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梅竹馬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青梅枯萎,竹馬老去,從此我愛的人都像你。

    黎家三兒媳吳蕓本就是勤勞善良的女人,加上田里的莊家沒人照看,黎諳的父親忙著在外工作,早出晚歸的,這一家人總要吃飯。于是到黎諳6個月大的時候,就開始到農田里勞作。黎諳的爺爺是名書記,在這個小地方是有名的清官,更是早出晚歸。迫不得已吳蕓讓黎諳的奶奶照顧黎諳,可這老太婆從未照顧過黎諳,黎諳躺在床上哇哇大哭,哭道嗓子都啞了的時候,這老太婆卻在外面打牌。等到吳蕓回到家,看著自己的孩子哭成這樣,心里難免埋怨,責怪自己的婆婆,但由于性格等原因,從未跟這老太婆吵過架。黎諳從娘胎里就未受到過奶奶的一絲關懷,自然長大也沒有任何感情。

    到黎諳一歲多的時候先學會說話,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媽媽,而是爸爸,沒有人教過黎諳。本以為黎諳會跟爸爸的關系很好,會更愛爸爸,殊不知,黎諳在后來的人生中都沒有叫過幾聲爸爸,屈指可數。也非黎諳不孝,只是,黎諳從小到大,父親從未關心過自己,連自己幾年級甚至幾歲都不知道,在黎諳心里,關于父親這個概念,是不清楚的,也叫不出爸爸兩字。媽媽也說過黎諳,可這那是三言兩語能解決的事,心里那道坎,不,該是心里那道鴻溝,邁不過。

    等到黎諳學走路的時候,黎諳的大伯就把家門前的雜草都給除干凈了,他說擔心黎諳摔跤。黎諳的父親黎民華排行老三,上有一個大哥,一個姐姐。但這么一大家子人都沒有很喜歡黎諳,除了這個大伯。而黎諳本身也是文靜不愛說話的人,所以,跟親人之間幾乎沒有交流更沒有感情。這個大伯沒過幾年,也因為心臟病,躺在手術臺上再未睜開過眼睛。自然從小,黎諳的親情觀念很弱很弱。除了很愛的媽媽,其他人都是無所謂的。

    到黎諳2歲多,因為家里沒人照顧,父母就送她去了幼兒園,幼兒園老師就是隔壁阿姨,整個幼兒園只有20個小朋友,黎諳是最小的。在幼兒園里,別的小朋友都在一起玩耍,黎諳也只是在一旁看著,小小年紀不懂什么叫孤獨。

    假期就跟村里的其他孩子們一起玩,大家都是小朋友玩起來也沒有顧忌,一群小孩子在一起自然有個孩子王,這個孩子王就是蘇逸希。

    蘇逸希,黎諳生命里最大的劫難。

    蘇逸希,天生就擁有王的氣質,讓大家都服他,而他看起來也比其他孩子看起來更高貴,更…美。在黎諳心里,蘇逸希就是玫瑰,其他小朋友包括自己都是狗尾巴草。那時候,在黎諳眼里,玫瑰花就算是最美最高貴的花了。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蘇逸希家是整個村子最窮的一家,就兩間茅草房,到雨天,屋子里到處都是接雨水的盆。他父親是個瘋子,偶爾會犯病,孩子們都怕他。其實大家也都知道蘇逸希是被蘇父撿回來的。

    蘇逸希的養父本來有個6歲大的兒子。有年夏天,這個男孩跟其他幾個男孩跑到河里游泳,很不幸被淹死了。每年,總有那么一兩個偷偷跑到河里游泳被淹死的。小孩子總是不聽大人的話,非要大人編一些恐怖荒謬的謊言,才肯聽話。這孩子在下游的一個村子被打撈起來,蘇父去帶回自己兒子的尸骨的那天,這個淳樸的男人就瘋了。他大部分時間還是正常的,只是偶爾犯病。沒過幾天,這個男人就抱回來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這便是蘇逸希。就算這個家里很貧窮,這對夫妻也堅持要把蘇逸希養大。

    夏天,鄉下的孩子們總是喜歡到小河邊玩,河邊是最涼快的地方。有一回,村里六七個小孩子又到河邊去玩,有蘇逸希也有黎諳。大家也都只是站在河水邊,不敢往水深處走。男孩子就脫了褲子穿個小褲衩站到水里,女孩子就把裙子撩起來在大腿處系個結。黎諳只是站在岸上看著,不敢下水。別的孩子都在水里捉魚。

