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智斗馬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

    石錚醒來時,同伴們尚處于昏迷狀態。他聽到一陣淅淅瀝瀝的流水聲,感覺上方舟似乎在緩緩移動。沒多久衛青也醒了,一睜眼就問:“石哥,我們沒死吧?”石錚微笑道:“大概吧。”衛青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高興了。“真的沒死,我們成功了。哈!”他在小組中雖然年紀最小,卻對這次奇妙的旅行最為熱衷。

    其余組員陸續恢復了神智,個個安然無恙。衛青打開艙壁上的圓形觀察鏡,發現置身其中的方舟竟然在一條溪水中漂流。

    陸少陽長噓了口氣,道:“看來我們真的成功了。”衛青忙問:“噢,你怎么知道我們真回到古代了?”任安平笑道:“除了古代,哪里還能找到這樣的陽光和天空,看來指揮部為我們準備的防化服用不上啦。”

    衛青摸摸腦殼,也大聲笑了起來:“我怎么就沒想到?”陸少陽眉頭微皺,沉聲道:“還是慎重點好。”他性格持重,年紀也最長,再加上又是組長。自然是小組核心。

    溪水不算很寬,石錚打開艙門后跳到岸上,和衛青一人一頭拉起一根纜繩,把方舟拽到了岸邊擱淺下來。

    五人下船后,細細察看周遭地形。原來是置身在一個范圍極廣的峽谷一側,四周群山環抱,植被樹木很是茂密,飛禽走獸亦多。

    秦長風生性沉默,此刻卻忽然嘆道:“這樣的地方才是人住的嘛。”

    自從核戰爆發,每個人都是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耳濡目染中盡是血淋淋的毀滅和死亡,和對國家民族的擔憂、對個人生存的擔憂。每天都生存在地下工事或者防化制服的底下。猛地來到這樣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可以肆意消耗溫和的陽光和純凈到令人癲狂的空氣,頓感胸懷暢快到無以復加。

    石錚從裝備箱里取出一桿自動步槍,對陸少陽道:“少陽,我去打點野味來。”

    衛青生性好動,一聽打獵就來了勁,忙道:“我也要去,咱們比比槍法看。”

    石錚沒好氣道:“你也去,老陸他們怎么辦?你還是在這兒負責警戒吧。”

    衛青很是失望,可是沒奈何,只得自言自語地嘀嘀咕咕。這個十二歲就攻破美國中央情報局網絡的天才兒童對石錚一直十分尊重。早在方舟小組初創時期,就對組員間的團隊精神特別重視,經常安排他們共同生活、一起組織團隊訓練,所以彼此非常熟悉,關系也很融洽。其中衛青與特種部隊出身的石錚尤其交好。

    任安平對石錚呵呵笑道:“你就帶他去吧,我們三個老家伙可也不是省油的燈。不然這小猴子不曉得要嘮叨到什么時候了。”

    石錚心知方舟組員個個都接受過特殊軍訓,一般情況下都能應付自如。見衛青實在想去,任安平一說,就不再堅持了。衛青大喜,抄起一桿阻擊步槍緊跟上去,也不管打獵是不是需要阻擊槍。

    順便介紹一下“方舟”中的裝備:

    核心裝備:一臺擁有超級容量硬盤的計算機,囊括了幾乎全部二十一世紀科技文化資料。

    輔助裝備:一整套特種戰士單兵裝備,各型長短槍支五把,幾百發子彈,二十公斤純金。

    二

    石錚彈無虛發,一會就打了一只野兔兩只野雞,還有一只獐子。便想回去了。

    衛青大聲抗議道:“不成不成,你出槍太快,跟著你算我倒霉,一只都沒撈到。怎么說也讓我打一個回去吧。”石錚也有點興起,眼看時間還早,索性往密林深處走去,兩人在林中越行越遠。

    轉過一座長滿花草的小丘,迎面豁然開朗,一片占地廣大的平原出現在眼前。遠遠望去,竟然發現了一個村落。在兩公里開外,房屋田舍依稀可見。

    衛青十分興奮,舉起槍用瞄準鏡觀察,笑道:“終于有人煙啦。”

    石錚正要詢問他情況,衛青臉色已經變了。一張白凈的小臉漲得血紅,連聲怒罵道:“狗日的畜牲,混蛋臭蛋!”石錚連忙接過瞄準鏡觀察。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無數騎著馬的彪形大漢,揮舞著馬刀,在村中各處橫沖直撞,見人就砍,十幾處房屋都開始冒出滾滾濃煙,這個村子顯然正在遭受一場屠殺。

    這種場景石錚從前只在古裝戲中見過,幾秒鐘的震驚過后,他冷靜了下來,開始用特種戰士的眼光來審視面前發生的一切。

    粗略估計,這批馬賊數目在百十人上下,武器主要是馬刀、弓箭之類的冷兵器。只可惜他們是出來打獵,身上攜帶的彈藥不足,兩人的子彈加起來也只有二十幾發。不過這對一名特種戰士來說,問題不大。他已在短時間內下了決心營救這些村民,心念電轉,便有了全盤計劃。

    三

    兩人迅速前行,石錚安排衛青趴在距離村口約六七百米的一處高地的凹陷處,那個位置視野開闊,也利于隱蔽。隨后弓著身子,利用地勢潛行到離村口百米附近,那里有兩名正在來回巡邏的馬賊,應該是負責警戒的哨兵。

    石錚在草地上趴了一會,瞄準兩個馬賊視線轉移的空隙,猛地拔起身形,反身往回跑。幾秒鐘后兩人驚覺,立刻縱馬追來。

    石錚早已察看好地勢,一溜煙奔出幾十米,鉆進一片半人多高的長草,兩名馬賊不知是計,以為他只是個普通村民,肆無忌憚的驅馬入了草叢。石錚早已拔除褲管內隨身攜帶的匕首,兩個糊涂馬賊哼也沒哼一聲就做了刀下亡魂。

