能獲得法術呢?可是話沒問出口,外婆已經說了:“有的時候,長女會在一生下來就懷有法術,有的則是長大以后,生了一場病以后才具有法術的。”外婆頓了頓,似乎有點兒猶豫,接著說:“你出世以后,我本以為你是生來就有法術的。謝天謝地,你不是。”

    櫻紅有點不理解:有了法術、做個女巫到底有什么不好呢?但是,櫻紅轉念又想到了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她問外婆:“奶奶,我媽媽她……”

    外婆點了點頭說:“是的,你母親是女巫。她到結婚后才具有法術。她,哎!”外婆嘆了口氣說:“她修煉的時間太少,所以法術不高。”

    祖孫兩人沉默了。櫻紅在想:“如果這是真的,是不是母親法術再高超一些就能活下來呢?可是,外婆法術很高啊,為什么不能救我母親呢?這話可不能問外婆啊,這會讓她傷心的。”

    二、科學與巫術

    二十多年來,櫻紅的外婆第一次對櫻紅的父親提出了一個要求:她要大辦酒席慶祝自己65歲的生日。雖然不是什么60、70歲大壽,但櫻紅的父親馮晉非常爽朗的答應了。因為難產,櫻紅的母親生下櫻紅不到三天就離開了人間,這二十年來,老太太含辛茹苦的將櫻紅撫養長大,如今,櫻紅大學畢業、結婚,今年又順利的生下了一個兒子。老太太因此覺得高興,要借辦生日宴慶賀一下,馮晉覺得非常能理解。

    馮晉高高興興去張羅生日宴,安排車子,打電話拜托縣城的里的親戚幫忙準備宴席等等。張羅了一個多星期,一切安排妥當了,一大家子才坐火車、轉汽車回到鄉下去辦壽宴。

    櫻紅的老公諸葛淵一路上都拿著一本小說抓緊一切時間看,出租車上看,火車上也在看,現在坐在汽車里,還在看,外婆就問了:“孫姑爺,你怎么這么喜歡看這本書啊?講的什么啊?”

    諸葛淵還沒有答話,櫻紅已經搶先說了:“天天就知道看小說,孩子也不管,煩死他了。”櫻紅這么一說,諸葛淵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了,訕訕的把書放在座位上,起身打算去抱孩子。結果山路彎道多,真是轉彎的地方,他沒站穩,險些跌倒櫻紅母子身上了,幸好坐在櫻紅旁邊的外婆一把扶住他。正在給孩子喂奶的櫻紅瞪了他一眼說:“哎呀,你小心這點兒啊,要是嚇著孩子了,可怎么辦?”

    因為昨天晚上一宿的火車,小慧沒怎么睡好,所以有點兒鬧情緒。好在這是馮晉包下的車,行停自便,所以就停在路邊,大家下車走動一下,櫻紅的婆婆也早就抱過孩子去,一邊走一邊哄孩子睡覺了。

    諸葛淵則在哄櫻紅,外婆沒有下車,拿著諸葛淵看的小說來翻看。大家上車時,諸葛淵見此情形,就坐在外婆旁邊,解釋說:“姥姥,我比較無聊才看這些小說的。”

    外婆把小說還給諸葛淵問:“孫姑爺,你不是最講科學的嗎?你也信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嗎?”

    諸葛淵不好意思的撓著后腦勺說:“不過是小說而已嘛。”

    外婆望著窗外的山路,淡淡的說:“那么,你就是不相信這些了?”

    諸葛淵看了外婆一眼,一板一眼的說:“那倒也不是啊,中國有五千年歷史,有很多獨特的文化,有獨特的思維方式和邏輯,不能說全部都是不科學的。再說了,現在的科學也不是萬能的,人還是在探索求知中啊,又不是無所不知的神。”

    外婆點點頭,轉過臉對著諸葛淵伸出兩個手指來,說:“你的意思是說,有兩種不能被稱之為不科學,一種是,獨特思維方式和邏輯,不為現在主流的、所謂的科學的邏輯所理解和接受的;一種是,現在的科學也解釋不了的。是這樣嗎?”

    諸葛淵看著外婆,似乎覺得有點驚訝,又似乎是尊敬和佩服,他點點頭說:“是的。”

    外婆接著說:“那你覺得哪些事情是真的,哪些是騙人的,或者是迷信的呢?”

    “啊?”諸葛淵有摸了摸后腦勺說,“姥姥,這個,我可就不知道了。我也就看看小說,小說里的那些,反正我覺的就是作家編出來的而已。現實中,我可不知道啊。”

    外婆顯得有點失望,但一轉念似乎就平靜了,開玩笑的說:“看我們的博士孫姑爺,真是實在啊。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這樣是對的。了解一塊石頭的重量,用稱稱就行了;了解一個石頭的體積,計算就行了;可是知道這世界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我們要怎樣才能分辨呢?”

    外婆沒在說什么了。晚間終于到了鄉間,睡覺的時候,諸葛淵對櫻紅說:“外婆有的時候跟要參悟大智慧的修行者一樣。”

    櫻紅一邊指揮諸葛淵去把孩子晚間要用的尿不濕準備好:“去,把尿不濕放床頭放好”,一邊鋪床說:“外婆的學問可是如大海般深廣,哪是你這小子能了解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004097_82_823-m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作者 幽非芽
  重生回到命運轉折點,她要拳打極品腳踢渣渣。
  那些曾欠了她的,騙了她的,吃了她...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