    “諳諳,你看我抓的魚。”蘇逸希舉起一條魚笑著對黎諳說道。這魚在蘇逸希手里扭啊扭,這笑在黎諳眼里,真是比這大夏天的太陽還要溫暖,還要燦爛。

    “哇,逸希哥抓了第一條魚真厲害。”說話的時候還不忘拍掌。“逸希哥,我也去捉魚好不好。”

    蘇逸希歪著小腦袋想了想:“好吧,但是你要跟在我身邊,不許亂走。”他慢慢走過來,把魚放到帶來的桶里,然后拉著黎諳走到水里。

    黎諳也在水里學著蘇逸希的樣子摸魚。那可真是開心極了。突然,黎諳眼睛瞪得老大,對的,她摸到了一條魚,正張口叫“逸希…..”話沒說完,整個人已經栽到水里。魚那么滑,她哪能抓得住。蘇逸希抬頭就看見黎諳在一米遠處牢牢的抓住河邊的雜草。

    “諳諳,抓緊了,不要放手。”蘇逸希很著急,其他孩子也跟著叫不要放手。估計都被嚇壞了,只是著急地看著,叫著。

    黎諳聽到了,就拿出吃奶的勁抓著雜草,她倒也沒哭,表情很平靜,那會兒太小對死亡這個詞沒什么概念,所以也不害怕,更何況,還有逸希。如果真要說黎諳當時心里在想什么,估計就是會不會再也見不到蘇逸希這么一個問題。在她心里就這么相信依賴著他。

    在農村里,一般大人們都很忙,幾乎沒時間管這些小孩子,自然也沒人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而這時蘇逸希慢慢游過去把黎諳救了起來。沒人清楚這個男孩到底哪來的力氣能救起一個小女孩。這年,蘇逸希6歲,黎諳4歲。

    這事以后,黎諳更成為了蘇逸希的跟屁蟲,蘇逸希走到哪兒,這孩子都要跟著。就差拉屎睡覺沒在一起。黎諳家里為了感謝蘇逸希,給蘇逸希買了吃的,買了衣服,也給了這家子一點小錢。大家都知道這家的苦。而黎諳的父母信任蘇逸希,自是不會反對她跟著他。心想蘇逸希這孩子,年紀小小,什么事都會做,很勤快,也很聰明,要是黎諳能跟著學到東西也是挺好的。而蘇逸希也不反感這么一個小跟屁蟲,沒事還能當丫鬟使喚呢。

    那天黎諳在家里看古裝電視局,正好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的戲。某美女被某流氓欺負,某英雄出現救了某美女,此女便要以身相許。黎諳便去問蘇逸希,:“逸希哥,以身相許是什么意思?”

    “就是將身嫁與,嫁給別人的意思。”

    “你救了我,我也以身相許吧。”黎諳低著頭,臉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

    “傻瓜,其實這意思也沒有這么簡單。你長大就明白了。”蘇逸希捏著黎諳的小辮子搖了搖。

    “那你到底同不同意?”一臉疑惑。

    “不同意。”

    “真的不同意?”

    “真的不同意!”

    “為什么?“

    “你還小”

    “……………哦…………”

    黎諳家離蘇逸希家也很近,從黎諳家后門出來走10米,穿過一片小竹林就是蘇逸希家。

    常常能看見一小姑娘一到吃飯時間就端著裝滿飯菜的碗跑到蘇逸希面前晃悠。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蘇逸希也不例外小小年紀也要幫著做家務。偶爾蘇家大人不在家,蘇逸希還要做好飯等父母回來。

    有時候,蘇逸希沒做事,黎諳就安安靜靜的坐在旁邊吃飯,蘇逸希定時不會吃黎諳的飯,偶爾抬頭看看蘇逸希在做什么。有時候黎諳也不會來,她也怕天天在蘇逸希面前晃會被討厭。有時候遇到蘇逸希在做飯,黎諳就嚷嚷著要幫忙,這小姑娘能干什么,擺明就是幫倒忙的。蘇逸希擺出一副嫌棄的樣子說道:“一看你就是個小笨蛋,一定什么都不會做,你別給哥哥搗亂了,好好吃飯。”

    黎諳聽到蘇逸希這么說自己可不服氣了:“才不是這樣,逸希哥,我在家里經常幫著母親生火的。”說著說著就找火柴準備生火。蘇逸希哪能讓她做這些,燙著了可怎么辦。便把柴火搶了過來,不讓黎諳做。黎諳卻又跑到桌子邊準備切菜,這可更不得了,這切菜拿刀可比燒火還要危險。蘇逸希又讓黎諳把刀放好,黎諳哪能聽,牢牢都握住刀柄不放手。這下蘇逸希總不能去搶吧,多危險。

