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家的溫暖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柳常回家了。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村的小村,甚至比普通的村子還要普通。出了村子不遠就是一座巨大的野人山脈,橫貫東西近百公里,縱向大約幾十公里的樣子。相傳自古山里有野人出沒,上山砍柴、采藥的人偶爾見到都嚇的魂不守舍的跑回來,于是就稱之為野人山。雖然到現在為止進行過幾次大規模的搜索也沒過過野人出現,但也沒人敢往深處去了,砍柴采藥的都是在外圍轉悠。村里的人祖祖輩輩以務農、采藥為生,柳常小時候還經常跟著父親去山里采藥,砍柴,只是后來由于上學、工作才去的少了。

    村里的年輕人只要畢業了就跑到城里去,留守的全是老人,五十歲以下的很少。這也是大部分農村的普遍現象了。當初買房子的時候柳常也想把父母接到城里去,但兩位老人說啥也不去,寧愿在村里守著幾畝地,養幾只雞鴨,怡然自樂。去城里也沒個左鄰右舍的說說話,成天關在房子里憋著,悶也會悶出問題來。看父母如此堅持,柳常也沒再要求他們,只是堅持著一個月回來看望他們2-3次。

    看到柳常突然就回家了,母親感覺有點納悶。

    “怎么不上班了今天?沒開車回來?”

    “車子被朋友借走了要出個遠門,要好幾天才回來。最近韓國那邊生意不好做,原來從我們這邊過去的東西都賣不掉,積壓了很多。他們跟我商量了,最近先停一段時間再說。現在沒什么事我就回家住幾天。”柳常不想讓母親擔心,就隨口編了個理由搪塞過去了。

    聽說兒子要在家住好幾天,母親很高興,起身忙著殺雞洗菜準備晚飯去了。

    轉了一圈沒發現父親,聽說去山里轉悠了,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跟母親說了一聲,向山里走去迎接父親。

    很快就來到山下,在山路的人入口處看看父親還沒出山,就找了塊大石頭坐了下來。放眼望去,滿山都是樹木,密密麻麻的,色彩斑斕,十月的山上,葉子已經開始變色,有綠色、黃色、紅色,遠遠望去,煞是漂亮。而從大山深處匯聚而成的小溪流常年不斷的流淌著,從眼前的石頭之間嘩嘩流過。清澈見底的小溪中,偶爾還會看見小魚游動。這些水其實都是從山里的石頭之間一滴一滴的滴出來的,一點點的匯聚在一起就成了小溪。這是真正的山泉水,掬一口喝下去,甘甜甘甜的,比城里的那些純凈水什么的好喝的多,絕對是富含各種礦物質的好水。

    突然柳常就冒出一個問題:這么好的水和山,怎么就沒人開發利用?

    正想著呢,老遠的傳來腳步聲,抬頭看去,正是父親來了。他馬上迎上去,接過父親手里的筐子背在背上。筐子里有數量不多的幾種藥材,還有幾棵野生的巴掌大的靈芝,都是父親拿來泡酒喝的。父親話不多,看見兒子回來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柳常就把編給母親聽的話又編了一遍給父親聽,父子兩個人就說著話向家走去。

    “咳。。。。咳。。。。”父親一邊走一邊咳嗽。“爸,身體不好以后就別進山了,在家多休息休息。”柳常知道父親常年勞累,身體有點不好,總是建議父親去城里大醫院檢查看看,父親總是說,老毛病了,沒啥,不用去。

    “沒事,在家閑著也難受,還不如在山里轉悠轉悠的好。”

    看著黃昏中父親有點蒼老的背影,柳常覺得自己有點愧對父親。

    父子倆很快就回到家里,聽說柳常回來了,哥哥嫂子也過來了。哥哥柳盛,剛過三十歲,高中畢業后沒考上大學,就在鎮政府里找了個開車的工作,嫂子王琳是鎮上醫院的護士,兩口子天天騎著摩托車早出晚歸的。哥哥和嫂子兩個人都很好,本分、孝順。結婚幾年,卻一直沒孩子,成了兩個人的一塊心病。柳常很少回家,有哥哥嫂子在父母眼前他一直都非常放心,今天聽說弟弟回來了,就提著菜和魚過來了。

    看見哥哥嫂子在廚房里忙活著,柳常就走過去打了個招呼:“哥,嫂子,今天要做什么好吃的啊?很久沒嘗到嫂子的手藝啦。”

    “去去去,想吃還不簡單,經常回家保準你能吃膩了。趕緊的幫我搭個手,讓你哥歇著去。”

    “喲,這么護著老公啊。。。”

