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永泰錢莊,見票即付,紋銀一萬兩……」

    狄鋒看著手里的這張銀票,眉頭擰成了一個無法解開的疙瘩。

    他以無比犀利的銳目,以老到的相馬術配合其淵博知識,從幾匹被掩飾得極好的、毫不起眼的座騎入手,識破了對方身份上的玄機。

    果然估計得非常準確,在狄鋒清晰地講明其處境后,恢復了氣宇軒昂之領袖風采的紫膛臉青年,立刻毫不猶豫地照單付帳,命手下人立刻取出一張萬兩紋銀的銀票交付給這個貪婪至極的邊關通事。

    那個紫膛青年,定非一般人物,其來頭絕對大得嚇人,狄鋒心里默道,氓兀各部中,英雄眾多,豪俊如云,自己也曾把來自胡商嘴里的各種傳聞仔細梳理,一一記錄下來。不過,印象中卻似乎沒有紫膛臉這等相貌者。

    那么,此人到底是哪路神仙呢?

    氓兀人乃是最近百年來,從氓兀高原上興起的一個剽悍善戰的民族,從地理位置和語言、風俗屬性上分析,應當屬于北部草原游牧群落中的一支。

    帝國正北部的朔風轄區以北,偉岸挺拔、高大堅固的長城外,就是悲涼蒼茫、廣袤無垠的大草原。這里土地貧瘠,降水稀少,不適合于農耕,惟有逐水草而居。這里是游牧文明的心臟地帶,亦是絕大部分蠻族的發源地。數千年來,無數游牧部落在此互相殘殺,爭取生存空間,搶奪草原主導權。征服與反征服的悲壯武劇,不斷上演。而一旦各個蠻族盡皆統一于某個鐵血領袖的旗幟下時,他們就會蜂擁蟻聚,如海嘯般南下,殺奔富饒的軒轅帝國而來。

    大約兩千年前,兇人統一了草原和大漠,在大單于的帶領下,麾軍南侵,遭到軒轅帝國天元王朝的迎頭痛擊。歷經數代人、幾十年的艱苦奮戰,天元王朝取得了勝利,兇人元氣大傷,內部分裂,被迫向西遷徙。趁人病,要人命,在軒轅帝國的外交努力下,又見到兩大強國之戰勝負已分,原歸附兇人的西域各胡族全都倒向軒轅帝國一邊,擺脫兇人奴役,并中途截擊兇人。兇人幾遭沒頂之災,余部竄入茫茫大漠,惶惶如喪家之犬般逃亡,再也不知所終。不曉得是躲到哪里療病舔傷去了,抑或是已經被徹底絕滅……

    大約六百年前,屠勒人又趁勢崛起,一統草原,威服大漠。遭受侵略的麒麟王朝奮起反擊,屠勒人走上了兇人的舊路,被迫西逃,消失在茫茫大漠之中。不過,這伙暴徒最近又死灰復燃,在萬里之外的中部大陸重新崛起,隱有將全世界重新拖入修羅地獄之志。只不過,這個消息極少為軒轅帝國所知,亦根本未引起統治層的重視而已……

    凡有權力真空,必有人來填補。兇人跑了,屠勒人逃了,軒轅族放棄了這片不適耕作、產出無法彌補投入的貧瘠之地,但其他的小蠻族卻在躍躍欲試。

    氓兀原本是氓兀高原上一支默默無聞的小族,卻無聲無息地繁衍壯大,發展擴張,像春雨后的毒蘑菇一樣,如今遍布草原。大規模的草原兼并戰爭,亦隨著這股毒流的泛濫,益發殘酷,益發慘烈。氓兀人與其他蠻族之間,氓兀各部相互之間,戰爭頻仍,血斗不休,舉族被滅絕之慘劇,經常上演。

    經過長期的混戰之后,目前,北部草原已經形成了兩大勢力:占據雪域、高原、山地和北部荒野的漠北汗,及其附庸部族;占據南部草原的漠南汗,及其附庸部族。夾于其間的中間勢力及部族,要么被消滅,要么投靠一方……

    漠南漠北兩汗,都有一統草原之野望,故二虎必有一爭。兩方之角逐,早已拉開帷幕,零零碎碎的沖突不斷,只是尚未到傾其所有,奮全軍相搏的程度。

    根據帝京里消息靈通的吏部郎中黃凌學弟不斷傳來的消息,根據他自己親耳從各族胡商嘴里聽到的傳聞,狄鋒仔細分析后相信,一場龍爭虎斗的大決戰,已經不可避免,而且也迫在眉睫了……

    對于軒轅帝國而言,這究竟是福是禍呢?

