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軒轅鎮魔印[修改版](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紫云汐月完全沒想到西海云升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你跟了南天無夢這么久,又是他的親傳弟子,應該多少有些聽聞吧?”

    “是。”紫云汐月點了點頭。

    “聽說,‘虛天幻魔’也被稱為‘護駕’。”

    西海云升點了點頭,示意讓紫云汐月繼續說下去。

    汐月不明白西海云升的用意,但見西海、東溟和帝扶三人都看著自己,只得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一萬年前天魔兩界交戰,許多神魔在戰爭中軀體被毀,元神無依無憑,雖然神魔的元神永不會消散,但沒有肉身不僅無法發揮自身的力量,更有被隨時封印的危險,所以這些神魔的元神流落到人間界,尋找合適的凡人附身。”

    “人間界中有極少數的人,能夠以自己的意志駕馭神魔的元神,也就是說憑自己的凡軀使用神魔的力量,當神魔的元神認為某人符合自己的要求,就會成為這個人的‘護駕’,而這樣被神魔附身的人,則被稱為‘御使’。”

    “若‘護駕’是天神,則叫‘虛天’;若‘護駕’是魔神,則叫‘幻魔’。”

    紫云汐月說完,西海云升便道,“不錯,身為‘御使’,能駕馭神魔之力,本身已遠遠超越了凡人的境界,幾乎已能算是‘半神’,一般的修道練武之人根本無法相比。”

    “是。”紫云汐月應道。

    “那么,幻夢城四城主,都是‘御使’的事,你也知道吧?”這次開口的是東溟炎簫。

    不知怎的,聽到這話,少年突然感到背上現出一絲寒意。

    南天無夢的確告訴過他“虛天幻魔”的事,但從未說過自己是不是‘御使’,雖然汐月暗自猜測,可幻夢城主親口對他說出實情,還是讓他為之一凜。

    四大城主法力武功如此高深莫測,早已不是用“高手”二字就能形容的,這樣一想,他們身為“御使”其實合情合理,然而,“虛天幻魔”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宛如神話奇談,這種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汐月又看了西海云升身旁的帝扶一眼,那人還是紋絲不動,宛若雕像,即便是聽到了自己師父的話,也沒半點反應。

    帝扶早已知道了么?

    “汐月?”

    汐月回過神來:“南天大人從未對我說過他是‘御使’,不過……”

    西海云升抬起手,汐月只得緘默。

    “其實,無論一個人資質如何,只要有了‘護駕’——‘虛天’也好,‘幻魔’也好——都會脫胎換骨,修煉得法,功力就會一日千里,突飛猛進,雖然最終能發揮出‘護駕’原本力量的幾成還是要看個人的天賦,但最低限度也絕對超越人間一流高手。”說到這里,西海云升笑道:

    “汐月,你想不想成為‘御使’?”

    “啊?”少年愣住了。

    “你想不想擁有自己的‘護駕’呢?”

    紫云汐月可從未想過這樣的事。

    “汐月,西海城主一番好意,你還猶豫什么?”

    冷不防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南天大人!……”見南天無夢突然跟個沒事人似的又坐了起來,輕描淡寫地品茶,汐月吁了口氣。

    這里的氣氛實在是有夠詭異,汐月此時連那傳說中的寶物都不想看了,只想早些離開回無夢城去,他可不要做那只被好奇心殺死的貓。

    “哦?想不到這么快就恢復過來了。”西海云升哈哈一笑。

    “弄了點小把戲罷了。”南天無夢打開扇子掩住下巴,“你準備的好酒我沒喝幾口,倒是有不少進了東溟的肚皮呢。”

    話音剛落,東溟炎簫就應聲打了個響亮的酒嗝,一股濃烈的酒氣沖著西海云升撲面而來,他不禁皺了皺眉頭。

    “東溟的酒量在我們四個人當中僅次北都,就算被你我動過手腳,幾杯小酒還不至于難倒他。”南天無夢似笑非笑地說,“西海,你偷偷摸摸做些見不得人的事,還對汐月說些亂七八糟的話,到底是何居心?”

    西海云升笑而不語,將手伸進寬大的袖口。

    “南天,你可知道這是什么?”

