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詭異的命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和王女士接下來的談話過程可以用極其無聊來概括,我不是喜歡講廢話的人,所以這對話的過程實在是讓我有些昏昏欲睡。

    因為她除了哭訴女兒死得如何之冤,生前如何聽話孝順之外,再也說不出其他更多的信息了。

    這并不是說我心腸有多硬,而是自從接觸靈媒界一些時日后,生死之類的觀念在我眼中就猶如花開花謝萬物周而復始一樣自然。

    就如同我師傅金老先生所強調的那樣——世間沒有絕對的善惡之分,但是因果卻是有的。

    生死也是因果的必然部分。

    陰陽師并不是心理疏導師,更不是賞善罰惡使,陰陽師只是一群力求保持陰陽兩界互不干涉,維持某種微妙平衡的存在。

    對陰陽師來說,如果某個逝去的生命因心有不甘不愿輪回,繼而生成怨靈在陰陽兩界的邊界中徘徊,那么,不論對陽界還是冥界來說,這都是一種破壞平衡的不穩定因素

    。

    冥界也有專門處理這類怨靈的專職機構,叫做鎮鬼司,各個地方負責鎮鬼司事務的高級鬼差,稱為鎮鬼司使。

    陽界和冥界之間還有一個緩沖的虛無地帶,稱為黃泉境。

    捕捉這類怨靈時,鎮鬼司使和陰陽師都可以進入黃泉境,但鎮鬼司使不得進入陽界,陰陽師也不得進入冥界,是一條不成文的慣例和默契規定。

    而對陰陽師來說,尋找怨靈前搞清楚她(他)或者是它生前的信息是極其重要的事情。

    因為只有掌握了具體的信息,才可能通過一些手段尋得TA,和TA展開對話。至于是收服還是勸TA去往生,這就要視情況而論了。

    我現在知道的信息很有限,死者王小柔,17歲,今年才高中畢業,根據王女士的說法,女兒生前在城內的一家酒店上班,做服務員。

    還要補充一點,王女士早年喪夫,她改嫁后和女兒的關系一向不太好,她是在女兒死后的第三天,也就是警察已經得出自殺結論后才看到王小柔的尸體的。她帶來的這個盒子,是王小柔的遺物之一,根據她在太平間看女兒最后一眼模樣時的描述,王小柔到死也一直緊抓著這個盒子。

    詭異的是,法醫用了許多方法都沒從王小柔的手中將這個盒子取出來,王女士到了才跪著一哭,這盒子居然自動從王小柔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不偏不倚地滾到了王女士的膝蓋旁。

    這也是為何王女士認定女兒死得冤的原因——王小柔一定是在用這種方式提醒母親為她伸冤。

    王女士還提供了兩張照片,第一張是王小柔生前的照片,拍攝時間是去年夏天,這女孩穿著天藍色的吊帶裙和束腰白襯衫,梳著兩個馬尾,皮膚很白,有點嬰兒肥的臉上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簡單點說,是個青春靚麗的美女,特別像某個張姓女明星剛出道時的模樣。

    第二張就比較不美麗了,這也比較正常,一個慘死的人,是沒辦法讓人看著美麗的。

    這張照片是王小柔半夜從酒店墜樓后警察趕到拍攝的,頭先著地,我只強調一句,她是從22樓的房間窗臺掉下來的,根據警方給王女士的說法,當時房間里沒其他人。

    多的我就不說了,四個字,慘不忍睹。

    以上是我覺得有用的信息,當然,憑這些信息要找到王小柔,顯然還不夠。

    我安撫了王女士一陣,然后叫她留下地址回去等消息,當然,那個和王小柔的死有關的盒子,肯定要留下來研究研究。

    送走王女士之后,我立即安排小五去王小柔生前上班的酒店探聽情況,由于這小子一門心思的想拜我為師,自然是屁顛屁顛的出了店門。

    向美嬌交代完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打擾我之后,我拿著這個布滿血漬的楠木盒子進了隔間的暗室。

    不過我進暗室后才把盒子放到桌上,還沒來得及打開盒子看看,美嬌立即就在外面敲門了。

    我有些慍怒,轉過身黑著臉打開門,美嬌手里握著移動電話,用撒嬌的口氣一臉無奈的搶先道:“大法師先別發火,我也不想打攪你,這電話是老板打來的。”

    美嬌搶先道歉是有原因的,由于上次她冒冒失失的闖進來,導致我正在超度的一個嬰靈魂飛魄散,為此她特別的自責,當然,也養成了只要我說“不許任何人來打擾我”,她就明白我要開始進行陰陽師工作的好習慣。

    其實美嬌不知道的是,自從上次出了那個意外之后,再收服的臟東西,我基本上都送到雞鳴寺交給慧律師太超度,不過鑒于超度要消耗極大的精神力,從委托人那里收來的費用拿出一部分來捐香火錢肯定是免不了的。

    典當行的老板,也就是陳云芳居士,前面提過是我的半個恩人,因此我的氣兒消了一些,美嬌將聽筒湊到我的耳邊,老板的聲音傳了過來,客套了兩句之后,問話的中心點自然是圍繞著關于王女士女兒的事情。

