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昨夜惡戰(新書求包養求收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后來,青青才知道,小格格當時被人踢中了要害,命懸一線,阿爸找了很多草原上有名的郎中,可是每個郎中把過脈后,都搖頭離開了。

    三天后,她徹底沒了脈搏,身體也逐漸一點點失去了溫度。在阿爸的吩咐下,下人們都已經開始準備后事了,可只有烏云嬤嬤不相信她已經死去,死活不肯讓人把她帶走。

    沒想到,奇跡突然出現了,小格格竟然真的醒了過來。當然,沒有人知道,這個小格格其實已經被“掉包”了。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烏云嬤嬤才是青青真正的救命恩人。

    據說,烏云嬤嬤是小格格的親奶奶嫁給老汗王時的陪嫁丫頭,平日里總是穿著一件青色的棉布袍。雖然她也是下人的身份,但是因為主子對她極為倚重依賴,所以地位和身份也自然不同。

    可是這么多年了,烏云嬤嬤從未恃寵而驕過,對待其他下人都很寬厚和藹,而對這個小格格更像是親孫女一般。

    “我的小格格,您慢點吃,別噎著。”看到她的吃相,烏云嬤嬤心疼的說道。

    沒辦法,這是她以前上班時養成的壞習慣,晚上是個夜貓子,早晨又爬不起來,所以每次早餐都是匆匆扒拉幾口。

    捧起碗咕咚咕咚喝了幾口奶茶,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她趕緊起身:“嬤嬤,您坐。”

    “哎,好。”烏云奶奶應了一聲,便來到青青旁邊,盤腿在氈上坐下,順手又把腰間一直夾著的包袱放到一側。

    “格格,自從上次出事之后,奴婢瞧著您性子沉穩多了。”

    “是嗎,我以前什么樣子啊?”青青剛問完她就后悔了,一時大意,她差點說漏嘴了,為了掩飾自己的狼狽,她趕緊捧起茶碗又喝了幾口。

    “以前我們的小格格,性子可倔著呢,而且不管干什么事情都不服輸”,烏云嬤嬤似乎并沒有發現她的異樣,面帶微笑,憐愛的望著眼前的小姑娘:“就拿上次來說,為了救達哲格格,您連命都不要了,還好那女真的兩個貝勒即時趕到,否則……”

    烏云嬤嬤沒有繼續說下去,她伸出粗糙的大手,憐惜的撫著青青的小腦袋。

    原來自己以前竟那么勇猛仗義,青青心里暗暗驚嘆,要知道在現代,她可是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膽小鬼。

    “格格,您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了嗎?”看到女孩對自己提到的事情很陌生,烏云嬤嬤關切的問道。

    “不是,我只是……”

    “難道是上次救達哲格格時從馬上摔下,摔著腦袋了么?”烏云嬤嬤語氣中已經帶著些許的著急。

    難道小格格也曾從馬上摔下過?青青愣了一下,突然間,她靈機一動。

    “哎呦,我說嘛,怎么以前的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來了,哎呦好疼啊。”青青一邊說著,一邊兩手抱住自己的小腦袋,像是頭很痛的樣子。

    “好格格,想不起來就別想了。”烏云嬤嬤心疼的一把摟過青青,“格格,也是您福大命大,能撿回一條命就不錯了。”

    躺在烏云嬤嬤溫暖的懷里,青青心中暗喜,看來以后自己的身份安全了,如果她再有什么異常表現,大可以告訴人家自己從馬上摔下時,把腦袋摔壞了。

    無意間,她瞥見了烏云嬤嬤身邊的藍布包袱,便抬起小腦袋問道:“嬤嬤,那是什么啊?”

    “哎呦,你看我這記性”,烏云嬤嬤一拍自己的腦袋,“歲數大了,光顧的聊天,把正事兒都忘了。”

    烏云嬤嬤轉身拿起包袱打開,然后把里面的衣服舉起展開,是一件紅色綢緞小蒙古袍。

    “天暖了,正好有人上貢了幾匹綢緞,小姐挑了幾匹鮮亮的,說是給格格們也勻一些。奴婢便私自做主給您趕制好了才送過來,格格,您看還合心意嗎。”雖然隨著主子嫁過來已經快四十年了,烏云嬤嬤卻一直沒有改掉在娘家的稱謂,每次提到青青的親奶奶時,都是稱呼她為“小姐”。

    “好漂亮啊。”青青摸著柔滑的布料,看著衣服上細細縫制的針腳,心中一陣的感動。

    “格格,恕老奴多句嘴哈,其實小姐對您也是很惦念的,只是這之間還有一些誤會和心結……格格,您是小輩,凡事多擔待著點,若是得空兒,可以像玉兒格格和達哲格格那樣,多去小姐那邊走動走動。”烏云嬤嬤語氣頗為懇切的說道。

