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趕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馬車顛簸著走了兩三個時辰,到了天空中露出一點魚肚白時,一行人總算出了黎黍縣。

    堇南走下馬車,王世江見了她,弓了弓身子道:“王某就將小姐送到這里了。”

    堇南揉揉眼睛,疑惑道:“王大人不和我們一起去金麟城么?”

    王世江呵呵一笑:“淳于大人去金麟任官,若我也走了,這黎黍縣可就沒人管了。”

    堇南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轉溜眼珠子看看四周,突然發現平闊的荒野盡頭出現了一行人馬。

    王世江道:“接你們的人來了,王某先撤退了。”說罷,便同其余人策馬回去了。

    還在馬車里酣睡的陳氏聽到聲響,掀開轎簾一看,見王世江一行人不見了,急得只差破口大罵:“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負責護送我們的么,怎么跑了?”

    阮娘靜靜地看她一眼,并不搭理她,任由她在那耍潑。

    堇南一臉欣喜地看著不遠處,一行人馬越來越近,當近到可以看清對方的面孔時,阮娘明顯也激動起來,她低聲喃喃一聲:“李管家。”攬過堇南的肩,她指著前方,道:“小姐,你瞧,李管家也來接咱們了!”

    堇南對李管家沒什么興趣,倒是對領頭那人有些好奇。只瞧那是個二十來歲的男子,身穿箭袖黑袍,目光上移,堇南看到他棱角分明的右頰上又一道疤痕。

    那道疤痕長長的,就如一條蜈蚣附著在他的臉上,可怖極了。堇南心里有些忐忑,卻還是僵著身子盯著他看。

    男子跳下馬,同阮娘報明了身份,感受到堇南的目光,他轉過身,冷峻的臉上沒有半分表情,抱拳道:“在下鐘離,特來此地護送小姐回京。”

    堇南依舊愣愣的看著他,半響,才小心翼翼地問:“鐘離,你是哪個鐘離?”

    鐘離明顯一愣,隨即面部線條柔和了一些,笑道:“翰林府修撰鐘離,在下是也。”說著,他打了個手勢,一輛馬車緩緩行來,停在堇南的面前。

    “小姐,請——”

    瞧著堇南上了馬車,鐘離跨馬而上,,正要下令啟程,突然感覺有人在拉自己的腿,他低頭一看,卻是一張粉嘟嘟的笑臉。

    “鐘大哥。”堇南甜甜的叫了一聲,她剛才之所以盯著鐘離看,就是因為覺得他很是眼熟,可是記憶中的他臉上是沒有那像蜈蚣一樣彎彎曲曲的疤痕的。因此堇南一直不敢確認,直到看到鐘離那溫暖的笑容,她才又跳下馬車,跑過來叫他。

    “呵。”鐘離臉上笑意愈深,眼睛里的一絲陰郁遁去無蹤,道:“你還算認得我這個鐘大哥。幾年不見,堇南長高了許多,都成大姑娘了。”

    堇南一聽,有些羞赧的笑了笑:“那是當然啦,我都十二歲了,本來就是大姑娘了。”歪頭看看鐘離,又道:“可是……鐘大哥……為何你……”

    鐘離知道她想問自己臉上的疤痕,一時不知如何答復,眼里似有濃霧覆蓋,轉瞬將他的目光染上了一層遮不掉的陰郁。

    就在這時,陳氏又從馬車里探出頭,一臉不快地喊道:“啰啰嗦嗦、啰啰嗦嗦,既然護送的來了,就快些啟程呀!”

    堇南白了陳氏一眼,走上鐘離為她準備的馬車。

    進去一看,寬闊不說,頂上還掛著一只金絲鳥籠。籠里老老實實呆著一只畫眉鳥,堇南伸出手指頭去逗它,卻將鳥兒嚇得在籠里上躥下跳。

    堇南逗了一會兒,收回手,端端正正地坐著,對那已經精疲力盡的鳥兒說道:“好啦,不逗你了。”

    可能是因為不用在和陳氏母女擠在一張馬車里,堇南心情大好,她讓車夫停下,死活要阮娘上馬車陪她。

    阮娘由著她,便上馬車同她一起坐著。

    “阮娘,剛才你和李管家在聊什么?”堇南睜大眼睛問。

    阮娘臉一紅,道:“無非……就是金麟城的事。老爺重回翰林院任職,咱們也可以回到金麟城了。四年,不知金麟變成了什么模樣。”

    堇南學她老氣橫秋的語氣,嘆了口氣道:“是呀,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知金麟變成了什么模樣~”說完,她拍拍手,又道:“阮娘,我唱歌給你聽怎么樣?”

