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和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鄉間瑣事

    外婆在鄉間親戚其實并不多,外婆只有一個弟弟,這次回鄉就是住在這個弟弟的兒子,也就是外婆的侄子家。外婆的侄媳婦也已經四五十歲了,陪著外婆在廂房聊天。

    明天就是壽宴了,外婆提出要請幾個親戚,其中就包括外婆的弟媳婦,也就是外婆侄子的母親。外婆的弟弟不到三十歲就死了,弟媳婦改嫁,改嫁后有生過幾個孩子。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弟媳還曾帶著其中一個女孩來找過外婆,外婆接濟她們一大袋子紅薯——在當時可算是救了他們家的命。

    可對這個邀請,侄媳婦似乎有點兒不愿意,外婆覺得很奇怪,細細問了才知道,原來弟媳改嫁后所生的幾個孩子都不愿意撫養老母親,互相推諉,在鄉間鬧了很多是非和矛盾。外婆的侄子本想把母親接過來養,沒想到反而惹了幾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妹妹的誤會。

    外婆覺得非常不理解:什么時候我們村變成了這個樣子?子女不撫養母親,自己不撫養,哥哥要撫養還要引起誤會。

    外婆把侄子叫進來,大聲斥責他不孝順,又一再追問到底有什么誤會好顧忌的。侄子是個老實人,只是抽煙,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外婆看著侄子這副樣子,越發生氣。雖然內心知道動過接母親的心思,可見不是侄媳婦從中作梗。可是看著侄子身為男人這副窩囊樣兒,外婆氣得捶胸頓足。

    照顧小慧的櫻紅、諸葛媽媽、諸葛淵都跑過來勸,沒有管用的。最后還是在村子里到處發帖子、走親戚的馮晉回來勸住了,他在村子里各家串門,東家說一句,西家閑言兩句,已經打聽了不少信息,進門就說:“媽,這事情,您可不能怪表弟啊。聽說是張家那邊的表弟表妹們不讓表弟接舅娘過來的。”

    外婆氣得很,櫻紅撫著她的背幫忙順氣兒,櫻紅很直接的問:“爸,您說什么繞口令兒呢?表舅贍養自己的母親,別人憑什么攔著?世上沒這個理兒吧。”

    外婆結果侄媳婦的茶,喝了一口,指了指櫻紅,又指著她侄子說:“沒錯,櫻紅說得沒錯。天底下什么時候有這樣的道理了?就算特殊時期的時候,聽說過子女不認父母的,也沒聽說過哥哥要贍養母親,弟弟妹妹攔著的。”

    馮晉輕輕給老太太閃著扇子,緩緩地說:“我聽說,張家的表弟們懷疑舅娘手上有寶貝,怕表弟繼承了。”

    她侄媳婦已經拉著櫻紅小聲跟她解釋了:“你外婆的弟妹改嫁那家姓張,所以你表舅的弟弟妹妹,你爸爸稱張家表弟表妹。你外婆的弟妹,就是我老公的媽媽,你爸爸管她叫舅娘。”櫻紅吐了吐舌頭,做了個表情表示太復雜。

    外婆看了看馮晉,又看了看自己娘家侄子,冷冷的說:“寶貝?什么寶貝?是說我們家祖上傳下來的東西對吧?”

    外婆的侄子嘆了口氣,說:“哎!家里哪有什么寶貝啊?特殊時期的時候都抄沒那么多次,能有什么寶貝?有寶貝又怎么樣?我不稀罕”

    外婆冷笑了一聲,盯著她侄子問:“有寶貝的話,你不要?為什么?”

    “哎!我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想的。如果真有寶貝,該對我娘好一點才對。怎么就想要寶貝,恨不得把自己的親娘當抹布一樣扔出去呢?”

