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癡情君王托愛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亮了,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見自己的胳膊貌似搭在一個人身上,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覺。等等,人?我床上竟然有個人!瞬間清醒一把拉過被子坐了起來。仔細一看,奧,原來是千瑾辰阿。是千瑾辰!腦子一個激靈,慌忙低頭看了看自己,還好還好穿著里衣的。看見自己并沒春光外泄,心里自然就淡定了。怎么說自己也是現代20歲的已經人事的成年人了,古代這些清譽阿啥的并不過分計較。我看見千瑾辰竟然是靠在床邊睡著,想了想自己夢里主動去抱他一下有些尷尬。額,看這樣自己應該是整晚都沒撒手,他就這樣靠坐在床邊睡了一夜。我有些尷尬的看了看他,睡顏透著些許溫柔,我把被子輕輕蓋到了他身上,跨過他準備下床穿衣服。

    千瑾辰一睜眼,看見冷伊沫輕輕跨過他準備下床的樣子,伸手把她緊緊圈在懷里,對著她的耳朵輕吹一口氣說“沫,昨晚可真熱情阿。該不是夢見了情郎,發生了點故事,嗯?”我氣急敗壞的從千瑾辰腿上蹦起來直接照他腿上踢了一腳,厲聲道“哪有那么多情郎,還不是夢見了你這個混.蛋!”這話說完我就后悔了,低著頭望著腳尖,恨不得給自己兩嘴巴子。千瑾辰一聽,嘴角高高翹起,伸手捏著冷伊沫的下巴讓她與自己對視。我緊張的看著渾身散發危險氣息的千瑾辰,他只是看著我戲謔的說了句“小爺我這會高興,就不咬你了”說完帶上了門走了出去。我利利索索的穿好了紗裙,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拍了拍胸口。“呼……真危險……”我自己輕聲安慰自己,我還以為他要干個什么呢。轉身收拾床鋪,這才看見枕邊的玉扇,原來千瑾辰是吃醋了阿。我撫過玉扇心里想著,涵連月..你可還記得我....

    “郡主,奴婢進來啦。”春兒走進來將手上盛著水的銀盆放在了梳妝臺上轉身說“奴婢打了水,郡主來洗漱一下吧。”我將玉扇小心的收入懷中,洗漱完畢后,坐在梳妝臺前。春兒站在我身后準備給我盤發,“郡主,想要梳個什么養的發髻?”“頭發既然在你手里,你拿主意吧。”我透過鏡子看著身后的春兒說道。“郡主,好了,您看看滿意嘛?”我從鏡中看著頭上的發髻,編以菱形盤在腦后,卻獨留了一束發絲垂在頸后,像極了系著線的風箏,“這發髻叫什么?很好看呢”我笑著回過身問她。“奴婢,閑來無事的時候研究出來的,并沒取名,要不郡主給起一個?”春兒答道。“這發髻像極了系著線的紙鳶,不如叫云鳶髻吧。”我征求著春兒的意見。“真是好名字,奴婢謝過郡主。幕老爺跟辰少爺在外面等您用早膳呢。”聽聞我便起身去了前廳,春兒則是準備早膳去了。

    “沫兒,昨晚睡得可好?”幕老見我出來慈愛的問道。我坐在幕老旁邊笑著點點頭。“義父,辰兒昨天睡得不好。”千瑾辰單手支著下顎,眼角瞄著我說道。

    “辰兒,說說是怎么個不好法?”幕老有些若有所指的說。

    “幕老,他肯定是晚上練功呢,所以沒睡好。”我忙掩飾的回答。

    “嗯?沫怎么知道我晚上在練功阿?莫非..”千瑾辰好笑的問道。

    “沫兒,幕老,你們三個人聊什么呢,這么開心。也說給朕聽一聽?”說著皇上便邁步走了進來,身后跟著梁公公。“干爹,你這么早就來啦。我們還沒吃飯呢,你呢?”我挽著皇上的手說。幕老跟千瑾辰站起身向皇上微微抱了抱拳,算是行了禮。“義父,我已經叫春兒去端早膳了,應該,馬上就來了。來人,去給皇上添一副碗筷。”我拉著皇上坐下后說道。“奴婢參見皇上、郡主”秋兒聞聲快步走了進來,向皇上行了禮。皇上揮了揮手,秋兒便退下取碗筷了,不一會就送進來了。

    “郡主,早膳給你端進來了奧。”“奴婢,參見皇上~”除了秋兒其他的三人出去的早并不知道皇上來了,手中端著膳食又沒辦法行禮,皆有些慌張的看著我,我笑道“春兒,還不讓她們把早膳放下,我們可是都等著呢,義父不會怪你們的。”皇上笑著點點頭。只留春兒退到我身后站著,其余的三人都打發出去了。

