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伴生花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認真看,我只示練三遍。”

    蕭遜淡淡吩咐了一聲,旋即跨步而出,魁梧的身材在一霎間便是拉開架勢,因為教演的關系,前者舞動的拳腳也是故意放慢動作。

    而在蕭遜拉開架勢時,不遠處少年的神色也是驟然一肅,那全神貫注的模樣,將耳畔的一切雜音都仿佛是摒棄而去,精氣神,全然的貫注在對方舒動的身形之上!

    “記得如何?”

    三遍之后,蕭遜收拳而立,目光轉向那猶自入神的少年臉上,此時的后者,有著一種莫名的神韻,讓得他神色微微的有些恍惚,片刻后沉聲問道。

    蕭南回神,笑著撓撓頭,咧了咧嘴,有些不敢肯定的道:“差...不多吧。”

    “哦?”蕭遜眉尖微微的挑了一挑,退讓開來,道:“你打打看。”

    解下身上捆綁的鐵坨,蕭南上前兩步,深深地吐息一口,微微閉目,腦海間仿佛有著一幅幅畫面翻卷而過,其手腳也是在這一刻動了起來,削瘦的身姿,帶著生疏的滯澀,斷斷續續的摸索著...

    “這孩子,修煉天賦雖是一般,但悟性卻極為的不錯,有著一絲你當年的影子...”

    隨著場中少年身形的展動,蕭遜眼底漸漸的涌起一抹異彩,僅憑著三遍教習便能夠達到這般地步,著實不易,修煉天資可以用苦練與外物填補,但悟性的差距,卻是無從彌補。

    “阿伯,還...行吧?”勉強將那一遍身法走完,蕭南睜開雙眼,目光巴巴的望著蕭遜,心里稍有些忐忑,這九斗勁是阿伯的第一次教演,他可不想令得后者敗興而歸。

    “唔,馬馬虎虎...”

    眼中的光彩悄然淡去,蕭遜沉吟少許,輕點了點頭,然后眼睛一掃,伸手折下一條低垂的柳椏...

    ......

    啪!

    蕭遜指尖微壓,輕輕一彎的柳椏,卻是如同教鞭一般,狠狠的抽打在少年探出的胳膊上,在那股滲透的力道之下,即便是七轉的如石似鐵,也是無法將其抵御,一股火辣辣的痛楚頓時在膚表上蔓延開來。

    而在這般蔓延的火辣劇痛之中,蕭南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抽動了一下,不過那掩在神色下的堅毅卻是紋絲不動,然后胳膊順著柳椏傳遞出的力道細微的調了一調。

    蕭遜望著那張小臉掩映下的韌色,心中略微的有些動容,看來幾日前的屈辱不白挨啊,總算是將其本性挖掘出來。

    黑幕悄悄拉下,月光如水般傾灑而進,將林間少年的一張俊秀臉龐輝映的格外溫潤,拳腳間的生澀,也是在一遍遍的施練中慢慢褪去,那般模樣,已然是頗具雛形。

    “時間不早了,今天的課程便到此結束吧。”蕭遜抬頭望了一眼天色,淡淡說了一聲。

    “阿伯先回去吧,我想再練習一會兒。”蕭南停下拳腳,摸了一把臉上的汗水,笑道。

    “嗯,你好自為之。”

    蕭遜點點頭,丟掉手頭的‘教鞭’,經過一下午的嚴苛指點,少年進步也是極為的顯著,現在的后者,已是能比較完整的將九斗勁身法施練出來,這份成就,即便表面不言語,但他心底還是頗為震撼的。

    “阿伯!”

    望著那負手而去的魁梧背影,蕭南目光中閃過一絲踟躕,最后還是咬了咬牙,喊道。

    “嗯?怎么?”聽到背后傳來的聲音,蕭遜腳步頓了一頓,扭過頭,皺眉道。

    “我...”

    蕭南攥著衣角的手掌微微緊了緊,深咽口氣,道:“我想知道一些關于他們的故事。”

    蕭遜聞言,臉色陡然冷了下來,眼底深處,仿佛有著一抹凜色閃過,旋即回轉過身,一言不發的大步流星而去。

    見狀,少年面色也是霎時一白,死死咬著的唇角涌起一絲淡淡的腥氣,眼睛卻是盯著那即將消失在夜色中的魁梧人影,有些痛苦的嘶聲在林間上空回蕩而開。

    “我也姓蕭!”

    “一個是爹,一個是娘,為什么從我睜開眼便從未見過這世間而言最親的兩人?!”

    “為什么他們那么狠心,為什么你們連我最基本的知情權都是無情的剝奪而去?!”