    外婆點點頭說:“你說的是,這世道我也是不明白了。”外婆似乎有點傷感,眼中都有淚水了。她似乎在反復思考什么最終對馮晉說:“女婿啊,你去張家那邊走一趟,看辦壽宴他們來不來吧。我還是想見見他們的。”

    馮晉剛要出去,外婆又叫住了他,發了一會兒呆才說:“今天的話,我在這兒只說一次,不會再說第二次。你們愿意傳出去,我也不攔著。祖上的確是有幾件東西傳下來了,但我家的規矩與別家不同,向來傳女不傳男。東西,我有,本打算給櫻紅的,可她生下了個兒子。將來傳給誰,我還在想。但是張家他們,哼!我家的東西跟他們有什么關系。”

    四、壽宴

    壽宴辦得非常熱鬧,但是外婆卻顯得郁郁寡歡。外婆的弟妹也已經接來了,她比外婆還小6、7歲,卻看上去非常蒼老,背也駝了,走路都要拄著拐杖才行。知道是外婆出面確定接她來大兒子家養老,她一見到外婆幾乎都要給外婆跪下了。外婆拉她一起坐在首座上。

    馮晉各個桌子敬酒,大家說說笑笑,氣氛非常活躍。當年馮晉響應黨的號召上山下鄉來到這個村子,一呆就是十幾年,期間認識了櫻紅的母親,生下櫻紅,喪妻、回城無望,最終是舍棄一切貿然回城,做生意,這幾年也算是有些成績了,如今也算是衣錦回鄉。

    馮晉喝高了,櫻紅扶著他挨個敬酒。馮晉指著這個大娘說:“丫頭啊,當年你還喝過她的奶哦。”旁邊一位說:“櫻紅小時候也喝過我的奶呢。”說著說著,有些酒意的馮晉掉下淚來了,櫻紅只好扶著父親進去休息了。

    眾人都去敬外婆的酒,外婆淺嘗即止。唯獨外婆親自去敬了一個老人的酒,櫻紅找外婆的侄媳婦問了,那是她婆婆改嫁后丈夫的兄長。

    酒席之后,馮晉安排了電影,大伙熱熱鬧鬧看著電影,櫻紅和眾人一起幫忙張羅收拾桌子、騰地方,有搬凳子、拿瓜子、倒茶水。眾人都高高興興坐著吃瓜子、喝茶、看電影,櫻紅才發現外婆不見了。滿屋子去找,到后院,恍惚看著一個像是外婆的身影去了后山。

    這一夜,外婆都沒有回來。櫻紅一宿沒睡好,一面要照顧孩子,一面惦記著外婆。待到第二天外婆回來的時候,櫻紅已經累得睡著了。

    外婆臉色非常不好,是疲憊,更像是傷心,早飯也只是喝了一點點粥,就坐在堂屋望著天井發呆。

    櫻紅睡到中午才醒來,看到外婆端坐著,除了轉動手上的一串紅瑪瑙念珠,一動不動的坐著,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櫻紅看了都嚇了一跳,輕輕的推了推外婆,小聲問:“外婆,您怎么了?”

    外婆像是回過神來了似的,看了一眼櫻紅,眼淚如兩顆珍珠般掉了下來,說:“是櫻紅啊,我……”

    就在一霎那,外婆想到了:“不,我不能跟櫻紅說,如果櫻紅能夠逃離這女巫的宿命,何嘗不是一件幸事。這件事只能跟女巫說,只有女巫能明白。”

    到晚飯時間,外婆還是無心吃喝,馮晉剛醒了酒,聽了櫻紅的描述,認為事情還是很嚴重的,但是關鍵在于陪老太太一起出門的侄子身上。

    馮晉新拆了一包中華,抽了兩根遞給發呆的這家男主人,可遞煙的手一碰到他,他居然像被馬蜂蟄了的馬一樣一驚一跳的。滿是恐懼的眼神半晌才認出是馮晉來,隨即低下頭去,根本沒有注意遞來的香煙。馮晉越發覺得事情有古怪,陪笑問道:“表弟啊,這次吃住在你家,給你添麻煩了。來,抽根煙,咱們多少年沒見面了,晚上咱們再喝兩盅,好好聊聊。”

    憨厚的表弟接過煙,木然的點點頭。晚上吃飯端著酒杯就喝,爛醉如泥,馮晉想問點什么也沒問出來,只聽著醉漢絮絮叨叨的說:“好多血啊,好多人死了啊。死人啊……,姑姑,救命啊,……姑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341734_82_824-m
重生之神秘軍嫂有點甜
作者 貞元笙
  (重生+甜寵+虐渣+軍婚)   重生前,她愛他,粘他,卻被他的小青梅和家人害得慘死。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