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她是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聽到車馬響動,淳于府大門緩緩打開,一群婆子丫鬟打著燈籠魚貫而出,弓著身子齊聲叫道:“恭迎小姐回府。”

    堇南一雙清幽幽的眼睛轉過來、轉過去,突然間就黯淡了下來。

    她找遍了那映襯在燈火中的面孔,卻始終沒有看見她父親淳于崇義。從青州到金麟,她無時無刻不在期許著能見到父親,可是此時的景象不由地讓她有些沮喪起來。

    阮娘知道她的心思,便安慰道:“現在時候晚了,老爺應該是睡下了。小姐,咱們先進府好好休息一宿,明早再去找老爺,可好?”

    見阮娘都這么說了,堇南縱是再不情愿,也只好乖乖地跟著幾個婆子進到府里。

    雖然天色已黑,但由于四周都點著燈籠,堇南一邊走,一邊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阮娘也有些訝異,便向領路的一個婆子問道:“這宅子可是在永安街西門口?”

    婆子道:“正是,聽說這宅子是老爺四年前住過的,如今又被老爺買了下來,只是重新將大門裝飾了一番。”

    “我就想呢!”堇南一聽,雀躍道:“阮娘你瞧,這些假山小池子都跟以前一樣。”

    阮娘笑著點頭,也是欣喜不已。

    堇南一路歡呼著,那領路的婆子見她只顧往前跑,便勸阻道:“小姐,你跑慢些,我這把老骨頭都快跟不上你了。”

    “那就不用你領路了,這宅子我熟悉得很,難不成還會走迷路了!”堇南嬉笑道,拉過阮娘的手便跑。

    待甩開了那幾個婆子,堇南這才停下腳步,氣喘吁吁道:“阮娘,我不喜歡她!”

    阮娘用手拄著腰喘氣,有些疑惑道:“誰?”

    “就是領路那個婆子。”堇南睜大自己的眼睛,道:“你看,她那雙眼睛就像我現在這樣,咕嚕咕嚕的直轉溜,直往我身上打量!”

    阮娘瞧著她的模樣,忍住笑,道:“那婆子應該是新到府上的。剛才在府門前我就發現了,那些婆子丫鬟都是些生面孔,沒一個熟悉的。”

    “熟悉的都在黎黍縣的淳于府內呢。”堇南提醒道。

    阮娘聽了,不由地發起愁來。前日收到那封信后,她就將府里的丫鬟都給打發走了。剛才在轎里她還在想,這事該如何稟告老爺。

    “到了,到了!”

    來到一個院子前,堇南歡呼著跑了進去,一個候在那的丫鬟替她打開門,進到空了四年多的閨房,小小的身子不由地愣在了原地。

    “怎么不進去?”阮娘跟上來,輕聲道。

    “我……”堇南愣愣的走進去,小心翼翼地坐在床榻上,伸手拉了拉那豆綠色的床幃,床幃上掛著的一個銀鈴鐺便叮當響了起來。

    “我這不是太高興了嘛……這屋子里的擺設和從前一模一樣。就連這個銀鈴鐺都還在!”

    阮娘走進屋,環屋走了一圈,道:“老爺肯定是為了小姐才特地將這宅子買回來的。”

    “爹爹真好!”堇南抑住興奮,想起什么,道:“若是娘從鹿州回來,見了這宅子,不知道會有多開心呢!”

    阮娘聞言,面露復雜之色,敷衍地答了一聲,便去吩咐門外的丫鬟打熱水來,伺候堇南洗漱歇息。

    ***

    翌日清晨,堇南穿著件鵝黃色的半壁衫子,像只胖嘟嘟的黃鸝鳥似的,一溜煙跑出了房間。

    阮娘端著早膳追著她跑,跑到芷香院門口時總算將她逮到了。

    “小姐,不吃早膳對身子不好。快,將這碗粥喝了。”

    堇南只想快些見到她的爹爹,哪有心思吃東西,此時急得兩腳一跳,見阮娘一副吃軟不吃硬的模樣,便眨巴著眼睛撒嬌道:“阮娘,我一會兒才吃,成不成?”

