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紅杏怒踩柳香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紅杏不給柳正開口的機會,噼里啪啦的說了起來。

    “柳正一看,是呀,這里除了自己外確實沒有見到丞相大人,自己這來的確實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啊。”但是一看到那些越來越多的老百姓朝這里聚集時,柳正眉色一正,義正言辭的對著紅杏說了起來。

    “哼,就算你剛才沒有……那個那個命官,可是因為你的行為,讓大燕這一天少收入了多少稅銀,那些人不干活都來看你,這,不是你的罪過,又是誰的罪過!”

    “腿長到他們身上,眼睛民女也沒有把它們扣下來黏在這里,到是大人你,又是怎么出現在這里的?”

    “哼,本官當然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前來捉拿你!以此來維持皇城的治安與秩序。”

    “維持皇城的治安與秩序?”紅杏突然一撇嘴,雙手抱胸狠狠的鄙視了那柳正一眼后,語帶輕蔑的說道:“既然你說你要維持皇城的治安與秩序,那我問你,昨天晚間城南的李家,丟了五十兩金子,城西的吳員外家里來了小偷,蘭桂坊的姑娘被一個采花賊給強了,民女怎么沒有看到提督大人去處理?怎么沒有去把那些作奸犯科的壞人給抓住?怎么還在這里有閑心管別人是否爬墻?大人,這就是你所說的維持皇城的治安與秩序嗎?”

    “呃呃?城南的李家?城西的吳員外家?蘭桂坊的姑娘?”柳正被杏兒噎的是一愣一愣的,臉上竟然隨著紅杏的話語一紅一黑的,好不熱鬧。

    司馬晗聞言,看著已經靠攏過來的幾個好友,眉頭一挑,道:“城南的李家你們聽說過嗎?”慕容搖頭,身為鏢局少當家的他,對于皇城恐怕比那些衙門的人還有清楚。“沒有,從來就沒聽說城南有姓李的。”

    眾人一聽,看著仍然一臉義正言辭的紅杏,不禁眼皮連跳,嘴角連連抽搐。

    不得了,竟然糊弄朝廷命官!“那......那蘭桂坊的姑娘,允兒,你可知道這蘭桂坊昨日真的發生了采花賊作案?”卓木青嘴角連連抽搐,眼中帶著一抹希翼的眼神,看向了蕭允兒。

    “蘭桂坊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采花賊。”蕭允兒撫著自己的胸口,看著幾個眼露不信的好友,舌頭有些僵硬的繼續說道:“因為,蘭桂坊是個酒作坊。”

    噗!幾人身子一歪,各自扶住了對方的肩膀,身子開始不停的抖動起來。幾人心有靈犀的看了看那被紅杏唬得一愣一愣的劉正,他們好想找塊豆腐拍死這個九門提督,然后再集體暈死過去。

    只剩下滿臉黑沉仿佛滴得下墨汁的納蘭,狠狠的瞪著那跨坐在墻頭的女子。眼中的火星子,早已噼里啪啦的四射飛濺。該死的!真的是膽大包天!

    就在這時,突然,只見一頂名貴的楠木轎子,從遠處而來。那轎子剛剛停穩了,還不等轎夫落轎,一道晴天霹靂,陡然炸響在兩府的后院上方。

    “孽障!我洛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還不給我下來,親自給丞相大人去賠禮道歉!”

    洛天,洛家老爺子,滿臉怒氣,手指顫抖著,指著高墻上,已經呆了的紅杏,大喝出聲。

    爹?!不是要四個時辰后才回來嗎?怎么現在就回來了?該死的夏兒,怎么搞得!這些完了完了!紅杏看著那怒氣沖沖而來的老爹,恨不得立刻找個旮旯躲起來。

    可是,紅杏今天出門肯定是沒看日子,就在老家老爺子話語剛剛落下的瞬間,另外一道聲音跟著出現。

    “哎呦……我這是造了哪門子的虐喲,我的小祖宗,你是要氣死我嗎?啊?!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把小姐給我弄下來?!”

