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靜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夫人挑眉看她,“妹妹還有什么事情?”聲音不冷不淡,根本聽不出絲毫的關心,仿佛無論二姨娘說了些什么,對她來說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看面前的人是這樣的表情,二姨娘一時之間竟有些拿不準這話究竟是說,還是不說,心里有些退縮,臉上的神情也沒有剛剛那般熱切。但一想起女兒的事情,如今雖然被大夫人壓下了一些,可是府中卻也還是被傳得沸沸揚揚,如果不能及早的解決,遲早是一件禍患。

    而陳府那邊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這讓她做姨娘的,怎么能夠不擔心?若真的鬧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那遠山寺后面的庵堂,想來就是女兒后半生的居所了。

    三小姐和七小姐都是她的依靠,她這個做姨娘的,這一輩子也沒有太大的想法,只要兩個女兒能夠嫁的一個好的丈夫,有一個好的歸宿,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真的是自己平日里將三小姐寵壞了,竟讓她做出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讓她這做姨娘的如何不跟著操心?雖然她并不能叫自己母親,可是怎么說那都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而且從小又在自己眼皮底下長大的。

    二姨娘緊緊的咬了咬嘴唇,原本就蒼白的嘴唇,在她的牙齒磨搓下,變成了紫紅色,大有淤血的感覺。大夫人眸中閃爍著精光,看著有些心不在焉的用手摩搓著手邊的白玉杯,目光卻時不時的朝著二姨娘的身上瞥了過去。

    掙扎了一會兒,二姨娘終是打定主意,不管這件事情說了之后,有沒有幫助,都至少可以爭取一下。于是整理下思緒,上前開口問道:“不知姐姐可聽說過靜安這個人?”

    “靜安?”大夫人摸著茶杯的手一頓,抬眸看向二姨娘,眼中滿是疑惑,“妹妹說的可是靜安師太?”

    “沒錯,正是此人!”二姨娘見大夫人顯然也知道這靜安師太,臉上的神情又是一變,面帶笑容的說道:“這靜安師太雖然一直掌管著遠山寺后面的庵堂,德高望重,但是這幾年卻一直都不在庵堂中。”

    大夫人沒有說話,一雙眼睛靜靜的看著二姨娘,示意她接著說下去。

    二姨娘用手握成拳,放到口邊,咳嗽了一聲,皺了皺眉頭,忍下身體的不適,深吸一口氣,“前不久靜安師太云游回來,更是大有所成。恰好這段時間山上的櫻花全開了,城中的好多夫人小姐都相約著上山去賞花,聽師太講法,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

    大夫人看了看二姨娘,心中雖然不知道她為何會無緣無故提出這件事情,但是知道這中間一定有什么其他原因。看了看手中白玉杯,思緒飄遠,腦海中不自覺的便想起一件事情。

    前日城中的富商王府擺宴席,宴請很多城中的大戶人家少爺公子,而內宅里王夫人也同樣設宴,請了很多夫人小姐一起欣賞園中的花木。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宴會明面上是各玩各的,男女分開,但是事實上卻是一場盛大的相親宴。

    夫人小姐賞花的時候,作詩吟對,歌舞作畫,場面很熱鬧。而外面的公子少爺在外院,卻也將內宅的事情知道的清楚,中間會有丫鬟小廝拿著哪位小姐的詩作給外院的公子們賞析,然后評價出那家的姑娘最有才華。而外院的公子們的佳作,也同樣會被送進內宅來共夫人小姐評價。

    很多富貴人家的小姐早就已經看好了那一天,在家準備好節目,就為了能夠在宴會上一展風采。

    而據她所知,最喜歡熱鬧的李夫人和她家的二奶奶卻并沒有到場,只是大奶奶帶著一眾李家小姐參加了這次宴會。當時她并沒有覺得有什么特別的,但是如今聽到曹氏的話,她卻不得不將之前聽到的話聯系起來。

    上山聽佛法賞花…

    放著這樣的宴會不參加,竟然帶著自己的兒媳婦去了山上的庵堂?

