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明早就離開吧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白光洋洋洒洒的寬闊官道上,簡易素裹的馬車被列隊兩翼的人馬圍護著徐徐前進。

    連尋撩動布簾,成片成片,像海一樣翻滾的雲朵軟軟地抱成團,夏季微風襲來的瞬間,好似無數雪白的絨花,飛滿了半天。

    而眼皮底下,正在叫賣的攤位一路從城外鋪到城內。人煙稠密,摩肩接踵,連守城的衛兵都不敢貪了憊懶,放過一個可疑的路人。

    這便叫,天人合一。

    沒想到身為邊城的青城居然會有這般繁華之景。

    她伸出手在窗外亂晃,情不自禁地歡呼,翩躚的眼睫下是一雙喜悅的星星眼。

    靜靜地看著她,莫重凡斜靠在馬車內壁裡,柔和的眸光停駐在這一刻,恍惚間,突然希望這便是他一直期許的長長久久。然,可惜的是,她不是他心心念的她。

    天盡頭,彤雲如虹。

    不知走了多久,領頭的高頭大馬悠然止住了步履。馬蹄聲落,引得城門口排隊等候盤查的百姓頻頻回頭,竊竊私語。

    一襲青衫,腰系長劍的冷釗跨步上前,拿出了一枚玉佩,與城門處的守衛低耳交涉了幾句,就見那些個忙得不可開交的守衛紛紛聚攏來,眼巴巴地邀請著一眾人馬進城。

    “大人們舟車勞頓,當真是辛苦萬分。”不知從哪兒得到消息的青城守將三步作兩步地從城樓上奔下來,細汗布額,“不知道大人們歸來,未曾遠迎,有失禮數。”

    馬車停了下來。

    冷釗有些不悅地擺手道:“排場就不必了,公子無意張揚。近日公子將暫住青城,你們必要嚴加守備。若是一時疏忽,危及公子,我便拿你試問!”

    生冷至極的語調配上一張嚴肅深寒的臉,縱使那守將一身甲胄,混跡疆場,亦頓時僵住了身形,不敢動彈。

    連尋歪斜著身子,眼看著守將嘴角兩片瑟瑟發抖的小鬍子,不由得在他面前笑出了聲。

    “連姑娘在笑什麼?”

    恍惚間雙膝一彎,連尋坐回軟墊上,捂住嘴,眼神窘迫。

    而靠坐在一旁的男子溫溫地注視著她,像是受了她笑容的蠱惑,竟伸出一節白皙的手指撩開布簾,將探尋的目光送了出去。

    “冷釗就是這般性子,讓姑娘見笑了。”像是未曾見到守將遠遠的深深一禮,莫重凡的手中又撚起了一枚黑子,道,“連姑娘會下棋嗎?”很久未找到棋逢對手的歡愉了。他想知道,這寰宇之內,除了那人,還有誰。

    “下棋?!”連尋揪了揪額前的碎發,懊惱道,“我好像……不會。”在之前她一直是個窩在沙發裡不願動彈的死宅,除了司楠的寵愛,她好像一無是處。

    莫重凡見她露出苦惱狀,倒是很由衷的笑了,笑得抒懷。

    “差點忘了連姑娘是苗疆人。苗疆倒是不用中原人這一套。禮、樂、射、禦、書、數,此等六藝,想必連姑娘甚是陌生。”或許是一盤棋局完了,他細細地將棋盤內的棋子放回棋盅,然後看向她。

    連尋趕忙殷勤地替他合上棋盤,好奇且殷切的道:“你可以教我啊。我可以學的,別看我長著傻傻的,其實我很聰明的。”她一直不想用公子敬稱於他,但又羞於更加親切地喚他,一時間只好用“你”來稱呼。

    風從地上揚起了塵土,馬車又開始啟程了。

    頭腦發熱的連尋突然冷靜下來,噤聲片刻,不敢去看馬車裡那恍若謫仙的人。

    憋紅的笑靨,絞纏的手指,即便她假意輕咳著轉過頭死盯著車簾外漸漸後退的青城城門,莫重凡也讀懂了她小女兒家的心思。

    理了理棋盤底下搖曳的銀色流蘇,背對著她的那雙深蘊溫柔的眼眸有絲絲不易化開的隱痛,然,很快被窗外的烈陽灼燒殆盡了。

    他故作不知情的應下了。

    “既然連姑娘想學,我自然卻之不恭了。”

    連尋希冀的眼眸彎彎,欣喜若狂,卻沒有留意他未染情愫的眼。

    這天,快下雨了。

    夏季的暴雨說來就來。

    之前陽光遍布的天穹,電光火石間,已是烏雲密布,狂風不止。冷釗沒有按小鬍子的請求將一眾人馬引進守將府邸,而是找了個人來人往的客棧住宿下來。

    門窗外,樓下避雨的人紛紛闖入客棧,原本就嘈雜的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連尋將頭偷偷探出門,尋找到對面迴廊拐角的房間又忐忑地收回了眼。按照冷釗的部署,樓上空餘的客房全都住滿了護主的侍衛,而莫重凡正被眾人擁簇圍護。

    是個大人物吧。

    連尋捧著腦袋搖頭晃腦臆想著。

    才華橫溢,絕代風華……

    想到剛剛下馬車時差點跌倒時穩穩托住她的那雙溫厚又微冷的手掌,她的臉頓時紅霞橫飛,心如小鹿亂撞。

    “醒醒,醒醒!別想了!……”連尋正努力嘗試著脫離美夢,卻只聽對面“咯吱”一聲,然後撞上了一雙略帶驚訝的墨眼。

    碰——

    哐當!

    連尋身子一顫,羞赧的轉頭,分毫不差的閉門,撞翻了木架上的臉盆。

    “……”莫重凡疑竇的眸光掃過迎面而來的冷釗,卻見冷釗依舊寒意逼人。

    雨後蜻蜓點水的鏡湖環繞著煥發一新的青城,扶住迴廊抄手,連尋最終平複了方才的窘態,但還是沒有勇氣直面桌前雲淡風輕的他。

    “連姑娘來了,坐這兒吧。”連尋緩緩立住,眼前人親切地拉開身旁的椅子。其間,冷釗冷肅的玄鐵長劍橫在她對面。

    “幾位客官,熱騰騰的的飯菜來囉!”店小二遠遠地就跑過來,風風火火地布好了菜,添了酒水,才退了下去。

    食不言寢不語。

    飯菜吃到一半,冷釗突然接到侍衛的線報,倏忽間生硬的聲線變得嚴謹起來:“公子,銘城來人了。”

    木筷瞬間停頓。莫重凡探究地看向窗外,客棧外正快馬加鞭趕來的人正是大內侍衛。

    “看來該早早收拾行裝了。”他垂下的眼瞼有些疲憊,“原本是準備帶連姑娘見見舊友的。有點可惜。”

    “舊友?”連尋偏頭道。莫重凡的朋友……

    “一位將軍。”他緬懷道,“我此生摯友。”本以為他再到青城便能夠與他碰面,縱使小酢一杯也好,可惜他先他一步駐守雲城去了。

    “公子不必介懷。聽聞此次冥大人也會被聖旨召回。”冷釗會意,參透了他的追憶之情,亦有些許期盼。畢竟,那是他們明國戰無不勝的戰神。

    “既然如此,吩咐下去,今日休整,明早便離去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28046_80_806-m
快穿之推倒神
作者 醉飲桂花酒
  屌絲女快穿翻身旅。
  因貧寒而被戀人冷漠拋棄的醫女;因愛上渣渣總裁而彷徨的白領...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