    “不成。”阮娘舀了一勺粥湊到她嘴邊,“一會兒都涼了,吃涼東西對身子更不好。聽阮娘的話,吃完了再去。”

    堇南沒法子,只好皺著小臉喝了一口,嘗嘗味道發現是她平日里最喜歡的栗子粥,可此時再美味的食物也無法引誘她了,趁阮娘不注意,她轉頭就跑,急得阮娘在后大喊。

    堇南不管不顧,直沖向靜心齋,她拼命的邁動兩只小腳丫,生怕阮娘會追上來。快要到靜心齋時,她突然放慢了步子,走近靜心齋旁邊的一個小園子里。

    這個園子叫做無名園,淳于府中大大小小的園子都題有名字,唯獨這個園子沒有。堇南左瞅瞅右看看,發現這無名園中還和從前一樣,除了一間小屋子,光禿禿的什么也沒有。

    淳于崇義以前許諾過堇南,這無名園歸她打理,可還未等她接手“打理”,淳于崇義便被貶到了黎黍縣。現如今堇南又站在這園子里,她瞇著兩只眼睛,想象著那光禿禿的地面上種滿小刀豆、藿香、蒲公英等各種藥草的樣子。

    真是……美哉、美哉……堇南覺得她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一時間心里樂開了花,聽到小屋吱呀一聲響,她才回過神來,看向小屋時,她不由地愣住了。

    只瞧小屋前立著個二十多歲的女子,上著桃紅色刺金合歡衫,下著絳紅花間百褶裙,一身紅艷艷的,讓人想不注意到她都難。

    堇南將目光移到她那張比桃花還要嬌艷的臉蛋上,只覺得府上的丫鬟沒有一個有她好看。

    奇怪,怎么將她同丫鬟作比較呢,堇南咬著指頭,心想難不成面前這個女子是府上新買的丫鬟?

    那女子見到堇南時也是一臉詫異,她輕移蓮步向前走了幾步,像是想要和堇南說什么。

    此時晨光正好,一縷金燦燦的陽光籠罩在女子的身上,堇南看著她,突然間,眼睛被她手上的一個碧綠色東西的刺痛了。

    那個綠瑩瑩的、在陽光下會變得亮晶晶的戒指,曾經戴在母親手上的戒指,此時卻在眼前這個陌生女子的手上。

    堇南意識到了什么,她凝在原地,眼眶在瞬間變得通紅通紅的,一行晶瑩的小小溪流從她的眼角滑出,當那溫熱的液體爬過臉頰時,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不可能。

    她最敬仰的爹爹怎么會做出背叛娘親的事?

    堇南傻了一般地愣在那里,阮娘追上來,看見眼前之景,也不禁愕然了。

    “小姐……”阮娘見堇南的眼角嘩嘩嘩地往外涌出淚水,又是心疼又是倉皇,連忙用手絹幫她擦拭淚水。

    阮娘不是沒看見那女子手上戴著的戒指,她極其為難地行了一禮,從喉嚨里憋出干癟的三個字:“二夫人。”

    女子聽了,從容地點了下頭。

    堇南推開阮娘的手,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盯著阮娘。

    她不相信!

    她轉身跑出無名園,想要去靜心齋找爹爹問個清楚。

    進到靜心齋,推開那扇刻滿詩文的鏤花木門時,她用衣袖往自己的眼角一抹,平靜了下心情,輕輕地推開門。

    淳于崇義正坐在玉案前,手里拿著一冊書卷細細研讀。聽到響動,他抬頭見是堇南,笑容從他布滿褶子的臉上溢了出來。

    “我說是何人,原來是我的小女兒!一月不見,可想死爹爹了!”淳于崇義放下書卷,走過去張開兩只手臂,等待堇南像只乖順的小羊投入他的懷中。

    堇南冷著臉,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定定的瞧著淳于崇義,像是看一個陌生人般的冷漠。

    淳于崇義著實被她的眼神駭了一下,正要問緣由,門外一個溫婉輕柔的響起。

    “老爺。”

    “進來。”淳于崇義面露喜色,親自將門打開。

    走進來的正是無名園中的那個女子,堇南將目光從淳于崇義身上移開,放在了那女子身上。淚水在眼眶里轉來轉去,眼看就要落了下來,被她硬生生憋住了,她抬起手,指向那個女子,冷聲問淳于崇義:“她是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300063_80_804-m
重生田園發家記
作者 一隻小胖
  劉青梅悲催的被小麵包車撞了,醒來就穿成了古代大青山腳下的5歲幼童余青梅。那就賺賺錢、升陞官... (馬上閱讀)
2982460_80_804-m
市井貴女
作者 雙子座堯堯
  重生而來,有個隱身儲物櫃,誰也別再想搶走屬於他們三兄妹的東西。
  今生,她只想...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醫見傾心
作者 子塤
  顧筱君在某種意義上是錦朝皇室最大的敵人。這就是為什么她的死要被史官記為致和年最大的禍事。因... (馬上閱讀)
2315597_80_804-m
家事
作者 衛風
  又林本來以為穿越後的生活就這麼平淡下去了,結果不但有老小三跑出來破壞她爹娘的感情,還有小小...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一繡千金
作者 末節花開
  穿越,老爹不疼,后娘不愛。在這個地方,除了自己,誰也靠不住。   只能靠著自己的雙手開拓,...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