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紙狀書入仙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五章一紙狀書入仙門

    錢禾來到這山門,已經五天有余了,此時他正坐在門外的大青石上,餓的是頭昏眼花,這幾天錢禾一直不敢走遠,只在林中尋了幾個野果。

    錢禾心想,這凌云閣好沒道理,竟把他晾在門外,連個上前說話的人都沒有,想他歷盡艱辛,心中便有些委屈,錢禾早就沒了耐心,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我們錢大狀元呢,錢禾站起身來便開口大罵起來。

    “你們這幫修仙者,好不知禮,本少爺誠心來拜師,你們不看茶就罷了,竟眼看我在這餓死,真是太仁義了?本少爺既然尋到了這山門,就證明我有機緣,如今還把我拒之門外,是何道理啊?你們這幫不仁不義之徒,本少爺我.....”

    錢禾嘴里吐沫星子亂濺,邊罵邊跪在地上寫著字,仔細一看竟是副狀子。

    錢禾收筆,在紙上吹了吹,滿意的點了點頭,便低頭尋了一塊石頭,包在狀子內扔進了山門去。

    錢禾此刻真是神清氣爽,一掃胸中悶氣,沒想到站在這仙派門前,罵起神仙來,感覺竟是這般爽快,爽屁了.....

    胡天走進了大殿,遞上手中的狀子“師傅,師伯,你們看,剛才那錢禾竟丟了副狀子進來,”。

    此處乃凌云閣真正的修煉圣地,凌云小仙界,那大殿正是在凌云金頂之上。

    凌風剛看了幾眼便伸脖子罵道“這黃口小兒,竟敢口出狂言,看我不教訓教訓他,”凌雷無奈的看了看這老師弟,一個渡劫境的大修,竟和一凡人小輩一般見識,真是老小老小啊。

    “罷了,師弟你我就去掌教師兄那走一趟吧,看看這小子的造化如何,師兄一直自己一個人后山也挺孤單的。”說到這里,凌風也是面色一暗,微微的點了點頭,和凌雷一道向那后山走去。

    不大一會,就在一棵老樹下找到一個四十左右歲的身影,只見此人穿著一件略嫌簡單的素白色長錦衣,腰系一條白玉腰帶,烏黑的頭發用一青色發帶束在腦后,再觀其相貌,星目劍眉,朱唇皓齒,鼻梁挺直,再配上那挺拔的身形,整個人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劍,鋒芒向天,此人正是凌云閣掌教向問天。

    凌風凌雷剛走到向問天身前還未說話,那向問天就開口訓到“瞧你們兩個什么樣子,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哪有我輩凌云劍仙的風采。”

    凌風凌雷連忙點頭,稱師兄教訓的是,原來這教訓人的習慣也是一脈相承,師兄弟三人教訓起人來都是一個模樣。

    向問天和兩人比起來,倒是一副中年人模樣,只是他嗓音低沉,神情蕭索,似含有莫大的不甘,但語氣之中自有一股威嚴“凌雷,凌風兩位師弟,尋我何事啊?”向問天提起一個酒葫蘆大口灌了下去。

    此時凌雷恭敬的答道“師兄,山門外有一凡人小子,前來拜師,看他一身破爛,找到這里,想來心還算誠。”

    向問天瞪起眼睛,又是教訓道“胡鬧,凌云閣向來不開門收徒,難道為兄找不到弟子?要這般送上門來的嗎?你們兩個把自己的徒弟教好便是,一個胖的要死,一個笨的要死。”這向問天說的自然是白少凡,和胡天二人。

    白少凡是凌風的徒弟,乃是天生的古神體,筋肉厚實,經脈粗韌,體內的元氣更是尋常修仙者的數倍。

    那胡天乃是五行異體,最是親風,也十分適合繼承凌風的衣缽。這二人均是天賦異稟,要不然也不會被凌雷和凌風收入門下。

    凌雷和凌風對視了一眼,只是苦笑的微微搖了搖頭,師兄平時便是心高氣傲,此時想讓他看上一個送上門來的弟子,自是難上加難。

    凌風開口說道“打擾師兄了,我這就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趕走,這小子竟還寫了副狀子,還告我們假仁假義。”

    說罷兩人就要轉身離去,向問天則是一愣,寫狀子?開口說道“什么狀子,拿來我看看。”

    凌風身形一顫,心道,以師兄的脾氣,看了那狀子,恐要把那小子剁成肉泥啊,小子到時你可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囂張了,奈何這里還有個更囂張的人,大不了到時候我攔著點便是。

    向問天接過狀子,只觀其字其言,便感覺此人以來到眼前,看懂了七八分,凌風也不想害死那小子,便開口說道“師兄,何必和一個凡人動氣,我這就把他趕下山去。”渾然忘了他剛才還在因為狀子大罵。

    只見向問天把那狀子看得仔細,面有所思道“慢著,帶他到劍冢,過了劍冢,我就收他為徒。”

    凌風,凌雷大喜,兩人只是想師兄平時一個人在這后山,難免孤僻,要是能有個弟子相陪也是好的,沒想到真成功了。

    隨即二人又拉下臉來,凌風開口說道“師兄,要過那劍冢,一個凡人那里過得去,我看那小子還頗為不錯,不如.....”

