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識連月救瑾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轉身撞到一堵肉墻,這就叫樂極生悲了。印入眼簾的是一襲青衣,我慌忙退了兩步“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呵呵,姑娘不要緊的,衣服臟了洗一洗就好了。”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我不禁抬頭打量著他。一米八的身高、白皙的皮膚、褐色的瞳孔、俊秀的鼻梁、一根墨色的絲帶隨意的束著及腰的長發、溫潤如玉的氣質,竟看的我癡了。

    “姑娘,姑娘?在下臉上可是有什么不妥?”他嘴角含笑的望著我說。

    “額,沒有。是小女子唐突了。”我尷尬的低著頭。

    “姑娘可否告知撞了在下的兩個小糖人怎么稱呼?”他饒有興趣的盯著我手中的一對糖人問到。

    “紅色的狐貍叫阿貍,粉色的叫桃子。它們是狐貍喲。頭上的植物叫四葉草有個花語。”我的語氣里夾著一絲頑皮。

    “姑娘可否割愛將它們讓給在下?”他認真的望著我,我竟然有些不忍看他失望的心情。

    “這可是我親手做的,世間只此一對。公子打算拿何物來換呢?”我狡捷的一笑。心下想著,如此輕易的錯過一個美男可是罪過阿。

    他微微蹙眉,看的我有些心疼。過了幾秒,他仿佛下了什么決心一般,從腰間解下了一把玉扇,輕撫了一下遞給我,帶著一絲不舍。

    “姑娘若不嫌棄,在下就將玉扇暫放你這里。下次見面定然也送你一份無雙之禮換回此扇,如何?”說著便將手中的玉扇遞給我,我在扇墜掛著的小玉牌上發現了他的名字。涵連月,名字果然如人一般溫柔。

    “我叫冷伊沫,若是你真能找到我的話……涵連月”我小心翼翼的接過玉扇,轉身掛著壞笑跑開了。錯過了他聽見我名字時,眼里的欣喜。涵連月的目光一直隨著少女跑開的背影直至不見。低聲說了句“全國可只有一戶人家姓冷呢。沫兒,你還欠我四葉草的花語,我們不久便會再見。”

    夕陽已經灑下了余暉,我還沒有見到幕老,心里有些著急了,只能憑著記憶往客棧走去。“臭小子,沒想到你脾氣還挺倔的。若是不把身上那值錢的青葉墜留下,哥幾個可是很樂意讓你見見血。”我把玉扇揣進懷里,循著聲音走去。小巷里有些暗,看見幾個惡霸一樣的人用腳狠狠的踢著蹲在墻角的孩子。我只能依稀看到孩子一直護著懷里,可能有些重要的東西吧。

    “你們幾個大人欺凌一個孩子算什么?”我走進巷子怒斥著幾人。

    幾個惡霸聽見我的聲音回過頭挑釁的看著我,然后狠狠一腳踢在了孩子的身上。那孩子“噗……”的一聲竟吐了口血,我急忙跑過去護住他。

    “喲,小娘子,膽子倒不小?不如陪爺幾個玩玩吧。”他們壞笑的慢慢走向我。

    “爺幾個想玩什么呢?”我戲謔的瞟了他們一眼。幾人聽聞皆是一愣,為首的惡霸最先回了神。走到我跟前伸出手想摸我的臉頰,我厭惡的撫開了他的手。

    “長夜漫漫,爺何必如此著急呢。”我嫵媚的沖他一笑,不動聲色的將那孩子護在身后。

    “沫兒~沫兒~”好似是幕老來找我了,我心里計較著該如何出了巷子。為首的惡霸身后的幾個人討好的說道,“老大,春宵苦短阿。”“是阿,老大,不是有句古話說春宵一刻值什么金子。”

    為首的男人聞言,眼睛一瞇,贊同的說道“既然,兄弟都這么說了。小娘子你看?不如從了我?”說完就伸手像我抓來。我努力躲閃著“沫兒~”幕老的聲音非常近了,我估計應該快路過巷口了。幾個惡霸聽見呼喊有些分神的注意著巷口,見機我用力將為首的男人推倒在地上。大聲喊起來“幕老,我在巷子里,救我!”幾個惡霸聽見我的喊聲,面目猙獰的朝我撲過來,我慌忙閉上了眼睛。

