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凰鳴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日,江府浩浩蕩蕩的隊伍便出發了,江世威是當今朝中的右相,位高權重。而這三年一次去意誠寺也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名曰:祈福,保江府日日平安。

    意誠寺香火旺盛,來往的信佛者更是多的不得了。面對這么浩蕩的隊伍,大家都停下腳步來觀望。終于到了意誠寺的長梯下,江世威等人都下馬車步行上去,自然,江嬈她們也跟在身后。

    “那是誰啊?這么大排場。”路人甲。

    “你可真是沒見識,那是江丞相,來著意誠寺祈福呢”路人乙。

    “那他身后的幾個孩子就是江府的少爺千金咯,誒,你看那個走在最前面的小女孩,真可愛啊。”路人丙嬉笑道。

    “不對,后面那兩個才漂亮,你···你看,那位小小姐對我笑了呢,真··真美啊·····”路人甲看到前方那個女孩子轉過頭來,顛倒眾生的一笑,頓時覺得心都快要融掉了,雖然看上去還是非常稚嫩的一個孩子,可她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肌膚嬌嫩、神態嬌憨、美目流盼、桃腮帶笑、含辭未吐,說不盡的溫柔可人。

    可等到另外一個女孩子轉過來時,自己竟再無法開口說話,江府的小姐都長的如此絕色么?還一山更比一山高。后轉過來的女孩身著淺藍色的長裙,明明是清麗可人的裝扮可是讓人從心底覺得有一股妖嬈之氣,如雪玉肌似剛剝殼的雞蛋般白皙,額上的明紅色花鈿更突出的人媚而不俗。一簾直垂腰間的秀發散亂的披在肩上,一支白玉簪簡單的配著,黑水晶般閃爍著深邃的雙眸透著一絲冷意,低垂的長長的睫毛,顯得有幾分與世隔絕的氣息,高挺小巧的鼻子有頻率的呼吸,薄薄的亮粉色嘴唇挑起一個很美的弧度,一顰一笑動人心魂。明明是一個是十二三歲的孩子,怎么會有這般妖嬈動人的姿態,而那姿態并不是偽裝出來的,仿佛渾然天成的入骨三分。

    眾人也如這個看癡了的人兒一般,目不轉睛看著那兩個女孩。當然,這兩個讓人癡迷卻仿佛渾然不知的人就是江嬈和江妙音。江嬈勾勾唇角,拉起江妙音加快腳步趕上前面走著的娘“娘,我扶你。”

    柳若含有些擔憂的看著江嬈和江妙音,這倆孩子這么小就如此吸引人的目光,尤其是嬈兒,小小年紀怎會有如此魅惑的氣息。長大了,不知是福是禍啊。

    “真是兩賤人,到處勾引人,恬不知恥!”江婷溪看著周圍的人為她們兩個癡迷,氣不打一處來。而前方的江世威也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很快就到了意誠寺的主寺,江世威協同夫人以及三子在前,江嬈同柳若含和江妙音在后邊一些。接下來,跪拜了佛祖。完成所有程序后,眾人在寺中稍做休息。這時,寺院的主持走了出來朝江世威行了個禮。“江丞相,別來無恙。”江世威作了一揖:“元空大師有禮了。”

    元空道:“丞相客氣了,昨日老衲夜觀天象,今日有個女施主將會跟這丞相您一道來臨,而這個女施主可是個貴客啊,故老衲特在此等候。”江世威挑眉,難道這里還有比他更尊貴的人了“哦?不知這貴客是?”

    但元空并沒有接江世威的話,笑道:“江府的五位少爺小姐,來到本寺,不如求求簽,探探運啊。”

    江世威略沉下臉,卻只說:“當然好,只求大師能幫幫我兒解解簽。”元空道:“這是自然。“江世威轉過神來,“軒兒,逸兒,婷溪……….”略一停頓,本就很少見江嬈與江妙音,與這兩個孩子生疏的很,這會名字到有些叫不出來了,然而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他依然面不改色的道:“嬈兒,妙音,你們都過來求求簽把。”

    “是,爹。”前面三人齊聲道。江嬈心底冷笑,但是也還是跟著他們跪在佛前,江妙音更是有些不知所措,好像是第一次吧,爹叫她的名字。之前姐姐去求爹讓自己給姐姐照顧的時候,爹也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就答應了,在爹眼里,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孩子吧。