    想到這里,大夫人嘴角勾了勾,心中了然。

    那李夫人家的二奶奶進門兩年,卻一直無所出,府上的眾人,早就已經急個不行,到處的拜醫求藥,可是卻還是沒有任何作用。而那天,能讓她們拋下王府宴席,去山上的理由…

    “聽說山上的櫻花開得甚是美麗,還有好多外城的人,都慕名而來了呢…”二姨娘見大夫人面上神情變來變去,知道她是已經聽進去了,于是又補了一句,“大少奶奶每天忙著院中的事情,這段時間的宴會都沒有參加,想來也需要休息,如今這山上的櫻花開了,不如正好趁著天氣好,帶著府中的小姐,上山玩上一天,休息放松如何?”

    繡蘭耳中聽著二姨娘的話,心中有些疑惑。不明白二姨娘為什么不求大夫人想辦法救救自己的女兒,反倒說了這么一大堆的閑話。看大夫人的表情,顯然也有所松動,看來是對這上山游玩的事情上了心。

    她能夠聽出來,這件事情絕對沒有表面上的那么簡單,只看大夫人如今擰緊眉頭的樣子,就知道。至于她們口中所說的靜安師太是什么人,她卻沒聽說過,所以也無從猜測。

    不過,從大夫人的面色她能猜測出,這個靜安不簡單!

    大夫人斟酌著二姨娘的話,心中已經打定主意,有空的時候,要到山上去看看這位靜安師太。既然外城的人都能夠慕名而來,想來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兒媳婦耿氏如今進門已經三年,卻一直無所出,她做母親的怎么能不急?這兩年也算是想盡辦法了,卻一直沒有作用,想要給兒子安排幾個通房,卻又都被兒子拒絕了…

    想起兒子的執拗勁,大夫人就一臉的無奈。嘆了一口氣,只好點頭道:“既然山上的櫻花開了,咱們明兒也趁著天氣好,上山湊個熱鬧吧!過幾天二少爺就該回來了,府上也又有的忙了。”伸手抬起茶杯摸了摸杯壁,有些涼了,動了動身子,臉上露出疲憊的神態。

    二姨娘自知話已經說到這里,算是賣給夫人一個人情,本想就這么離開,可是一想到自己正被關在園子里不許隨便走動的三小姐,就又上前懇求道:“姐姐…三小姐…”

    大夫人聽到二姨娘的話,臉色馬上就變得不好看,眼睛掃了一眼身邊伺候著的鳳清,冷聲說道:“怎么這么沒有眼色,沒看到姨娘身子不好嗎,還不趕緊送姨娘回去休息?”

    鳳清連忙躬身應了一聲,上前攙扶著已經站起身的二姨娘,“姨娘,奴婢送您回去。”

    “去,給姨娘找個大夫去!”眼睛看向一邊垂手而立的繡蘭,“這有病了就得看,要是托的嚴重了,遭罪的還不是自己?”臉上的神情不見緩和,一雙眸子冷冷的看著二姨娘。被那樣鋒利的目光一掃,二姨娘身子一抖,硬生生將那要說的話,吞回了肚子。只得就此作罷,另尋他法。

    繡蘭隨著鳳清和二姨娘二人走出屋子,遠遠的便看到一個人急匆匆的朝著這邊跑過來,面上的神情歲看不清,但是看那身衣著,那身形來者正是玳瑁。

    而玳瑁也顯然看到了繡蘭,朝著她仰頭一看,嘴角溢出一抹不屑,腳下的步子卻沒有停下來,仍然朝著綺畫樓的方向跑了過來,在經過繡蘭身邊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看她,便急匆匆的跑上了閣樓,掀開簾子走了進去。

    看著消失的身影,繡蘭心中疑惑不解,玳瑁雖然沒什么腦子,但是做事卻從不會這般冒冒失失,今天這樣焦急從那邊跑過來,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想起她剛剛跑過來的方向,還有最近這兩天聽到的風聲,繡蘭心里一緊,有些想法涌上了心頭。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這件事情她現在不便打聽,還是趕緊完成大夫人交代的給姨娘找大夫比較重要。壓下心頭的疑惑,繡蘭又看了看綺畫樓的方向,這才再一次邁開步子,一步也不敢耽擱的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585619_80_803-m
天下第二美
作者 桂仁
  不(愛)得(腦)體(補)殿下X黑化鄉下小野花,   從不靠譜的爹娘坑裡爬出來,和諧種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