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燕元年,天下大定,大燕第二位皇帝,東方隨云大赦天下。江南錦織坊洛家,因為在太祖皇帝期間,無償為朝廷在戰爭當中捐獻四季衣裳,布匹,所以在天下初定之時,被封為天下第一繡房。

    更因為在寒冬臘月,洛家為太祖皇帝縫制的棉衣,挨過寒冬,所以,太祖駕崩時,賜洛家丹書鐵卷,可保洛家子孫后世無憂。

    雖然太祖皇帝想要御賜逍遙王爵位,可是,洛家接受了丹書鐵卷,但是王爵卻沒有接受,而是依然作為普通的商家為大燕皇朝每年貢獻了無數的稅銀,滋潤著大燕的國庫。

    而在同一時間獲得如此殊榮的還有另外一家,那就是洛家隔壁的納蘭府。

    但是,天下人不懂的是,納蘭家族為世代寶石玉器為根本,但是卻不知為何也一樣受到了封賞。

    而且,因為納蘭家不僅經商為全國首富,更加有二子在朝廷當官。

    其中大兒子,納蘭旭為兵部侍郎,二子納蘭輕,為戶部侍郎,只有三子納蘭月年方八歲,但是天資聰穎,三歲時就可熟讀四書五經,五歲時,就能出口成章,八歲時,江南第一學府,太極院,連跳三級,成績比之自己的兩位兄長,更加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早有人預言,三子納蘭月將來的成就,恐怕要遠超自己的兩位兄長,封侯拜相,也是遲早之事。

    因為同時受到封賞,因此秉著好事成雙的好兆頭,太祖皇帝便連下兩道圣旨,在京城各賜了兩棟豪華精美的宅子,似乎是當年被大燕所征服的原云國逍遙王與自在王的府邸。

    不巧的是,這兩座府邸緊鄰相接,兩家之間只隔著一道高高圍墻。而洛家則是紅杏遍地,納蘭家卻是翠竹環繞。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啊?快點出來啊”

    元年初春,三月桃花剛剛謝了,粉白的杏花立刻開滿了枝頭。而在那漫天杏花飄落,美輪美奐的洛府后院,一個五歲大點兒的小女孩兒,悄悄的爬上了一顆百年老杏樹上。

    只見那小女娃,眼睛如璀璨透明的黑寶石,咕嚕嚕的轉動著,小巧挺翹的小鼻頭,高高嘟起得粉嫩嫩的小嘴兒兩邊兒,是那人見人愛的嬰兒肥。

    只是那烏溜溜的大眼睛里,透出了一種詭異與痞氣。這個小女孩兒不是別人,正是洛府唯一的掌上明珠,小杏兒。

    而她不是別人,正是在地府里逃過孟婆湯的那個白衣女子,洛紅杏,碰巧她投胎后,這一家也姓洛,她的名字這一世也叫洛紅杏。

    不一刻,只見對面的翠竹林里,突然出現了一道雪白的身影。小女孩兒一看立刻來了精神,小身子一弓,一雙大眼睛,立刻瞪得溜圓兒,就像一頭蓄勢待發的小老虎兒,準備隨時捕食自己的獵物一般,露出了滲人的綠光。

    當看到那一片雪白終于出現時,小女孩兒,突然滋溜溜,就像鼴鼠一樣,從樹上滑了下來。

    朝著那大杏樹的旁邊大約有五米的地面,開始撅著小肥屁股,就挖了起來。

    不一會兒,小小的身子,只露出了粉紅的小屁股,在那里一動一動的,和著那動作,一塊不大的小木板兒,終于被狠狠的甩到了一邊兒去。

    小女孩兒,看著眼皮子下面那一個可以鉆入的小洞口,小嘴兒一咧,樂了。

    長時間勞動,額頭上浸滿了汗珠兒,倆小手交叉的一抹,汗水是掉了,可是臉上額頭上,卻留下了兩條黑黑的泥巴印子。

    “大哥哥,我來了!”漏風的小嘴兒輕輕一動,小小的身子立即朝著那洞口鉆了過去。

    而那雪白的身影,是一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兒。雖然只有八歲,可是卻也長得目如朗星,鼻若懸膽,一雙劍眉下薄薄的嘴唇,正在輕輕的蠕動著,似乎在背著什么似得。

