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山里的怪物(求收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妖怪?是什么妖怪?”秦奮問道,可能是他們這一路上生活太枯燥,來這里聽到這么奇怪的事情興趣點一下子就被提了上來。

    村長點起一支旱煙吸了一口,意味深長地說:“我們那巴村地處偏僻,人口稀少,基本形成了一個陰盛陽衰的局面。因為陽氣太弱,所以村子周圍常常會有一些孤魂野鬼飄過,時間長了,這些孤魂野鬼都聚集在了離村子十里遠的天葬崗上。我提醒你們,不要離開村子太遠,也千萬別去山上,特別是晚上,如果運氣不好,可是會碰到不干凈的東西。”

    “不干凈的東西?”毛戲水心里一驚,看著村長臉上詭異的表情,整個人不禁打了個哆嗦。同時心里也是狐疑:村長的言辭怎么跟自己已逝的爺爺這么像?

    似乎早就意料到兩人此刻的反應,村長拍了拍毛戲水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不用這么害怕,只要晚上不出去,白天不上那座山就沒事。”村長用手指了指遠處的一座矮山。

    順著村長的手指望去,只見遠處果然有一座奇特的矮山,因為其四周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綠色煙霧,使得毛戲水不能看清山里面的景象,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毛戲水覺得,那座山上仿佛存在著什么不得了的東西,使得自己單是望著它,便生出了一股冷意。

    “村長爺爺,您說那妖怪長什么樣?是披頭散發的女鬼嗎?”秦奮一臉認真地說,但是毛戲水知道,他心里一定是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

    “那妖怪可不是鬼,是……”

    村長的話剛說到一半,恰逢這時,從外面突然跑進來一位村姑,嘴里喊著:“不好了村長,前幾天失蹤的百才找到啦,只是……。”

    “只是什么?”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村長拄著拐杖的手明顯緊了緊。

    “只是魂被勾走了,王三剛才用燒酒噴他都不醒。”

    “有這種事?快帶我去看看。”村長擔憂地說完之后便拉著那村姑馬不停蹄地向百才家走去。

    毛戲水跟秦奮互相看了看,皆感到非常好奇。秦奮是一個喜歡湊熱鬧的人,沖毛戲水一努嘴,道:“一起過去看看。”

    剛走進一家村民的屋里,兩人就發現里面早已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就眼前的陣勢,恐怕全村的人都來了。

    毛戲水跟秦奮奮力往人群中擠,只見在房間正中終于看到了一個年輕人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

    “你們是在哪里找到百才的?”村長不忍心看著躺在床上的年輕人,轉過頭來顫顫巍巍地問眾人。

    “是,是在天葬崗……”一個村民低著頭,支支吾吾地回答。

    “這可怎么辦嘛!你們這些不長進的東西,祖上流傳下來的話,都記在哪里了?天葬崗你們也敢去?”村長的語氣有些氣憤,吸了口旱煙繼續說道,“我看八成是碰到妖怪了。”

    “那我們也不知道百才會過去啊。”其中一個男村民搭腔道,估計是被村長說得心里不太爽。

    “你再給我頂嘴看看!”村長用旱煙指著那位頂嘴的男村民,那村民立刻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王芳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擠到了過來,秦奮對于他們的廣西方言有些不明白,就問:“芳姐,你來之前接觸過這邊的地方文化,能不能聽明白他們這說的是啥?”

