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設圈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四皇子回宮之后就四處結交大臣,甚至打著道觀的旗號四處給王爺們講道,連皇上都開始日益偏向四皇子了。”小丹提起‘道觀’,無非是想激起孟符的怒火,可是國師臉色淡淡的。

    “如果四皇子成了儲君,登基做了皇上,他定然會記得觀主當年逼他做道士的事情,那么。。。”

    “我不會讓他成為皇上。”

    小丹得了許諾,安下心來。

    柳妃得了小丹的傳話,多日來的煩躁也減輕了不少。她沒想到四皇子在宮外四年仍然沒有磨損他的斗志,這四年她為了拔除四皇子和孝仁皇后娘家的勢力費了多少心力,她可不愿這一切努力都付諸東流,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兒子失去皇位。她相信國師會幫助她對付四皇子,可她不確定國師會一直站在她這一邊,她不知道國師要什么,她什么都有了,有權勢、有恩寵、還有年輕和美麗。這讓她嫉妒,她起初害怕皇上對她有意,這四年她一直膽戰心驚,但她沒有去動國師,除了因為她沒有必勝的把握,更在于她發現皇上對國師敬重多于愛慕,可她仍舊害怕,越是年長的男人就越喜歡年輕漂亮的女人,皇上近日來已經不止冊立了一位年輕的妃嬪了,而國師不只是個女人,還是一個年輕不會老的女人,這對于男人來說,誘惑有多么巨大,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男人才更會覺得自己年輕。前朝的云嶺王和牡丹仙子的故事流傳甚廣,真假不論,國師不是仙子,卻也和仙子差不離了。自己的兒子漸漸長大,他看國師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樣了,漂亮女人對于男子的誘惑是一樣的。

    柳妃擔心歸擔心,她的心腹大患仍然是四皇子,她要借刀殺人,用國師對付四皇子,之后自己再來打壓國師。柳妃又想到了小丹,她被派出去那么多年,在國師身邊毫無作為,一點兒國師的錯處都沒有抓到,更沒有成為國師的心腹。

    柳妃這邊擔心國師,四皇子這邊也同樣不安,他和柳妃幾乎同時知道了國師對柳妃的許諾,早在四年前他就領略到了國師的手段,這些年來他對國師的恨意有增無減,但是他仍舊沒有找到好辦法來對付國師。他的幕僚們聚集在一起,多也是談論國師。

    “外面將國師傳的神乎其神,在下卻不覺得她有那么厲害,不過是仗著皇上的寵信罷了。”

    “寵信也好實力也罷,國師不可小覷。民間百姓相信國師的人也不少。”

    “要我說,那些個三姑六婆都應該拔了舌頭,以免妖言惑眾。”

    “這倒提醒了在下,那些個道姑難道就不寂寞,不如。。。壞了她的名聲。”

    “哼,也許國師早就想過這一點,所以天道觀的都是女人。”

    那個幕僚被人搶白,嘟囔道:“女人和女人未必就不能成事。。。”

    一直沉默的四皇子突然道:“這也許可行。”

    “國師身邊只有四個侍女能近她的身,一個是柳妃的人,兩個是皇上的人,還有一個是俊親王的小女兒,這樣一來大概只能說是國師和柳妃的侄女有茍且之事。”

    “不,本王的意思是從觀中其他道姑下手,天道觀中那么多道姑難保沒有品行不端的。事實總要比誣陷更有說服力。”

    “可是這樣很難將國師一舉扳倒。”

    “先讓她后院失火,無暇顧及,這樣會方便我們行事。”

    “可是四皇子。。。”

    “就這樣定了,韋林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

    “是,四皇子。”

    韋林辦事效率很高,不出一個月,就把事情辦好了。

    天道觀的一個道姑本就不檢點,后來被人揭發,這才想辦法投了天道觀。做了道姑卻仍舊和以前的相好聯系,這日無事,又去找了那個相好,兩個人剛剛脫了衣服,摟做一處,就被人破門而入捆了起來。

