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靈界、人間、魂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混沌之中,迷霧繚繞,一個樣貌模糊的白衣女子對著一個八、九歲的孩童認真地叮囑著:“風兒,一定要記住,千萬不可以動怒,清心訣的心法口訣也絕不能忘記,它可以幫助你控制自己的情緒!答應娘,聽到了嗎?!”從語氣上能夠感覺的女子很急切,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女子突然轉頭向遠處看了一眼,隨后拉著孩子拼命地奔跑。而他們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名頭戴骷髏面具的黑衣人,紋著特殊圖案的大手握著一把寫滿黑色符文的長刀,漸漸逼近二人。

    “風兒快跑!有媽媽在,不要怕,一直往前跑,不要回頭!”那女子見勢停下了腳步,松開了孩子的手,“記住,不要憤怒,不要悲傷,好好活著!!!”

    “媽,不要丟下我,不要!”孩子想要停止腳步回身去抓母親的手,可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只能眼看著離自己的母親越來越遠,更無法制止那黑衣人手中的長刀劃向她的脖子。

    “不要啊,不要殺我母親,住手,住手!!!”

    一個短發少年在叫喊聲中驚醒,從床上一下子坐了起來。重重地吐了一口氣,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又是那個惡夢,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做一次。

    他叫龍逸風,今年剛滿十九歲,長相一般,性格開朗,為人也很善良,與很多剛剛成年的人一樣擁有著青春與活力,然而他的童年生活卻是一片模糊,原因很簡單他在十年前死過一次,不錯!是真正的死亡。等他再次擁有意識的時候,能夠記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以及一段心法口訣,還有就是那久久無法揮去的惡夢,他相信這一定與自己的身世和死因有著莫大的關聯。

    窗外天色已經漸亮,龍逸風沒有心思再睡,于是下床穿好衣服走出屋外。一個大大的四合院里,一位農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正在忙于晾曬草藥。此人名叫張啟東,十年前是他收留了失去記憶的龍逸風,并且與他的妻子一起無微不至的照顧其飲食起居,而且這一照顧就是十年。對于龍逸風來說張啟東夫婦就如同他的再生父母。

    “哈,干爹今天這么早起床,我還打算早點起來先收拾呢,結果還是輸給了你。”

    “呦~你這小子起來啦?怎么不多睡會兒,干爹我常年的習慣你又不是不知道,到點兒不起來就渾身難受,去吧,你干媽那剛燒的熱水,快去洗漱吧。”

    “那好,等我洗完,就來幫您干活。”

    “不必了,快去你馬叔那報道,據說木靈城那邊又來人了。”

    “哦,知道了!”龍逸風應了一聲,轉身就出了院子。

    “喂……”張旭東望著少年的背影搖了搖頭,“這孩子的性子還是那么急。”

    龍逸風所住的是一個村莊,無論是房屋還是人們的穿著都與古代時期的頗為相似,仿佛時光倒流,穿越時空一般。不錯!這里并非人間,而是龍逸風死后所進入的一個特別的世界,一個與人間并存的平行空間,這里的人們都叫它——靈界。

    靈界很大,人口眾多,按照地域可以分為界外和界內,八大主城,數十座小城,每座主城分管上百個村莊。而自己所在的地方叫做青木村,屬于界外木靈城的區域范圍。

    龍逸風走在鄉間的小道上,不斷地向過往的村民打招呼,而每一個人也是非常親切的回應著,這十年間,龍逸風逐漸的適應了靈界生活,白天與幫著自己的干爹干媽一起采集草藥,有空閑時間就幫助去村民們干點零活,他很享受這種生活,因為整個村子里充滿了關愛和諧的氣氛。

    眼下他的心情多少有些興奮,叫他過去的那個馬叔,全名叫做馬志遠,是他所在村子的村長,也是干爹張啟東的拜把子兄弟,當年龍逸風就是被他接進村里的,而此人還有著另一個極特殊的身份

    “護村靈者”。所謂靈者,就是靈界的守護者,它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身份,一種榮耀。當然興奮的原因并不是因為這個,而是那個來至木靈城的人。

    在村子中心有一所大院,內有一間二層木屋,大門處高高懸掛一塊牌匾,上面刻著三個大字“安逸居”。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男子正坐在院內的石桌前與一名三十出頭的少婦正在聊天。那男子年約四十,中等身材,四方臉,鼻梁高挺,眼睛深邃有神,神采奕奕,此人正是這安逸居的主人馬志遠,而坐在他對面的那位少婦穿著一件黑色長袍,圓臉,大眼睛,長發盤起,很是漂亮,嘴角處還掛著淡淡的微笑。如果要是認為二人是夫妻的關系,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從馬志遠那嚴肅而有帶著濃濃敬意的表情上就會立刻發現,他二人之間的談話絕不是閑聊,而是下級再向上級匯報工作。

    “凌姐姐!”

