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變成窮光蛋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信用證(LetterofCredit,L/C)是指由銀行(開證行)依照(申請人)的要求和指示或自己主動,在符合信用證條款的條件下,憑規定單據向第三者(受益人)或其指定方進行付款的書面文件。即信用證是一種銀行開立的有條件的承諾付款的書面文件。在國際貿易活動,買賣雙方可能互不信任,買方擔心預付款后,賣方不按合同要求發貨;賣方也擔心在發貨或提交貨運單據后買方不付款。因此需要兩家銀行做為買賣雙方的保證人,代為收款交單,以銀行信用代替商業信用。銀行在這一活動中所使用的工具就是信用證。

    信用證是銀行有條件保證付款的證書,成為國際貿易活動中常見的結算方式。按照這種結算方式的一般規定,買方先將貨款交存銀行,由銀行開立信用證,通知異地賣方開戶銀行轉告賣方,賣方按合同和信用證規定的條款發貨,銀行代買方付款。

    有了信用證制度,就相當于對方交易之前先把貨款交給銀行,交易完成后由銀行憑發貨單和海關的報關單等單據將貨款支付給對方,與收貨人的意愿無關,即使對方有意不想付款,但在單證符合要求的條件下,銀行會依據單證將貨款支付。

    柳常吃虧就在大意了,或者說過分相信了樸如本這個韓國人,結果不知不覺就掉進了陷阱。

    =========================================================

    第二天,柳常早早的來到了公司,看著這個自己奮斗了三年的地方,心里有點戀戀不舍。上午九點,來拿貨款的畢明昊和賀斌如約而至。

    柳常慢慢的跟兩位把公司遭遇的情況說了一遍,兩個人一聽,馬上跟呆了一樣。

    “那。。。那我們的款呢?”畢明昊的語氣有點發抖,仿佛是自己被騙了一樣。“柳總啊,我們也是小本經營,很多都是鄉親們自己的花生,你可不能賴我們的啊。”

    “別急,聽聽柳總是怎么說的。”賀斌四十多歲的樣子,看著柳常鎮定的樣子,自己也不慌張。

    “我是這么打算著,現在要現金我也沒那么多,兩位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我有一輛車,當時近二十萬,現在就折16萬,再加四萬現金,這些給畢經理,頂那20萬貨款。還有一套兩居室的房子,半年年前價值20多萬,現在市價出手的話差不多30萬了,我手頭只剩下不到10萬現金了,我想把這些給賀叔頂你的貨款,你們看怎么樣?如果兩位想要現金的話可能要等一段時間我去處理車和房子的。”

    “好好,我同意!”畢明昊一聽馬上就同意,現在拿到手的何必再等?說不定幾天后又出什么變故呢,他是恨不得馬上拿了錢走人。

    “你呢賀叔?”柳常轉頭問賀斌。

    “我比你大十幾歲,就叫你小柳了,你以后由什么打算?”賀斌看了畢明昊一眼然后問柳常。

    “還不知道呢,明天公司就關門放假了。我想休息一段時間再做打算。以后可能還繼續做這一行,但現在客戶都卷款消失了,也沒有新的客戶,暫時是做不下去了。賀叔要是覺得房子估價低了我可以找人幫你做個鑒定,我還年輕,路還長,不想在這件事上讓你們吃虧。”

    “呵呵,小柳,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想問問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如果以后你還做這一行的話,我們還可以繼續合作的。這么長時間我相信你的人品,會東山再起的。”賀斌肯定的說道。“我聽說當初你是白手起家,把公司做的風風火火,如果不是這次意外,你會做的更好的。你看這樣好不好,你還年輕,也沒女朋友,房子對你來說用處不大,這房子我就按你說的價格收下,正好我兒子剛參加工作,過幾年就要結婚了,就當我留給兒子好了。至于剩下的欠款,你給我打個欠條,算我借給你東山再起的本錢,怎么樣?”

    柳常聽到這里,目瞪口呆,眼眶不自覺的紅了起來。“賀叔。。。。謝謝你了。”

    拿起筆紙,柳常寫下了一張十萬的欠條,并按上手印遞給了賀斌,接著說道:“謝謝你賀叔,非常感謝你的支持和鼓勵,就像你說的那樣,我以后的路很長,也許以后我會做的比以前更好,你的支持我會一直銘記在心的。欠條你收好,到時候找不到欠條我可要賴你的帳啊,哈哈!”柳常跟賀斌開起了玩笑。

    “好,我先收著,小柳加油啊,真期待你早點把整個欠條收回去。”

    “我會的,放心吧賀叔。”

    柳常把車和房子的相關文件都找齊了,帶著兩位去辦理手續。手續辦理的很快,辦完后畢明昊就高興的開車先走了。柳常和賀斌來已經不屬于自己的家里,把自己的東西都收拾了一下,主要是一些衣服書籍等日常生活用品,然后把鑰匙交給了賀斌。

    “賀叔,我真的沒想到你會這樣支持我,本來我還很消沉的,現在我覺得心里很開朗了。古人說,不缺錦上添花,最貴是雪中送炭。賀叔的恩情我銘記在心,他日我有東山再起的哪一天,定當加倍報答賀叔!”