    “沫兒,已經沒事了”幕老心疼的聲音傳入我的腦海。我睜開眼睛看了看,這些惡霸全都定在了原地,并沒碰到我。我見沒了危險,閃開了身子,蹲下看著渾身是傷臟兮兮的孩子。“幕老,快來看看這個孩子,他受了傷。”我有些著急地喊道。

    幕老聞言,疾步走進了巷子深處,才看見冷伊沫身邊渾身是傷的孩子。接著,從懷中掏出一方絲帕像地上蜷著的孩子走了過去,本打算幫這孩子擦擦嘴角的血跡。豈料,孩子像受驚了一般迅速站起來靠在了墻角,一對清亮的眸子此時竟像困獸一般戒備的望著自己。

    “沫兒,你看這下如何是好?”幕老有些為難的看著我。我接過幕老手中的絲帕,慢慢的向小獸般的他走去。看著他防備的眼神,我的心里有些許抽疼。我在現代也是這般疏離人們,不愿意相信任何人。我伸手準備給他擦拭臉頰,沒料到他居然一口咬住了我的手臂。

    “沫兒!”幕老有些驚慌的喊我。

    “幕老,沫兒沒事。”我笑著搖搖頭說。

    他仿佛是感覺到了我手臂上的血腥味,猛然的松了口,不知所措的低著頭。我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直視著他的眸子說“我若要傷你,又何必救你呢。”順手擦掉了他嘴角的血跡。

    “千瑾辰。”他低低的聲音溢出了口。我心里一喜,他是相信我了吧。清理了手臂上的血跡,竟然只有兩顆虎牙的位置在流血。“千瑾辰,你可真像個吸血鬼呢。”我沖他邪邪的一笑,拉過他的手繞過被定住的惡霸們走出巷子。

    “沫兒,他們該如何處置?”幕老站在我身后問我。

    “挖了雙目,為首的外送挑斷手筋。”我冷眼瞟了瞟他們說。幕老身體明顯一震,千瑾辰也緊緊的握了一下我的手。我戲虐的對千瑾辰說“有句俗話叫,人不狠站不穩。千瑾辰可要記得阿。”千瑾辰聽罷狠狠地點了點頭。身后傳來了凄厲的慘叫聲,我一臉冷漠的拉著千瑾辰走進了福門客棧。

    “小姐,老爺你們回來了阿。”小二連忙過來招呼我們。

    “小二,隨意準備點飯菜。在準備一間上房。”我柔聲說。

    “不好意思阿,客房都滿了。”說著小二有些緊張的看了看我。

    “沒有便算了,飯菜準備好。順便帶著我身后的公子去我的房間,給他備桶熱水洗一洗。”我善意的沖小二笑了笑。小二望了望我牽著的人,轉頭看了看幕老。“按小姐的吩咐去做吧。”幕老沉聲說。小二便帶著千辰上樓了。

    “沫兒,我去給他買件衣裳,買點傷藥回來。”幕老慈愛的沖我笑笑,走出了客棧。不一會便提了個包裹回來,我示意他先拿上樓去。

    我找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窗外的天色差不多是現代時間八九點的樣子。摸出了懷中的玉扇,想到涵連月窘迫的樣子不由的笑出了聲。

    “沫兒,想什么呢,這么開心”聽見聲音我收起玉扇,抬頭見到幕老下了樓梯朝我走來,身后跟著洗漱過的千瑾辰。我這才細細的打量著他,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竟然是深綠的眼睛,黑色的短發,直挺的鼻梁,比起涵連月的柔美更加男人一些,雖然不算美男,卻也很好看。

    幕老在我對面坐下,千瑾辰卻還是站在一邊。我看著千瑾辰拍拍身邊的長凳示意他坐下,他輕輕的走過來坐在我旁邊。小二識趣的放下菜為我們布了碗筷退去了后堂。我們邊吃邊聊著,千瑾辰有些冷淡。跟他說話,他總是惜字如金。

    “千瑾辰,你多大了?”我笑瞇瞇的往他碗里夾菜,有一搭沒一搭的問他。

    “十六”“幾月的呢?”“上個月”我是昨晚穿越來的,也就是5月20號,他就是四月的。我有意讓幕老收他為義子,教他武功,幕老倒是很樂意,千瑾辰有些抗拒人,說是要想一想。吃完飯,幕老告訴我明早要坐馬車去影都,讓我早點休息。我們一起上了樓,千瑾辰抓著我的袖口不愿意隨幕老住。

