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偶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黎諳十二歲那年,爺爺養雞致富,一大家人搬到縣城里。黎諳的爺爺,奶奶留在老家。搬家那天。黎諳在考試,小學最后一次考試。所以家里的東西都是父母搬的,那塊大石頭留在了老家,等黎諳再次回老家時,石頭就不見了,不知所蹤,也不知道這是否是在暗示著黎諳與蘇逸希的生命也將斷了聯系。

    第二年,黎諳爺爺生病去世,關于黎諳奶奶怎么安置,以及家里的財產問題,幾家人爭執不休。表面還和善,背地里什么話都說的出來。而從此,黎諳心里僅剩的那點親情消失殆盡。

    日子就沒么毫無意義的過著,黎諳每天做的最多的是就是發呆,回憶著小時候那些日子,也一邊憧憬著與蘇逸希相遇的各種情況,所以心里更是盼望自己快快長大,逃離這個地方。

    如果我在發呆,并且在微笑,那一定是關于你的記憶。

    直至黎諳高一,2008年,這年發生了幾件大事,而有一件是黎諳親自經歷的,那便是汶川大地震。

    2008年5月12日,那天天氣很悶熱,黎諳從一大早就覺得不安,煩躁,本以為只是天氣的原因,不曾料到重頭戲在后面。14點28分,剛好快到第一節課的時間,黎諳慢騰騰的拿出課本,看著同學們嬉戲,等著老師來上課。

    忽然,黎諳清楚感受到地面在晃動,以為這些教學樓都是豆腐渣工程,只是某些原因引起的小晃動,黎諳的學校本身也是新校區。但是晃動并未停止而是越搖越厲害,這才有同學大叫一聲地震,于是大家都快速沖出教室,網操場跑去。

    黎諳跑到樓梯口被堵住,房子有點掉渣,所幸沒有進一步的損壞,地面也漸漸停止晃動。大家也都聚集到操場上。

    人說,當你在最危險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都是最重要的人。黎諳第一個想到的是蘇逸希,不知道蘇逸希此刻在哪里,不知道他有沒有出事。其次再擔心媽媽,不知道她是否平安。最后腦子里才閃過這么多年遇到認識的一些人。

    大家都在操場等著學校的安排,有同學看到新聞,才知道汶川發生7.8級大地震,黎諳所在地震感明顯。有同學家在都江堰等受災嚴重地區,電話也打不通,根本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情況,只能急的大哭,同學間相互安慰著。

    而后沒有什么特別的情況,學校才允許學生們回到家,但也不允許回到教室拿東西。因為沒經歷過地震,所以都不害怕。因為經歷過地震,所以接下來的余震也搞得人心惶惶。公園里,馬路邊,到處空地都有搭帳篷的人,當然很多人也是在家里住的。晚上天氣轉涼,開始下雨,這可真是讓人揪心的情況。

    后來放假半個月,鋪天蓋地全是地震的消息。因為地震,黎諳的奶奶本是一個人住,現在也不能繼續在一個人。而黎諳的姑姑,伯伯家都不同意奶奶跟著自己。而是黎諳的父親把這個老人接到了家里。黎諳心里很不高興。黎諳媽媽反對過,也沒用。黎諳奶奶就是個話多,不講衛生,招人嫌的人。以前在村子里,也有不少人討厭這老太婆。黎諳心里不爽快,暑假期間便到災區去當志愿者。跟自己唯一最要好的朋友徐晨雪一起。這個朋友也是黎諳的發小,兩人一個村的,這姑娘也是文靜的人,而從小到大都是在一個學校甚至一個班級,談不上親密無間,卻也是彼此最熟悉的人。這姑娘有個遠房姐姐在某災區,兩姐妹的關系很要好。

    一放假,2個孩子便收拾好東西奔赴災區。實際上8月初,災區差不多開始災后重建。徐晨雪其實是去看望自己的姐姐,黎諳只是去湊熱鬧。

    這地方是山區,以前應該也是山清水秀的地方,現在變得凌亂不堪。就拿山底的那條小溪來說,以前跟眾多小溪一樣,清澈見底,現在小溪整個形狀變得亂七八糟,溪水也不夠清澈,混了有少許泥土。

    這天沒事做,黎諳就跟著徐晨雪兩姐妹到小溪去抓魚,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休息的功夫,幾個女子坐到石頭上,腳放在水里,任憑溪水親吻腳丫。徐晨雪的姐姐講起地震時候的事,她說:那天在上課,突然房子劇烈晃動,我完全被嚇傻了,就呆呆站在教室門口,看著房屋慢慢塌陷,這回有個男孩子拉著我很快往外面跑,她說我這輩子都沒有跑過那么快。一邊跑一邊看著那些同學被倒下的磚石砸到,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消失在廢墟里。后來快要跑出去的時候,有個女生腳崴了,讓我幫她,我正想去扶她,后面跑過來的同學不小心踩到她,我就看著她活活被踩死,那男生有一直拉著我跑。這一路不斷有同學死掉。等我跑到外面的時候,那個拉我跑的人就不見了,我都沒來的急看他一眼,更不知是誰救了我一命。

    黎諳問:“你害怕嗎?”

