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出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沒規沒距!”淳于崇義被堇南的態度激怒了,一改先前和藹的模樣,冷哼一聲道:“還不快向你巫姨娘問好!”

    堇南呆立著不動,她雙眼含淚瞧著淳于崇義,目光里掠過幾許詫異。

    “這就是堇南吧。”巫氏嫣然道,一雙美目掃過堇南,繼而她便挽住淳于崇義,兩人坐到玉案前。

    “老爺,剛才我去無名園瞧過了,園子倒是不大,但是曬得到太陽,是個栽植薔薇的好地方。”

    淳于崇義瞧著巫氏那副動人的模樣,胸中的怒氣早就沒了,捋須笑道:“你喜歡便好。”

    堇南看著如膠似漆的兩人,目光里的幾許詫異轉變為憤恨,她咬牙道:“叛徒!”

    淳于崇義忽地轉過臉來,正要開口教訓,想到自己以前的承諾,他緩和了顏色,才道:“老夫這才想起來,那無名園是我送給堇南的禮物。”看著巫氏,他有些為難道,“夫人,你瞧,這事……”

    巫氏輕攬衣袖,沏了一盞茶遞給淳于崇義,笑吟吟道:“既然堇南喜歡,便歸她打理好了,老爺這么為難作甚。”

    淳于崇義接過茶,看向堇南:“你巫姨娘將園子讓給你了,怎么樣,現在你爹爹我可還是叛徒?”

    “叛徒!”堇南捏緊兩只小拳頭,跺腳:“我說的不是園子,是她!”

    淳于崇義將茶盞重重地往案幾上一放,臉上有了慍色:“混賬東西!老夫的事用不著你來指手畫腳!”

    “我不管!”堇南的兩只手越攥越緊,指甲嵌進肉里她也不顧,她盯著淳于崇義,斬釘截鐵道:“反正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你!”淳于崇義騰地站起身,氣得渾身顫抖,朝外面喊道:”李忠福,拿藤鞭來。”說罷,怒火攻心,便是一陣猛咳。

    “老爺息怒。”巫氏連忙扶著他坐下,撫著他的背柔聲勸道:“老爺息怒。”

    門開了,進來的不是管家李忠福,而是阮娘。阮娘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替堇南求情道:“老爺息怒,小姐之所以敢頂撞老爺,也是一時沖動。老爺若要懲罰,就懲罰奴婢吧!”

    巫氏的安慰像是有著神奇作用,再次讓淳于崇義的怒火降了下去,他擺擺手,不耐煩道:“罷了罷了。”

    見堇南還定定站著,恨恨地瞪著自己,他又吼道:“滾!”

    阮娘害怕淳于崇義又燃起怒火,連忙將堇南拉出靜心齋。出去后,堇南甩開她的手,恨恨道:“叛徒!”

    阮娘一愣,想來是自己稱巫氏為二夫人惹到了堇南,正要開口解釋,堇南已經跑出老遠,一會兒便沒了蹤跡。

    阮娘一邊走一邊喚,一直走到靠近的府門的一個荷花池子那兒,才看到那抹鵝黃色的身影。

    只瞧堇南在小橋對面,背對著阮娘,腦袋埋在胳膊里,就這么蹲在那里動也不動。

    阮娘知道堇南是傷心了,便隔著水池同她說話安慰她。

    阮娘說了有半柱香的時間,直說得口干舌燥堇南還是沒有反應,她這才覺得不對勁,穿過小橋走到荷花池子的另一邊。

    “小姐?”阮娘越靠近堇南越覺得奇怪,伸手一拉那件鵝黃色的半壁衫子,里面竟是一塊橢圓狀的石頭。

    ……阮娘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半響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小姐出走了!