    “喔,好。”

    青青邊興奮地在丫鬟雪茜的服侍下試著新衣服,邊點頭應道。穿越過來一個周了,她的確還沒有去看望這個傳說中的奶奶。在現代的時候,她可是最會哄老人開心了,這點小事難不倒她。

    “格格……”烏云嬤嬤表情凝重,似乎想說什么,卻又止住了。

    “好看嗎?”青青穿著新衣服,原地轉了一圈,不得不說這袍子的大小尺寸正好合適,像是量身定做般。

    “好看,我們的青青格格是草原上最美麗的花朵。”慈愛的笑容重新爬到了烏云嬤嬤的臉上,望著眼前出落得愈發亭亭玉立的女孩子,她由衷的贊嘆道。

    隨后,主仆兩人又聊了一會兒,烏云嬤嬤便起身告辭了。

    烏云嬤嬤離開后,青青記起昨兒達哲約她今日去敖包許愿。達哲說,這仗隨時都可能打起來,她要去給家人朋友求平安,說道這時,小臉竟還浮上了一抹緋紅。

    敖包在草原人民的心目中,象征神在其位。牧民們每次經過敖包,都要在敖包上放幾塊石頭,保佑人畜兩旺。而有時候,人們也專門去求得心中所愿,或者是保佑家人幸福健康。

    祈愿的儀式很簡單,只需帶上一顆真誠的心即可。先順時針繞包三周,同時心中許愿,并在敖包上添加石塊以求心愿得償,一般都扔3、6、9塊石頭,帶表六六大順或吉祥等。

    可是,這眼看著都晌午了,達哲還沒有出現,她是不是忘了呢?擔心好姐妹忘記約定,青青決定出去走走,一是找找達哲,二是順便透透氣散散心。

    古代社會的通信還真是不方便呢,在現代社會一個短信或者電話瞬間可以搞定的事情,在古代卻只能本人苦逼的“踏破鐵鞋”,青青邊走邊踢著腳下的石子兒,默默的感慨著。

    走了大概十分鐘,路過一個兵營,身邊經過的兵士們增多起來,有的是已經倒臥在路邊疲憊的睡著了,也有三三兩兩掛了彩的兵士們互相攙扶著,嘴里不時“哎呦哎呦”著,像是剛剛從戰場上下來。

    她拉住了一個兵士,詢問了一下,果然,昨夜發生了一場惡仗。

    阿爸、叔伯們帶兵從西側對林丹汗大軍駐扎的營地發起進攻,而女真的幾個貝勒則帶這一小路人馬從背后突襲了林丹汗大營的糧草倉庫。

    雖然,昨夜的突襲計劃布置的很是周詳,可是,這能雄霸草原五大部落的林丹汗也不是吃素的。

    “兵士未動,糧草先行”,可見古時候糧草對于一場戰役的重要性。而且一向驍勇善戰的林丹汗肯定明白,他此次是揮師南進,相對于科爾沁部落這個“地頭蛇”來說,他在糧草供給方面一開始就處于弱勢,所以他必須極力的保護已經運抵大營的糧草。

    擔心科爾沁部落會打他大營糧草的主意,所以他事先已經把糧草分散在了各處存放,這樣就不至于“一毀俱毀”了。

    同樣的金戈鐵馬,同樣勇猛的將士,雙方勢力旗鼓相當。而經此之役,雙方均元氣大傷,損失慘重。

    原來,昨晚自己睡夢中聽到的聲音是真實的,青青默默的給經過身邊的受傷兵士們讓路,大眼睛里蓄滿了悲憫。

    在現代,通過電視電影,她看過用狗血豬血以及各種特技做出的各種讓人炫目的戰爭場面。可是,只有在親眼目睹了那血淋淋的傷口,以及那壯碩如牛的草原漢子扭曲痛苦的表情,她才真正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與血腥。

    被這一幕幕的場景刺激,青青感覺自己的思維已經麻木,雙腿也不聽使喚了,她低頭漫無目的的走著。

    不知是走了多久,就在她感覺雙腿都有些酸痛的時候,這時一陣涼風吹過,她的頭腦也清醒起來。抬起小腦袋,卻發現遠處一個蒙古包前,立著一個藍衣小姑娘的背影。

    是達哲嗎?青青一愣,剛想喊一聲,可達哲的名字剛到嘴邊卻又被她硬生生咽下去了。

    因為,此時從蒙古包另一側,竟走出了一名男子。

    新書求包養,求收藏,求推薦,各種求……謝謝友友們的支持。[bookid=2721819,bookname=《總裁的秘密小情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77656_80_806-m
鬼醫重生:神秘夫君寵翻天
作者 小小牧童
  一柄穿心劍,一碗劇毒湯。   重生歸來,她從天才陰陽師變成貴門棄女。   明明是百年難...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