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拔刀相助的他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羅承俊自從那天晚上和幾個好友在酒吧喝醉之后腦子里的記憶都是模糊的。隱隱約約記得自己進了洗手間,看到了一個女孩瘦不拉幾的然后自己去上廁所解手去了,再然后自己貌似還親了那女孩一下。至于為什么要親她,自己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對于她的相貌也記得不太清楚了。

    今天為了參加《武林傳說》自開播以來就一片好賣,因此而舉辦的慶功會,也因此他只好在早上就把今天一天的工作安排好。“小虎,你今天負責跟進片場拍攝的進度,三木你負責做好麗娜,鎧翔他們的情緒工作,你們幾個按往常一樣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就可以了。今天大家務必要完成定下的拍攝進程,如果沒有完成你們自己過來找我,結果你們心里有數。工作中羅承俊是一個一絲不茍的人,要求的永遠是速度和效率,當然如果你沒有質量的話,他可以讓你做到有質量為止。記得在拍攝《盧姍面目》的時候有一個鏡頭是男女主角在磅礴的大雨中相擁在街頭親吻對方。當時由于扮演女主角的梅琳剛和丈夫鬧離婚,因此情緒上有些不穩定,在拍攝的時候老是入不了戲。可羅承俊是什么樣的人,羅承俊是:如果你有百分百的能力那么就會要求你做到百分百的人。因此,在他的眼里梅琳當天的表現是他非常不滿意的,所以光是那天拍這樣的一個原本極其簡單的鏡頭就NG了幾十回,導致到最后的結果是:本來4個小時就可以拍完的戲份,卻拍到了晚上的11點。兩個男女主角由于長時間站在大雨里,雙雙都感冒發高燒了,對方的經紀人找到了他要求賠償兩位主角的醫藥費及精神損失。羅承俊對著他們直接拍起了桌子:“我要的是有靈魂的作品,有靈魂的東西,如果你們認為只要動作表情做到就OK了,那么請聽明白在我這里是決對行不通的。如果你們認為自己所培養的人沒有能力演我可以另找他人,想演由我導演的戲的人多的是。想要我賠償醫藥費和精神損失,你覺得有可能嗎?簽合約時相信你們都有看過上面的條款,演員要按照導演的要求去演,如果沒有做到或是不聽從指揮,導演有權利要求演員做到其要求為止,如屢教不改則本公司有權力少發百分之五十的片酬或是不發片酬給演員。況且做為一個演員的職責是什么,不是說你有多好的演技就可以了,還要看你是否有用心。一個沒有用心去演的作品相信觀眾也不愿意去看,一個觀眾不愿意看的作品我們拍出來有用嗎,沒有用,沒有用這不是浪費國家資源,制造垃圾是什么。好,我說完了,你們自便。

    羅承俊就是這樣,嘴巴不饒人,講出來的話句句尖銳讓你無法反駁。但正是他這種嚴格極盡苛刻的要求,成為了圈內在最短時間內成為數一數二的當紅導演。圈內很多藝人整天拖親戚、拉關系,就是為了能在他的戲中有一個角色,更有甚者直接跟他直言只要能在他的戲中露臉什么角色他都愿意演。當然,只要是經他推薦的人,目前為止都成為了圈中搶紅的明星了。

    到了下午兩點羅承俊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梳洗完畢之后換上了他平時喜歡的白色休閑上衣和同色系的休閑褲。當然,他的衣柜里也只有休閑類的衣服。記得他跟自己的好友說過,在自己的觀念里除了結婚該穿西裝以外其他場合他都不喜歡穿。他是一個不喜歡受別人約束的人。整理好之后,他便開著自己的凱迪拉克向酒店出發了。一路上道路擁擠,車子像蝸牛一樣緩慢地向前挪動著。

    楊詩奕正在自己的攤位上賣著衣服,突然幾個染著各色頭發的青年人走了過來。一個拿著她攤上的衣服假裝東挑西選的左看看右看看,另一個走到她跟前:“小姐,你這衣服怎么賣啊?”雖然一看這些人就不是真的想來買衣服的,但楊詩奕還是很有禮貌地接待著,“先生,你想要的是哪個款式的呢,每個款式的價位都是不一樣的。”那男的指著她攤上所有的衣服跟她說:“你跟我介紹介紹這些款式都是什么價位啊?”那男的向她問著這些發難的問題。楊詩奕也只好耐心地給他介紹:“先生像這種T恤的話是每件50塊,這種是料子好一些的要68塊一件,這種的話呢.....正介紹著,另一男的插了進來:“咦,小姐,你身后掛著的那件挺不錯的,正是我喜歡的類型,你拿來我看一下吧。”既然別人要看,她也只好滿足這些人的要求。