    幕老眼角有些抽抽的說“千小子,沫兒可是個大姑娘,你總不能跟她住吧!”“我不信任你。”千瑾辰的語氣又透出了疏離。

    “額,幕老,沒關系就讓他同我一起吧。房間的柜子里不是有備用的被褥嘛,他睡屏風外面就是了。”我連忙打著圓場,拉著千瑾辰進了房間。

    關了門,千瑾辰走到柜子前,取出了被褥鋪在地上。我心想,他還怪自覺的嘛,夸獎他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見他斜靠的躺在了床上挑釁似的看著我。

    “姐,才不跟一個小孩計較。看在你是傷員的份上床就施舍給你。”我瞪了他一眼,穿著衣服直接鉆進了地鋪背對著他。千瑾辰看著地鋪上的女孩一臉憤憤的表情,得逞般的笑了。突然有了逗她的心思,悄悄的走了過去,蹲在她耳邊吹了口氣,痞痞的說“要不與我同床?”

    感覺到耳邊傳來的涼氣,我渾身一個激靈坐了起來。

    “千!瑾!辰!我怎么沒發現你是個無賴呢!早知道就不救你了。”我怒斥著他。千瑾辰無賴的聳聳肩說“誰讓你救了我呢,我應該以身相許才是。看見如此英勇的人兒,便一見鐘情了呢。”我一把抓起枕頭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臉上,他沒有躲直直的受了下來。“你這般可是虐待傷者阿。”他故意揉了揉臉無辜的看向我。

    “怎么我們單獨在一起你就這般無賴了呢。”我看著他說。

    “因為,因為這是你呀。”從他的笑容里我卻分不清真假,我早都不信愛情了,又何況這一見鐘情呢。我跳過話題“千瑾辰,我給你講吸血鬼的故事吧。”

    不等他回答我便接著說“吸血鬼既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更不是人,靠喝人類的血液為生。比起正常人只是膚色更蒼白,體溫冰冷沒有心跳卻能永生。它們速度飛快肉眼看不見,眼睛帶著蠱惑人心的力量,能夠抹去人類的記憶,也能操控人心。?我看看瞇著眼睛靠在床邊的千瑾辰繼續說?傳說有一對吸血鬼兄弟,同時愛上了一個人類姑娘,如騎士一般守護著她,人類女孩卻并不知情??”說著說著,我便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千瑾辰等了很久都沒聽見這故事繼續下去,蹲到地鋪前一看她已經睡著了。小心心翼翼的將地鋪上的冷伊沫抱起輕放在了床上,替她蓋上了被子。又伸手拂過了她的發絲,不舍得輕輕落下一吻,生怕驚醒了夢中的人兒。

    “沫,以后我便如此叫你了。在你擋在我身前的一刻起,你將會是我唯一收進心底的人,我愿意成為只屬于你的吸血鬼騎士。”千瑾辰好似對自己說,卻也好似說給入夢的人聽。

    關上了門,千瑾辰走向了幕老的房間。正打算敲門,幕老已經先一步開門了。“千小子,進來吧,老朽等你多時了。”幕老一臉正色的看著千瑾辰。

    噗通,千瑾辰對著幕老跪了下去說道“瑾辰,愿意認幕老為義父,望幕老能教瑾辰習武。”目光堅定。幕老放下手中的茶杯,輕聲道“你這般如此,可是對沫兒生了情?”千瑾辰直視著幕老并未回答。“也罷,你們年輕人的事情,老朽可管不了。沫兒的體質天生羸弱不能習武,身邊總要有人保護的。這本心法叫《炎心訣》乃是老朽機緣得到的,只可惜此心法是至剛至陽,老朽老了無福消受,便贈與你。”幕老慈愛的笑著,把手中的《炎心訣》遞給跪著的千瑾辰。

    “瑾辰,定然不負幕老所托。”說罷沖著幕老叩了首,起身離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重生最強女帝
作者 夜北
  前世,她靈根被挖,一心正道,卻被判為邪魔妖道!   重回少年之時,她力挽狂瀾,逆天改命,前...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