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軒轅鎮魔印[修改版](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你倒不用擔心。”西海云升道,“反正,你馬上就成死人了。”

    話音剛落,紫云汐月突然看到對面帝扶拿著酒杯的手“閃”了一下。

    與此同時,他感到自己被攔腰摟住,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后退去。

    唰——

    一抹白光劃過,他們的那張厚重的桌子在一瞬間被削成了八塊。

    汐月當然不可能看清,帝扶的動作疾如閃電,一瞬間就已出了數劍,但可他的身形根本不曾移動過,剛剛“閃”了一下的那只手此刻還捏著酒杯……

    南天無夢的身影重新固定后,汐月已感到有些頭暈目弦了。

    “帝扶,許久不見,功力確實精進了不少呀。”南天無夢“啪”的一聲打開扇子扇個不停,“哎呀哎呀,剛才真是好危險,若是再慢上一點,被切成八塊的就是我了。”

    說完他用手指在空中劃出三道光弧,將汐月圈在當中,然后在少年耳邊輕聲道:

    “汐月,無論發生什么事你也不要擔心,雖然不知待會究竟會怎樣,但今天你一定不會有事,從我把還是個嬰孩的你帶入幻夢城時起直到現在,整整十六年了我也沒能算透你的命——汐月,你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樣,命中注定貴人無數逢兇化吉,從今天起我便不能再照顧你,今后的路就得靠你自己走了。”

    汐月豈會聽不出南天無夢話中的訣別之意,一見對面西海云升、東溟炎簫和帝扶三人全都不動聲色,卻渾身殺氣充盈,便知南天無夢之前并不是在戲弄自己,頓時心亂如麻。

    “南天大人……”

    “到現在,你還不肯叫我一聲師父么?”南天無夢惡狠狠地瞪了汐月一眼,“你這小子也忒不知好歹了,虧我這么苦口婆心,卻還是這般叫我惱火!”

    “師……師父……”汐月叫了一聲,卻是心急如焚。

    “你這小子,有什么好難過的。”南天無夢揉了揉少年的頭發,轉臉瞥了對面三人一眼,笑道:

    “他們雖然都是人間界的超一流高手,不過要是以為我南天無夢實力排在幻夢城四大城主之末,就可以掉以輕心將我隨意處置,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南天,后事都跟那孩子托付好了么?”西海云升問。

    “承蒙勞神了。”說完南天無夢頓了頓,等他重新抬起頭時,美目中也已帶上了一絲殺氣。

    “今日我命喪于此,乃是天意,避無可避。”他邊緩步上前邊說,“不過,我向來是個斤斤計較的人,既然要死在云升城,那我也得讓你們吃點苦頭。”

    他伸手遙指面前三人,語氣溫文輕柔。

    “你們三個人當中有一個得陪我一起死,還有一個會身負重傷,能全身而退的只有一個人。”南天無夢冷笑道,“要殺我么?動手吧!”

    “帝扶,你最近功力大進,不是總苦于無人過招么?”西海云升對身邊的大弟子說,“現在南天大人不吝賜教,你還不抓緊機會?”

    帝扶一言不發,緩緩放下手中酒杯。

    紫云汐月不知不覺掌心已全都是汗,帝扶這次要動真功夫了,雖然他相信南天無夢肯定不會輸給帝扶,可旁邊還有西海和東溟兩大高手虎視眈眈……一想到南天無夢此役必亡,少年不禁在心中狠狠咒罵自己:要是自己會法術、練過武功,就多少能幫師父一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待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師父遭人圍攻,若他也能戰斗,說不定師父今天就不會注定殞命于此了呢?

    對了!就算被師父困住,就算沒有靈力,也一樣可以……就像今天在無夢城那樣!

    “汐月,對付帝扶我一個人就夠了,你先別插手。”南天無夢想是知道少年在想什么一樣,不等他抽出竹簫便笑著回頭丟下這么一句。

    帝扶突然沒了蹤影。

    從他身影消失的地方卻激起一束白芒,如閃電一般直抹南天無夢的咽喉!

    南天無夢不閃不躲,手中的扇子迎上帝扶的劍光,叮的一聲將把白光打偏,離他腳邊六尺遠的地面立即出現一條寬約丈余、深如溝壑的痕跡。

    “師父,在上面!——”汐月驚呼。

    “我早看到了,別亂叫。”

    帝扶一氣攻出數劍,劍光竟交織成一張網從南天無夢頭頂壓下,劍網下降的速度遲緩,但卻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威壓感,攻勢未到,陣陣勁氣已環伺南天無夢四周,劍網密不透風,水潑不進,唯一的下場就是被絞成肉醬。