    桌上放著的膳食非常簡單:一小盆清粥,一盤玉米餅,一碟醬酸菜,還有素炒油白菜、小蔥豆腐,醬香魚絲等幾個家常菜。

    “沫兒,這些個菜式是你自己點的嗎?雖看著簡單,卻是非常適合的早膳呢。”皇上笑著問我。

    “義父,這些都是我身后的春兒準備的。我也覺得蠻喜歡的。”我說。

    “沒想到這丫鬟如此貼心阿。動筷吧,朕都餓了。”皇上笑道。

    吃過早膳后,皇上將梁公公喊了進來低低的吩咐了些什么,梁公公就急急地出去了。幕老、千瑾辰與我互望了一眼,心想著看這樣也該來了。我揮手示意春兒也下去,春兒欠身福了福就關上門出去了。就這樣屋內的人都不再說話。

    過了片刻,皇上開口說道“幕老,你可還記得朕的皇后素若?”幕老點點頭,示意自己是知道的。皇上繼續道“十六年前,素若她并不是因為產后出血而死而是中毒。”我們三人聽到皆是一震,這可算是深宮秘密了。皇上不為我們的表情所動繼續道“當時素若生產以后,朕便叫太醫去看看,結果這一看素若竟然在孩子出身后就身中劇毒。朕抱著孩子進去后,坐在床邊將她靠在身上。素若一皺眉,便吐出了血,然后她伸手摸了摸孩子,扶著朕的胸膛抬頭望著朕說,‘影,一熙一夢能與君共度半生,素若便知足了,忘了素若吧。素若不怪你..’說完這話她便倒在了朕的懷中再無氣息。朕沒有保護好她,即便知道是何人下的手,朕卻不能給素若報仇。朕恨自己,也很這王位,若有來生朕一定會生于農家尋到素若定不負她。”

    “哎..”我下意識的嘆了口氣,好一個癡情君王。皇上,聽見我的嘆氣聲,無奈的望向我笑了笑,說“沫兒,你失了憶,定然也是沒了關于三皇子的記憶吧,以前你們很要好,他可是喜歡你的緊。朕此次,是想將他托付與你跟幕老。沒保護好素若,朕已經很自責了,先下只想能保護好素若的孩子找機會為素若報仇。你們可能答應朕?”

    “沫兒定然會照顧好三皇子的。”我目光堅定的對皇上說。

    “皇上,三殿下帶到。”門外響起了梁公公尖銳的聲音。

    “進來吧。”皇上說。“爹爹~人家可想你了,你昨晚都沒來看我呢。”一個比我矮一點身穿一身緞袍的俊秀少年說著就撲到皇上的身上,然后回頭對我說“沫兒,你在阿,我可是想你了呢。”沖著我甜甜一笑。“見過三皇子。”我對他恭敬的說。

    “三皇子?沫兒,你怎么了?你從不這么叫我的。”少年皺著眉微怒。

    “熙兒,沫兒她失憶了,不記得你了。”皇上溫聲說道。三皇子聽完一把扯下頭冠,栗色的長發如瀑布一般傾下,說“冷伊沫,我是女子。我叫影熙夢,你不準再忘記我!”她大聲的說著。在場者除了皇上跟梁公公,我們三人皆是一驚,素若皇后當年生的竟是公主。

    “事實便是如你們所見,素若當年生的并非皇子而是公主。朕為了保護這個孩子,才傳出消息從小便當男兒養大習文學武。”皇上笑著說道,眼神中卻閃過一絲落寞,然后又道“熙兒,你可愿意隨沫兒出宮生活?爹爹不愿讓你卷入到這宮中的爭斗里。”

    “爹爹,我愿意出宮。可是要是想爹爹了怎么辦?”影熙夢望著皇上問。

    “若是想爹爹,可以寫書信或者讓沫兒陪著你回來看看,朕也會抽時間去看你們。以后就要麻煩幕老多多照顧這兩個孩子了。熙兒,這會就收拾收拾吧,下午便送你們出宮去。”皇上說。

    皇上同影熙夢走后不久,派人送來了厚厚一疊各種面額的銀票,一本劍法,跟一些珠寶首飾。我接過后將銀票珠寶分成三份,分別給幕老和千瑾辰收著。隨后將劍法遞給千瑾辰說“皇上說,這本劍法是送與你的。”