    應天府本來是不辦偷情這種小案子的,但事前已經被人遞了話,也就一本正經審了起來,因為涉及到天道觀的道姑,圍觀的百姓很多。

    應天府的人審了半日,給那男人定的罪名是‘**’之罪,這也是怕為了得罪天道觀,起的掩人耳目的法子,至于那女子便是受害者了。可是天道觀的道姑一般不與外人來往,如何就身著普通百姓的服裝,而不是道袍和陌生男子去了偏遠的小巷子,而之前未聽一點兒呼救聲。

    百姓們聽著應天府含含糊糊地斷案,更覺得不尋常,認為是天道觀有意遮掩丑事。一時間天道觀的名聲一下變得不堪,有人說天道觀本來就藏污納垢,有人說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時間沸沸揚揚。連皇上也得知了此事,事情不大,但牽涉了無極觀事情就復雜了。

    這日國師孟符給皇上講道完畢,剛一出宮就碰見了三皇子李佑涵。

    “國師大人。”三皇子規規矩矩行了禮。

    “不敢當。”

    三皇子笑道,“國師大人舉國敬重,就是父皇也禮讓三分,何況是佑涵?”

    孟符知道他還有話,并不急著接。

    “即使現在有小人誣陷,父皇也定然不會信的。”

    不會么?她能感覺到皇帝的一樣,今日講道,他的目光也有些不同。人心本就是脆弱的東西,信任更是鏡花水月。她不是不知道外面的傳言有多難聽,只是她不愿安慰的話是從另一個人嘴里說出來。

    三皇子湊近了,道:“退一萬步講,就算是父皇不信,佑涵也是信的。佑涵相信國師是冰清玉潔的。”

    孟符聽出他的另一份意思,也不做糾纏。卻問,“若是江山和美人只能選一樣,那么三皇子會選哪樣?”

    李佑涵見孟符沒有什么拒絕的舉動,反而問起江山沒人的問題,以為是默許,心中大喜。想必這幾日的風言風語讓國師這樣的女人也禁受不住了,自己可要把握好機會。

    “自然是美人。”

    孟符眼波流轉,看得三皇子心生蕩漾。

    “那么美人和命呢?”

    “也是美人。”

    “那皇位和命呢”

    “這。。。”三皇子突然發覺孟符并不是在調笑,“這不好說。”

    孟符的眼神突然凌厲起來,嚇得李佑涵一凜,“應、應該是命吧。”

    “國師大人。若是沒事,佑涵就告辭了。”

    “嗯。”孟符輕輕點頭,三皇子急忙走了。

    孟符轉身,正對上四皇子若有所思的眼睛。

    孟符不知四皇子來了多久,但他一開口,孟符就猜出來了。

    “國師和我三哥談些什么親密的話題要站得這么近?聽聞天道觀近日出了些事,本來佑正還不信,但今日一見,可謂‘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孟符笑道,“四皇子好奇?我們在談江山美人的問題。”

    四皇子臉色一沉,“昔日國師一計就逼得佑正遠走他鄉,離京四年,國師難不成是心老面不老,得要仰仗男人了?不過就算要靠男人也要找個靠得住的。。。”

    孟符打斷他,“男人女人于我有什么區別,都是人罷了。”說完也不告辭就抽身走了。

    四皇子不知孟符是什么意思,想了一會兒,沒有想通只有丟開了,第二日,孟符就給了他一個答案。

    第二日上朝,還未進內殿,就感到內殿有些不同尋常,進了內殿第一眼就看見了孟符,她雖尊為國師,但從不參加早朝,更不尋常的是她的腳下一個捆著一個男子。他正要問,一聲“皇上駕到”使他不得不停了下來。作者說:以后收藏滿十加更,就是加入書架,加入書架對親們也很有好處哦,這樣更新的時候就會有提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1_811-m
毒妻難逃:仙尊,太強勢!
作者 卿落落
  (免費精品)江水煙因七百年前的驚鴻一瞥,對傾漠塵情根深種。她步步為營,終與他成為道侶,但他...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