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周珊珊有些恍惚地看著眼前的盒飯,不知不覺,自己居然已經在這兒呆了四年了,想起當初,因為年紀小,進來的時候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在懷疑她的能力,就連她們的組長,對她也是不冷不熱,給她做的都是打雜的事情。她性子本來就是淡漠,沒有說些什么,之后半年后的一起離奇連環殺人案,還是她自己一個人重返案發現場翻找了一個晚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串聯起來,才破了這起案子。

    “周姐,你怎么還不吃飯?”打招呼的是前些天才進來的男生,剛剛博士畢業,盡管喊她周姐,實際上比她還要大上兩年,聽聞她的事跡之后莫名地崇拜起來,一有空就竄到她身邊,插科打諢。

    她抬起頭,微微動了動眼瞼,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就吃了。”

    她生性就是這樣,和什么人都做不了親近,男生也習慣了,只是笑了笑,剛想說些什么,她們組長就進來了。

    “珊珊,城郊發現一具尸體,需要我們過去看看。”組長似乎還要說些什么,視線撇到她桌面上還沒有開過的盒飯,話到嘴邊也收了回去:“你還是先吃飯吧。”

    周珊珊直接把飯盒往一旁一放,將放在椅背放著的長衣一拿,起身站定看著他,意思不言而喻。

    組長看著她,態度有些堅決:“不行,你上次都弄了個胃出血來了,你這一次再不吃東西,再有什么事情,院長得把我腦袋卸了!”不是開玩笑,周珊珊在他們院里可算是珍寶了,雖然是女的,可是做事有膽量又有毅力,很多樁案子的蛛絲馬跡都是她找出來的,重案組那邊的人對她也算是五體投地的佩服。

    她微微抬了抬眼眸,沒有說什么,低著頭看著地面,兩個人僵持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說道:“組長,上次重案組的話。”她喜歡簡潔的事情,說話也是如此,所以,點到就夠了,上一次被重案組的一個剛剛調過去的隊長罵了一次,她的心眼不大,反正就是記恨到現在。

    只是一件小事,上次不過是因為她生理痛,去買了一些止痛藥,沒想到就遲到了那么十多分鐘,剛剛戴上手套就被那男人劈頭蓋臉地罵了下來,她當時什么都沒有說,但是不代表她不在乎不記得。

    最后還是組長放棄了僵持,朝著收拾好的其他人喊了一句:“走了。”

    “尸體是今天早上一位司機發現的,他當時看到路頭那兒有一輛銀灰色的大眾,車窗開到一半,卻沒有人,覺得奇怪,就沿著這條路進來了,發現草叢處死者的衣物,就覺得奇怪,走進一看就連忙報警了。”她一邊走進去一邊戴著手套,身旁記錄的女生向她說著里面的情況。

    她點了點頭,掀開安全線走進了現場,看到上次那個男人的時候冷冷地勾了勾嘴唇,蹲下查了一下死者的情況,說道:“女性,三十到三十五歲,死亡時間,應該是今日凌晨兩點多,死亡原因,暫時還不可以肯定......”說著,微微皺了皺眉,死者的姿勢有些奇怪,看樣子似乎是開車半路,要來小解,褲子被褪到膝蓋處,她看了看大腿根部和陰、道處,沒有任何被侵犯的痕跡,眼眸一沉:“初步估計,沒有性、侵痕跡。”

    她剛想起來,忽然撇到死者的手部有些小紅斑點,不禁抬起她手看了看,隨后對身邊的搭檔說道:“取樣回去化檢一下。”

    因為是五月份的天氣,又濕又熱,現在又是中午時分,她披著防曬外套,起來的時候有些犯暈,胃部有些微微作痛,伸手揉了揉太陽穴。

    “周姐,你怎么了?”身旁的女生連忙扶住她,因為她的疾呼,不少人圍了過來。

    她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只是還沒有等她站穩身子,視線便陷進了一片黑暗,耳邊只能隱隱約約聽到不少人的疾呼,最后便完全陷入了一片沉睡狀態。

    醒來的時候陽光真猛烈,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沖進來的時候她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微微皺了皺眉眉,看了看病房,似乎只有她一個人。

    抬頭看了看頭頂還剩不多的點滴,飛速撕開膠布,拔下針頭,避開醫院里的護士除了醫院。

    她總是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她大概猜測到了死者的死因,幾年來的職業經驗告訴她這件事情不是那么簡單,她想要讓自己的思路更加清晰,而這樣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回到事發的現場。

    她知道自己是胃病犯了,其實她自己的身體她自己知道,倒不是說特意這樣拿著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的,只是前不久他們單位組織去體檢的時候,她就被查出了胃癌,晚期,她當時是有些懵了,只是后來只是笑了笑,讓醫生幫忙瞞著,其實,她也只是讓自己活得更自在一些而已。

