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和第八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巫術后遺癥

    雖然外婆以障眼法為櫻紅遮掩,可那也只是掩蓋了櫻紅留血淚的事,櫻紅眼睛看不見的事實卻是沒辦法遮掩的。

    櫻紅被家人送進了醫院,人人都以為她是思念兒子引起的眼病。

    外婆找機會把諸葛淵叫到了一旁,說:“小慧的事情,大家都很難過。如今你父母也住在你那兒,你要好好照顧兩位老人。櫻紅這兒,有我和她爸爸,還有玫紅她們……”

    諸葛淵眼睛哭得紅紅的,想要說幾句感激的話,卻也哽咽著不知道從何說起;想要推辭這番好意,可實在兩頭顧不過來。

    外婆又找了借口支開馮晉、玫紅等人,打算好好跟櫻紅談一談。可外婆還沒有開口,櫻紅卻開口先發問了:“外婆,為什么我施了巫術,卻自己要受到傷害呢?”

    外婆嘆了口氣,倒了口水遞給櫻紅,緩緩的說:“這就是我們女巫的宿命!”

    櫻紅冷冷的哼了一聲,她眼睛上蒙著紗布,外婆仔細觀察也只能看到她半張臉的表情,嘴角詭異的咧著,淡淡的說:“宿命?外婆,我不信宿命。”

    外婆嘆了口氣說:“我知道,好多老東西如今的人越來越不相信了。可是曾經的經驗教訓就是因為你們的遺忘,而使得一些錯誤不斷重復。”

    櫻紅卻不以為然:“外婆,宿命跟忘記經驗教訓,重復犯同樣的錯誤,有什么關系?”

    外婆笑了:“有些經驗,大家解釋不了原因,就把他歸于宿命之類的。比如說,我們從第一代女巫至今,所有巫師在施展巫術后,自身都會受到損傷,這被稱為反噬。我們解釋不了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反噬,也不知道從何入手去避免這樣的反噬,我們只能稱之為宿命。”

    “我不信這樣的宿命。”櫻紅說。

    外婆又仔細看了看櫻紅的表情說:“你現在不信也是在情理之中。只是我要提醒你,不管信不信,眼下你不能把過多的心思放在如何不反噬上,而是要先接受反噬,盡可能讓反噬對你的傷害降到最低。”

    櫻紅低著頭想了想說:“外婆,我知道了。我現在首要的是報仇。”

    外婆臉色凝重,緩緩的說:“報仇的事情,你也不能操之過急。列代巫師哪個不想報仇?可最終能把仇報了的又有幾個?”

    也許這才是外婆要說的重點,可喪子之痛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就憑三兩句話怎么可能讓一個母親忘掉痛苦,放棄報仇呢?

    可以說,櫻紅對外婆的話完全是“左耳進,右耳出”,只是默默地躺在床上思量:反噬的事情先放到一邊,只要能為兒子報仇,別說巫術的反噬,就是讓我千刀萬剮,我也認了。

    八、善良人的懦弱知道失明是因為巫術的反噬,住院就成了掩飾,櫻紅根本就不吃藥,打針也是糊弄,藥水根本沒打進身體里,滴在了床下的盆里頭。

    過了七天,櫻紅也就重見光明了。雖然醫生對忽然的恢復頗為驚訝,堅持要櫻紅留院再觀察一下,可櫻紅報仇心切,急急的出院回家了。

    一回到家,就遇上諸葛淵和公公婆婆在爭論。原來,公公婆婆堅持要對強行拆遷、小慧的死討個說法,而諸葛淵則有些打退堂鼓了,想要放棄。

    “民不與官斗,貧不與富爭,這事情擺明了咱們是爭不贏的。”諸葛淵嘟嘟囔囔的說。

    “那難道就要小慧就這樣白白的死了?”剛進門的櫻紅情緒激動的沖到諸葛淵面前,淚眼婆娑的問。

    “我知道小慧死的冤,櫻紅,別激動,那是我親兒子,我能不心疼嗎?”諸葛淵神情緊張的說,“別哭,別哭,注意眼睛,你才出院。”

    櫻紅甩開諸葛淵的手,吸了吸鼻子,想忍住淚水卻怎么也沒辦法忍住,落淚哽咽說:“你先別管我的眼睛,我問你,兒子就這樣白白死了嗎?”

    “可我們還能怎么樣?”諸葛淵攤著手,眼神迷離的問。

    “我們總得給兒子討個公道吧?”櫻紅說,她的公公婆婆也連連點頭,櫻紅忍住了心底里“不惜一切代價,要那些兇手們血債血償”念頭,嘴上說:“上法院告他們,要求政府給個說法。”

    諸葛淵低著頭,拉著櫻紅的手,又被櫻紅甩開,再拉著緊緊握住說:“法院、政府,不就是拆遷隊的后臺嗎?我們能要得到公道嗎?如果真能從他們那兒要到公道,那么按照法律,拆遷隊就得有人判死刑,這可能嗎?如果真可能,那當初他們就不會那么野蠻的拆遷啊!”

    “就算拆遷隊那些殺人兇手不會被判刑,他們也不能白白搶了我們的房子吧?總得賠償,要有符合市價的賠償!”櫻紅的婆婆說。

    可這話在櫻紅聽來十分刺心:一個懦弱,一個求財,似乎大家都覺得小慧的死了就是死了一樣。

    櫻紅覺得傷心,更加覺得這個家原來如此陌生,就連站在她身旁的外婆不也是拿出“反噬”來勸自己不要過度使用巫術嗎?

    櫻紅的悲傷痛徹心扉,只感覺整個天地都空洞虛無了一般,若不是這時有人哭著喊了聲“小慧”,只怕櫻紅此刻死的心都有了。

    哭的人是櫻紅的公公,諸葛爸爸哭著說:“可憐我的孫兒,他都會叫我爺爺了,那些挨千刀的人啊。天理何在啊,這世道還有沒有王法啊?”

    諸葛淵在勸他的父親:“爸,你書讀多了,這世道不是書本上那樣的啊!爸爸,你看您、媽媽,還有櫻紅,為了這事情身體都糟成什么樣了,死者已矣,活著的人還要活下去,不是嗎?”

    “如果不能為我兒子討回公道,我還不如去死!”櫻紅一拍桌子,冷冷的看了眾人一眼,就回到屋,鎖上門,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大廳里仍然在為此事爭論,櫻紅覺得頭疼,傷心、失望,一滴滴的眼淚落下了,櫻紅更加堅定了信心:法律不能給弱者公道,那就用巫術。

    “管他什么反噬呢,就算是千刀萬剮,做娘的也要為死去的兒子討個公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06391_82_824-m
隱婚蜜愛:霍少,別放肆(原名《上將大人,約麼》)
作者 夏曉涼
    【已完結】隱婚兩年,傅箏從來不知道某人看似鐵血禁慾的外表下,竟然這麼無恥。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