    向問天拿起酒葫蘆又是灌了一口,言語之中自有一股霸氣“不須多說,要做我的弟子自然過得去。”說罷揮了揮手,便不再理會二人。

    凌風,凌雷二人苦笑,卻不敢違逆師兄的話,回到那大殿之上,把白少凡和胡天二人招來,吩咐他倆把那錢禾帶上山來。

    兩人心頭一喜,莫不是真要多出個師弟......

    錢禾罵得累了,正坐在大石上喘氣,就見門內走出二人,正是前幾日見過的大漢。

    “錢兄弟,恭喜恭喜,師傅派我倆來接你上山,能不能收你為徒就看你的造化啦。”胡天搶先說道,白少凡也是笑著點了點頭。

    錢禾一聽這話,臉上的神情,當真是應了那句詩,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只見錢禾一個筋斗就從石上飛了下來,幻想著自己日后御劍飛行,追風逐月的神仙模樣,臉上的表情就越發精彩了。

    錢禾勉強控制好情緒,湊上前去,“兩位師兄,錢禾這里有禮了”說罷便拜了下去,白少凡和胡天也是說話回禮,看著三人模樣,好似真是師兄弟一般。

    兩人帶著錢禾向那后門走去,只見白少凡那張胖臉上露出了一絲壞笑,開口說道“錢兄弟,入了這后門,可是另一幅天地啊,莫要驚訝啊。”錢禾點頭表示受教了。

    白少凡和胡天暗地里卻盯緊了錢禾,想到他們自己剛入山門時那精彩的表情,現在終于可以挽尊啦。

    錢禾穿過破舊的后門,忽然感覺眼前光線一陣變化,等待適應后,睜開眼睛一看,只見那錢禾的眼睛慢慢睜大,好似不受控制一般,長大了嘴,呆呆的看著眼前的這幅畫面。

    只見入眼處,腳下是一山崖,崖下是一片青藤古樹,蒼松翠柏,郁郁蔥蔥,層層疊疊,放眼望去,波瀾無際的樹海中,一座大山巍峨屹立,直聳云霄,半山腰處飛鳥環繞,云煙飄渺,再觀那山頂,一片金光普照,氣勢磅礴。

    錢禾只感覺一股宏壯雄偉之氣襲面而來,愣了半晌,才緩緩回過神來,再抬頭向那老天看去,只感覺此刻似乎離天更近了些。

    白少凡和胡天看錢禾終于緩過神來,便上前拍了拍錢禾的肩膀,眉飛色舞的說道,“震撼吧。”兩人顯得很是得意。

    只見白少凡翻手拋出了他那把精致的短劍,一手就夾起了錢禾,“錢兄弟,這就帶你去金頂看看。”

    這白少凡也是個頭不小,只是胖胖的身材,顯得不是那般魁梧罷了。

    白少凡夾著錢禾,御劍向金頂飛去,胡天也是拋出了一把闊直大劍,一道劍光跟了上去。

    錢禾只覺得一陣頭暈眼花,腹中翻江倒海,腳便落了地,當下跪在地上嘔了起來。白少凡和胡天又是一陣偷笑,這是傳統節目啦。

    好在錢禾這幾天沒吃什么東西,吐了一會,就勉強直起了身子。

    眼前是一寬闊的廣場,廣場盡頭是一建筑威嚴的大殿,金光環繞,宏偉壯觀,大殿后方,崇閣巍峨,層樓高起,青松拂檐,玉欄繞砌,金輝獸面,彩煥螭頭。

    錢禾略微收拾了一下,便恭敬的跟在后面向大殿走去,錢禾面對這番景象,早已肅然起敬,只是心里感覺似乎少了些什么.......

    待續--請大家收藏,偶爾給個推薦我就滿足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95233_22_64-m
奪運書生
作者 釣魚1哥
  九州大陸,浩瀚無邊。大齊國,川府赤陽衛。杜府乃西邊砥柱中流,世代衛戍西邊,抵抗蠻族來犯。<...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