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寶盛行乃是西疆最大的貿易商行,兼營錢莊、票號等生意。該號的創始人喬公,從肩挑貨郎做起,慢慢積攢,有了一定本錢后買下一隊駱駝,孤身闖蕩西域做邊貿販運,幾經起落,終于創下了一個富可敵國的大商號,業務范圍涵蓋谷米、鹽茶、牲畜、皮毛、藥材、絲絹、綢緞、匯兌等領域。雖然相對于「隆昌」、「和祥」、「興豐」、「慶魁」等軒轅帝國規模最大的幾家大商號,寶盛行的整體實力仍有很大差距,但由于該商號起家于西疆,專注于西北故土的經營,故而在本地的影響力,遠遠超過其他同行。

    寶盛行天狼分號,乃是該行規模最大、利潤最豐的幾家分號之一,分號掌柜在總號很有地位,其任命直接由東家下達,總號大掌柜只有推介權而無決定權。天狼分號的掌柜,素來擁有很大的自主權,形同一方諸侯。

    如今的天狼分號,是由黃真掌柜打理。

    施施然步入大堂,自有小廝引領伺坐,端茶倒水。黃真見老主顧狄通事進來,亦馬上舍下其他買賣,趕過來打招呼。

    「通事大人,又來照顧小人的匯兌生意?」黃真搶過小廝手里的茶壺,親自給狄鋒斟茶,「是匯往帝京呢?還是星沙府?」

    「都不是。今兒個來找你,是談筆買賣。」狄鋒接過茶盅,瞟黃真一眼,加重語氣道,「大買賣。」

    「那您里頭請。」

    黃真是何等精明機靈的人物,哪個商號掌柜又不是聞風嗅味、見神識相的主兒?黃真立刻把狄鋒延請進內軒密室。

    ××××××××××××

    狄鋒什么話也不說,把那張萬兩銀票遞過去。

    「是真票。」

    黃真仔細查驗后,僅說完此話,也沉默下來,靜候狄鋒說話。

    當然,黃掌柜表面上波瀾不驚,心里頭可在鏗鏘鏗鏘地敲鑼打鼓。平素都是幾十、幾百兩匯款的狄通事,今天一扔就是一萬兩,果然是大手筆。喬老東臺撥付天狼分號的老本,也才十萬兩,而且是各家分號中最高的。

    當然,長袖善舞的黃掌柜,萬兩甚至十萬兩以上的買賣,也不是沒有做過,但那些個交易對手,要么是商界巨擘,要么是官府衙門,像這種小小一個胥吏就抖出單筆萬兩的買賣,黃真這二十多年的商賈生涯里,確實是首次得見!

    「黃掌柜,永泰這筆款子,我得想辦法拿回來,可是呢?這錢的用途,卻又得保密,不能為任何人知曉。」足足盯視了黃真好久,狄鋒方才油然開口,「所以,我要來找你幫個忙。」

    「這事兒倒也不難,」黃真舒口氣道,「我們與永泰早有聯系,做個簡單的頭寸撥付即可。至于您把錢往哪折騰,就算永泰的錢雄大掌柜親自來問,我也只推不知。」

    「錢雄當然不夠份量,可要是,」狄鋒撇嘴冷笑,「來問話的是督撫大員,甚至是帝京派來的刑部主事呢?」

    「這——」

    黃真驀地一身冷汗,張口結舌,答不上來。

    官府出面,訟獄一開,那就算是總號的喬老東臺、王大掌柜,也只有乖乖合作,如實招供哪!

    「我就知道,商人嘛,毫末之利,亦算得精細無比,可要論及心胸,器局卻總是不夠。」狄鋒笑道,「黃掌柜,我不會為難你的。」

    「貼票取現銀,你抽水多少?」

    「五厘。」

    「那好,你明日準備好九千五百兩現銀,會有人持我書立的字條,到你的寶盛行來取錢。你什么也別問,也不用管對方是誰,按字條上頭的金額付款就是。」狄鋒道,「至于這事先墊付的銀兩和你的五厘之利,貴號持這張銀票向永泰支取。」

    「可是,狄大人,」黃真擦著腦門上的汗道,「按我號慣例,這貼票取現,只有在商號戶頭上存銀超過三千兩的老主顧,才能給做。而且在支付時,必須領取人交托戶籍憑據,還要簽字畫押,核對暗紋方可哪。」

    「手續上的事兒,該做的我們都會做,不過,真的假的,你就甭管了。」狄鋒道,「至于存三千兩押銀,那是門兒都沒有。我不為難你,你黃掌柜也不要為難我呀。」

    「寶盛行以后,如果還想繼續承擔天狼邊關向西京府押銀解款的差使,就別推辭我的買賣。」狄鋒拍拍黃真的肩膀道,「天狼縣這地面上,我狄鋒說話,還是管點份量的。」

    黃真默然無言。

    西京府乃是關隴行省治所,亦是西漠總督府駐地,乃西部最大之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天狼縣的稅款,這些年都通過寶盛行解往此地,然后再匯總解往帝京。這是寶盛行的一筆非常的穩定利潤來源。狄鋒,在天狼縣屬于能夠呼風喚雨的人物,可不是他黃真能惹得起的。