    王芳捂著嘴解釋道:“村長讓他們不要去天葬崗,根據祖訓所說那邊有一個法力通天的妖怪,以人的肉體為食,以血養靈,以精煉魄。”

    “哦。”秦奮做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轉過頭來小聲對毛戲水說,“廣西方言真他娘有意思。”

    從秦奮的語氣可以聽出來,他并沒有對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當一回事,倒是對廣西方言比較感興趣。

    毛戲水這時沒空理會他,見百才睜著眼睛躺在床上不住地蠕動,整個人就好像一條蛇一般,不時還張嘴吐出舌頭。

    本來毛戲水并沒有非常在意,只不過當他看到百才的眼眶之中有淚水在不住溢出的時候,突然之間,腦子里仿佛想到了什么,再加上村長只言片語中流露出來的內容,他覺得這樣的事情,他仿佛曾經聽爺爺說起過。

    那怪物力氣非常大,能夠硬生生扒掉羊角,而且還能讓人昏迷不醒,行跡像一條蛇一般,這到底是個怎樣的怪物呢?

    這時,躺在床上的百才整個身體盤了起來,吐著舌頭昂起頭一臉警惕地看著眾人,還不時發出恐怖的“嘶嘶”聲。

    突然,他一個俯沖就向離他最近的一位村民張嘴撲過去,好在那村民反應夠快,往后匆忙一跳躲開了百才的突襲,其他村民見狀紛紛沖過去將百才壓在身下。

    “快拿醋過來。”書記對村民們喊道。不一會兒,一位村姑從廚房拿出來一碗醋,只見那書記用右手食指沾了點醋,往百才的眉心一按。

    這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原本趨于暴躁的百才被書記這么一按,竟然老實了下來。

    “大家都散了吧,明天我請伊滿過來看一看。”說完,村長吸了口煙,率先走了出去,其余人等搖了搖頭,紛紛散去。

    來到外面,秦奮問書記:“書記,您剛才那手活真絕了?為什么百才被您這么一按就老實了?”

    書記被秦奮捧了下,神情有點飄飄然,笑道:“這是伊滿教我們的,說是人被陰氣占體,就會出現奇怪的癥狀,只要用醋往他的眉心一按,就會暫時把陰氣壓下去。”

    “伊滿是誰?”秦奮問道。

    “是一名住在大山里的巫師,恐怕現在也只有他能救百才了,哎!”

    從書記的話里,毛戲水聽出來,那伊滿雖然神通廣大,不過村民們似乎并不想去找她,但是眼下關乎到百才的生命安危,他們無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這里的怪事還真多,像剛才那位百才的情況,我聽都沒聽說過。”秦奮的聲音在毛戲水耳邊響起。

    此刻,毛戲水的腦海中依舊回蕩著百才剛才的樣子,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想起爺爺曾經給他講的一個故事。是說他當年也碰到過類似于百才這種情況的人,碰到這種類似的事情,有一個方法可以破解,而且只要用這個方法,不出一個時辰那病人就會醒轉過來,只不過當時毛戲水只是像聽故事一樣把這件事情給聽完,并沒有往心里去,如今真的碰到這種情況,他也不知道爺爺當時說的到底是故事還是親身經歷,所以即使知道破解的方法,也不敢大膽嘗試。至于用醋這個方法,毛戲水也聽爺爺說過,但只是一個最簡單的驅陰方法,基本上不了大堂。

    或許,等明天伊滿來了再看看吧,如果還是不行,我只能用爺爺說過的土方子來試一試了。毛戲水心想。

    說是來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其實也沒啥好教育的,這里一沒莊稼,二沒牲畜,村民們主要以上山打獵摘野菜和野果為生,但是有一座山被特別囑咐絕對不能上去,那座山就是天葬崗,至于為什么叫天葬崗,毛戲水就不是十分清楚了。

    因為閑著無事,插隊二人組叫上王芳就去了村子外面找水喝。在還沒有來到那巴村之前,毛戲水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竟然還有這么荒蕪的地方。出了村子,四周全是重巒疊嶂的矮山,因為平常降雨量非常小,所以地上泥土已經出現沙化的跡象,看來那巴村另一個別名——沙村也是因此而來。在這么個干旱之地,要找一處有水的地方談何容易。