    馬志遠正在那說著,就聽大門口一聲開心地叫喊傳來,他都不用回頭去看,一定是龍逸風那個臭小子來了。

    少婦聽到呼喚轉頭看去,極有親和力的笑容更濃幾分,沖他揮了揮手。龍逸風興匆匆地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到那少婦的身邊。看得一旁的馬志遠不由出口訓斥道:“臭小子,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

    “哎呀馬叔,凌姐姐和咱們都是自己人,用不著那么見外吧。”龍逸風說道。

    馬志遠瞪了他一眼,隨后向那少婦歉意道:“唉~這個混小子都是讓我和他干爹干媽給寵壞了,還請凌大人莫怪。”

    那少婦搖了搖頭,“逸風說得不錯,一直以來我都把他當成是自己的弟弟一般,那些給外人看得規矩,在咱們這里能免就免吧!”對方這么說了,馬志遠自然也不好再說什么。

    這個被龍逸風稱為凌姐姐的人,名叫凌雪,是馬志遠的上司。至于為何會與龍逸風關系親切,倒是說來話長了。其實二人見面的機會并不多,但對于龍逸風來說,凌雪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因為他死后來到靈界,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對方。也就是說是凌雪將龍逸風接引到了靈界,然后轉交給馬志遠照顧的。

    “凌姐姐,這次來青木村一定要多待幾天,試試我龍氏自創的特色烤魚,那味道絕對堪稱木靈城一絕!”

    “那么厲害?!”凌雪佯裝驚訝道。

    “當然!”龍逸風一拍胸脯,打起了保票。

    可凌雪攤了攤手,面露為難之色,“可惜啊,你凌姐姐命苦,還有一大堆公事在身,想留下也沒有辦法。”

    龍逸風頓時垂頭喪氣了,有些抱怨道:“怎么老是這樣啊,十年了,每半年你才過來一次,而且連一天都呆不上。”

    凌雪拍了拍龍逸風的肩膀哄道:“好啦逸風,凌姐答應你,只要一有時間就會過來看你,好嗎?”

    “那你可得說話算數啊。”龍逸風說道。

    凌雪則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后從懷中取出一包東西,交給龍逸風,“吶,給你的。”

    龍逸風頓時開心了起來,每次凌雪過來看他都會帶來一些禮物。打開一看,里面是一堆圓圓的綠色葉片,頓時疑惑地望向對方。凌雪為他倒了一杯清水,然后取出其中的一片葉子放進杯里遞給他,“嘗嘗看,這是青露茶。”

    龍逸風端起茶杯還未品嘗,就已有獨特清香撲鼻,慢慢喝上一小口,不由出口贊道:“好茶,果然是好茶,雖然我不太懂這個。”

    這話氣得一旁的馬志遠直翻白眼,“暴殄天物啊!”

    氣歸氣,正事還是要辦,馬志遠從擺在桌上的紅箱子內取出一個木質腰牌及一袋子硬幣遞給龍逸風。

    “你凌姐姐此次來看你,是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如今你已經滿十九歲了,在靈界的制度中,完全算是成年人,所以是時候該將這個腰牌給你了,它是靈界公民的憑證,你要隨身帶好,這里還有一百枚靈幣,是戶籍處送給每個剛剛成年之人的一份紅包,也算是靈界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吧。”

    龍逸風擺弄著腰牌和靈幣,所謂的腰牌也就是一塊木頭刻著一個靈字,沒什么特別之處。至于錢幣,他也見過無數次了,外形與古代的銅錢也相差不多,倒是其材質極為特殊,不知道是什么金屬制成,入手清涼表面平滑,還散發著淡淡的青光。

    他沒有表現得多興奮,這些事情早在之前他就已經知道了。而他真正關心的其實是半年前與凌雪閑聊時,對方曾答應幫忙調查自己的死因以及身世。

    龍逸風將東西收好,轉頭對凌雪問道:“凌姐姐,關于我的事情是不是有眉目了?”

