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章 冤家路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楚鳳鳴,這兒。”還沒到醉香樓就聽到了楊亞茹的喊叫聲,不得不說,她身上有那么多肉是有理由的,對吃得上緊啊。已經用醉香樓新出的小點心墊肚子的楊亞茹在二樓臨窗而坐,一看到楚鳳鳴就熱情的揮舞了下拿著點心的右手,一時間點心屑紛紛揚揚間飄出了一定距離。反手將咬了一半的玫瑰酥扔進嘴里,又喝了口茶順了順喉,楊亞茹滿足的嘆了口氣,請人吃飯卻要自己等的也就楚鳳鳴了,如若是其他人,她早就招呼上菜了,哪會委屈自己用點心,不過你還別說,醉香樓的新點心不錯,一會兒回去給爹爹捎上些,省得他老說自己不務正業。

    打賞給躬身迎著自己直到二樓的小二姐一角碎銀子,楚鳳鳴一抬衣襟在楊亞茹對面坐了下來,掃視了眼幾乎空了的三個空盤子揚了揚眉:“怎么著,今天就請我吃這塊碎掉的綠豆糕?”盤子里可不就剩最后一塊綠豆糕,估計是誰捏碎了,綠油油的樣子很是影響食欲。

    “哪能啊,咱們有好吃的,我給你說,醉香樓就是會掙錢,這才幾天啊又出新菜色了……”小二姐極有眼色的將桌上的盤子收下去,楊亞茹伸手倒了一杯涼茶給楚鳳鳴推過去,一說到吃,更是見眉不見眼的笑的開心。

    “這天頂著這么多油吃飯你也不嫌熱?”看她不時抹一把汗的樣子楚鳳鳴都替她熱,本就不餓的人現在更是沒有胃口,看著別人吃得高興她更不開心,所以埋汰楊亞茹是必須的。

    “妹妹,姐跟你說了多少遍,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做人不要太認真,”楊亞茹往嘴里灌了一杯水,又拿半濕的手絹擦了把汗,往楚鳳鳴那兒瞥了一眼繼續道:“再說我可不是你,外表風浪內心忠誠,還想著柳家公子呢?要我說你累不累啊,誰扒開你心里看看你心里忠誠不忠誠啊,現在就是要出頭,你沒聽見京城四小姐,江南幾才子啥的啊,也就傳過來幾首詩,連人長什么樣都不知道,咱這兒的大家公子聽了不也芳心亂動么?他們為什么能那么紅?無他,燒包耳。”楊亞茹搖頭晃腦越說越興奮,不知道的真會以為這個不上進的家伙看破一切,超脫世俗呢。

    燒包?楚鳳鳴幾乎被口中的茶水嗆住,她該稱贊下對面的楊二說話很有新意么?狹長的眸子一動,她還真不信她皮厚到言語無忌:“哼,你倒是看得開,不過是安于現狀,不敢求變罷了。”

    “楚鳳鳴你胡說什么,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懶得動,”楚鳳鳴的話明顯觸到楊亞茹的痛腳了,此時的她滿面通紅,眼中有狼狽有惱怒也有隱忍,她為什么獨獨和楚鳳鳴成了朋友,不就是兩人是一個類型的人么,她不想失去這個朋友:“再說你也不是一樣嗎?”這一句明顯弱上很多,即使到現在楚鳳鳴仍然是她看重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就不該像刺猬一般互相傷害,她是無用,卻也沒有到刺傷朋友尋求安慰的地步。

    “切,你這身也動的了啊,”楚鳳鳴笑了開來,心中一刺的同時有暖意蔓延,不得不說眼前這個家伙除了一身肥肉礙眼些,對待朋友沒說的,“好了,是我錯了,咱們倆可不是一樣嗎。”

    “你這人真掃興,好端端的飯也吃不好,你誠心的吧。”拿手絹胡亂擦了把鼻子,楊亞茹鼻子狠狠吸了下小二姐剛送上來的飯菜,順便將滿心的抑郁吸了回去。

    “我這不是為你好嗎,人家說生氣能讓人減肥,咱們試試,你剛才說那些四小姐才子之類的都是小意思,只要咱愿意,肯定也能揚名立萬一呼百應的,”楚鳳鳴給她夾了幾筷子菜,半是正經半是玩笑的說道:“楊二是楚鳳鳴的朋友,你放心,我們絕對會有那一天的。”

    聽到這樣的話,埋頭吃菜的楊亞茹抬起了頭,對上楚鳳鳴那分明含笑卻深不見底的眸子心中一動,或許她說的是真的,可是她能做什么。深深的埋下了頭,楊亞茹心中壓抑下去的酸澀再次冒出了頭,她在楊家不是嫡女,可爹爹受寵,她的日子也不難過,可是下人表面的恭敬掩飾不住眼中的鄙夷,外人的阿諛是為了討好日進斗金的母親,她有什么?明明有很努力的去學習去爭取,到頭來不過是明里暗里的嘲笑,母親無奈的搖頭,明明順從他們的意思不去接觸生意,卻被說成不思進取。家和萬事興,她還是做個能讓家和的紈绔比較好。

    “揚名立萬一呼百應?讓我瞧瞧這濱水城里又出了哪個豪氣干云的家伙?”一個身形高挑,眉眼間有些許陰狠的女子笑著走上了二樓,聽她這話明顯在樓梯口聽了一會兒了,看到窗戶邊上的人,女子眼中閃過怨憤,就是這兩個廢物在牡丹苑跟自己動手,母親礙著她們的父母不愿意得罪人,那自己就來找回場子,“原來是濱水城兩大廢物,也對,事事無成也只有過過嘴癮,大話么,誰不會說。”一掀衣擺,很是自然的在下人拉過來的凳子上坐下,壓根不在意人家是否同意她同桌落座。