    “人間絕無僅有的超凡劍術,其實是由‘金’系法術激發出的靈氣。”眼看帝扶的劍網迎頭壓下,南天無夢卻但定自若,倒像是在指點一旁的紫云汐月。

    “不過……”南天無夢左手四指藍光一閃,“帝扶,想取我性命向你師父邀功,光這么點功夫,還不夠看啊……”

    當南天無夢揮手再度劃出四道光弧的同時,汐月聽到了琴聲。

    琴聲如夢似幻,卻是從南天無夢指尖發出——光弧以靈氣凝聚而成,雖非實物,振動時卻也如琴弦一般能發出悅耳至極的琴音。南天無夢四指輕動,光弦就像被琴音中化為活物,頃刻間冷光暴起,細如發絲般的光弦此時成了削鐵如泥的利器,居然斬碎了帝扶從天而降的劍網!

    “徒兒小心!”西海云升低喝一聲。

    劍光碎片漫天散落,未落地已化為點點星芒,南天無夢輕拈蘭花指法,順著光弦滑動,見帝扶的劍網已破,便對著光弦輕輕彈出一指。

    唰!

    一束光弦應聲纏住了帝扶的脖子,來勢實在太快,帝扶根本無暇閃躲就被南天無夢的光弦索住咽喉要害,他大吼一聲,運足功力,脖子頓時脹得有如水桶粗,同時眼中白光一閃,削斷了光弦。他的脖頸上已留下四道血痕,觸目驚心,若再晚上一點,只怕會當場首級落地。

    南天無夢半伏在地,蘸著光弦上的血跡擦試在自己的唇上,頓時雙唇宛若櫻桃,鮮紅欲滴,他解開發髻,更顯嬌艷妖嬈,雖然美眸含笑,但卻殺意滿盈,讓人不寒而栗。

    此時的南天無夢比汐月印象中任何時候都要更美,簡直可以用“傾世絕色”來形容,可這美艷卻令他不安……難道最美的時候就在死前么?為了追求最美的一霎那,性命反而可以無所謂?……

    他真的、真的、真的不希望南天無夢變成這樣,他寧愿自己的師父永遠也不要這么美艷,他不想看著師父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在自己面前,也許很多事情他還不懂,可人死了,不就什么也沒有了嗎?

    “木開幽蘭”在盛極之時化為飛煙,確實是留住了美麗,但汐月卻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南天無夢身上!

    “南天他……打算拼命了啊……”東溟炎簫低聲說。

    帝扶見南天無夢如此,不敢怠慢,全身黑氣繚繞,身后頓時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哦?……已經收降‘護駕’了?”南天無夢雙眸一瞇,“而且還是個‘幻魔’……西海云升,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幻魔的身影模糊,看不出其真實身份,但在它的力量作用下,帝扶的手指、手臂、肩膀……全身上下都變得棱角分明,寒光閃閃。

    “將全身‘金’化,身體每一處都如劍刃般銳利,自己就是一件殺人利器……”南天無夢冷道,“我還道是何方神圣,原來憑你的資質,也就能駕馭‘麟金’這種低級魔神而已。”

    帝扶一擰腰,開始如陀螺一般飛速旋轉起來,整個人化為一陣疾風直撲南天無夢。隨著他的逼近,一旁的紫云汐月都覺得臉上陣陣抽痛,若不是南天無夢事先在他身邊設防,恐怕現在的他早已是遍體鱗傷了。

    大堂內激起氣旋,南天無夢的衣袂和發絲卻向著相反的方向飄動,他被一層藍光籠罩,雙腳離地緩緩升至半空,當帝扶與他迎面相撞時,整個大堂內白光一閃,金屬撞擊時發出的銳鳴不絕于耳,光華四射,汐月不得不用手遮住眼睛,以免自己的雙目被那強光刺傷,憑他聽到的銳鳴次數大略估計,南天無夢與帝扶擦肩而過的霎那,兩人已過了至少三十余招。

    南天無夢紋絲不動,仿佛剛才根本不曾動手一般,氣定神閑,但帝扶則要狼狽得多,身上轉眼間已添了十幾處傷痕,但他此刻正處于自身幻魔“麟金”之力的防護下,全身堅如鑌鐵,南天無夢的琴弦在他身上留下的傷痕轉眼間又迅速愈合了,前后不曾流過一滴血。

    “帝扶,你不是我對手。”南天無夢淡然道,“我不想殺你,你退下吧。”

    帝扶不言不語,嗤啦一聲撕掉千瘡百孔的上衣,精赤的上身再度泛起寒光,每一塊肌肉都生出鋒利的邊緣,變得有棱有角,同時空氣中又傳來嗡嗡地共鳴,他已準備發動新一輪攻擊。

    “你師父賜給你‘麟金’做護駕,不過是想讓你先來試探我的身手。”南天無夢搖了搖頭,“我已有多年未出過手,西海想通過你摸摸我的功力還剩幾成而已,你不是蠢人,為何明知如此還甘愿送死?”

