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梅竹馬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西南冬天幾乎不回下雪,可是今年意外的落了兩場雪,都是晚上下的雪,第二天早上起得早還能看見菜葉上的雪。而黎諳又是個極愛賴床的家伙。

    這天是十二月十二號,一大早7點半天剛蒙蒙亮,蘇逸希就在黎諳家樓下叫著黎諳:“小懶蟲諳諳,大懶蟲諳諳,快點起床了,下雪了。”

    聽見是蘇逸希的聲音,黎諳趕忙起床穿衣,黎媽媽還沒見過黎諳在冬天都不賴床。趁黎諳穿衣服的時間,黎媽媽就叫蘇逸希過來吃雞蛋:“逸希,快來吃雞蛋。”

    “謝謝三嬸,我吃過早飯的。”

    “今天是黎諳5歲生日,快來吃2個。”黎媽媽邊說邊剝好了一個紅雞蛋給蘇逸希,蘇逸希埋著頭接過。這會兒黎諳穿好了衣服,媽媽也剝了個紅雞蛋給黎諳。

    “不吃。”黎諳搖搖頭。

    “這可是紅雞蛋,跟平時的不一樣。”黎媽媽哄著黎諳。

    “里面還不是白的。”黎諳一副嫌棄的樣子,“不吃不吃。”

    “諳諳聽話,吃一個吧,吃完我們就去玩,你看我都在吃。”蘇逸希晃了晃手里咬了一大半的雞蛋。

    黎諳這才從黎媽媽手里接過剝好的雞蛋。轉過身偷偷把雞蛋掰成兩半,把蛋黃放在碗里,拿著蛋白,拉著蘇逸希跑了出去。

    到了外面果然菜葉上全是雪,但都是薄薄的一層。黎諳長這么大第一次看見雪,以往對雪的印象都只是電視機里那白茫茫的一片,而這里的雪確實忒小了點,難怪咱孩子會問:“逸希哥,這真的是雪么?”看看咱孩子一副迷惑不解的樣子。

    “哈哈哈哈哈哈……”蘇逸希只是這么笑著,并不回答她。

    兩孩子從一片一片菜葉上收集起雪堆成了兩個小雪人,黎諳堆的那個簡直就是個四不像,三陀雪重疊在一起,你要不說是雪人還真看不出來,蘇逸希弄的還有個雪人的樣子。

    “諳諳,冷嗎?”蘇逸希抓著黎諳凍的通紅的手。

    “不冷,堆了小雪人,很開心吶。”黎諳沖蘇逸希笑著。

    “像這樣哈口氣,撮一撮就不冷了。”

    黎諳照做著,說:“逸希哥,我們也像這兩個雪人一樣一直在一起,好嗎?”

    “好。所以黎諳要快快長大。”

    可是黎諳啊,你知不知道,天氣一暖,雪就會化掉,雪人就會消失不見的。

    到下午,蘇逸希抱著一個大石頭來找黎諳。這石頭類似圓柱型,直徑12厘米,高15厘米,石頭表面有一圈一圈的紋路,看著也很特別好看。

    “諳諳,這個給你。”蘇逸希把石頭遞給黎諳,黎諳拿在手里,還真的很重。“放在地上吧,很沉的。”

    “為什么要給我大石頭?”

    “我就是看著好看就想帶回來給你。而且,今天不是你生日嗎。”

    “嗯。我會一直留著的。逸希個生日是什么時候?”

    “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出生的,爸爸抱我回家的那天就是我的生日。”

    “我也沒有過過生日,以后我們一起過。”

    “嗯。諳諳真是個好孩子。”兩孩子相視一笑。

    后來,這塊大石頭在黎諳家的陽臺上放了足足7年之久。

    春暖花開,燕子歸巢,黎諳家的屋檐下就有一個燕子窩。黎諳也常常搬個小凳子坐在屋檐旁邊,看著燕子一點一點搭好窩。

    有一次,黎諳跟蘇逸希在一起玩,剛好看見剛出生的小燕子掉了下來,黎諳撿起來捧在手心,一會戳一戳,一會兒摸一摸。

    “諳諳,小燕子可愛嗎?”

    “嗯嗯,好小好小。”

    “那我們把它送回燕子窩好嗎?送到它媽媽身邊。”

    黎諳想了想,說好。于是蘇逸希找來梯子,黎諳在下面扶著,雖然起不了什么作用,可她還是很努力的扶著,蘇逸希便爬上去放好了燕子。

    隔壁阿姨買了一個新的照相機,到處顯擺著,在村里還沒有人買這玩意兒。她剛好回家看到這兩孩子,說要給他們拍一張。蘇逸希便拉著黎諳的手照了這第一張合照。后來,這阿姨把照片給了黎諳。照片里,蘇逸希沖著鏡頭笑,露出7顆牙,因為掉了一顆。黎諳還光著腳丫子,沒有看鏡頭,而是望著蘇逸希的臉笑的很燦爛。

    黎諳上小學一年級,跟蘇逸希一個學校,都是鎮上的小學。黎諳一年級,蘇逸希二年級。這下黎諳可以每天跟蘇逸希一起上學一起回家。走在路上還不忘摘點野果子吃。在學校的時候,天氣熱,學校的孩子都會到后面的小店買一碗冰糖水,那時候很便宜,才3毛錢。有時候,蘇逸希來買水看見黎諳也在,就給黎諳買一碗,自己卻跑回教室了。