    “你說什么?”廢物?她這個仗著身為城主的母親為非作歹欺男霸女的家伙才是最惡劣的吧,跟她比起來,她跟楚鳳鳴就是那毛毛雨。至少,他們還有道德底線。

    “五十步笑百步,你這么生氣干什么,廢物還怕別人說自己是廢物,做人別那么虛偽行嗎?”白玉清悠閑的喝了杯酒,細細的品了品其中的滋味,嗯,口感醇厚,微辣中帶著清香,醉香樓的酒也長進了,今天自己帶了四個健仆,手上都有功夫,她們敢動手,保管吃不了兜著走,就怕他們不動手。

    “白小姐背上的傷好了?”楚鳳鳴輕飄飄的來了這么一句,依稀記得當初在牡丹苑就因為自己拿板凳從背后給了她一下,才讓她對自己記得格外清楚的,滿意的看到白玉清黑掉的臉色,埋汰人誰不會,這個家伙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沉默的楊亞茹打量了白玉清帶著的人一眼,擔憂的遞給楚鳳鳴一個眼色,雖然她皮糙肉厚不怕打,但楚鳳鳴現在是頂風作案,楚老太太的氣兒可還沒消呢,再加上這一茬,楚鳳鳴真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你找死。”想起當初挨這軟腳蝦那一下子白玉清就火冒三丈,一踢板凳往后退了兩步給自己的打手讓開場地,右手一揚,咬牙切齒道:“給我打,留口氣就行。”她娘是城主,只要留口氣就能兜得住。

    四個身材高大的女人半圓形往前一站,將她們這一桌包了個干凈,二樓幾桌吃飯的客人立刻扔下筷子。

    “哎,幾位別忙,咱們還需你們做個見證……”楚鳳鳴趕緊伸手攔人,你們都走了,一會兒出個啥事算誰的啊,她們算是出手傷人還是自動防衛啊。

    切,紈绔打架,讓人作證,聽到的人只能走的更快些而已,一瞬間二樓清場了。

    “裝神弄鬼,濱水城里敢跟我娘作對,找死,今天你們讓我出了這口惡氣便罷,不然,還有下次,下次你們逃脫還有下下次,只會更慘而已。”白玉清咬著牙冷笑,濱水城里敢跟她臉色瞧跟她動手的人還沒生出來呢,他們倒是好本事。

    她的話音一落,幾個會功夫的仆婦已經一擁而上了,楊亞茹立刻往桌子底下一鉆,雖然動作笨拙,但行動間也算熟練,鉆下去后還不忘拉住楚鳳鳴的衣擺,在這里能少受點罪,也不想想人家掀掉桌子怎么辦?

    “打架可不是塊頭大就行了。”從白玉清出行只帶下人而不是城主手中的兵士楚鳳鳴就可以猜出,她的城主母親并不贊同這孩子仗勢欺人,不過是管不住她而已,那自己動手小懲一下也不會引來什么打擊報復,至于白玉這個人,她還放不進眼里。將皺眉握拳已經進入備戰狀態的胡小滿拉到身后,右手一撐桌面,左手屈肘給了首先到達自己身邊的人胸口一拳,坐在板凳上的身子一轉,右腳一踢,第二個人屈膝跪倒在自己面前,左手成掌握住迎面帶著風聲而來的拳頭,微微一扭,骨頭劈啪聲響的嚇人,左腿一抬,踢向第四個人的腰眼,推開手中已經沒有威脅力的拳頭,楚鳳鳴好整以暇的看向變了臉色的白玉清,“現在,白小姐可以去準備下次了。”極為輕松的撣了撣衣擺上并不存在的灰塵,對上白玉清不甘的扭曲視線加了一句:“或許,城主大人很快就能知道今天白大小姐做了什么造福濱水城人民的事。”盡管二樓沒有其他人在,可樓下看熱鬧的可不是擺設,但凡城主大人作為一點兒,這兒的事兒就瞞不過她。

    “小心風大閃了舌頭,楚鳳鳴咱們走著瞧。”瞪了苦著臉的隨從一眼,白玉清一甩袖子怒氣沖沖的下了樓,心中卻訝異楚鳳鳴的輕松,上次自己挨她那一下子不過是沒提防而已,且那力度絕不是個練家子,可照她今天的動作看完全是個老手,難道上次是看在自己的身份的份上手下留情了?屁,剛有些惴惴想到這兒的白玉清立刻給了自己腦袋一下,那廝跟楊胖子為了個男人跟自己叫板的德行仿佛還在眼前,那樣的嘴臉怎么可能是會手下留情的高手,這么說來,果然是今天帶的人太不濟了吧。心中胡思亂想,卻總找不到讓自己安心的理由。

    “楚鳳鳴,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姐姐服了你了,剛才那動作真帥啊,語言也夠勁兒。”搭著楚鳳鳴伸下來的手楊亞茹高興的爬了出來,瞇瞇眼中滿是星星。

    “現在你清楚了吧,我可不是說大話,咱們姐妹肯定有揚眉吐氣的一天。”楚鳳鳴重重的給了楊亞茹的肩膀一下,看著她吃痛卻硬撐著的高興面容,心里也痛快了起來,不想干為人賣命的事兒,也不能閑著啊,她得想個能滿足她們愿望的輒兒,雖然不知道心中那個輒兒是什么樣子,但很快楚鳳鳴就會清楚的看到了。

    PS:發一章少一章,存稿很危險。偶真沒想到這一章有那么多字數,好想明天發啊,不過說話算話,上去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神醫小毒妃:皇叔,別兇猛
作者 楊十九
  看著壓在身上得寸進尺的男人,她手拿銀針警告,“不想下半身的幸福沒了,趕緊滾!”   “你想...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