    “南天,是他主動請命的。”西海望了帝扶一眼,面無表情地說。

    “能有機會與幻夢城四大城主一戰,死而無憾。”帝扶低聲說,“而且——我也想見識見識無夢城主的功力,到底是憑什么與我師父還有東溟、北都兩位城主平起平坐!”

    “那你現在明白了么?”南天無夢冷冷問道。

    “南天城主果然神功超絕,無夢天音名不虛傳。”帝扶稱贊道。

    “不過跟你師父比,還是差了些吧?”南天無夢回頭瞟了他一眼,“只不過,剛才與你交手,我根本就沒用無夢天音,因為你是不識音韻的野人,所以沒這個必要。”

    帝扶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若南天城主妄自托大,不全力應戰,說不定還來不及殺一傷一,就要先命喪我這野人手上了。”說完全身寒光大盛,肩膀、后背和手肘竟“長出”巨大的犄角狀利刃。

    紫云汐月目瞪口呆——這就是“幻魔”嗎?雖說是“低等”魔神,但此刻的帝扶,早已超越凡人的范疇,如此異能,豈是凡夫俗子的劍術能斗得過的?只怕還沒在他身上刮出一道劃痕就已被瞬間分尸了!見過帝扶出手的人都死了,是因為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異體后還能活下來吧?……

    “南天城主,在下要全力以赴了。”帝扶沉聲道,“也請城主使出真功夫,不要再敷衍為好。”

    “既然你不知好歹,一心求死……”南天無夢獰笑一聲,“我就成全你!”

    說完南天無夢咬著一縷青絲,雙手一分在空中劃出十道光弧,琴音猶如暴風驟雨一般響徹整個大堂,聽到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曲調,少年心頭一顫。

    “西海、東溟,你們不是很想聽《神殤》么?”南天無夢放聲狂笑,“現在我就彈給你們聽!——”

    汐月亦是首次聽到南天無夢彈奏《神殤》,當初他傳授此曲用的是蕭,他沒想到在南天無夢的琴下,這首本來便凄絕凜冽的曲子會有這么重的戾氣,重似雷霆開天,疾如白駒過隙,十弦亂顫,宛若千軍萬馬,就連汐月凝聚心神默默合拍,也聽得毛骨悚然,未曾領略過《神殤》的帝扶立時臉色如土,狂躁不已,高大的身形搖搖欲墜,顯然神智已被侵入。

    西海云升和東溟炎簫見狀也吃了一驚,趕緊發動各自的虛天之力抵御南天無夢的琴聲,見帝扶已陷入癲狂,不顧一切地朝南天無夢撲去,西海云升不動聲色,東溟炎簫卻忍不住大吼一聲:

    “傻子!別去送死!!——”

    “哼!——”

    南天無夢十指將琴弦一卡,頓時十道藍光盡數射向帝扶周身要害,帝扶雖仍有“麟金”護身,但南天無夢的虛天之力氣勢驚人,藍光未至,帝扶遍體金甲已在琴聲中砰然瓦解,這樣一來必死無疑。

    突然大堂內紅光沖天而去,一股熾灼氣浪朝南天無夢的藍光襲去,化解了其中三道,同時將帝扶猛地推開,剩下的藍光中有四道射偏,帝扶的左肩胛和左腿被射穿,左臂被擊斷,立即血濺當場,但總算避開要害撿回了性命。

    然而這邊東溟炎簫卻喉嚨一甜,猛地噴了口鮮血,方才發動虛天之力救了帝扶一命,一時心神失防,被南天無夢的琴音趁虛而入,他當即盤腿坐下,緊鎖雙眉開始運功,無夢天音的厲害他心中有數,此時若不趕緊將其驅散,后患無窮。

    南天無夢止住琴音,不再理會身受重傷動彈不得的帝扶,盯著東溟炎簫。

    “帝扶是西海云升的弟子,他師父都不管他的死活,你湊什么熱鬧?”

    東溟炎簫的臉色由紅轉黑,又由黑變紅,三個來回后長吐了口氣,睜開眼睛,咧開嘴沖著南天無夢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

    “老脾氣,改不掉了。”

    “若我趁你剛才運功時偷襲,你猜他會不會救你?”南天無夢問。

    “我還有用,他不會讓我死。”東溟炎簫答道。

    “為何助他?”南天無夢又問,“你可知招惹蚩尤的下場?”

    “我知道。”東溟點了點頭。

    “他答應了你什么好處?讓你如此聽命于他?”

    那赤發大漢苦笑一聲,卻不言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048595 21 8 m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作者 青空洗雨
  陸澤穿越到了兩千年後的星際時代。   前身自帶常年秀恩愛虐狗的父母和可愛的妹妹,雖然修鍊...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