    阮娘臉色變了變,心想這下耳朵要遭罪了,嘴上卻假裝歡喜道:“好啊,你唱,阮娘聽著。”

    堇南興致勃勃地坐直身子,張口便唱:

    “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亭臺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唱罷,她一臉期待地望著阮娘。阮娘瞧著她的模樣,不忍心說實話,只道:“小姐歌藝漸長,不錯、不錯。”嘴上這樣說,心里卻想堇南這次去金麟,可有得要學的了。

    堇南轉過頭,心里正美滋滋的呢,突然聽到外面有人咳嗽了一聲。她掀開轎簾,見是鐘離策馬行在馬車旁。離這么近,想必他是聽到了。堇南伸出頭,問:“鐘大哥,你說我唱得好么?”

    鐘離本就是忍不住笑才咳嗽的,此時見堇南又問,一時朗聲大笑起來,見堇南有些氣惱了,他才又將臉拉下來,認真道:“還不錯。”

    堇南知道他是搪塞自己,拄著腦袋看著變化的風景,野花、青石、楊柳枝……還有,她仰著臉,輕輕閉上眼,感受到的是輕柔溫暖的春風。

    想到什么,她赫然睜開眼,卻見鐘離一雙眼睛正盯著自己,不知怎地,她有些不好意思了,縮了縮脖頸,才問:“鐘大哥,為何這條路冷冷清清的,連過往的馬車的都沒有?”

    鐘離也意識到什么,忙將目光收回,盯著前方道:“近來山匪躁動,為了安全,咱們走的是驛道。待走完這條驛道,也就等于出了青州,再行兩三個時辰就可以到金麟了。”

    堇南點點頭,正要放下轎簾,鐘離又道:“堇南,四年已過,你的行醫之夢,可還在?”

    “當然了。”堇南不假思索道:“以前我去翰林院找你帶我玩,便說過我長大以后想當個救死扶傷的大夫。這四年來,我每天都在看醫書,爹爹不許我看,我就偷偷地看。其實……你們不知道,我為什么會想要學醫……”突然間,她的目光黯淡下來,說話聲越來越小,“鐘大哥,你是見過我娘的,我娘……肺上不好,經常生病……”

    話還沒說完,堇南眼圈紅了大半,她飛快地將轎簾放下,回過身靠在阮娘的膝蓋上。

    阮娘知道她是想她的娘親了。堇南的母親葉氏人在鹿州,住在堇南的舅父府上。說是去鹿州治病,可一去便是一年多,堇南許久未見她,現在肯定是想念得很。

    阮娘正想該如何安慰伏在自己膝蓋上的小家伙,卻見堇南抬起一只手來問她:“阮娘,你說我戴戒指會不會好看?”

    阮娘拉拉她的小拇指,笑道:“好看,怎么會不好看呢。”

    堇南的聲音悶悶的:“娘平日里最喜歡戴一個翡翠戒指了,阮娘,你可記得,就是那個綠瑩瑩的、放在陽光下會變得亮晶晶的戒指。”聽到阮娘的應答,她又道:“那是娘和爹成親時爹送給她的。娘說,等以后我成親了,她就將戒指送給我……”

    阮娘撫摸著她柔軟的頭發,悠悠道:“那只戒指,像是從老爺祖上傳下來的呢。”說完,卻不見回應,只覺得膝蓋上濕濕的。

    阮娘知道堇南睡著了,取出手絹將她眼角的淚水擦拭掉,用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只愿她在夢中不會再傷心了。

    ***

    堇南這一覺睡得很沉,待她迷迷糊糊睜開眼時,耳朵聽到的不在是驛道上清幽的鳥鳴聲,而是繁華街頭小販的叫賣聲。

    “堇南,到府上了。”是鐘離的聲音。

    堇南一聽,連忙跳下馬車,只瞧一個陌生的宅子佇立在眼前。

    在那朱紅色大門的上方,是一塊鑲金的牌匾,上面龍飛鳳舞的三個字盡顯華貴氣勢。

    淳于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07892_80_801-m
家有悍妻怎麼破
作者 六月浩雪
  前世,渣夫殺妻害女,她手刃渣夫卻死在白蓮花之手。   重回小時候,她精心籌謀步步為營,擺...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百寵成妻:嬌悍商女農家漢
作者 田多多錢多多
  (寵文1V1)穿成商家小戶的嬌嬌女,哪想到一夕之間爹爹失蹤債主上門,娘親弱弟妹小,小女子挺...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嫡尊
作者 北疆風雪
  頂著一個「克星」的名聲,徐心然重生在厄運降臨的十六歲,卻發現前世的慘死遠不是結束,而是一個... (馬上閱讀)
2780862_80_804-m
被休的代嫁
作者 安濘
  平庸的謝容雪被妹妹以天恩般地姿態讓婚給花名在外的王爺,代其出嫁,又接連被發現真相後的王爺欺... (馬上閱讀)
3269908_80_804-m
念春歸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少女時的慕念春常埋怨老天,世上既然已經有了自己,為什麼還要有慕元春?
  很久以...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