    狄鋒走后,黃真立刻忙乎起來,組織商號的協理、伙友、小廝們,籌集現銀,分箱揀好,捆扎封存,一直忙到深夜。

    ×××××××××××××××

    第二天一大早,寶盛行剛剛開門,就有人持狄鋒手書的字條進來領取。這樣的人,一共來了三撥,兩撥是軒轅人,一撥是高車胡人,將近萬兩紋銀提了個精光。

    他們所提交的戶籍身份證明等材料,雖然頗為逼真,但老辣的黃真依然能看出偽造的痕跡。不過,他也只有睜一眼、閉一眼,裝作什么也不知道,讓他們蒙混過關。

    一整天,黃真心里都忐忑不安,生怕發生什么意外。

    到了下午的時候,他的協理,也就是人們常俗稱的二掌柜過來向黃真匯報。昨天出發的快騎,已經剛剛返抵,永泰錢莊的金山府分號,驗票后同意劃撥款項。

    一塊大石頭落地,黃真終于放下心來……

    ××××××××××××××××

    與此同時,在金山府的崎嶇山路上,數百匹騾馬,一百多人,拉成一條長線,逶迤盤桓而行。

    這樣的隊伍,在當地并不罕見,他們有一個名稱,叫做馬幫。

    所謂馬幫,就是指專門承接大宗貨物、進行長途運輸的商團。和平持久,邊貿繁榮,但官方驛隊價格高、運力不足,嚴重制約了經濟交流。有些大商號自建運輸隊,購買馱畜、馬車,雇傭御者和馬夫,為本號的大宗生意和貨物調度服務。也有獨立的,不依附于任何商號的馬幫興起,大幫有騾馬、駱駝數千甚至上萬,小幫僅有數十頭運畜。他們到處攬活,所有商號的業務都承接,一站接一站、一程接一程地把貨物在產地和需求地之間來往運送,保障了貨暢其流。

    作為專業化的運輸集團,馬幫有一整套約定俗成的嚴密的行規幫制和營運模式。馬幫的首領稱為「馬籠頭」,下屬則有兩類,一類稱為「馬刀手」,主要負責探尋、偵察道路和保鏢;一類稱「馬鞭手」,主要負責趕馬。馬鞭手又分兩種類型,一類是純粹的雇工,只領工錢;一類是自帶騾馬加入,領兩份錢,一份工錢,一份紅利。

    眼前的這伙馬幫,名為「速捷隊」,因為他們的「籠頭」就叫做趙速捷,又稱作趙籠頭。速捷隊僅是一支中型規模的馬幫,但其發展速度卻相當驚人。趙速捷四年前還是一支馬幫中的馬刀手,攢了點銀兩,帶著老幫中的幾個鐵桿弟兄自己組建速捷隊。在青河縣設隊起家時,僅有八匹馬,十頭騾,五峰駱駝,但卻在短短四年時間里發展到如今規模。外人或許不知底細,但趙速捷心里卻非常清楚,沒有昔日的青河縣尉、今天的天狼通事狄鋒不遺余力的暗中照料,速捷隊絕難有今日之成就。

    今天,速捷隊并沒有走官道,而是沿大金山脈的小路,奔偏遠山區而去。

    金山府在尚未并入帝國版圖之前,當地胡族稱之為「阿勒泰」,即金山之意,此地亦因之得名。金山府果然沒有辜負它的美名,三十年前,在帝國工部探礦隊的辛勤勘探下,于大金山脈發現金礦。戶部接手過來,組織了數萬名礦工在此開發挖掘。

    這一次,速捷隊就帶了大批的生活物資,前去賣與居住深山、遠離故土、工作條件艱辛的礦工們……

    ×××××××××××××××

    天狼縣城。

    逍遙軒,當地最有名的妓館。

    頭牌紅姑小香伶的房間里。

    望著還在呼呼大睡的狄鋒,小香伶搖頭苦笑。

    這個狄通事,昨晚,不,應該說是今天凌晨寅時,天都快亮了,狄鋒卻硬生生地闖了進來,也不上來親熱,倒頭就睡。

    也不知道他昨晚通宵忙了些啥,這下子好,一整天都在睡,從太陽上山,一直睡到如今太陽下山,還在那打呼嚕……

    「咚咚咚!咚咚咚!」

    門口傳來非常粗魯的敲門聲。

    「誰呀,這么沒教養……」

    小香伶嘀咕著,走過去開門。

    門打開,見到的是氣喘吁吁的南門千總何平,身后還跟著幾個帶刀的衛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5804_5_22-m
逍遙小書生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工科男,穿越古代成為一名窮書生。大腦裡面居然裝著一個圖書館,各種知識應有盡有!這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