    “諳諳,你把刀給我,我同意你去燒火,但你要好好把飯吃完,你要長得又矮又瘦,逸希哥就不帶你玩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黎諳咯咯的笑,蘇逸希卻很無奈。

    黎諳一邊燒火,一邊吃飯,還不忘把晚伸到蘇逸希面前:“逸希哥,你吃肉。”

    “我不吃,我正在煮,你好好吃飯才能長到哥哥這么高。“

    小丫頭的手不知道有多臟,蘇逸希擔心不衛生,黎諳吃了鬧肚子,就說:“諳諳,你以后吃過飯才能來找我玩,不然就不理你。”

    黎諳說好嘴巴卻翹的老高了。

    這么說了以后,黎諳來蘇逸希家遇到他在做飯的時候,倒是很聽話,沒有邊吃飯邊燒火,而是蹲在傍邊很快速的吃完一碗飯,簡直像是倒到肚子里面的,難怪這孩子后來胃不好,這速度吃飯哪能消化得好。要是在家里也這么吃,不曉得要被罵多少回。黎諳吃完飯就去給蘇逸希幫忙。碰巧遇到蘇母回家:“諳諳來了,吃過飯再走吧。”這女人是很和藹的。

    “不,我吃過了。”邊說邊拿著碗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回家。

    要是遇到蘇家父母在家的時候,黎諳在門口看看,又回家了。在黎諳心里,除了怕蘇父外,也是不喜跟別人接觸了。除了最愛的母親,就只愛蘇逸希。

    黎諳也有個堂哥哥,相差有4歲,平時從來沒一起玩過,除了嘴巴上叫一聲哥哥,也沒什么兄妹情誼,仿佛身上流的血沒有一絲聯系,反倒是蘇逸希更像是家人,而這個親堂哥像是鄰家哥哥。

    這年9月,蘇逸希上小學一年級,黎諳依舊只是個幼兒園的小朋友。

    下午蘇逸希放學回家,就會抬出一張桌子一根椅子放在門前,寫作業。家里的燈都是很暗的,只有在外面寫作業。

    黎諳跟著母親到田里摘菜,路過蘇逸希家看見了,邊跑過去問:“逸希哥,你在干什么?”

    “我在寫作業。”蘇逸希沒有停下來,一直在寫。

    “為什么要寫作業?”黎諳趴在桌子上望著蘇逸希。

    “老師讓寫的。”

    “那我能來跟你一起寫么?”

    “嗯。”

    黎諳又跑到媽媽哪里拿了兩個剛摘的番茄給蘇逸希,然后就跑回家翻著書包拿筆拿本子。拿出筆又發現鉛筆還沒削,又去讓媽媽削筆。等媽媽削好筆又開開心心的到蘇逸希哪里去了。

    黎諳到蘇逸希那兒,把本子鉛筆放到桌子上,就跑到蘇逸希家里搬一根凳子出來放到蘇逸希對面。

    自己倒把剛剛給蘇逸希的番茄吃掉了,感情就是暫時放在蘇逸希那兒,留著自己吃的。

    “逸希哥,小學好玩嗎?”

    “好玩。”

    “我明年也能上小學了么?”

    “嗯…應該可以吧。”

    黎諳在小本子上認認真真寫了黎諳兩個字。就算寫的很認真,也是歪歪扭扭的。

    “逸希哥,這是我名字,你的名字怎么寫?”黎諳把寫了自己名字的本子放到蘇逸希面前。

    “原來諳諳名字是這么寫的。”蘇逸希拿起自己的書,指著上面的名字說:“這是我的名字。”

    黎諳拿過書,照著上面的字一筆一筆跟著寫下蘇逸希三個字。也寫在了自己的心里。

    “諳諳有沒有想過自己名字是什么意思?”

    “沒有想過。你呢?逸希哥。”

    “我也沒想過。”

    “我名字好像是小姨取的,你名字是誰取的?比大家的都好聽。”

    “我也不知道,聽說,爸爸抱我回來的時候就有這個名字了。”邊說著,都把桌子收拾好了。“諳諳你說我是被親生父母拋棄的嗎?他們為什么不要我呢?”蘇逸希眼里劃過一絲哀傷。“胡說,你才不是被拋棄的,大家都喜歡你,你比我們都聰明。”

    蘇逸希揉揉黎諳的頭發,一副小大人模樣,“嗯,現在這個家也好。”

    在蘇逸希心里清楚,現在這對貧苦夫妻對自己是極好的,無論如何都會好好回報他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重生八零之軍少的毒妻
作者 昔月傳說
  顧小魚遭惡毒的後婆婆和大嫂算計,新婚不到半年死於非命。   死後魂魄被迫接受毒醫傳承,囚於...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