    “篤篤篤篤………”簽筒搖晃的聲音。過了一會,五人都拿起掉下來的一根簽,走到元空大師面前。江嬈壓根就沒什么興趣求簽,此時的注意力都不知道飛那里去了。

    “江三小姐,可否把你的簽給老衲看看。”突然,旁邊的聲音把江嬈的注意力從九霄云外拉了回來。原來前面三個都看好了啊,輪到自己了。“當然了,大師。”江嬈將手中的簽恭恭敬敬的遞出去。

    沒料到的是,元空大師拿到自己的簽后竟默默無語了很久。元空看著眼前的女孩,長的傾國傾城,額前眉宇間神奇的竟還有一枚如盛開的罌粟花般妖嬈美麗的胎記,沒錯,如果平常人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不知道它是個胎記,反而會以為是女子常用來裝飾的花鈿,如此魅惑又詭異的圖案竟長在一個人的額前,聞所未聞。這個女子,不簡單啊,而她抽到的這根簽,更不簡單啊,這個女子會給世間帶來怎樣的命運?

    “大師,怎么了”江世威看出了遠空大師的不對勁。

    “江丞相,借一步說話,江三小姐也同來。”江嬈看了他爹一眼,看到他爹跟隨遠空進了里屋,自己用眼神安撫娘和妙音后便也跟了進去。

    江婷溪一臉不滿“搞什么啊,為什么只叫江嬈一個人,可惡!”

    “婷溪,別鬧,大師自有道理”江軒怕江婷溪在這里又不管不顧的鬧大小姐脾氣,趕緊安撫她。

    “大哥,你干嘛總是維護江嬈!”江婷溪生氣的怒視江軒。

    “我……….我沒有啊。”

    “哈,大哥定是覺得人家美,心里默默看上了吧。”二公子江辰逸一副放蕩的公子哥模樣

    “你!二弟,你別亂說,她可是我們妹妹!”江軒惱羞成怒。

    “嘁····”江婷溪不屑的扭過頭。

    看著他們兄妹三人吵得正歡,江妙音默默退了一步,有些緊張的看著關閉的內堂門。

    內堂里:

    “大師,可是小女這簽有什么問題么?”江世威問道。江嬈也有些好奇的看向元空。

    “是凰鳴羽。”元空目光炯炯的看著手中的簽,“三小姐抽中的竟然是這個!看來,老衲今天等的貴客就是小姐你啊。”

    “凰鳴羽是什么東西?”江嬈眨巴著雙眸問道。

    元空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小姐可知這凰鳴羽,象征的是,母儀天下!”

    “啊?”這下不只是江嬈,江世威也驚得瞪大了眼睛。

    遠空接著說道“凰鳴羽是時間罕見的簽,一般人根本就求不到,除了那個注定成為最尊貴的人的女子。”

    江嬈愣過之后笑道:“大師,你可別亂說,什么母儀天下,我可沒那野心。”

    然而元空卻不接話了,只是高深莫測的笑著,就連江世威也都默默無語,江世威知道,元空是道行高深的大師,他的預言從來都是很準,難道,嬈兒以后真的會······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多年來對她不聞不問,以后豈不是大大的不利。相反的,如果能把嬈兒收為己用,利用她來穩固自己的勢利,那又增添了自己的勝算。本來,嬈兒長的這副樣子就可以好好的利用。江世威心里冷冷的想道。

    然而,江嬈可沒想那么多,她只當這是一個大笑話,皇后?母儀天下?她不想,她要的是自由,她在等自己長大,然后想辦法帶著娘和妙音逃出江府,然后她就可以擁有很有很多的自由。做皇后?那不是又把自己送進牢籠中么?!

    但,此時的江嬈還沒料到,命運就是這么毫不動搖的運行下去,所有的事并不是想就可以有,也并不是不想就可以丟棄。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36595_80_803-m
良田錦繡:藥香小農女
作者 獨步闌珊
  穿越貧苦農家,遇到一家子的極品!蘇錦夏表示心很累,但為了生存下去,她只好邊致富邊吊打極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