    大約走了有一個小時左右,三人終于找到了一片枯樹林。這片枯樹林的面積極大,一眼望不到邊,雖然里面的樹木都已經枯萎,不過還有不少植物依舊存活的很好。毛戲水等人想:既然植物能夠在這里生存,那么此處一定有水。

    正當三人要進入枯樹林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王芳說道:“我們是不是走得太遠了?萬一待會兒要是回不去就麻煩了。”

    秦奮說:“怎么會回不去呢,你看地上有我們的腳印,只要按著腳印走回去就行了。”

    毛戲水看了看地下,正如秦奮所說,地下確實有三人各自的腳印,只是不太明顯罷了。看到這點,王芳放下心來,但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問道:“剛才村長他們說什么天葬崗,好像是一個很恐怖的地方,你們說這里會不會就是……”

    王芳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秦奮給打斷了:“拉倒吧,要是在圣京,你這些話說出去也不怕dang和zf把你當成牛鬼蛇神來進行批斗?現在不是fen建社會,一切都應該講究科學依據,而且你看這里哪有崗?純粹是一片枯樹林而已。”

    毛戲水的觀點跟秦奮基本相同,再加上村長跟他說過天葬崗的位置,根本不在這一帶。

    再者說,什么牛鬼蛇神妖精鬼怪,全部都是人們虛構出來的東西,哪里會真的存在。毛戲水估計那天葬崗上的鬼怪,極有可能只是一只兇殘的野獸,或者是還沒有被發現的物種罷了。

    見王芳還是不放心,毛戲水就從枯樹上折下一根木條交到她手中,開導她說:“有我們兩人在,你還怕什么呢?待會要是真的發生什么事情,秦奮去頂,我墊后,一定誓死保護王芳同志。”

    “就是啊,在dang和國家的帶領下,什么困難不能解決?中國人民是不可戰勝的。”

    王芳被兩人的一唱一和整得徹底沒脾氣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心里的擔憂也馬上煙消云散。

    三人小組剛走進枯樹林,耳邊立刻傳來一股非常飄渺的聲音,秦奮說他聽見水流聲了,讓其余兩人加快腳步前進,只是在毛戲水聽來,這聲音不怎么像水聲,倒仿佛是一群和尚在念經。

    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這么許多,秦奮從枯樹上掰下一根枯樹枝開路,王芳在中間,毛戲水墊后。

    雖然毛戲水跟秦奮對牛鬼蛇神表現的不是非常在意,不過對于山里的野獸還是非常害怕的,心想這個地方陰森森的,別說是動物了,連只昆蟲都沒有見到,只要是人在這么個地方都會覺得非常詭異,生怕暗中盤踞著一頭猛禽會突然竄出來襲擊他們。

    突然,毛戲水聞到了一股惡臭,想來秦奮跟王芳也聞到了,紛紛捂住鼻子。

    “什么東西這么臭啊?”秦奮捏著鼻子抱怨著。

    這時候王芳好像突然看到了什么,用手指著一個地方喊道:“你們看,那邊好像有什么東西。”

    其余兩人跳腳觀望,可不是嗎,那邊堆積著一大堆枯樹葉,而在樹葉中似乎躺著一個黑乎乎的的東西,這惡臭,想必就是從那里散發出來的。

    毛戲水跟秦奮都是那種閑不下來的主,好奇心極度旺盛,互相使了個眼色,便各自達成某種共識。

    “過去看看。”毛戲水說道。

    來到那堆枯樹葉外圍,一陣惡臭當先撲來。在枯樹葉之中躺著一個渾身黑不溜秋的東西,看樣子似乎像是某種動物的尸體,不過依稀還是可以分辨出尸體的外部輪廓。

    可當毛戲水看清尸體的樣子之后,猛然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竟然是一具死而不腐,腐而不爛,爛而不化的人尸!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994484 9 251 m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作者 熊貓胖大
  十八歲那年,淩池被可以穿梭時空的【廚神系統】附體。   於是……   「叮,征服東方不...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