    他從袖中取出一黑色物件,那東西四四方方,四周雕著九個栩栩如生的人像,其中有威武剛猛的武將,也有亭亭玉立的少女,頂部則是第十個人像,一身帝王裝扮,做側臥沉思狀。

    汐月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仔細望去,發現它竟隱隱散發出縷縷黑光,邪氣如蛇一般妖異地纏在托著那黑印的手上,映得西海云升的臉膛一片黯然,偏偏他還是一臉溫厚和善的表情,看上去更是讓人膽戰心驚。

    “暗玉神印。”南天無夢語氣平淡,“西海,這就是你要給我看的寶物?”

    “不錯。”西海云升呵呵笑道,“你見多識廣,恐怕世上也沒什么能讓你吃驚。”

    “你已讓我大驚失色了。”南天無夢說,“聽說暗玉神印共有三枚,你手中的又是哪枚?”

    西海云答道:

    “軒轅鎮魔印。”

    他話音剛落,南天無夢便笑了。

    西海云升也笑了,東溟炎簫同樣嘿嘿笑了起來,甚至一直面無表情的帝扶,嘴角也掛上了一抹笑意。

    “你瘋了,西海云升。”南天無夢邊笑邊說。

    “說實話。”西海云升止住笑,“我今天本來以為你不會來的。”

    “此話怎講?”南天無夢還在笑,“連天魔兩界也為之惶恐的寶物驚現幻夢城,就算是死也要過來親眼看看哪。”

    “你應該已經算到了。”西海云升問,“你的卦從來也不會出差錯,為什么還要到云升城來?而且……”說著他瞟了紫云汐月一眼,“還把這孩子也帶了來,你對自己的性命無所謂,連你唯一的傳人死了也沒關系么?”

    聽了西海云升的話,少年心頭一顫。

    前些日子,我給自己算出兇卦了哦,殞命之災,避不了的。

    不會吧……

    “這孩子似乎還不知道的樣子。”西海云升冷道。

    “西海,正因為我的卦從來也不會出差錯……”南天無夢邊給自己添茶邊說,“所以我知道這幾天我一定會死,不過,我還沒那個本事連自己會是怎么個死法也算出來。”

    西海云升和東溟炎簫都沒有說話。

    “不過,我這個人一向好管閑事,所以給自己算完以后就順便給北都也算了算,結果也是兇卦,會不會死我就不清楚了。”南天無夢說,“然后我就接到了你的請柬,來到云升城后看到你的首徒帝扶,再見到東溟,我就知道自己今天赴的是鴻門宴了呀。”

    “那你還把那孩子一并帶來?”東溟炎簫插嘴道。

    “你們不是還要這孩子來抵罪么?”南天無夢故作驚奇,“我死在云升城里,北都知道了必定會追查原因,然后你們把汐月交給他,說他因為想要得到我的‘虛天’,所以借著到云升城赴宴這個機會,趁我不備用‘無夢天音’迷住了眾人心神,然后再出手殺了我——所以我就把他帶過來了嘛。”

    “南天,你還真是可怕。”西海云升說。

    “本來你到底想做什么,為什么要殺我,我還不是很清楚。”南天無夢說,“本來我以為你是想做幻夢城的頭把交椅,知道我與北都交好,所以先設計除掉我,北都性子急燥,知道我死了必然暴跳如雷,再加上他又是個粗心的男人,只需你和東溟在旁邊稍加挑撥,他就會堅信汐月是兇手,雖然他的功力是我們四人中最高的,但露出破綻后憑你們的本事要致他于死地,也不是件困難的事……但是剛才看到你拿出了暗玉神印,我才發現原來你們的野心比我想的還要大。”

    “說說看?”西海云升氣定神閑。

    “你不怕我在拖延時間?說不定北都待會就像頭紅了眼的蠻牛沖進來呢。”

    “聽我安排在伏烈城的人說,因為三年一次的‘禁谷大會’即將召開,北都這段時間忙得很,亦沒有與你有過聯系,所以我想……”

    “也許在我今天離開無夢城之前,就已經用飛鴿傳書……”見西海云升不為所動,南天無夢一臉失望。

    “南天,你不會讓北都知道的。”東溟炎簫說,“你算出誰有難,則那個人無論如何也必然會有難——這就是你和北都的命,怪不得我們。”

    “真沒辦法,這樣也被你們識破。”南天無夢大為掃興,“那我就直說了——西海,如果你手里真的是‘軒轅鎮魔印’,那你們的目的則是要把‘他’從里面放出來,‘他’的肉身已在一萬年前的神魔大戰中被毀,只留下了元神……”他忽然轉向身邊的少年,“汐月,你說,把‘他’放出來以后,你的西海叔叔和東溟叔叔打算做什么呢?”

