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二節 說客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殤陽關,這個曾經的天下第一關,不管歲月如何變遷,依然傲視雍州大地的雄偉關隘。在亂世過去數十年后,其扼守雍州門戶的功用已基本不復存在了。安定了這么些年,過往的旅人只把它當作雍州與青州的分界線,趕路的目標。“不在殤陽關閉關前趕到咱們今晚就要露宿荒野了。”商隊的領頭人經常對下屬如是說。而鎮守殤陽關的兵士也只把它看作一道征收賦稅的關卡。只有茶館里的說書人還在利用當年殤陽關大戰的故事來混飯吃,讓人回想起它曾經的光榮。不過好象最近說書人也不太說了,人們都嫌故事太老,太舊了。 

    殤陽關內,以前的兵家重地,現在以儼然是一個城市了,五行八作,無所不有。熙熙攘攘的熱鬧集市就位于當年贏公之武大軍的駐扎地上。各色人等,川流不息。 

    城中最有名的酒樓天香樓門口,專職迎客的小二正苦著臉迎接一群貌似不善的客人們。 

    “眾位…眾位大爺,請…請進。本店有…有陳年好酒,上好菜肴”傻子都看得出這群人不是來吃飯的,可是話還是不得不說。 

    “走開,不要攔路。” 

    “是…是…是…”小二早已雙腿發軟,慌忙讓開。 

    “篤…篤…篤。”敲門聲傳入天香樓二樓一間雅座內。 

    “請進。”溫和的聲音自內傳出,聽聲辯人,正是那在殤陽關前感嘆世事的公子。 

    “贏公子安好。”邁步進來的是一位年過六旬的老年文士,發色班駁,五縷長須配上白色文士衫,飄飄有出塵之態。 

    “謝先生來了啊。”贏公子嘴角扯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苦笑,淡淡的說。“請坐,童兒,你剛才不是說這里的九味蛋花羹很好喝嗎。去街上買來。我想喝了。” 

    “是,公子。”書童躬身離去。同時心里在歡呼,太好了,可以去街上玩了。 

    “公子是否已做出決定。”謝先生與贏公子對坐,沉聲問道。 

    “去蕪早已做出決定,謝先生非是不知,何須多問。”贏公子把玩著手中如玉般溫潤光滑的酒杯,輕聲回答道。 

    “公子,您是贏氏后人,是贏之武公爺的子孫,現在秦國復國需要您,您怎么能不管呢。” 

    “謝先生,去蕪早已說過,贏這個姓對去蕪來說毫無意義,說去蕪是贏氏子孫也好,不是也好,去蕪都無所謂。去蕪也不會隨謝先生去的,煩勞謝先生以后勿要再問去蕪這個問題。”贏公子依舊是那淡淡溫和的語調。不溫不火,仿佛一切都與他無關。 

    “公子怎能這樣說。”深吸一口氣,謝先生強自壓下心中的不滿。“公子是贏氏后人,這一點不可否認。即是贏氏后人,公子自然要負起重任。看。”謝先生離坐而起,步至窗前,猛地推開窗戶。“公子請看,殤陽關,百年前,之武公爺率五千雷騎突破此關,直搗帝都城,后六國聯軍共圍老公爺,卻被老公爺率雷騎破陣而出,離國赫赫戰功,這殤陽關見識大半,當此之地,公子如何能淡然處之,不為離國基業計啊。”頓了一頓,繼續說道:“現今皇帝平庸,天下武備松弛,就連這殤陽關都成為市集之地,公子為何不隨謝某而去,與離國子孫共同重建這不世功業呢。” 

    “先生要求去蕪來殤陽關,其中意義去蕪早已知曉,只是真正立于此地,萬千感受不免涌上心頭啊…” 

    “那么說,公子是答應謝某咯。”謝先生大喜道。 

    “先生誤會去蕪之意了,去蕪無意爭霸。”贏去蕪再次露出苦笑。“但是先生可否有興趣聽去蕪心中所想呢。” 

    謝先生的臉瞬間冰封:“公子既然執意如此,謝某不敢聽公子大論,只好告辭了。”轉身便要向門口走去。 

    “先生是否要去帝都呢。” 

    “是,是去見傷公子。” 

    “先生,去蕪有一個疑問,可否告之。” 

    “公子是否想問,為何謝某不去找同為贏氏后人且掌握兵權之無傷公子,而要找您,一介書生的去蕪公子。” 

    “是的。” 

    “公子還記得六年前,書院風雪縱談夜嗎。”謝先生亦露出一絲苦笑。 

    “記得。我與先生煮酒相對,縱論天下,實乃人生一大快事也。” 

    “那公子又是否知曉,那一夜之后,謝某便將公子視為明主,立意輔佐呢。” 

    “先生,這是為何,六年前,去蕪年不滿二十,先生為何……” 

    “請公子讓謝某把話說完。”謝先生語氣中帶有不尋常的平靜。“謝某先祖乃是之武公爺身邊第一謀士謝弘,公爺以國士待我先祖,我先祖自然也全力回報公爺,所以我謝門世代,以光復離國,回報公爺為第一要務,謝某亦是如此。自少而老,無一日不是為此事奔波。那日于書院見得公子,也是謝某精心設計。至于為何認定公子,自然也是那一夜長談之功。公子知道謝某先祖謝玄是如何評價之武公爺的嗎。” 

    “如何。”贏去蕪本來波瀾不驚的臉上也出現一絲期待。 

    “霸道有余,王道不足。”謝先生平靜的吐出這八個字。“之武公爺雖成于霸道,但亦毀于霸道啊。現在的無傷公子亦是用霸道,而非王道。更和況無傷公子再如何霸氣也比不上無翳公爺。而那夜長談,謝某看到了公子身上王道之氣。要想重復離國,非公子不能啊。”謝先生輕輕的閉上雙眼,不再說下去。 

    贏去蕪了解謝先生的意思,亦垂下眼簾。這位可敬的老人,一生未曾停息,只為先祖一個承諾,而他的希望,卻一次次的拒絕于他。 

    “先生。”贏去蕪輕聲喚道。“先生既然如此說,去蕪也將心中所想盡數告之先生。不錯,去蕪卻有已胸中之學爭霸天下之意,但是,那是年少輕狂啊,認為無事不可為之。我曾一次次的想,我為何不生于亂世,以我之能開創一片屬于自己的國土,建立千古流名的不世功業。但是,現在不是亂世,去蕪亦不敢為一己之私而攪至天下不安。今日殤陽關前,去蕪更是領悟出一個道理。天下分分和和,有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循環往復,生生不息。亂世甫定,便如寒冬剛過,大地回春,方有一線生機,要是再再有一個寒東,勢必生機全無,大地一片荒涼,再無復員之力了。做這種荒涼大地的主宰,先生認為是不世功業否。其實,什么血統、什么先祖,什么不世功業。比之人類之薪火相傳,生生不息,又算得了什么。先生,請聽去蕪一言,現在生機正旺,勿要為一己之私而切斷這種生機呀。去蕪話止于此,先生好自為之。” 

    “公子,蛋花羹買回來了。” 

    “不喝了,我們走吧。” 

    “走,去那里啊。干嗎這么快就走。” 

    “去揚洲,你不是想買東西送給阿蘭嗎。” 

    “公子,你……”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89048 80 806 m
毒步天下:特工神醫小獸妃
作者 穆丹楓
  (正文已完結)她是王牌特工,醫毒雙絕, 蘿莉的外表,邪惡的性子,外貌天真甜美,動手毫不猶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