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暗下來,你便是光

    慕氏企業在整個江南排名第二,知道北北家世的很多人,或多或少都對她有過羨慕的情感,所以,不管慕北北從小受到了父母的多少關愛,無疑,她都是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她都是公主,從小嬌生慣養,但是北北并沒有大小姐脾氣。黎諳在田地里玩泥巴的時候,北北穿著昂貴的公主裙在游樂場坐旋轉木馬。黎諳童年雖沒有公主裙,卻有蘇逸希,兩人之間無所謂誰好誰壞。

    慕北北打從出生那天起,父母就無休止的爭吵,小時候北北還時常躲在被窩里哭泣,長大以后,已是學會冷眼旁觀這些爭吵,慕家老爺子也早已習慣這種爭吵,大家都是能避開就避開,不會勸阻,因為勸阻也沒有任何作用。北北的父母年輕的時候是閃戀閃婚,兩人都相信那所謂的一見鐘情。在那個年代閃婚是極少有的事,也是很難被認可的。雖然兩人都沒少跟家里人鬧過,但是礙于兩家家室都還不錯,也沒有太多的方對,兩人最后還是順利結婚。這場婚姻可見不是什么好事。那會兒慕家企業還沒有這么大,也靠兩家合作才有今天的成果。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兩人再怎么吵也不會離婚,那點僅剩的感情也隨著時間漸漸被打磨干凈。

    慕北北16歲那天,沒有跟朋友出去聚會,只是如往常一般回到家,沒有期待能有什么生日驚喜,卻依舊遇見父母爭吵,轉身,摔門離開。北北在大街上閑晃感到雙腳有些酸痛,于是走進一家肯德基,點了滿滿一盤食物,選了一個偏僻的角落,一個人呆呆望著窗外,啃著雞翅漢堡,看著街上人來人往。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這么呆呆望著路人,沒有任何表情,一直看著路人的言行舉止。直到脖子開始有酸痛感,才慢慢回過頭,輕輕扭動扭動細長的脖子緩解酸痛感。這一回頭,就看見一家三口坐到自己對面那桌。小女孩扎了兩個小辮子,大概三四歲的樣子。小女孩的母親端著餐盤,小女孩的父親拉著小女孩又說有笑,蹦蹦跳跳地走過來就餐。爸爸還時常把小女孩舉起來,說著:“起飛咯”。小女孩只是一直咯咯地笑著,很是幸福的模樣。

    北北看著看著就開始流淚,隨即又開始哭泣,就是不知為何眼淚要一直一直留。對面這幸福的一家看見北北哭的這么傷心,小女孩愣住,小女孩的母親便走過來,伸手遞給北北一包紙巾,微笑著,以為北北是失戀才這么哭,于是說道:“姑娘,沒什么大不了,你還這么年輕,長得也這么好看,不怕找不到更好的男朋友。你看看我們這一家,要是沒有跟前一個男朋友分手,我就不能跟現在的老公結婚,估計也遠不如現在這么幸福。那些離開的都不是最適合自己的,不要傷心了。祝你快點遇到自己的白馬王子。”說完又是一個微笑,“…謝…謝謝…”北北已經哭的連一個謝謝都說不清楚了。小女孩的母親轉身回到自己老公身邊,忙著照顧小孩子吃東西。北北卻又繼續哭著,雖不及之前的聲音那么大,可是看著也很是傷心。來往的人也只是看她一眼,開始自己對這姑娘的猜測,發揮愛八卦的本性。北北就這么一直一直哭著,直到聲音哭啞了,眼淚流干了,才停止哭泣,這么一哭,足足哭了2小時。眼睛腫的像包子一樣,北北都不忍看著玻璃里照映的自己。

    哭完北北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坐著緩緩神,休息休息。北北低著頭,感覺到對面的位置有人坐了下來,便抬頭看看是誰。一抬頭,對面坐下的人便哈哈大笑起來,北北只是呆呆望著他。眼前這少年長得真是很好看,五官很精致,頭發剪成寸頭,看著有點傻,卻也掩蓋不住他的帥氣,笑起來更是很溫暖。北北心里暗暗打量這眼前的少年。少年笑夠了,伸手輕輕撫摸著北北又紅又腫的雙眼,眼神全是疼惜,北北也不躲,依舊呆呆看著他,任他撫摸自己的眼睛。他說:“你這小姑娘,雙魚座的嗎,哪里來的這么多眼淚,可以哭2小時,你就不怕淹了這家店。這樣美的一雙眼睛可不要被你哭瞎了。”北北心里一驚,他居然知道自己哭了2小時,不免有些驚奇。少年兩手交叉著放在桌子上,看出了北北眼里的吃驚,說到:“我一進來就看見你開始哭,我就好奇這姑娘是遇到了什么事,可以哭這么傷心,以為你哭一會就沒事了,誰知道竟然能哭這么久。我也看了這么久。”他的語氣很淡,聽不出任何情緒。

    “想哭就哭。”北北心里對這個少年沒有任何芥蒂,沒有任何排斥,很是信任,也不是因為對方長得好看,北北也不知為何。“你一見我就哈哈大笑,是在嘲笑我?”