    千瑾辰接過后看見劍譜上的名字一喜,《炎心怒蓮劍》。“辰兒,這本就是同你的心法一起的。我將《炎心訣》給你后,還私下派人尋過,沒想到竟然在皇上手里。這套劍譜心法你若練成,怕是江湖上少有敵手。能承受這《炎心訣》兩層以上的炙熱真氣的人目前還沒有。短短三日你竟然已經突破四層了。”幕老高興的說。千瑾辰心想,昨晚去看冷伊沫的時候才剛突破三層,后面靠在她床邊胸口的炎息便自行在身體中周轉起來,結果自己就睡著了。“不對阿,辰兒。我看過這《炎心訣》突破第四層是需要寒玉做引導將炎息運過全身方能突破。可這哪來的寒玉呢?寒玉在天下間極為少有,尋得的人不多,連皇宮都沒有,可是無價之寶。”幕老疑惑的問。

    千瑾辰恍然想到了它,竟是那個玉扇!便把目光望向冷伊沫。我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便將玉扇從懷中取出遞給幕老查看。

    “這溫度,確實是寒玉沒錯了。往常江湖中有人尋得到小石子般的寒玉已然是難得了,這把扇竟然是全寒玉打造的,我還以為只是這扇墜呢。涵連月?影連國第一富商涵家的公子?沫兒,你何時認得他的?”幕老有些吃驚的望著我。

    聽幕老說完后,我心里一驚,這玉扇竟然是如此無價的寒玉打造的,怪不得我拿到時覺得它冰涼舒適便一直放在懷里了。隨后,我把撞到涵連月以及如何得到玉扇的經過說給了幕老聽。

    “看這樣確實是影國首富涵家的公子了。江湖有傳聞說涵家少爺武功極高隨身帶著一把寒玉扇,學的則是與辰兒相乘相克的《冰心訣》以及配套的《冰心凝葉指》。武功是指法,并不需要武器,如這武籍的名字一般隨手摘葉將身體的寒息附于葉上,便能輕易傷人。江湖中人后來稱他冰葉公子,但卻很少有人看見他動手。”幕老看著我說。千瑾辰皺著眉一言不發,心想武功與自己相生相克?不過是個江湖名號,一年后自己定要在江湖中分個高下。殊不知,自己日后高下未能分出,竟與他在江湖中并稱“冰葉赤蓮”。

    “嘿嘿,一不小心就認識一個了不得的人物了。沫兒命真好。”我笑著將玉扇揣回懷里說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阿。哎..”幕老看著我說道,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我們各自收拾一下吧,時候不早了。怕是一會公..三皇子就要來了。”看著春兒端著茶走了進來,隨即改了口。幕老和千瑾辰一起走出了前廳回屋收拾去了。

    “春兒,進去把我的包裹收拾下拿出來。”我喝著茶對她輕聲說。過了一會春兒將包袱放在桌上坐在我身邊道“郡主可是要走了?春兒舍不得郡主。”她的眼眶有些微紅。“別難過了,春兒。等我回了山莊就像義父要了你回去,好不好?”我哄著她說道,春兒這才破涕為笑。

    過了一會,幕老跟千瑾辰拿著包袱前腳走進來,后腳梁公公就帶著依舊一身男裝的影熙夢背著包袱走了進來。影熙夢換了一身華麗的白色錦袍,袖口衣擺皆繡著金絲,白色的頭冠將她栗色的頭發收于頭頂以一根紅木簪固定,細看之下才發現腰間還環著一把鑲鉆的軟劍,宛如一個俊俏的大家公子。

    “沫兒,你該不會看上我了吧?這般盯著我看。”影熙夢壞壞的笑著說。

    “那可不好說,你女扮男裝的樣子還是很養眼的。”我捂嘴笑著答道。

    “郡主、三皇子,轎子在門口,馬車已經在宮門口備著了,我們這就走吧?”梁公公看著天色向我們問到。幕老點了點頭,千瑾辰從桌上拿起我的包袱一并背上,我們一起向苑外走去。

    隨后我們四人出了清風苑,坐上了轎到了宮門。“落轎~”梁公公對轎夫說。我們幾人都掀簾走了下來。門口的守衛牽來我們馬車,遞給了幕老。影熙夢跟千瑾辰先上了馬車。隨后,千瑾辰伸出手將我拉了上去,我伸手放下車簾的時候,意外發現了藏身在不遠處樹后的宮女。然后對幕老說,“快走,此地不宜久留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94637_80_806-m
爆笑修仙:帝尊要親親
作者 愛打瞌睡的蟲
  世人皆知富法修,窮劍修,但是尋天宗的兩千號劍修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有個富裕到能養活他們整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