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異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黃昏,落日墜山,彤紅的夕陽,從薄薄云間穿透而過,一片絢麗的紅霞,在那林間上空,鋪展而開。

    砰、砰、砰…

    一道道沉沉的悶響,從絢爛的林間傳出,聽見的剎那,便是在人眼前自主的形成一幅重錘捶打古木樹干的畫面。

    一道赤裸著上半身的男孩身影,汗流浹背,雙拳舞動之間,重重錘鑿在面前人腰粗的樹干上,那遠遠可聞的砰砰悶響便是源于此處,而在前者雙拳的擊打點,有著一個深深凹陷下去的坑洼,在樹木內部沁出的汁液下,顯得有些濕滑。

    呼…呼…

    粗沉的喘息,在一道道的悶響聲中,漸漸加重,少年面色微白,運動的手臂和肩胛處肌肉,都隨著那一曲一伸,拉動起來,凸起的模樣,充滿力量的美感。

    在拳木相接的剎那,少年匯聚全身的力道,也是一貫而入,而在這種已然不可小視的力量下,整顆古樹也在劇烈搖晃著,落葉飄零,將前者包裹。

    砰!

    在揮出最后一記拳頭之后,少年終是堅持不住,微微僵硬的身板直直的朝后方栽去,砸在森綠的草皮上,重重喘息。

    許久,恢復了一絲氣力的蕭南,望著頭頂在如冠般枝葉切割下顯得十分零碎的天空,一抹苦澀,悄然的浮現在其嘴角。

    血肉深處掩藏的藥力,在少年一次次的自我逼迫下,僅僅持續了四天,便是徹底的消耗殆盡,而這三天以來,他便是過著‘光棍’的修煉,而沒了藥力對疲勞的舒緩,他修煉的時間,也是大大縮短,近乎小半,都是在無可奈何的休憩中度過。

    這,于一個對力量極其渴望的人來說,是十分殘酷的事情。

    從胸襟里摸出一個特質的小型陶罐,這是普通妖獸血的提煉,藥效比起那一階藥劑,期間差別,宛若云泥,不過,總算是聊勝于無。

    掀開罐封,蕭南張嘴,將陶罐中之物,盡數倒出,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道,在一瞬間,將其口腔占據,浸染的舌根都是一陣麻痹。

    咕咚。

    蕭南咧了咧嘴,一狠心,喉嚨上下一動,將黏在口腔里的血腥物順下,似是要將他喉嚨都糊住般,不過,轉眼彌散出來的一股熱量,倒是將其不適,緩緩抵消下去。

    “沒有外物的輔助,修煉質量和速度的確是大不如前了…”

    少年撐起身,背靠著樹干,微皺的視線,望著手上擦掉的一層層肉皮,細小的血管,不斷外滲著鮮血。

    不論其它,單是這樣的皮外傷,若是沒有很好的療傷藥,也是需要一定時間去恢復,而這樣白白耽誤掉的時間,自然是要比其他人落后許多。

    “看來接下來的課程是不能再進行了…”

    一陣強烈的虛弱感從血肉之中翻涌而上,讓艱難爬起身的蕭南,一個踉蹌,關鍵時刻扶住一旁的古樹才不至于狼狽栽倒,考慮了一番,也只能將眼前事實無奈接納,若是死撐著,恐怕是過猶不及。

    瞅著眼前的大門,少年使勁拍了拍臉頰,將萎靡的精神強強提起,做出一副力有余的模樣,跨步走進。

    “哥,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大廳里,正心不在焉往嘴里扒拉著米飯的蕭婭,眼角忽然閃過一道黑影,當即扭過頭,一雙明亮的秋眸中,有著一抹驚訝之色閃過,以前,后者可是不會這么早早收工。

    “今天正好是月圓夜,早點回來,我們一家人也可以吃個團圓飯。先去洗洗吧。”

    蕭遜也是眼瞼稍抬的望去,那微瞇的目光,一眼便是將其強演出來的偽裝識破,開口打了個圓場,道。

    “嘶…”

    砰的一聲,少年將手頭的黑沉沉鐵塊甩出,雙手放進冰水的剎那,無聲的倒吸一口涼氣,浸泡了好一會兒,直到將那痛覺神經短暫麻痹,方才簡單一番收拾,走進大廳中。

    然而,這樣粗糙的掩飾,顯然不能瞞過眼明腦聰的蕭婭,在他不小心探出手掌的時候,便是露出馬腳。

    “哥,你受傷了?!”少女驚訝的聲音,略帶著一絲尖銳,一把拉過那明顯紅腫的手掌,眼眶微紅。

    “一點小傷而已,不礙事的。”蕭南勉強扯出一絲笑顏,安慰道。

    “男人么,受一點點小傷,算不得什么。”

    蕭遜目光在少年手背上似是無所謂的轉了一圈,淡淡的道,不過,心里卻是微微慨嘆,后者這段日子的廢寢忘食,他也是看在眼里,作為現今最親近的人,怎能不痛心?