    “孔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一邊搖著頭,小男孩兒一邊閉著眼睛,似乎正在享受著眼前的寧靜,以及學習的樂趣似得,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大哥哥,孔子明明說的是,學而偶習之,不能說乎,有朋自遠方來,趁機樂也,人不知,我知,不亦君子乎。”

    帶著一絲奶氣,還有一點漏風,甜脆綿軟的聲音,突然傳入正專心致志念書的小男孩兒的耳中,嚇得小男孩兒一個激靈,猛地睜開了雙眼。

    “你……你是什么人?你……你從哪里出來的?”小男兒瞪大著雙眼,看著眼前泥人兒似得小娃娃,一愣過后,眼里突然露出了笑意。

    “大哥哥,你為什么要這么問,是不是覺得我好可愛?還是想要打聽清楚了,去我家提親?我告訴你,不用那么麻煩了,我就是你家隔壁的杏兒,我叫洛紅杏,今年五歲,我的生辰八字,我老爹說了,是本命金,將來你娶了我,一定會發大財的!”小女孩兒看著眼睛越瞪越大的小男孩兒,開始自吹自擂起來。

    “哼!想要勾引表哥,做夢去吧!”一身青衣的小女孩兒,突然出現在二人的身后,小杏兒突然眼尖的發現,當那小女孩兒,出口的瞬間,小男孩兒似乎渾身一抖,眼里閃過一道救命的眼神來。

    小杏兒一看,雙眼滴溜溜一轉,計上心來,倆小胖腿兒蹭蹭蹭,幾步來到了小男孩兒的正前方。

    “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讓她死心!”小小的聲音,響起,小男孩兒一愣,“什么?”

    本能的一低頭,小女孩兒,眼里快速閃過一道詭異的笑容,啪!肉呼呼的小手兒,一把抓住了小男孩兒的衣襟,不帶小男孩兒回神兒,吧唧!沾著濕漉漉口水的嘴巴,已經印上了小男孩兒的嘴唇上。

    小胖手兒豎起中指,朝著那滿臉吃驚的小女孩兒一指,極度囂張的說道:“他已經是我的人了,以后‘你’給我離遠點!”

    “你敢親表哥,我跟你拼了!”后來的青衣小女孩兒一愣神兒過后,急了。

    春風沙沙作響,翠竹林內,群竹歌唱,小男孩兒手摸著被親的地方,隨手一擦,一大片口水滋溜溜的淌了一手的他,渾身一個狠狠的冷戰過后,“可惜,我是火命,金子遇到我,只能化為灰燼。”小男孩兒,嘴角狠狠一抽,看著滿臉泥巴的杏兒一眼后,轉身,拿著書逃去。

    時光如梭,眨眼六年又過。小杏兒十一歲了,當初的那個小男孩兒,也就是納蘭家的三公子,納蘭月,則十四歲了。

    這一年,是納蘭月時隔三年第一次從學府回家省親的日子。作為鄰居,納蘭家設宴,洛家大老爺洛天帶著大兒子和夫人前去赴宴。原本要帶著杏兒一起去,可是卻說要學女紅,洛家夫婦一聽,大喜,準了。

    可是實際上,小杏兒得到消息,說,納蘭月會跟他的小表妹青青到后院一起賞月,

    是夜,紅杏帶著從小跟在自己身邊的四個小丫鬟,春夏秋冬,則早早的跑到了杏花樹下,準備好了所有的物件。不過這次不是挖洞,而是……爬墻!

    那一夜,全城有三分之一的百姓知道,洛家的千金喜歡上了納蘭府的三公子。

    那一夜,全城有三分之一的百姓也都知道了,因為洛家的千金,導致納蘭月的表妹,氣的離開納蘭府回老家一去不回。

    那一夜,全城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出現在了兩府的外面,看的津津有味兒。

    那一夜,之后,納蘭月一連三年沒有再回江南的老家,直到三年后,納蘭月代替大燕出使三國金牌夫子交流大會后,為大燕贏得了無上的榮耀。

    作為太子太傅,被東方隨云封為當朝最年輕的丞相,官拜一品之后,才又回到了闊別多年的故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25784_80_803-m
我家娘子已黑化
作者 團子123
  天官賜福的周言詞上輩子在精神病院待夠了,這輩子,只想放飛自我。
  誰攔,懟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