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竟是砒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夕陽正好,透過菱格窗傾灑在玫瑰色的床幔之上,墨陽蒼白著臉,無聲無息的躺在那里,墨月和墨煙正寸步不離的照顧著她。

    “大小姐。”墨辰低喚了一聲,正盯著桌兒上青花纏枝四腳香爐發呆的顧寧顏下意識的抬起頭來,眼中一片迷茫。看清是墨辰,便起身輕輕走了出來,順帶關上了房門。

    墨辰看著她輕手輕腳生怕吵到墨陽的樣子,心中暗嘆一聲,這個世界里有幾個小姐會像她一般如此在乎身邊的丫頭,或許這與她早早沒了母親,而繼母狠辣,幼妹又狠毒有關吧。

    顧湛雖然疼她,但畢竟有很多朝務要忙,這么多年來,也只有這三個一起長大的丫頭能給她親人般的感覺。

    “墨辰,你是不是不贊同我與宋氏這么早便撕破臉?”顧寧顏眼中透出一絲疲憊,垂著眼瞼,露出半截白瓷兒般的頸。

    這一刻,墨辰突然覺得有些心疼,十六歲,在上一世的世界里,不過是個只要好好學習便可以什么都不用管的中學生罷了。

    在別人還依偎在父母懷里撒嬌的時候,她卻硬生生的催生了自己的羽翼,所為的不過是一席生存之地。

    搖了搖頭,墨辰說道:“不,寧遠侯有意與顧家結親,這當口,她怎么會放過你!”

    “想嫁給寧遠侯,哼!我偏不讓她如意。”顧寧顏嘴巴一撅,眼角飛揚,大小姐的脾氣剎那間顯露無疑。

    墨辰笑,帶著打趣,“那大小姐的意思是你要嫁過去咯?”顧寧顏被說的一愣,道:“我只是不想讓她們母女如意,我可不想嫁給個小侯爺,天天當菩薩似的供著!”

    顧大小姐向來崇尚低嫁,覺得高嫁那只是面上好看,最后委屈的還不是自己。

    “大小姐,你不想讓顧寧依如意,你就必須嫁過去,寧遠侯那邊既已經放出口風,顧家若不應,你讓人家侯爺府的面子往哪擺!”墨辰肅然道。

    顧寧顏并不是愚笨之人,相反她能與宋氏母女抗衡多年,自然是聰慧的,轉念一想,便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更何況,若是顧寧依嫁到侯府,那宋氏地位定然會母憑女貴,再對付可就難了。

    “墨辰,幫我去打聽打聽侯府的事情,尤其是那幾個少爺,到底是誰要說親,人品如何?”顧寧顏輕蹙眉頭,緩緩嘆了口氣。

    墨辰應了,看著顧寧顏擔憂的面色,本不想告訴她的事情竟然脫口而出,“大小姐,你若能嫁到侯府,也是極好的,剛剛徐老告訴我,蓮心幾日前通過些渠道在珍品齋買了砒霜。”

    蓮心是顧寧依的貼身丫頭,絕對的心腹。

    顧寧顏的眼睛剎那失神,雙拳緊緊握起,柔美的臉龐頓時變得冷厲,對墨辰道:“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那些事,明早出去打聽也不遲。”

    錦瀾院的右后方,有著一大片花圃,花圃旁有一個小木屋,這里是墨辰的世界。

    上一世,墨辰是一個研究花草的資深學者,不管多難培育的花,到她手里就像是吃了催生劑一般,綻放出絢爛光華。

    墨辰將兩株幼芽移植到青白瓷的花盆里,加了些腐葉土、泥炭土、河沙等為肥。黃綠色的佛焰苞似乎能給人身心帶來平靜。

    “愿與你寄寓一方樂土,無悲無痛,奏一方山水,處處飄香,許一世安然。”突然,溫潤沉毅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觸動她打不開的記憶,再往深處尋,卻只覺得頭痛欲裂。

    墨辰放下花盆,抱著頭,蹲了下來,臉色已然一片蒼白。到底是誰在她腦中許諾,那聲音直透心底,為何她會覺得如此悲涼。

    “你又頭疼了!”顧寧顏扶起她,道:“看來到底還是落下了病根。我明兒再找個大夫幫你看看。”

    墨辰強自扯出一抹笑容,“大小姐別了,再看大夫,我這一輩子都要留在顧府還錢了。”

    顧寧顏輕戳她的額頭,“就你貧嘴,我什么時候要你還錢了,再說你把我那花鋪子的生意救回來了,我感激還來不及呢,你知道的,那是我母親生前最愛的地方,哪怕它一直在賠錢。”

    墨辰亦笑,笑的云淡風輕,她那么做并不是真為了還債,應該說是在還情,在她最無助最困難的時候,是顧寧顏毫無保留的幫助她并且相信她。

    她從心底相信,她遺傳了她母親菩薩般的心腸,雖然顧寧顏不承認,她說那樣她將永遠斗不過宋氏。

    墨辰并不是顧府的丫頭,三個月前,顧寧顏母親的忌日,顧湛特地帶著顧寧顏和顧寧依去南陳看望二老,顧寧顏母親的家族是南陳有名的富商,顧湛年輕時到南陳辦差,因緣際會下遠遠的看見過一眼,便發誓非卿不娶。

    而在回大趙的途中,在南陳與大趙的邊界不歸峽中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墨辰,顧寧依嫌棄的諷刺了一通。

    當時,顧寧顏完全是看不上顧寧依那副嘴臉,故意惡心她才一定要救墨辰,而顧寧顏的母親生了個菩薩心腸,在世的時候沒少用她陪嫁的銀子幫人,顧湛正值思念亡妻之際,便由顧寧顏去了。

    雖說救人的初衷有些搞笑,但顧寧顏把墨辰帶回顧府之后為了救她可確確實實花了不少銀子,所以墨辰傷好之后才會選擇留在顧府還債。還曾戲說顧寧顏還是遺傳了一半她母親的慈悲善良。

    說是還債,卻也因為她醒來之后,對于這一世的事情完全不記得了,她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里一路成長起來,偏偏尋不到任何的記憶,腦中全部都是穿越之前的事情。

    甚至是不是穿越她都不清楚,或許是受傷之后忘了這輩子的事情,反而想起了上輩子的事情。

    墨辰摸了摸脖子上的紫玉,其上刻著一個辰字,還有一塊云朵形的石頭,便是她身上所有的家當。

    “大小姐找我什么事?”

    顧寧顏變得嚴肅起來,道:“你最近行事小心,她們既然已經等不及對付墨陽,定是想將我能用的人全部砍掉,你不是府里的丫頭,她們不可能明著對付你,但暗箭難防,千萬小心。”

    墨辰微微頷首,這點她早已想到,下午的時候,她并沒有錯過顧寧依還有宋氏看她時候冰冷的眼神,不過她到底不會永遠呆在顧府。

    更何況,就現在而言,顧寧顏外面有很多她生母留給她的鋪子,很多生意都是墨辰在照看,她想搬出去住不過分分鐘的事,因此,倒也并不如何擔心。

    送走了顧寧顏,墨辰從口袋中拿出那塊云朵狀的石頭,石頭呈墨綠色,帶著黑色的紋絡,她并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卻寄希望于或許它會幫助自己找到自己真正的家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48370_80_804-m
國子監緋聞錄
作者 頁裡非刀
  你是無意一縷穿堂風,   卻偏偏孤倨引山洪!   -------沈澤棠   一句話簡...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