    凌雪臉色一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表情再度恢復之前的那副笑容,“那件事,我托朋友打聽過,只是……”她搖了搖頭,龍逸風一見立刻明白了,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三人在一起聊了一會后,凌雪就離開了。龍逸風本也要走,卻被馬志遠硬是按坐在椅子上。馬志遠是什么人物,與龍逸風相處了十年,除了張啟東夫婦之外,要數他最了解龍逸風,又豈會看不出來這小子如今的心情,于是開口勸解道:“小風啊,你也不要太過在意這件事了,一般來說,天道老祖選得都是一些生前心地善良的人轉生到靈界,這其中的間隔有時是幾天,有時是幾個月或者幾年,幾十年,說不準兒,反正這絕對算是你的造化,人間那點事已經沒有必要再去留戀了。”

    “哦”龍逸風象征性地點了點頭,情緒依然還是那樣低落。

    “你啊,這么多年了,還是學不會隨遇而安,心事重可不是你們這些年輕人應該有的啊。”馬志遠見勸不動他,多少有些無奈。

    龍逸風抱著頭,嘟囔著嘴辯解道:“馬叔,如果您十年間總是被同一個惡夢所纏繞,您就不會說得那么輕松了。”

    “你……”馬志遠被他說得還真就無言以對了。

    龍逸風將茶水一飲而盡,不滿道:“你們口中老說的那個什么天道老祖,天道老祖的,既然他老人家那么厲害可以帶走我的記憶,為何不連那惡夢一同帶走?!”剛說完就被馬志遠一把將嘴捂上,低聲責備道:“你這小子說話怎么口無遮攔的!”接著左右看了看,見沒什么人,這才將手松開。

    “馬叔,這天道老祖到底是什么人啊,你們為何都如此的害怕他?”

    “你懂什么,這不是害怕,而是尊敬!在靈界,天道老祖就是我們的神!是所有靈者的信仰所在。在我還很小的就聽說,天道老祖是負責在人死后,根據一生善惡,對其之后的歸處進行分配,他很神秘,沒有人見過,因為他不在靈界。”

    “那他在哪?”

    “不知道,有人說他老人家在輪回之都!”

    “輪回之都?那是什么地方?”龍逸風疑惑道。

    馬志遠想了想說道:“據說人死之后只會有三種可能,第一是來到靈界,基本條件是善良純潔,其次還需要一點的小小的運氣;第二是進入輪回之都,這是大多數人死后去的地方,具體在哪我不知道,也少有人會知道,據說那里有一套完整的法則負責將人們分配到六個不同的世界,統稱為‘六度空間’,當然這是靈界的叫法,人間好像管它叫‘六道輪回’吧。”

    “哦,這樣啊。”龍逸風原本打算從馬志遠這里了解一些關于輪回之都的資料,沒想到對方知道的也不多,隨后想到了什么,繼續問道:“馬叔叔,您剛才說人死后還有第三個去處?”

    經他這么一問,馬志遠的臉色慢慢變得有些凝重了,“不錯,人死后是有第三個去處,那就是墜入魂界,只有邪惡之人才會受天道懲罰送到那里。”

    “馬叔,靈界有什么好的,為什么只有善良之人才能來?”

    馬志遠哈哈一笑,“問得好,靈界其實和人間沒有太大的區別,我們也是有血有肉,也離不開吃喝拉撒,男女之間也會有情愛,也會成親,但是我們精力充沛不容易生病啊。”

    “好吧,你說好那就好吧,反正人間的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而魂界我也沒有去過,對于我來說也分不出好壞。”說著,龍逸風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打算離開,卻再次被馬志遠叫住。他以為對方還要繼續開導自己,于是開口道:“馬叔,我家里還有很多活沒干呢,您就放心好啦,過一會兒我就沒事了。”

    馬志遠搖了搖頭,“你小子別臭美了,你馬叔我也不是什么閑人,沒那么多時間替你操心,我是想告訴你件事兒,那個和你從小玩到大的鄰村姑娘叫什么紅……”

    “藺綺紅?”

    “啊,對!就是她,名字那么繞嘴,總是讓人記不住。”

    “她怎么了?”龍逸風詫異道。

    “聽說她半個月后就要成親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鎮壓八荒
作者 冷眸闌珊
  前世的殺手,重生后,來到一個嶄新的世界,在這里   皇級高手返老還童;   帝級高手威震八... (馬上閱讀)
Sys_7_70-m
神說世界
作者 凡塵書生
  2211年,在這個年代里很多人都以游戲為生。而耿黎明也在一個名為“神說”的游戲里進行著他的...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玄穹仙帝
作者 汾醉
  命若天定,那吾就破了這個天!    (馬上閱讀)
Sys_21_8-m
量化天下
作者 如履
  狄林穿越到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發覺自己對于數字變得極為敏銳,可以精準地感知到自己每一拳的威...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