    洛家老夫人,紅杏的娘,劉氏,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雖然眼睛里面沒有多少淚花兒,可是那眼底深處,卻是明顯的擔心與害怕。生怕自己的寶貝女兒,一個不小心就從那兩丈高的墻上掉下來。

    啊?!!!老娘?不是在護國寺進香,還有再念幾個小時的經嗎?這個該死的春兒,怎么打聽的呀!紅杏幾乎已經趴在了墻頭上不敢抬頭。

    “小妹!你……你怎么這么胡鬧啊!!!”杏兒一聽,整個人徹底的趴在了墻頭上,愣是一動不動,裝死去了。因為最疼愛她的幾個哥哥也來了。真是出門沒看黃歷,倒霉透頂了。

    納蘭月原本扭頭,想要離去,因為洛天的一聲大喝,又停了下來。心中不禁好奇,他到時想要看看,能夠交出這么一個奇葩的女兒,到底是什么樣的能人異士。

    畢竟是受皇家丹書鐵劵庇佑,況且又是自家鄰居,而且也是自己的的長輩,納蘭不好再躲著,只得從假山后面走了出來。

    “洛伯伯,您來了。令千金她……”

    “小民參見丞相大人,小女不知天高地厚,言行魯莽驚擾了大人的靜修,小民有罪。”洛天對著納蘭一鞠躬,立刻雙膝著地,對著納蘭月就拜了下去。

    紅杏此時已經被自己的兩位哥哥,從墻頭拎了下來,原本一直低頭的她,當看到自己的父親突然給納蘭跪下時,紅杏的心,突然一滯,怎么會這樣?為何老爹要跪拜這個只比自己大三歲的納蘭?!

    “老爹!你起來!為什么要給他下跪?!”紅杏看著自己親愛的老爹跪在納蘭的面前,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憤怒,猛地沖破了自己的哥哥的控制,沖到了洛天的面前,彎腰就要拉起自己的老爹。

    老爹給別人下跪,她無法忍受,無法親眼所見,無法控制內心的震驚于憤怒!

    “孽障!大人是官,我們是民,今日你驚擾丞相大駕,不止我要跪下,你也要跪下!難道你希望提督大人上報朝廷嗎?!”

    洛天看著自己那單純又天真的女兒,雙眼氣的血紅,可是那血紅只下確實濃濃的擔心與憂慮。

    納蘭一看,心頭微微一凜,連忙上前一步攙扶起洛天,“洛伯伯,您折煞小侄了,洛府,曾經為了大燕所做的事情,家父經常提起,小侄尚需一月,才能走馬上任,洛伯伯快快請起!”

    洛天一聽,也就順勢站了起來。可是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嬌喝響起,“哼!子不教父之過!堂堂洛家千金,竟然兩度爬墻,簡直就是我大燕皇朝所有女子的失德的典范,而且為了達到目的,竟然派人給那些乞丐金銀,為自己做宣傳,導致今日,表哥尚未走馬上任,就已經成為了天下笑柄,豈是你跪一下就可以了事的!?”

    “那你想要怎么樣?難道還要我們洛家都跪下嗎?”紅杏看著滿臉狠戾,不依不饒的柳香云,沖口說道。

    “哼!我想怎么樣?這話該我們問你吧?洛紅杏,你到底想要怎么樣?三年前,如果不是你,表哥也不會一走就是三年不見人影,這次好不容易回來,你又做出如此失德敗行的事情,難道就只跪一下就了事的嗎?”

    “哼,今日我要讓你當著全城百姓的面子,告訴大家,是你洛紅杏一腔情愿,糾纏著表哥,你要還表哥一個清白。

    否則,以表哥如今的身份,就算真的讓劉正抓了你的家人,恐怕也不為過。

    因為他們教子無方,擾亂京城治安在先,詆毀當今丞相在后,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呢?”

    “哼!那又怎么樣!就算是真的,也輪不到你來說!”紅杏氣急,猛地上前,一步踏過。我踩死你!

    “啊——我的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59307_80_804-m
極品農妃
作者 leidewen
  現代文學女博士,成了鐵匠村的小少爺?   我是女的!   爺爺:小聲點,先當著,以後再...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