    看得出來,老板和王女士的關系匪淺,因為她的話語中,對我有隱隱責怪的意味。而我也可以推斷出,她之所以會打這通電話,多半是王女士從典當行出去后立即給她打了電話的緣故。

    我剛才對王女士的態度不怎么熱情,那是因為我的性格使然,不過王女士多半理解成了我不愿意幫忙,她愛女心切,所以肯定是再次拜托老板幫著說情了。

    直到我再三允諾會盡力而為之后,老板才滿意的收住了話頭,最后還告訴了我一個號碼,說這是她一個晚輩的聯系方式,而她這個晚輩,現在是市里的警察,有什么內部資料需要了解的話,可以和她的這位晚輩聯系。

    打發掉老板后,我再次回到隔間的暗室,在桌子前坐定后,我發現自己的心境居然有些煩亂。我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心如止水了,可是為什么現在會有一種被危險環繞的感覺?難道是我的錯覺嗎?自從陰陽眼被師傅打開之后,任何臟東西,我應該都能看到的!

    凝婉悄無聲息地從戒指中幻化了出來,她站到我旁邊,擔憂道:“公子,我感覺到你的心緒很不穩定,這個王小姐的事情,聽起來似乎是很普通的意外,難道有什么強大的怨靈在作祟不成?”

    我搖頭道:“這件怪事現在掌握的情況太少,肯定說不清楚,我先試試把她喚上來問問。”

    凝婉知趣的退到一邊,我雙手捏出一個法訣,取出一張符咒在神臺前點著,豎起三柱招魂香,口中默念著王小柔的名字,一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

    ...

    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種情況,只有兩個可能,一個可能是王小柔的怨靈已經不在陽界或黃泉境,所以無法收到我的呼喚要求。另一個可能,就是因為某種原因她不能出現。

    第二個可能中的某種原因就說不準了,有可能是她目前并不信任我,所以不愿意出來對話,也有可能她被另一種力量束縛,失去了對自己魂魄的控制能力。

    當我意識到這種不算強制的召喚法不起作用后,我決定先派凝婉去金陵鎮鬼司使那里問問最近通過黃泉境進入冥界的怨靈中有沒有王小柔,別我在這里瞎使勁,她早就去閻羅王那報了道,那我就成傻X了。

    需要補充說明的是,冥界在廣義上也分為上中下三層,過了黃泉境就是上冥界,也就是通常認知里說的修羅地獄,閻羅王和萬千修羅惡鬼的地盤。至于中冥界,則是凝婉的故鄉,我雖然之前因緣際會去過一次,但至今也沒搞懂那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只知道中冥界超脫三界之外,是一個神秘的所在。

    至于下冥界,我只是聽凝婉提過而已,根據她的說法,即便是中冥界法力最強大的存在,也不會輕易的去下冥界,按照中冥界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記載,下冥界,是盤古開天辟地之后,用來拘禁混沌魔星的囚牢。

    凝婉是中冥界的一員,去上冥界,就如同鳥兒歸巢一般簡單,派她去是再合適不過,何況前些時日因為要對付幾個強大的怨靈,我和金陵鎮鬼司使還聯手合作過,因此雙方關系還算不錯。

    凝婉遲遲沒動,我抬起眼皮看了看她,她眼中滿是擔心,嘴角微動,卻又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在擔心什么,微笑道:“一會兒的時間而已,不會出什么事的。”

    凝婉猶豫道:“可是,可是金山老人交代給我的主要職責,是負責保護公子啊......”

    凝婉之所以會形影不離的陪在我身邊,全是因為我的師傅金山老人金懷南曾有恩于中冥界,是以作為中冥界四神祗之一的凝婉才會委身成為我的式神,這也使得我擁有了比其他普通陰陽師更大的靈力和更簡潔的捉妖馭魅之能。

    我站起身,將雙手放在凝婉的肩膀上(這個動作如果現在普通人看到,肯定不是嚇一跳就以為我是精神病,因為我此刻就像是在和空氣交談擁抱一般,的確,據我所知,目前除了我和我的師傅金山老人,別人是看不到凝婉的,甚至包括雞鳴寺的慧律師太),輕拍了她幾下才輕聲道:“沒事的,這件事既然陳居士拜托了我,我就一定要盡力查清楚,我師傅教我的,處在當世,有恩必報。”

    凝婉還想說些什么,我又加重語氣說道:“要不是陳居士,只怕我根本就遇不到師傅他老人家,那么現在也就是一只孤魂野鬼,所以,凝婉,算我拜托你幫忙......”

    在我和凝婉交談的時候,由于我們當時的注意力都在對方的身上,所以我們全然沒有注意到那只王女士送來的楠木盒子,已經悄然地發生了一些變化,以至于后來引出一系列的枝節且險些釀成大禍,當然,這些是我后來才知道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49273_9_250-m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作者 晨星LL
  「系統,積分能兌錢嗎?」

  「不能。」

  「幹,那...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