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遭調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渾身都濕噠噠,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的感覺還真是難受,周珊珊是討厭極了這樣的感覺,卻偏偏走回去還有一大段的路,就算是她腳下生風也不見得能下一秒就回到周宅,更何況現在帶了個小孩在身后。

    碧翠牽著小男孩好不容易才將自家小姐追上,連忙抱怨道:“小姐,你別走那么快,他跟不上!”

    周珊珊施施然地瞥了她一眼,輕挑嬌眉:“碧翠,他腿短走不快很正常。”

    自家小姐的腦袋運轉速度碧翠是注定跟不少的了,想都沒想就問出口了:“那也不關我事啊。”

    周珊珊瞥了她一眼,視線定在她的腿上:“唉,看來改天要燉個豬腦給你了。”

    碧翠一開始不明白,現在總算知道自家小姐是在玩黑色幽默,從側面諷刺她的腿短,然后,現在還順帶打擊她智力低。碧翠委屈地看著周珊珊:“小姐,不帶這么打擊人的。”

    周珊珊微微勾了勾嘴角,笑了笑,視線掠過小男孩,看到他怯怯的笑意,不禁看著他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腦袋:“你可不要像碧翠那么笨,不然浪費我十兩銀子。”她習慣了的說話方式是這樣,一下子根本就改不過來,但是話已出口,知道傷害了小男孩,但是也只能這樣了。

    小男孩原本放開的笑容漸漸僵硬了起來,眼神有幾分瑟縮,看得周珊珊皺了皺眉,加快了步子:“先回去吧,不然等一下就受寒了。”

    碧翠牽著小男孩走在身后,她在前面走得有些快,腳步卻一點兒都不顯得凌亂,前方有個醉酒的男人,她側身想要避開,卻發現對方似乎并不打算讓她過,愣是將她攔了下來,笑得讓她惡心,色瞇瞇地盯著她:“喲,這是哪家的娘子啊,怎么長得這般俊俏啊。”

    她微微皺了皺眉,有些厭惡地側了側身子,微微掀了掀眼皮,說得冷淡平靜:“讓開。”

    這般從容的語氣倒是讓那醉酒的男人更有興致,稍稍愣了愣之后說道:“哎呀,這美人還真是有個性,大爺我喜歡。”

    碧翠怎么說也還是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而且在大街上,圍上來的人不少,她已經嚇得有些顫音了:“小,小姐。”

    周珊珊只是用余光撇了她一眼,神色從容淡定,人群里看熱鬧的人雖然已經議論紛紛,但是敢上前幫忙的人卻一個也沒有,也是,同情心人人都有,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將同情心變成行為的,為了她得罪一個惡霸,那些普通老板姓是想都不敢想。

    “手,如果你敢碰上來的話,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悔不當初。”看著那人伸過來的手,她的眼眸倏然一緊,眼光微冷,倒是把那人伸過來的手唬在了半空中,停頓了那么幾秒。

    李焦倒是被眼前這個小姑娘冷冷的眼神唬住了那么一下,伸過去想要攔上她肩膀的手也停頓了那么一會兒,反應過來才覺得自己還真是幼稚,居然會被這么一個云英未嫁的小姑娘嚇著了,要是傳出去了,還真是被人笑掉大牙,想著,停在半空中的手便繼續伸了過去。

    還真是有勇氣啊!

    周珊珊看著男人伸過來的手,冷冷地勾了勾嘴角,側了側步子,上前將手按在他的肩膀,再一使勁,就將他的肩膀卸了下來。開玩笑,作為一個法醫,對什么最熟悉,當然是人體的架構,不要說卸胳膊,就算是讓他斃命也是簡單的事情,人體的死穴她是一清二楚,況且她當初大學的時候還練過散打,雖然不能說學得多好,但是必要要領結合自己的專業知識,她還真是掌握得不錯,起碼擒拿她就學得很好。

    李焦根本就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楊柳扶風般柔弱的女子居然可以將自己的手臂給卸了,忽然的疼痛讓他張嘴大喊:“啊~~~!”

    人群中不知道誰先笑了出來,小聲便越來越大。

    “你,你狠,等著爺!哼!”那人終于忍不住人群的嘲笑,留下一句狠話便走了,當然,如果這話不帶點兒顫音的話,周珊珊或許還會皺皺眉,費點兒腦細胞去想想這句話的真實性,可是現在,她是連皺眉都懶得浪費體力了,直接回頭看了看碧翠,仿若無事般開口:“傻愣著干嘛,不想回去了?”說著,施施然地抬腿走人。

    似乎是見識過她剛剛的能耐,倒也沒什么人敢攔路,除了那忽然冒出來的醉漢之外,幾個人打道回府的過程還是十分之順暢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360022_80_806-m
絕世神偷:廢柴七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的神偷,卻穿越到了一個白癡廢柴的身上,沒爹沒媽,還要看家族裡那些人的臉色。白...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