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要離他遠一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蟲鳴燥熱,連河渠裡的水波都是溫的。連尋踩踏著濕潤的草地,手裡牽著高高的線,仰視著青城的高空,仰視著任性飛揚的紙鳶。青城的二月是新兵操練的日子,百裡荒的風沙遍地,不適合到河渠邊放紙鳶。但可幸的是她正好趕上了適合放紙鳶的時刻,在原本燥熱無風的夏至,和合適的人,伴著恰好的微風。

    好似所有都可以被抓在手裡,一種甘之如飴的感覺,似曾相識。

    好熟悉,面前的這個人。

    她站定,癡癡地凝視。

    墨眸深鎖間蒼茫無波,彷彿蘊含了幽潭水,深邃惑人,讓人如墜迷夢,貪醉難持。微翹的檀唇卻說明他此時心生歡暢,遠近高低,四時風光,皆成樂趣。

    連尋難以置信地捂著臉,他笑了,並非刻意的溫柔,而是會心的真摯。

    杵在原地,流光被定格。紙鳶失了支撐,沉湎著,跟著風,緩緩掙脫了線,飛遠了。

    “紙鳶飛到樹林裡去了,我去撿回來。”連尋挽著纏線,頭也不回地跑過去。

    佇立良久的莫重凡點頭默許,看著她,緩緩地入了樹林。

    冷釗沉著臉:“公子,就任憑她胡鬧嗎?”一個毫無規矩、不知禮數且來路不明的女子,值得公子如此對待麼。

    “馬上便要回城了。這般寧靜,多一分也是好的。風景恰好的日子,不多了。”遠遠看著的莫重凡瞌上雙眼,享受衣袂翻飛,卻未嘗為冷釗解惑。

    正午的陽光越發毒辣了。

    夏至暖和的空氣令樹林裡的鶯雀聒噪起來,聲聲入耳,漫溢著縷縷花香。

    “終於找到了。”連尋彎下腰,摭拾倒在枯枝敗葉裡的紙鳶,有些失落,“好像翅膀破了。”真遺憾,是莫重凡送給她的呐。

    仔細地撣去紙鳶上的汙跡,她站起了身。

    泛著漆黑寒氣的鬼爪在瞳孔之中急速擴大,還沒來得及驚呼逃跑,淡綠色的光芒深處包裹著的身影裹挾著危險撲面而來。

    連尋癱軟在地,緊閉雙眼時,喚的是莫重凡的名。

    “嗤。”冷笑的老嫗弓著身子,披頭散髮的臉緊繃著,扼住她雙肩的那雙手,枯槁、褶皺。

    “就是你?”老嫗迫近她,無視了她的掙紮,“沒錯了,倒真是你。不過,還差點東西。”

    “你已經遇到他了嗎?看樣子是的。”

    “這三界真是亂套了。”

    “最後一次警告你,離他遠一點。”

    老嫗壓低的聲線沙啞又邪佞,寸寸敲擊在她的心上。手上的力道不減反增,十指像是要扣進她的肩膀,正當她快要嚇昏過去時,一股黑煙在她臉上炸開。

    那恍若鬼怪幽靈的老嫗,消失了,恍如從未來過。

    “連姑娘?你還好吧。”趕上前來的莫重凡見她六神無主地跌坐在地上,手裡緊握著已經破損的紙鳶,旋即輕聲喚道。

    “沒……沒什麼。只是不小心,跌了一跤。”

    連尋撐著軟癱的雙腿站起身來,雙肩的疼痛感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她剛剛發生的一幕絕非臆想和幻境。

    “連姑娘,真的沒事?”莫重凡扶著她,眸光裡儘是探尋和擔憂。

    馬車啟程時,連尋聽到快馬加鞭的催促聲。

    “沒事。真的沒事。”她的頭伏在他的肩頭,回想當時的驚心動魄,“把肩膀借我靠一下吧,一下就好。”

    眼角眨落的淚珠靜靜地滴落在他的肩上,她黯然神傷的眼眸就好像看著遺棄在原地的紙鳶那般,無助、悲憐。沒有人知道她方才經曆的生死一瞬,那老嫗,比她夜夜纏身的噩夢還要可怖。

    別靠近他……別靠近他……

    他到底是誰……

    那老嫗口口聲聲說的那人是誰……

    是眼前的……他麼。

    連尋疲憊至極的默念著,像被施了蠱,陷入夢魘。夢魘裡,她看不見自己,也看不清身邊人。

    肩頭的呼吸漸漸沉重、平緩了。

    莫重凡將沉睡的她輕柔地放置在鋪好軟墊的馬車裡,點上安息香餅,開始理清那些被惑亂的神智。

    “那個老嫗……是誰。”喃喃自語的人徑自擺弄著棋盤。他看到了,卻沒有聽到。

    “公子,快過庭界山了。”

    一隊人馬護著馬車在深山裡長驅直入,算著日子,還有兩天,他們就該到達銘城了。

    冷釗挎著馬,面上雖不說,但卻是最欣喜的那一個。進了銘城,一切都塵埃落定,公子的安全便可以得到保障。

    快要入夜的山路最不好走,風早就停了。

    木槿花葉落了一地,被馬蹄沾濕。

    她悠悠轉醒的時候,莫重凡就在她的身旁,坐在車窗前看顛簸的黃昏。

    “這是……快到了嗎?”

    連尋揉揉酸脹的脖頸坐起身。

    “還沒。這是一段很長的路。”他柔柔地望著她,“通往銘城的路途是很驚險的。”

    驚險……麼。

    她撩起布簾,馬車外眾人點上了火把。

    “庭界山到了夜晚會有瘴氣,山林野獸也喜歡在夜裡覓食。”莫重凡的眸光幽幽,連尋立刻嚇得背過臉去。

    看到她略帶顫抖的身影,他勾唇又道:“不過,這些火把可以暫時鎮住狼群。冷釗從小便長在深山,這點小事難不倒他。”

    莫重凡好笑地搖搖頭,連尋這才回過神來。

    “好啊,你嚇唬我!”氣鼓鼓的臉上,刷白的嘴唇有了血色。方才那一嚇,倒是驅散了她眉間久久未散去的陰霾。

    而他見著她小孩子氣的舉動,亦毫不客氣地抿唇悶笑出聲。

    窗外,夜色愈濃愈暗,狼啼聲聲。

    陰沉的天際烏雲滾滾,連一絲月光都見不到。馬車每走一處,灌木叢裡就多幾雙碧綠的眼睛。

    火光還在風裡一晃一晃,籠罩著陰鬱的影子。天氣晴過一瞬,雷聲又起,如織的雨絲,密密斜斜地刺在車窗上,颼颼的涼。

    時已子時,連枝椏上的烏鴉都在酣睡。

    黑洞洞的密林深處,侍衛們打的火摺子都很快被迫熄滅。

    “不……不好了!前面,前面……有個人!”

    一道閃電,將馬車照得雪白。

    風雨裡,冷釗斬下了攔路的亂枝,猛一回頭,對面山崖上滾落下一個人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745_80_806-m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神醫,一支銀針,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沒有戒靈...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