    蘇逸希班上轉來了一個城里孩子,這孩子父母忙,就到鄉下奶奶家暫住一段時間。那天,城里孩子放在書包里的5塊錢不見了,非說是蘇逸希拿了。蘇逸希爭辯著說沒拿過。平時班上這些孩子也都不愛取笑別人,畢竟鄉里的孩子都老實,今天不知怎么的,就有個孩子說:“早上我看見蘇逸希翻別人的包包了。”這小孩還真會說謊,可見,人心不會因為地域差別而改變,本就丑陋的心只是被薄紗掩蓋住,一旦揭開這層薄紗,一切丑陋不堪的面目都會暴露出來。

    “你胡說,我沒拿。”蘇逸希眼里滿是怒氣,表情依舊如常。

    “你就是個沒人要的野孩子,窮人家的孩子就是小偷。”城里孩子指著蘇逸希說道。

    這下可惹惱了蘇逸希,蘇逸希沖到這孩子面前,兩人就扭打到一起。有同學告知了班主任。班主任過來分開兩孩子,城里那個被打出鼻血,蘇逸希沒事。這孩子發現自己留鼻血了便哇哇大哭起來。班主任把蘇逸希帶到辦公司狠狠罵了一頓,說什么蘇逸希是小組長,一定是蘇逸希去收同學作業,看見人不在,就自己到書包里找,剛好又發現又五塊錢,一時手癢就拿走了。明明是那孩子自己弄丟了,也許根本沒丟而是自己花掉了,怕回家挨罵,所以冤枉蘇逸希。后來黎諳長大了,想到這事還不忘罵兩句:“臭三八,你以為自己是福爾摩斯,隨便猜測一下就判我逸希哥的罪,真討厭。”

    班主任讓蘇逸希還了這五塊錢,這事也就這么結束了。但是咱黎諳,跑到蘇逸希面前哇哇大哭,怎么勸也勸不住。非到最后蘇逸希輕輕親了一下黎諳的眼睛,黎諳才停止哭泣。搞的黎諳這個旁人筆蘇逸希這個當事人還要委屈。

    “諳諳再哭就變成丑孩子了,我喜歡諳諳笑的樣子,諳諳笑起來才好看。”

    黎諳立馬沖蘇逸希笑。一張大花臉,一雙又紅又腫的眼睛,配上傻子一樣的笑,才真真正正丑死了。

    這世上有一種力量叫做命運,只可承受,不可改變。

    在蘇逸希心里,有黎諳在就是一件很踏實,很舒心的事情。而黎諳也想永遠呆在蘇逸希身邊,可是我們永遠不知道老天爺想些什么,他會讓我們經歷什么。

    第二年冬天,12月初,村里開來了一輛很少有人見過的高檔小轎車,自是有人見過,才知道這車的高檔。那時候,村里只有兩家最富裕的人才有面包車,像這種車還真是稀罕極了。小孩子都圍著車,很好奇。而大人們也只是站在旁邊議論著。因為高檔轎車的主人走進了蘇逸希家,與蘇父蘇母談論著什么。

    原來是蘇逸希的親身父親韓仲天找到蘇逸希來接他回家。蘇父蘇母雖很是不舍,但畢竟人家是親生的,加之自家這情況,也同意讓韓仲天接走蘇逸希。并且韓仲天也承諾會給蘇家一筆錢,也會長期找醫生給蘇父治病,直到治好為止,但是,從此以后,蘇家父母再也不能去見蘇逸希。這會蘇逸希才剛從外面回家,看到家里這情況,得知是自己的親身父親來接自己回家,堅持不跟韓仲天走。

    無奈,蘇母抱著自己養了多年的兒子說:“孩子,我們家條件太苦,跟這你自己的父親才有好日子過。”說完不等蘇逸希開口便把一干人趕出房門,關了門。任憑蘇逸希怎么敲門,門都不會為他打開。韓仲天這才把蘇逸希抱到車子里,至始至終,蘇逸希都沒有掉過一滴淚,不知道這孩子心里想的是什么。車開了,蘇逸希才想起還沒見到黎諳,不知道黎諳看見自己走了會怎么樣。于是蘇逸希趴在車窗口,望著一點一點變小直至消失不見的小村莊,心里跟黎諳道別:諳諳,再見。

    這天,黎諳剛好在外婆家,因為不小心大腿被外婆家養的狗咬了一口,去醫院檢查包扎傷口到很晚,所幸傷口不深。黎諳便跟黎媽媽留在了外婆家,等到第二天回家才知道蘇逸希已經走了。哇哇哭著往村口跑去,很是傷心。蘇母也只是以為黎諳之后傷心一會就沒事了,那知道后來幾天黎諳跟丟了魂一樣,表情都很呆滯。有人跟黎諳說話,她就哭,有人碰她一下,她也哭。黎諳本就是內心不愛說話的人,只有跟這蘇逸希,在蘇逸希面前才顯得活潑一點。蘇逸希走了,黎諳真正變得孤僻起來。

    后來,黎諳長大看到一句話:如果有一天你消失了,我會在半夜突然醒來,想你想到泣不成聲。眼里透露無限哀傷。嘴角翹起一絲弧度,她笑了,因為這句話說到了心里,揭開了最深處的傷疤。

    黎諳晚上總是夢見蘇逸希離開的場景,然后會醒來,沒有哭鬧,只是害怕。原來很多事真的不是天生的,譬如黎諳未來的日子里總是失眠多夢,以及怕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25786_82_824-m
重生八零甜蜜軍婚
作者 妞妞蜜
  【重生1v1軍婚+女強+男強+爽甜寵文】重生前她被冤死無全屍。重生後把武力智商值點滿,真....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