    “嗯,笑你。也不看看自己哭成什么樣,眼睛這樣腫。”他溫柔說到。

    北北聽到自己被嘲笑,也不惱:“別以為你的寸頭很好看,照樣傻得很。”語氣就像在說漢堡比薯條好吃。

    少年轉頭,北北看見他后腦勺有條傷口,四厘米長,五毫米寬,已經結疤。“這是之前不小心傷到的,之前還是光頭,出門得戴帽子,現在5月天,熱,就干脆這么出門。”隨即又問:“那你為何哭的這么傷心?”

    “爸媽在吵架,我就出來散心,不知怎么就哭了。”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問道:“是不是大家都在笑我?”

    少年微笑:“管他們干什么?反正我是沒有笑你。”

    “那你一見我還笑?”

    “緩解氣氛。。。我叫韓逸希,敢問姑娘芳名?”少年話語雖調侃,眼神卻很真誠。

    北北愣了幾秒:“慕北北,北方的北。”北北也微笑。

    “8點了,還不回家嗎?你明天還要上學。”北北一直穿的是校服。。!!有點尷尬。

    北北看看手表,確實已經8點15了,想想還是回家好了。“那我還是先回家休息,真的哭得很累。”說著兩人并肩走出肯德基。

    北北下午漫無目的的閑晃,竟不知不覺走了那么長額路,這里離家還是有點距離,只知道自己是走累了,隨便找一家店坐著休息。現在這么看來自己確實應該感到累。北北伸手招了一輛出租,韓逸希從褲兜里隨便一摸,摸出一支筆和一張10塊的人民幣,在10塊人民幣上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給北北:“下回心情不好就聯系我,不要再到快餐店哭了,真的很傻。”

    “嗯。”北北上車,揚長而去。

    韓逸希看著車子離開的方向,還是很期待她聯系自己,心里對她有種熟悉的感覺,又感覺看到她像看到了自己,總之,很微妙。雙手插褲兜轉身離開,他的背影可遠不如笑容那么溫暖,但是卻能讓人感到安心。

    北北回到家,家里很安靜,家里人也各自在各自房間,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過,更像是家里沒有人。北北也不管那么多,徑直走回到自己的房間。走到書桌前放下包,拿出寫著韓逸希電話號碼的10塊人民幣,看了一眼上面的一串數字,便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本書,把錢夾在書里。然后到浴室梳洗。

    北北以最舒適,最慵懶的姿勢站在洗漱池前面,擠牙膏刷牙,打量著鏡子里的自己。鵝蛋臉,娥眉,高挺玲瓏的鼻子,除了哭腫的雙眼,怎么看怎么順眼。就這么一直一直看著似乎又看到了下午遇到的那個少年。“韓逸希。”唇齒輕啟。北北低下頭,擰開水龍頭,聽著嘩嘩流水聲,單手去接流水,水從指縫流過,怎么我也握不住,她嵐嵐細語:“是叫韓逸希嗎?你會是我生命中的什么角色?”

    北北洗過澡,大字型躺在床上,大概真的是很疲憊,竟很快就睡著了。夢里又夢到了這個少年,他在人群里與自己擦肩而過,北北回頭張望,四處尋找,卻再也看不到少年的身影。似乎一切都只是錯覺。

    北北第二天早上醒來,眼睛已經好很多,不然還真不知道怎么去上學。北北向來沒有在家吃早飯的習慣,也不需要家里接送自己上下學,都是自己去,也能順便在外面吃點什么。今天例外,走下樓,慕老爺子,北北的爸媽,都坐在餐桌前,看見北北下來了,慕老爺子便叫北北過去一起吃早餐。慕北北在慕老爺子面前也還算是個活潑,乖巧的孫女,聽到爺爺叫自己,于是走了過去,坐下吃早餐,而桌上也剛好擺了自己的那份早餐。北北坐下,拿起牛奶開始喝,卻聽到媽媽說了一句:“女兒,生日快樂。”爸爸也說了一句。北北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把喝倒嘴里的牛奶噴出來,還好都忍住了。以前雖然他們也對自己說過,但是這次還是感覺很意外。慕老爺子也拿出一條項鏈送給北北。很好看很精致的一條項鏈。

    “謝謝爺爺。”北北接過項鏈,:“我來不及了,要先去上學了。爺爺,爸媽,你們慢慢吃”說完起身出門。身后慕老爺子大聲說道:“讓司機送吧,自己去多麻煩。”

    “不用了。”北北頭也不回。似乎聽到一絲嘆息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004097_82_823-m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作者 幽非芽
  重生回到命運轉折點,她要拳打極品腳踢渣渣。
  那些曾欠了她的,騙了她的,吃了她...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