    “我去拿藥!”少女悄悄的抹了一把眼角,轉身,朝內廳快步走去。

    “哎,不用了…”蕭南急忙道,不過,不等他將話說完,少女一瘸一拐的身影,便是轉進內廳。

    “這個,你先用著。”

    放下碗筷,蕭遜探手,伸進胸襟里一陣摸索,最后掏出一個黑紅色竹筒,扔在少年面前,沉聲道:“你只管修煉,藥劑的事情,由我來想辦法。”

    “這是…”

    蕭南神色一愣,骨碌碌滾在眼前的黑紅色竹筒,與先前對方交給他的藥劑一模一樣,這般東西的珍貴程度,服用過一遍的他,自然是十分明白,所以在一陣躊躇中,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這東西,阿伯是從哪里弄來的?”

    “這不是你的事。”

    然而,對方顯然是沒有回答的準備,端起碗筷,若無其事的夾菜吃飯,而少年在詢問無果后,便是將桌上的小竹筒抓起,狠狠的攥在掌心。

    片刻,蕭婭微坡的身影飛快走出,小手中,還拿著一個紅色藥瓶和一把棉簽,落座后,一言不發的將少年手掌抓起,小心翼翼的擦拭起來。

    “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修煉是長遠事,急不來的。”飯后,蕭遜淡淡說了一聲,朝著內院的房間走去。

    “你也先回房吧。”將正準備收拾碗筷的少女止住,一番強逼,才回房休息,而那療傷藥,則是留給了蕭南。

    深吸口氣,少年麻溜兒的把碗筷收拾干凈,躺到床上的剎那,一陣疲頓,宛若洶涌的浪潮般,將其淹沒。

    “阿伯到底是從哪里連續弄來這么珍貴的一階藥劑…”

    蕭南微縮的目光投在手頭的黑紅色竹筒上,一聲呢喃后,意識便是變得模糊起來,轉眼,粗重的鼾聲在房間響起。

    深夜,一抹抹紅芒,從少年額前的半生花紋中,悄然的流轉而出,片刻,似是化成一輪小型太陽,一時間,將窗外的皎潔月光都是蓋過。

    “啵。”

    “嗡。”

    一聲氣泡破裂的聲音之后,紅芒猛然一晃,恍惚間,似是一道細薄鐵片高頻率震動的顫音,隨即傳出,而隨著這道高頻率顫音的傳出,一圈肉眼可見的紅色漣漪,以花紋為中心,蕩漾而開。

    這般異象,在持續了數個呼吸之后,方才漸漸收斂而去,重新化成一道黯淡花紋,靜靜的烙刻在少年額頭前。

    ……

    “呼!”

    房間里,蕭南雙眼乍然睜開,身子一個鯉魚打挺,猛地坐起,而一陣突兀的眩暈,也在這一刻,瞬間涌進腦海。

    “糟了,睡得太死了!”

    少年敲著略有些脹痛的腦袋,朝窗外望了一眼,微沉的天氣,仿佛連帶人的心情,都變得壓抑起來。

    “好奇怪的夢…”

    揉著刺痛的太陽穴,蕭南努力回憶昨夜一直纏繞在他腦海中的場景,而那場景,在意識清醒的剎那,竟是瞬間模糊,淡卻了下去。

    “啊!”

    記憶碎片強烈沖擊著少年脆弱的大腦,宛若無數針扎一般,令得前者不由得驚呼出聲,過了好一會兒,那扭曲的面孔,方才漸漸平靜下來。

    不再做那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蕭南推門而出,急匆匆的吃了兩口飯后,便是拎著四坨黑沉沉鐵塊,跑出宅院。

    從胸襟里將黑紅色竹筒掏出,他沉吟片刻,無論阿伯是從哪里得來,既然交到他手上,就要將其最大價值發揮!

    “還是先行強鍛一番…”

    既然做出決定,蕭南也不再猶豫,把藥劑小心收起,旋即將四坨鐵塊熟練的綁縛在手腳上,繞著林間小道加速奔跑。

    勁之力七到九轉,鍛造的是一個人的骨骼,由內向外,最終蛻骨成石、成鐵,方能嘗試凝出氣旋,吸納天地元力入體。

    “照這樣下來,想要達到八轉境界,恐怕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一邊用盡全身氣力奔跑,一邊暗暗想著,據他估算,以這樣的高強度鍛煉,即便是有著不斷的藥劑提供,想要從眼下的七轉跳進八轉,也是需要不短的時間,至少五六個月才行。

    “轟!”

    在少年沉浸心神胡亂想著的時候,嗡隆一下,一聲似是不存在的巨響,就好像一記重錘,狠狠鑿進前者腦海,而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前者前沖的身形,在猝不及防下,猛地朝前扎去,栽了個啃泥狀。

    “呃啊…”

    少年痛苦的呻吟聲,隨之響起,難言的劇痛,讓他抱緊頭顱,蜷縮的肢體,忍不住的猛烈顫動。

    許久,那種腦裂般的痛楚,方才漸漸褪去,而隨著蕭南意識的徐徐恢復,一縷莫名的異色,從他微紅的眼底深處,涌現了出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