    “喂!我不是那小子的叔叔——我還沒那么老!”東溟嚷了起來。

    二城主和三城主打算殺掉南天大人?再對大城主不利?若真是如此,那整個幻夢城,不,恐怕整個人間界都會陷入混亂之中!可南天大人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還在開那兩位城主的玩笑……又不像是真的要動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天大人,如果是在開玩笑,也未免有些過火了吧?

    “汐月,神游太虛呀?”冷不防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沒、沒有!”

    “那你說,他們為什么要把‘他’從軒轅鎮魔印里放出來?”

    “因為……”汐月看著坐在對面的三個人,腦子里亂哄哄的。

    南天無夢望著他,用眼神鼓勵他說下去。

    “因為……”少年咬了咬牙,不顧一切地說,“因為他們想讓‘他’變成某個人的‘幻魔’!”

    “沒有錯。”南天無夢贊許地點了點頭,“汐月,被軒轅鎮魔印封住的絕對不是一般的神魔,‘他’在一萬年前幾乎將天魔人間三界全都毀掉,最后天界之主與手下九大天神合力才擊潰了‘他’的肉身,將其元神封入軒轅鎮魔印中,‘他’是天地形成之初便降生于世的上古魔神,你猜得出‘他’的名號么?”

    “難道是……”紫云汐月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那傳說中的魔神,居然此時此刻就委身于西海云升手中的那枚黑印之中,更沒有想到向來溫厚隨和的二城主竟打算讓那魔神重新得到自由!

    “雖然那魔神只剩下元神,就算從鎮魔印中解脫出來也不會有什么作為。”南天無夢說,“不過呢,這世上總有那么些狂妄之徒,打算讓這魔神成為自己的‘幻魔’呢……確實,若能讓這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歸為己用,恐怕一切yu望也都能實現,只不過——”

    他冷笑一聲,依次掃視著西海云升、東溟炎簫和帝扶。

    “從來就沒有人能將‘蚩尤’收為‘幻魔’,就算已經擁有高等‘虛天’,凡人到底還是凡人,以為憑凡人的能力就能制服兇暴狂戾的蚩尤,讓他遵照自己的意志行動,簡直是癡人說夢,蚩尤怎可能甘愿被凡人收降?即使他的‘御使’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天縱奇才,能一時控制住他,假以時日也早晚遭到魔神之力反噬,輕則功力全廢經脈盡斷,重則走火入魔永世不得超生——西海云升,你該不是腦子進水了吧?居然如此糊涂,真是可笑!”南天無夢聲音越來越高,到最后幾乎是在破口大罵了。

    紫云汐月知道南天無夢不是在故意嚇人,西海云升自己便是“御使”,應該很清楚與蚩尤這種等級的魔神接觸決非兒戲。

    汐月困惑的是,幻夢城是人間界兩大勢力之一,西海云升身為二城主,聯合三城主東溟炎簫,要除掉四城主南天無夢,扳倒大城主北都伏烈,也并非難如登天,日后的幻夢城西海云升一人獨大,亦等于控制了半個人間界。而另一大勢力瞬妄宮聽說近年頗有聲微力漸之頹勢,年輕一代的高手無論是數量上還是功力都不足以和幻夢城相比,照這樣看來,西海云升控制幻夢城后,要逐漸蠶食直至最終瓦解瞬妄宮,也只是時間問題——為什么一定要解封蚩尤,冒著被反噬的巨大危險也要令他成為“幻魔”呢?沒有蚩尤,西海云升也一樣能做到權傾天下,萬人之上,不是嗎?

    “西海云升,你和東溟炎簫都是‘御使’,已經擁有各自的‘虛天’了,若還想收蚩尤為‘幻魔’,是不是有點貪心不足蛇吞象,太過自不量力了呢?”南天無夢譏諷地說,“同一個人身上怎可能同時擁有天神和魔神作‘護駕’?帝扶倒說不定是合適的人選,難不成你是要他做蚩尤的‘御使’?除了帝扶,大概幻夢城里你的心腹當中也沒其他合適人選了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048595 21 8 m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作者 青空洗雨
  陸澤穿越到了兩千年後的星際時代。   前身自帶常年秀恩愛虐狗的父母和可愛的妹妹,雖然修鍊...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