    嘶聲回蕩間,蕭遜那默然離去的身影似是顫了顫,仰起頭,月光照耀下,也是能見到其眼底泛起的一絲紅色,動了動嘴,然后不再停留的快步消失。

    “一切等你練到第九斗之后再說吧!”

    聽著傳進耳邊的聲音,蕭南緊攥的拳頭一點點的松緩下來,坐在一旁,略顯削瘦的身形在冷光傾灑下,顯得頗為無力。

    十三年!

    蕭南來到這個世界已是有著十三年的時光匆匆而逝,十三年里,他耳邊無時不刻的充斥著關于那個男人的流言蜚語,傳奇、叛逆、私利、情懦...而蕭遜對此也是緘口莫言,絕口不提,一切種種,讓得他腦海間的印象模糊而無比扭曲。

    “孤兒么...我不信!”

    蕭南眼中陡然閃過一抹堅定之色,他不相信兩人是流言所述般的薄情寡義,不相信他們會將其狠心撇下而不管不顧,絕不相信!!

    “第九斗...”

    蕭南眼睛瞇了一瞇,旋即爬身而起,既然阿伯將條件定在第九斗,那無論其城堡壘得多么艱難,他都是注定要將其攻克而下!

    ……

    很晚之時,蕭南方才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練功林,抬頭瞅了瞅面前不大的宅院,然后推門而進,而在他準備將手頭拎著的鐵坨塊隨手扔在墻角時,眼角余光突然瞥進大廳,在那里,一道纖瘦的嬌軀正趴在食桌上正憨憨睡著。

    “這丫頭...”

    蕭南目光在食桌上的幾碟菜食上微微一掃,便是明白過來,當下心中掠過一絲暖流,這丫頭還真是傻得可以。

    將鐵坨堆在某處墻角,蕭南放慢腳步的走進大廳,看著那張沉在酣睡中的少女臉龐,一雙纖眉俏皮的皺著,時不時抿抿嘴唇的樣子,霎是可愛。

    少女名為蕭婭,是蕭遜偶然撿到的棄嬰,兩人之間雖是沒有血緣聯系,不過蕭南卻是一直將其視作親妹妹看待,而其調皮又懂事的性子,又是深得蕭遜喜愛。

    蕭南彎腰,將少女輕輕抱起,穿過院落走進后者閨房,視線在那簡樸而精致的小閨房里掃了一下,停在床跟前慢慢放下,旋即輕手輕腳的拉起薄被蓋上。

    “哥...”

    蕭南轉身,在關上房門時,一道低低的嚶嚀聲卻從身后傳來,抬頭望去,只見少女揉著惺忪的睡眼,透過窗欞的月光照在那張有點迷糊的小臉蛋上,青澀間,已是隱隱的有著一絲嫵媚的味道。

    “怎么啦?”蕭南停下動作,輕輕一笑。

    “哥,你...還好吧?”

    蕭婭咬了咬嘴唇,這些日子少年的艱苦練習,她也是看在眼里,顯然是幾天前的一場事端將其刺激的不輕,心里有些微微的不安。

    “放心吧,你哥又不是泥塑人,沒你想象中的那么嘎嘣脆。”蕭南笑笑,道:“早點睡吧。”

    “哦。”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少女低低應聲,看著少年關門退去,才悄悄閉上眸子。

    退門而出,蕭南回到大廳,將肚子草草的填飽,麻利的收拾完碗筷,一頭扎進自己小窩,愣愣的目光,盯著天花板望了許久,方才長長吐出一口氣。

    “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蕭南手掌突然的摸向額頭,那里有著一道樣式古怪的紅色印記,其模樣有點像是某種花紋紋刻,據蕭遜所言,這是在他出生時便攜帶而出的伴生胎印,在其上后者顯然也是下過一番功夫,卻是探尋無果,便是當作普通胎痕對待,沒有太大在意。

    然而,蕭南卻總是有著一種錯覺般的恍惚意識,覺得這東西似乎并不只是胎印那么簡單。

    習慣性摩挲片刻,蕭南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隨后有著一股深深的疲倦如潮水般涌了上來,而在這股濃濃睡意的包裹下,他也是很快便是進入夢鄉。

    “嗡。”

    一聲極其細微的顫音,在蕭南沉進夢鄉之后,陡然從那額前的伴生花紋中悄然傳出,旋即,一道輕微的漣漪波動在房間里擴散而開,看那模樣,似是有著什么東西想要從中掙脫出來一般...

    P:收收更靚,推推更健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67233_2_30-m
雷霆之主
作者 蕭舒
  我是雷霆之主!攜一方殘缺雷印轉世重生於武學昌盛的世界,手執雷印,天地至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