    ×××××××××××××××

    狄鋒搖搖頭,拋卻亂麻般在腦中攪成一團的思路,又仔細瞧瞧手中的銀票。

    永泰錢莊,是一家在帝國各票號中并不起眼的中型錢莊,但分支機構卻頗為健全,如蜘蛛網般覆蓋到各轄區、各行省。

    狄鋒猛然記起,黃凌曾在一封信中提及,他們的同年學友,現供職于詹事府的曾慧有次曾酒后失言,說太子林泌懷疑,永泰錢莊受到三皇子林德的暗中資助,為其助逆幫兇的得力爪牙。

    詹事府為帝國培育儲君之機構,曾慧則顯然投靠了*一派,為其心腹黨羽。他對于這場奪嫡之爭的內幕之了解,肯定遠遠強于任何人。

    難道說?!

    狄鋒想到這,不由得心中一寒!

    境外虎狼已然在摩拳擦掌,而帝國高層,此時卻在……

    ××××××××××××

    「狄大人,您找我?」

    闊步走進來一個矯健的身影,正是狄鋒的焉耆族幫辦額爾那。

    「哦,你來得正好。」狄鋒輕描淡寫,似乎毫不在意地將巨額銀票塞入懷中,「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大人有事,盡管吩咐。」

    額爾那鞠躬道。

    他對這位把自己從街頭小混混中擢選出來,悉心傳授邊關政務,并優加厚待的狄通事,一直心懷感激。而他隱約聽到的有關狄鋒過去事跡的傳聞,則更加增添了額爾那對這位上司的敬畏。

    在天狼縣城,自西域外疆遷入的各胡族居民,對于縣衙、軍營里的官僚胥吏,盡皆持鄙視的態度。唯獨對這位狄通事,無論三教九流,無論黑白二道,全都翹大拇指。

    狄通事過去是響當當的角色,現在又是縣城里最吃得開的人物,誰都不能不賣他的面子。跟著這位爺混,額爾那一向是覺得臉上光彩,自豪不已。

    「替我給趙爺、陳爺,還有阿勒頗先生傳個口信,今夜戌時,我們在老地方喝酒,」狄鋒道,「記住,一定要親自面見,不可托門房轉達。」

    「您放心吧!」

    「等等,」狄鋒從桌面上拎起一個盒子,遞到額爾那的手里,「你娘的青光病,似乎已成頑疾,不見好轉。我托人從帝京的仁心堂買了一盒藥,你拿回去給她試試,看效果如何?」

    「嗯。」

    狄通事總是這么無微不至地關心下屬,額爾那愈加感激。他點點頭,轉身離去。

    ×××××××××××××××××

    待額爾那的身影消失后,狄鋒又禁不住下意識地摸了摸懷中那張銀票。

    他心中暗自好笑,原本想試探一下那紫膛臉到底有多大的來頭,孰料還真的一擊即中,知道那人至少是某強大勢力的密使抑或其頭目親來。另外,自己還狠狠地敲了筆竹杠,賺了大財。

    可別聽那江湖人的吹牛或者小說家的妄言,動輒百萬兩的銀子亂飛。整個帝國全年財政收入也僅五六千萬兩,而且是包括田賦、地丁、鹽課、關稅、雜賦等全部項目在內的總收入。一位從一品的總督,歲俸僅三百兩。整個天狼邊關,每年上解的全部稅款僅兩千余兩,當然,實際稅入超過了萬兩,但絕大部分被官僚、胥吏、及軍官們截留走了,而僅直接當事人狄通事每年就要從中抽水八百兩。

    這一萬兩紋銀,足夠幾輩子的花銷了!

    另外,剛才紫膛臉的兩個伴當,黑塔漢和麻子臉,見到狄鋒如此獅子大張口而且毫不退讓,幾乎就要拔刀斬人了。狄鋒卻夷然無懼,這不僅因為他對自己的格斗術懷有自信,更因為他早就把一切都做好了準備。之所以將通事房定在軍營內的武庫,就在于內幕交易時常有不知規矩的新來胡商,因無法忍受狄鋒的兇狠盤剝而企圖拔刀解恨。可他們卻總是抽出彎刀,又無奈地收入鞘內。

    武庫內沒有任何其他通道可逃,外頭就是荷槍帶刀的軍營,千總陳貴更專門派了十名戍卒,專門替狄通事把守房門,站崗放哨。一旦敢在通事房惹了事,基本上就等于插翅難飛,只能束手待擒了……

    一邊愉快地想著,一邊負手踱出軍營,接受著路上各方熟人的笑臉和恭維,狄鋒穿過兩條街巷,來到了一間窗明幾凈、氣派不凡的大店面——「寶盛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13595_5_222-m
唐磚
作者 孑與2
  夢回長安,鮮血浸染了玄武門,太極宮的深處只有數不盡的悲哀,民為水,君為舟,的朗朗之音猶在長...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