    阮娘心里咯噔一下,連忙往靜心齋趕去。

    ***

    在阮娘去找淳于崇義稟告情況時,堇南已經快走出永安街了。

    她帶著一肚子的悶氣,也不知自己要去哪兒,就只是不停地走。

    “叛徒。”堇南小聲又念叨了一遍,她無法接受淳于崇義對葉氏的背叛,特別是看到淳于崇義和巫氏在一起的樣子,讓她又氣又恨又傷心又無可奈何。

    堇南板著臉,使勁憋住眼淚,她氣鼓鼓地走著,發現一些平常百姓的孩子都將腦袋伸出窗戶偷偷地看自己。

    堇南知道自己長得不漂亮,他們之所以會看自己,無非是因為自己身上穿的綾羅綢緞罷了。

    堇南扯了扯自己衣袖,繼續往前走,走出永安街時,街上的行人突然多了起來。

    堇南穿行在人群中,街邊小攤賣的吃食香味讓腹中空空的她停下腳步,她有些后悔先前為什么不多喝一口粥。

    來到一個賣炊餅的小攤前,堇南咬著指頭站著,一動不動地盯著那香噴噴的炊餅。

    賣炊餅的老板見來了生意,忙過來熱情招呼道:“小姑娘,你是要炊餅嗎?”

    堇南點點頭,烏溜溜的眸子看向炊餅老板,可憐巴巴道:“可是……我好像沒帶錢……”見老板臉色立馬沉下來,她自知騙吃是不成了,便指指自己手上的金釧子,道:“老板,你瞧,我用這個換你一個炊餅,如何?”

    老板一聽有便宜占,嘿嘿笑道:“不用,不用,只要你頭上那支簪子就行了!”

    堇南摸摸發髻,拔下一支流蘇簪子來,簪子是用上好的羊脂玉和紫色瓔珞制成的,遠比金釧子值錢。

    好個狡猾的小商販,堇南心里念叨著,嘴上卻道:“好啊,炊餅呢?”

    “來咯。”老板用紙包起一個炊餅遞給她后,貪婪地盯著她手中的簪子。

    堇南二話不說,從簪子上拽了一顆瓔珞放在老板手里,抱著炊餅轉身就走。

    “你……你……”老板看看手里的瓔珞,又看看堇南,結巴道。

    “我……我……我怎么了?”堇南轉頭,嘻嘻一笑:“別說一個炊餅,那顆瓔珞都夠買下你的小攤了!”

    老板頓時啞然,看著大搖大擺走開的堇南,心想真是強中自有強中手,自詡金麟第一騙的他今兒倒被一個黃毛丫頭給耍了。

    堇南咬著熱騰騰的炊餅,頓時煩惱遁去,腳步似乎也輕快了起來。走到東街菜市口處,她發現前面人頭攢動,集聚了好多人,熱鬧極了。

    堇南自小就喜歡看熱鬧,這會兒滿心好奇,在人群里竄來竄去,轉眼就擠到了靠前的位置。

    她抱著炊餅,擠呀擠,僅是一剎那,原本嘈雜不堪的菜市口突然安靜下來,靜得她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喘氣聲……

    不對啊……堇南暗想自己喘氣的聲音哪會像牛似的,呼哧呼哧的,她屏住氣,這才發現是她身邊的一個老頭兒。

    只瞧那老頭兒兩眼圓睜,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呼吸急促。堇南正想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只聽刀鋒劃過的聲響,人群中迸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

    堇南下意識的捂住耳朵,四周的人突然退散開去,其中一人的胳膊肘碰了她一下,她手一松,炊餅便落到了地上。

    毫不猶豫的,堇南彎身便要伸手去撿,還未觸及炊餅,一顆血肉模糊的人頭突然滾到了她的面前。

    在發出尖叫聲之前,堇南的目光甚至還在那顆人頭上停留了一下。

    人頭的表情還保持著臨死前的狀態,圓睜的雙目似乎在昭告世人他的冤屈與憤怒。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62664_80_804-m
威武不能娶
作者 玖拾陸
  前世,將門出身的顧雲錦一心慕書香,哪怕把自己擰成了蕙質蘭心、溫柔賢淑的款兒,還是別莊病故的... (馬上閱讀)
3145474_80_804-m
嫡歡
作者 元淺
  孫妙曦前世傷心而死,這世費盡心機報復。   什麼?他竟然說一切只是個苦逼的誤會?   ...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妖相
作者 貓妖小四
  她是現代二十七歲的年輕女縣長,突然暴斃,再醒來變成了唐家孤兒,身上背著血海深仇,為了報仇,...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皇后給朕站住
作者 沒了沒了
  他,一國之君,集萬千尊榮于一身,繁華背后,卻獨獨缺了那一抹倩影   天下誰人不知,偌大的皇...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燒火丫鬟喜洋洋
作者 江微雨
  吃好喝好玩好...嫁好。   吃好,當然是哪里有好吃的往哪里去。   她不過是去大內吃...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