    說歸說,柳常還是麻利的幫著嫂子打著下手。

    看著一家人說說笑笑的,母親的臉上也高興的洋溢著笑容。親情融洽,家人團聚,平安,永遠是家庭祥和的主題,家和萬事興,自古就是這個道理。

    晚飯的時候,柳常拿來父親用靈芝等中藥材炮制的藥酒給父親和哥哥倒滿杯子,自己也倒了一杯。聞著酒里淡淡的藥材味道,柳常想起了剛才在山上等父親的時候想起的問題,就問父親和哥哥。柳盛在鎮政府知道的多點,就跟柳常說:也不是沒人想開發,但是成本太高。這個地方離城里那么遠,路又不好,想開發就得先修路。在山下建廠還涉及到污染問題。山里的水是好,但目前看流量分散,難以集中。現在禁止濫砍濫發,所以林業資源也不能動。這幾年也有人到鎮上咨詢,后來都不了了之了。不過這樣也好,我們生活在這里,山好水好環境好,如果真搞工業化開發了,說不定這一切都沒了。

    聽到這里,柳常也明白了。現在商人投資都想快速盈利,對有效利用資源、保護環境這一套沒人關心。通常是開發一個地方,污染一個地方。開發完了就走人,留下一個滿目瘡痍的爛地方。

    說著說著就說到了柳常身上。柳常又解釋了一遍自己編造的借口,大家又把話題轉到了女朋友的事情上。

    柳常苦笑著說:“這不是最近忙,沒顧得上嘛。爸媽你們別急,像我這樣的優秀青年愁找不到好媳婦,你們放心,明年我絕對給你們領回來一個漂亮媳婦。”

    “就你還優秀青年呢,你看你那些同學,一個個都結婚了,沒結婚的也是成雙成對的,哪像你現在還孤零零一個人。”嫂子接過來說到。

    “行行,我現在向大家保證,明年給你們領回一個媳婦,再過兩年讓媽抱上孫子,行了吧?”柳常不假思索的脫口說道。

    說完后突然感覺氣氛有點不對,這時才覺得有點大嘴巴了,忘記哥哥嫂子正為孩子的問題鬧心,現在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

    既然說了也收不回去,母親就順便說開:“雁子啊,你和小盛要不要去查查?是不是身體不好?要不找個中醫開點中藥吃吃看?”

    “再看看吧媽,我和雁子都去查過了,說是身體沒問題的。過一段時間再說。”柳盛連忙說。

    “那也行。小常你可得抓緊,別天天光顧著業務上的事,有好閨女相中了就領回來。我和你爸也沒什么要求,人品好就行。”

    “恩恩,我知道了。爸,這幾天我在家也沒事,要家里沒什么事要我做的話,明天你在家歇著,我自己去山里轉轉。好幾年沒進山了,我都忘記路了,嘿嘿。”柳常趕緊的轉移話題。

    “也沒啥事,想去就去吧。”

    柳常進山其實也沒啥事,純屬為了轉移話題沒事找事。既然父親說了也就去吧,以前經常進山,昨天在山下看著大山心里就有一種親切感。就當去散散心,重溫一下以前在山里的感覺。這幾天從天堂到地獄般的跌落,讓他心里一直感覺特別的難受,委屈。但又不能在家人面前表露出來,他們也幫不上忙,空讓他們為自己擔心。進山去轉轉,散散心,出出氣。回來的路上他也計劃好了,在家住一周,陪陪父母,再去看看以前的同學們,一周后就回城里,徹底的忘掉以前的輝煌,重新開始。就當這是一個終點,也是起點。

    一家人吃晚飯,柳常主動收拾了殘局。把母親高興的了不得,直說柳常比小時候懂事多了,小時候是看見干活就跑,現在倒主動了,難得。說的柳常心里那個慚愧啊。。。要不是遭此打擊,他還真是看見干活就跑。

    細心的嫂子明顯感覺柳常這次回來跟以前不同。在柳常送他們回家的路上,就問:“小常子啊,我怎么感覺不對頭呢,你是不是又什么事瞞著我們?怎么感覺你現在不像以前的你呢?沒事你怎么會休息這么長時間?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問題?”

    “要是真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和你嫂子說說,能幫上忙的我們全力幫你。”哥哥也說道。

    “真沒什么事啊,你們放心好了。以前忙沒時間在家,現在業務暫停了我就在家多住幾天而已。真沒什么的。”

    “我還是覺得你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不過你不想說我也不問了,需要幫助就過來找我和你哥。”嫂子說。

    “恩,好的。你們也到家了,我回去了。”

    回家后跟父母說了一會話,柳常就回到自己的房間,想著哥哥嫂子剛才說的話,計劃著回城里后怎么重新開始,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91960_4_12-m
大王饒命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