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見不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世界上最快意的事是你有個浪子做朋友,

    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是這個浪子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王一水

    從見她的第一眼,我知道,老三完了。

    我幾乎是連拉帶拖把老三搭救回宿舍的,那兩兔崽子不在,所以有個艱巨的任務就落在我頭上了。呸,我對著天比下中指。這年頭,最晦氣的不是你zuo愛沒帶套,而是看別人zuo愛還得提醒他:嗨,哥們,忘了點啥吧?

    我悲哀的看看還是夢游著的老三,瞳孔擴大,雙唇微張,面相學叫這真愛必死型。老大從大一就告戒我們:大學啊,玩什么別玩魔獸,碰什么別碰愛情。我信奉古典哲學,所以比我大的人說的話,凡是聽不懂的都當成真理。

    我也這么做了,四年了,吃的周圍飯店老板見我如爹,喝的校園里冷飲西施*,打的保安只差流口水來表達仰慕,然而,我與愛情沒有貿易往來。

    世界上最郁悶的事,就是一個只有a片和右手經驗的人,去開導另一個身經百戰的高手。

    老三是高手,這是整個經濟學院公認的事實。一般算來,如果整個學校每小時有三百封情書在流通,經過班級或學院間的國內國際貿易,逐漸增值,到最終拉動gdp,擴大內需,這一切的根源,卻是在31樓211室。

    老三善交際,工詩詞,一手吉他那叫個淫蕩,哦不,蕩氣回腸。最重要的是,老三人長的極帥,曾經有一段,我們恐嚇老三去打水的口號就是:再不聽話,毀了你的銷魂臉。每當這時,老三都會捏個蘭花指,媚眼一橫,說聲死相,然后乖乖的去打水。這沒法解釋,就象緊箍咒一樣,說緊就緊,說松就松,但老二那個賤人的夢想就是有個這種東西,用到美女那讓他癡迷的所在,賜名為“松緊咒”。可我想,真有這么個東西,那街上的美容店不是要倒閉了嗎?這太不厚道了,所以我告訴老二這種松緊咒我們早有了,只是你身在寶山而不知。就這樣,老二給我洗了一星期臭襪子,外加三盒中華,我才神秘的告訴他:“老二啊,你知道為什么猿會直立行走嗎?”

    “為什么?”

    “笨啊,只有站起來,他才明白,原來上帝給他兩只手并不是用來爬行,而是用來自我解決。這個松緊咒,其實就是你的右手啊。可憐的孩子,入寶山多年卻癡迷于女人的皮相而不自知,這就叫做——迷途。”

    老二猛地一顫,雙目迷茫盡去,一圈清澈的光華在眼中緩緩流轉,他看我的眼光已是不同,好半天才大叫一聲:“師傅。”

    我愕然無語,方才明白,這就是佛家講的頓悟!

    抽完了一根煙,老三終于說話了。“老四,我愛上她了。”

    “哪個她?那個故做清高眉眼朝天不三不四的文學院系花,那個號稱一笑傻比妒再笑色狼哭的絕代佳人?老三,醒醒吧,咱們是什么人?她配的上你嗎?”

    “靠,人家是一笑群芳妒再笑英雄哭的程硯。”老三裂嘴一笑,那樣子真傻,“我要追她。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追上她。”

    我極為驚奇:“謝小刀,你通常都是說我要上誰誰,我要賜誰誰以雄偉的,今天怎么有文化,會說這個‘追’字了。這年頭,如果你這樣的浪子再有點文化,那普天下的姐姐們可怎么辦啊?阿米拖佛!”

    一個黑糊糊的東西飛來,我側身,跨步,用中指和食指輕輕接住。一看下,我就明白,我實在不會安慰人。這是年代久遠的木頭人,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見證(老三語),若不是氣的半死,他是絕對不舍得當暗器用的,平時招呼我的可是拖鞋襪子內褲,最可怕的是有一次是個34 D的罩杯,當時我們三個看老三的眼神啊,只能用經典兩字形容。

    我臉色一沉:“老三,你真的愛上她了嗎?注意,是愛!”

    老三也嚴肅的想想了,然后點點頭。少有的,在他的雙眼里竟然有了些羞澀。

    “草”我一把拍在桌上,“干了,明天行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79399_4_74-m
我是大玩家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文抄公也不能不勞而獲!

  你見過抄個小說就要被系統逼去玩命的穿越者嗎?...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