    “呵呵,沒那么嚴重,我只是看你還年輕,以后肯定會再做起來的。我歲數大了,孩子也參加工作了,那幾萬塊錢在我手里就是存到銀行的,而在你手里卻是救急的本錢。”賀叔慢悠悠的說道。

    “謝謝你賀叔,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空曠的辦公室里只剩下柳常和馬弦晴二人了。看著墻角里堆放著的柳常從自己房子里搬來的一大堆東西,馬弦晴心里特別不是滋味。曾經的自己的老板年少得意,有車有房,讓多少同齡人產生了嫉妒之心,也吸引了許多的女孩子的目光,但現在,所有的光環全部散去,只剩下墻角那一堆鋪蓋卷了。

    “老大,以后你有什么打算?”馬弦晴試探著問道,盡量放松語氣,以避免刺激到柳常。

    “小馬是不是看我挺消沉的,怕我想不開啊?”柳常笑著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啊老大,我只是看你遭到這么大的挫折,房子也沒了,車也沒了,還欠下一身的債務,想知道你以后怎么辦。你不會就這么認了吧?”小馬見柳常的口氣還算正常,就大著膽子說。

    “讓我就這么認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這口惡氣我一定要出,那個韓國棒子我一定要找到他,無論時間過去多久我都不會放過他,我要將我遭受的這些加倍的還給他,讓他也知道被背叛的滋味。說以啊小馬,我的大仇還沒得報,我怎么甘心就認了呢。”柳常一邊說一邊露出狠狠的表情,這個樸如本在關鍵時刻給了他致命的一棒子,豈能就這樣放過?通過官方手段治不了他,等以后自己有能力了就通過地下手段收拾他,必須讓他傾家蕩產,流落街頭。

    “那你以后還做這個?還是換其他行業做呢?”小馬繼續問道。

    “我還不知道,我想休息幾天再說。我想即使我重新開始做的話,也要一段時間的,畢竟現在還沒有客戶,重新發展也要需要一段時間。你如果有合適的公司就去吧,以你現在的能力,到哪都是搶著要的。”柳常說到。

    “我才不去呢,我就在家休息,等著你的公司重新開業。再說了,這么久我都沒有好好休個假,正好趁此機會給自己放假,好好的逛街或者出去玩玩。”馬弦晴低聲說道。

    柳常聽到后暗嘆一聲,這小丫頭莫不是跟定自己了?

    “小馬,你看我現在都窮困潦倒了,還欠下一屁股債,再也不是以前那樣了,你跟著我沒什么好處的。還是找個好公司去上班吧,也許能碰上個大帥哥也說不定啊。”他笑著對小馬說道。

    “你才碰上大帥哥呢,你天天都碰上大帥哥!”小馬兇巴巴的對他說,“我就是覺得大家這幾年一起從無到有把公司好不容易做到這個份上,突然就沒了,心里難受嘛。”說著說著又開始掉淚。

    她這一哭,弄的柳常手足失措,急的直撓頭,不停的說道:“好了好了,你等著就是了,過幾天我休假回來咱們再重新開張。辦公室也不退了,就先留在這里。到時候那些人愿意回來的再叫回來,不愿意回來的也不勉強。”

    過了一會,馬弦晴也不哭了,紅著眼睛說道:“其實我也不甘心就這樣散伙了。想想這幾年大家在一起,有苦有甜也這樣闖過來了,我相信邁過這道坎,后面的路就好走了。我現在去別的公司也可以找到工作,但我找不到以前大家在一起的那種感覺了。”

    柳常聽完后,心里酸酸的,也特別的感動,說道:“那我們就說好了,過幾天我回來后就重新開張。以前就算過去了,現在重新開始,我正式聘請你當本公司的副總經理,目前本公司就兩人,一個總經理,一個副總經理。哈哈。。。”

    兩人對視了一眼,忍不住同時大笑,心里的陰霾在這一笑之間,云開霧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696331_4_74-m
修士的廚神生活
作者 食顏而肥
  靈氣復甦的時代,得修真傳承,以煉器入道,與美食相伴,在吃喝間尋覓長生。   修真和美食更配哦!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