    正在她轉身去拿衣服的時候,剛剛那蹲在地上假裝看衣服的紅毛男(就是染著紅色頭發的男人的簡稱),迅速地把她放在腳邊的包包拿了過去,撒腿就跑。楊詩奕把衣服取下來時,低頭一看自己裝錢的包包不見了,再往遠處一看剛剛蹲在地上看衣服的紅毛男早已拿著她的包包跑出了五十米遠了。

    “混蛋,你別跑!”楊詩奕一邊喊著一邊追了出去。只可惜人流太多她再怎么追也追不上,于是她只好一邊喊:“快來人啊,搶包包啦,快來人啊!”雖然長跑是她的長項但在這樣擁擠的街道上,她也發揮不出來啊,包包里的幾千塊錢可是她和弟弟下個月的生活費和進衣服的成本啊。于是她更著急了,努力地往前跑著更加大聲地喊著“混蛋,你別跑!”那紅毛男看到楊詩奕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于是干脆放下腳步拿著包包朝她搖了搖,“有本事你來拿啊!”楊詩奕被紅毛男惹火了,于是更加邁力地追著還不忘大聲喊道:“混蛋,有種你別跑!”正追著眼看那男的就要走到馬路的另一邊了,楊詩奕不免著急了,要是錢追不回來可怎么辦,她和弟弟下個月的生活和房租都沒指望了。“混蛋,有種你別跑!”楊詩奕不去管自己的嗓子因為早上擺攤喊賣再加上現在這樣的喊叫,早已經沙啞了。

    羅承俊正在十字路口等著紅綠燈,突然看見左邊的街道沖出一個女孩追著離她不遠的男人跑,嘴里還喊著:“混蛋,有種你別跑!”心想現在的女孩子罵人真另類,對著自己的男人這樣滿大街的打情罵俏也不害臊。忽又一聽,感覺不對勁啊,情況好像不妙,“娘的,大白天的,在馬路上就敢搶包包,還有沒有王法了。”邊罵著他便從車子上下來了,向那紅毛男跑去。由于紅毛男正好要過馬路離他比較近,因此他沒跑幾步便追了上來,“小子,把包包放下來!”羅承俊對著紅毛男說道。紅毛男轉身一看,見是一個穿得白白凈凈的小白臉,因此對他罵了句:“你他娘的,沒你毛事,給老子滾邊去。”正罵著楊詩奕已經跑到離他二十米近了,他不免有些著急了,因此,便想也沒想的朝羅承俊沖了過去。羅承俊上學時練過跆拳道,因此,沒兩下便把那紅毛男反手壓在了地上。

    這時候楊詩奕剛好跑了上來,眼見紅毛男被人制住了忙上前拿回了自己的包包,接著便對他踢了幾腳,“混蛋,有種你別跑啊!”羅承俊心想這女孩怎么罵人永遠只有這一句啊,于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小姐,你只會用這一句來罵人嗎?”楊詩奕正罵著爽著呢,卻有人插了一句進來,于是她不爽地頂了回去:“怎么,要你管啊!”“哎,我說你這人怎么這么不講理啊,包包是我幫你拿回來的,小偷是我幫你抓住的。你不跟我說句謝謝也就算了,還這么不講理。”楊詩奕正要抬起頭來反駁他:“你!恐怖份子?”卻看到是那晚與自己在廁所相遇的那個投懷送抱的男子。“什么恐怖份子啊?”羅承俊不解,要說恐怖份子也應該是搶他錢包的小偷啊,怎么能說是他呢。

    楊詩奕意識到自己剛剛太激動了,太氣憤了因此對這拔刀相助的好人也太失禮了,想到這里忙向他道歉:“對不起啊,剛剛我是太激動了,真的很抱歉。還有就是謝謝你幫我拿回了包包,真的很謝謝!”羅承俊一看別人態度這么誠懇了,也不好說什么于是回了句“不客氣!”正好這時綠燈已經亮了,在他后面的車早已不耐煩的按起了喇叭,他轉過頭去對楊詩奕說了句:“還有什么要我幫忙的嗎?”楊詩奕忙向他回答道:“不用了,謝謝!”羅承俊有些不放心,畢竟小偷還在這里沒有處理好。看出他的擔憂,楊詩奕忙補充了句:“不用擔心,我剛剛已經報警了,相信很快就會有警察過來的。你忙你的去吧!”剛說著遠處就有兩個治安往這邊走來,眼看估計是沒事了,羅承俊便把小偷交給了她:“那我走了!”說著便往自己的車子走去。

    看著羅承俊的車子開去的方向,楊詩奕想著:我跟他的相遇真奇怪,第一回是在酒吧的女生廁所里,現在是他幫自己抓住了小偷拿回了包包。治安過來之后,楊詩奕便把紅毛男交給了他們,自己回到了攤位上繼續賣衣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004097_82_823-m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作者 幽非芽
  重生回到命運轉折點,她要拳打極品腳踢渣渣。
  那些曾欠了她的,騙了她的,吃了她...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