    “不怕,整個人都傻了,我過了好一陣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

    她說這番話的時候,表情很平靜,大概對于死人,對于生離死別已經看到麻木。她說幸好,只有外婆沒跑出來,其他家里人都平安無事。她說地震過后才真正恐怖,因為在下雨,雨水混著血水,那才真的是血流成河。遍地的尸體,很揪心。

    正沉思在這悲傷中,走過來一群少年,也是來抓魚的,徐晨雪的姐姐叫了一個人的名字:“韓洛離。”黎諳順著叫聲望過去,看到那個少年時簡直赤痛了眼。

    花千骨第一次看到白字畫就問:白字畫,黃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橋頭,我可否有見過你?

    那么韓洛離,黃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橋頭,我可否有見過你?

    看著這少年,黎諳不自覺的想起蘇逸希。心想,逸希哥長大了,跟眼前這個少年應該是有三分相似的。

    黎諳三人本只是隨便出來玩玩,韓洛離那伙人才真正是出來抓魚烤魚的,什么工具都帶的齊全,這就準備生火烤魚。黎諳跟韓洛離去撿柴火,韓洛離走在前面,黎諳跟在后面,不遠不近剛好一臂的距離,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

    韓洛離回頭看著黎諳:“看你面生,不是當地人吧?”

    黎諳怯怯的說道:“不是。”緊接著補一句:“你不也不是,連方言都不會說。志愿者嗎?”黎諳之所以不敢開口,正是因為自己說慣了方言。雖然平時在學校也有很多人說普通話,課堂上也會說普通話,但要私下與人交流,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嗯,差不多是志愿者,我來有一個多月了。”

    “一個多月?真是不怕死,這里隨時都可能發生泥石流什么的。”黎諳詫異。

    韓洛離呵呵笑了笑:“你不也不怕死?”說著繼續往前走。

    “其實我怕。”黎諳彎腰撿起一根木棍,心里也思考著自己究竟怕不怕,除了蘇逸希是遺憾,這生活也挺沒意思的,死了或許還是中解脫。

    “不,你一定不怕死,搞不好你只是來看災區人民怎么死的。”韓洛離轉身。

    黎諳蹙眉:“那啥嘴里吐不出象牙。”

    “哈哈哈,真是個可愛的姑娘。”

    “…………….”

    黎諳是怕生的,哪怕眼前這少年長得很帥,挺秀氣。黎諳不會形容一個人的長相,只知道這少年十分合眼緣,對,合眼緣,看一眼也舒服。這么說兩句,對韓洛離也沒有了那么多顧忌,顯得也沒那么生疏。

    “我父母在我8歲那年離婚了,我一直跟我爸住一起,可是我一天到晚也見不到他,一周也就能見兩三次,前不久我還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哥哥。”韓洛離眼里全是諷刺,冷笑一聲。

    “這世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不如意的事。”黎諳不禁想到自己。

    “我都知道這些理,我現在不是也很好嗎?”毫不吝嗇地給了黎諳一個標準的微笑。

    “我哪里知道你好不好。”黎諳小聲嘀咕。

    “你說什么?”

    “沒什么。”

    “后天我就走了。”韓洛離說著踢了踢腳下的小石頭。

    “你待人都這么友好么?”黎諳只是覺得這孩子居然會跟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么多。

    韓洛離沒有回答。黎諳默默打量著眼前這個少年。高挑的身材,大概有一米八,自己只到他下巴的位置。少年全身都散發這溫柔的氣息,有些孤寂,似乎又有些調皮,讓人很愿意跟他清靜,讓人情不自禁為他著迷。

    兩人已經走到大伙聚集的地方,后來烤魚,吃魚黎諳都心不在焉,想著韓洛離,想著自己。

    吃魚都不專注,這不就被卡著了,韓洛離遞給黎諳一杯水,又溫柔的拍著她的背:“多喝點水。”

    還好,只是一根小刺,很快就咽下去了,黎諳整個臉紅透了,抬起頭跟韓洛離說謝謝。

    “臉怎么這么紅?有這么不好意思嗎?”韓洛離眼里全是笑意。

    黎諳不理他,撇過頭。

    兩人生命從此開始有交集,剪不斷,理還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697498_82_824-m
重回六零年:嬌妻的奮鬥生涯
作者 寧小白
  原名《重回六零年:軍嫂的奮鬥生涯》   六零年代物資極端匱乏,農村靠工分,城鎮靠糧本,衣...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