    石錚在草叢中扒下其中一人的外衣和頭套,給自己穿上。提起馬刀,背上箭袋,隨手抓了一把泥抹在臉上,跨鞍上馬時,已打扮成了一個新鮮出爐的“馬賊”。

    這時一批村口附近的馬賊發現這邊情況有異,結隊奔來,有十來個人。望見草叢中的石錚,用濃重的川腔向他大聲詢問。

    石錚把上身蜷縮在馬背上,搖搖晃晃,象是受了傷。卻縱馬向他們疾奔,反手指著那片長草叢哇哇怪叫。

    馬賊們的注意力一時間都被吸引到了那片立著匹孤馬的草叢上,不知那里發生了什么變故,各自凝神戒備,向草叢左右包抄過去。不覺石錚已從馬隊之間的空隙中擦肩而過。

    石錚緊握戰機,越過眾賊后,立刻策馬回身,在他們背后連放冷箭。他放箭的順序是由后及前,馬賊們的注意力大多放在了正前方,石錚放箭的速度又準又快,等到沖在前面的馬賊聽到身后陸續傳出的慘叫,回頭看時,已有六七名同伴翻身落馬了。石錚夾緊馬腹,趁著敵人短暫的驚愕空隙,在快馬上又連射幾箭,那幾名驚覺的馬賊剛拔出長箭,便應聲落馬了。

    馬賊的大隊終于被驚動了,人馬陸續向村口集中,足有八九十人,為首的馬賊一聲吶喊,轟轟隆隆地列隊向石錚沖來,聲勢頗為可觀。

    石錚此時已退出千米開外,向衛青埋伏的高地上一揮手,衛青的槍口頓時噴出火舌。2000米射程的阻擊步槍第一槍就結果了馬賊首領。

    頭領一落馬,馬隊頓時亂了。石錚的全自動步槍也適時響起,接連七發點射撂倒了領頭的幾匹馬。他專撿跑得最快的馬打,這種射人先射馬的策略效果很理想,突前的馬隊人仰馬翻,一些馬賊收不住勢,撞上前面倒下的人馬,亂成了一鍋粥。

    這時候馬賊的后隊卻又亂了,原來是突然遭到了來自后背的弓箭襲擊。石錚在高地上隱約看見后面發生了騷亂,心中很是奇怪。

    就在他納悶時,馬賊們終于崩潰了。不知誰發了一聲喊,片刻間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了。這群馬賊原本是蜀南一支訓練有素的悍匪,可是接二連三遭遇這樣莫名其妙的奇襲,加上首領被刺,早已成了驚弓之鳥,似乎前后左右都是敵人的蹤影。最要命的是只看見了石錚一人,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敵人藏在哪里。兩三分鐘的工夫,馬賊們就跑得一個都不剩了。

    四

    馬賊們剛散,村口就冒出來十幾條漢子,為首的是兩名背著弓箭的青年,這些人一口氣跑到石錚身前,撲地就拜,口中大叫“恩公”,石錚趕緊扶他們起來。

    這兩人年紀都在二十歲上下,皮膚黝黑,身形瘦削但非常結實。交談之下才知道兩人是村長的一對孿生兄弟,老大名叫石龍,老二叫石虎。這個村子是位于四川南部山區的一個村落,名字叫石莊。石家兄弟是村里最好的獵手。馬賊進村的時候他們帶著十幾個獵手躲進了地窖中,想要尋機報復。可是馬賊人數實在太多,一直找不到機會下手。之后察覺情況有變,估計馬賊們遇上了強敵,這才現身襲擊馬賊后隊的。

    和他們交談時,石錚獲得了一條重要信息。此時此刻他們已處身在了中國歷史上的清朝末年。準確地說,這一年是光緒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906年。石錚早已注意到他們的服飾和頭頂盤著的大辮子,也不覺奇怪。

    不知何時,石莊的男女老幼們都圍了過來,嘩啦啦跪倒了一大片,弄得石錚手忙腳亂,不知該先拉哪一個起來。衛青卻坦然受之,高興得很。

    亂了一陣,石錚記起自己只是出來打獵的,其余三人都還在溪水邊等著,需要馬上趕回去報平安,于是和衛青兩人匆匆上馬,趕回營地。

    石錚匯報完情況后,方舟小組召開了來到這個時空后的第一次會議。大家一致認為,目前最急迫的問題是找一個落腳的地方,最好能獲得一個合理的身份。

    任安平提出,石錚一舉擊潰了馬賊團伙,石莊的村民們必定對石衛兩人感恩戴德,群眾基礎相當好。建議索性就以石莊作為目前的據點。這個提議很快就通過了。

    會后幾個人找到個隱蔽的山洞,先把方舟藏了起來。石錚回村向石家兄弟借了幾套衣服給各人換上,唯一的問題是五個人都沒有大辮子,好在地處偏僻,也不是很要緊。每人頭上包上團布條,這樣進村的時候不會太扎眼。

    山居民風純樸,村民們聽說石錚等人要在村里落戶,紛紛奔走相告。由于感激石錚恩德,各家都派出男丁為他們蓋房,貢獻了許多飲食器具。

    這樣一來,五個人在來到這個全新時空的第一天,就成了石莊的村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70038 5 224 m
大宋的智慧
作者 孑與2
  云崢打開了一扇門,就再也沒有回頭路,生活,就是這個樣子,開了弓就沒有回頭箭,想回頭已是百年...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