    雖然說當初進入法醫這個行業并不是出于本心,但是這些年下來,她是真的喜歡這個行業,這件事情在她看來,無論是某些證據還是女人的第六感,她都覺得這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她有預感,這是一起連環的殺人案,而今天發現的死者,只是開始,她不想讓更多無辜的人喪命,而她最后的這些日子,或許能夠做的事情,不多了。

    因為沒有吃東西,走起路來都很是要勁,她隨便找了一間拉面館,要了一碗蘭州拉面,填飽了肚子,就走去想要截一輛計程車。

    周珊珊下車方才發現居然有一輛悍馬,這個地兒也算是偏僻,一般沒什么車輛會經過這兒,就更別提居然會有私家車來這個地方。

    “誰?”渾濁的男聲響起,她只覺得不妙,轉身已經來不及了,對方一米八幾的個兒就這樣攔住了他的退路。

    周珊珊抿了抿唇,并不開口,眼睛四處地查看著,想著要怎么逃才更有利。

    男人看了看她,再次沉聲問道:“你是什么人,來這兒干嘛。”

    四處都是荒蕪的樹木,走到哪邊都不利于她,男人身上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腦海中的一切迅速連成一條線,那些還不清晰的真相也漸漸浮出水面,那已經不是簡單的殺人案了,而是連環殺人案了。

    她抬頭看了看男人,穩了穩心緒:“我只是半路想來小解而已,我的車子就在高速出口。”幸好這地方離一個高速公路不遠。

    男人看了看她,視線忽然一緊:“你騙我,你手上的針孔還流著血,你是剛剛從醫院里出來的!說,你到底是干嘛的!”

    周珊珊心下一驚,倒是名心思細密的慣犯,抬眼看了看他,幾乎是立刻下的決定,屈腿抬起,迅速向男人的胯下攻過去,男人吃痛,身子一閃,她連忙推開他奪路而跑,只要跑過這荒無人煙的一千多米,她就有救了。

    “砰!”周珊珊腳步一滯,后腦勺一股股溫熱的流體傾瀉而出,她千想萬想,就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有槍支。

    猛烈的陽光晃了晃,再無知覺。

    疼痛讓她微微動了動眼瞼,耳邊不斷傳來喑啞的喊聲:“小姐,小姐!”

    她嘗試動了動身子,鉆心的疼痛讓她放棄了掙扎,只是耳邊的啜泣不斷,她張開了眼眸,刺眼的陽光讓她不自覺地微微瞇起了眼:“我還沒有死。”氣若游絲的話,在房間里顯得有些微弱,卻也突兀。

    哭泣聲止住了,卻換來了更加聒噪的聲音:“小姐,小姐,啊,老爺,小姐醒了!”

    她微微皺了皺眉,繼而又陷進了一片黑暗,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什么溫潤的東西在自己才唇瓣流動,她覺得唇干口燥,下意識地去吮吸,解了渴,又陷入了一片昏睡中。

    醒來的時候身子已經沒有那么痛了,起碼可以動手指了,她微微張開了眼,入目的是古色古香的房間,不禁擰起了秀眉,什么時候,醫院變得這么秀色了。

    “小姐!你是不是餓了?”前些日子聽到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大腦靈光一閃,微微怔了怔,還是問出了口:“你是我的丫鬟嗎?我好像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她想,她應該是穿越了,因為車禍而穿越了。

    “小姐,小姐你不記得我了?我是碧翠啊!不行,我要去找大夫!”說著,穿著淺綠色羅衫的女孩便起身向外走去。

    她不知道傷在了哪兒,反正是渾身都痛,連忙喊住:“碧翠,回來!”因為說得大聲,扯動了傷口,她幾乎是咬著牙關將那短短的四個字說完的。

    “小姐!你小心一點兒!”她是覺得自家小姐跌了一跤之后忽然變得奇怪起來,以前毛毛糙糙的性子似乎變了,只是樣子聲音都還是那樣,不然她真的很懷疑,是不是被人調了包。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問道:“碧翠,我是怎么變成這樣的?”因為怕扯動傷口,她說得很慢,幾乎是一字一頓,用氣吐出來的。

    碧翠看了看她,雖然有些不愿意,但是還是開了口:“小姐你是在上街的時候被過路的馬車驚嚇了,為躲避馬車從湖邊的步梯滾到了岸邊,差一點兒就滾到水里了!”

    她看了看她,習慣性地皺起了眉:“摔一跤,不至于這么嚴重的。”

    碧翠看了她一眼,眼淚又想掉下來了,抽泣著說:“小姐真倒霉,腦袋磕到岸邊的一塊石頭上了,當時所有的大夫都說小姐你沒救了,是老爺硬是不相信,堅持把你留了下來。”

    周珊珊看了看碧翠,閉起了眼眸,緩緩說道:“我餓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22161_80_806-m
炮灰攻略
作者 莞爾wr
  意外死亡後百合得到了生存的機會,為了保持現狀,她不得不穿越各式各樣的奇葩文中完成任務。(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