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命在旦夕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豐和縣縣令賈懷

    賈府,月上樹梢之際,說來也奇怪,突然狂風大作氣溫驟降冷風刺骨,明明還是艷陽三春卻如同寒冬臘月,讓人防不勝防。

    賈懷之母古氏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發病的,倒地抽搐了兩下便昏迷不醒,府中頓時亂作一團,縣太爺賈懷更是立馬下令急招豐和縣小有名氣的醫匠——羅桑前來診治。

    廳內,賈懷陰沉著黑臉背著雙手焦急的來回踱步,雜亂無章的步伐刻顯出他的煩躁無常,管家齊叟筆挺的站在一旁看著老爺晃來晃去。

    這賈懷乃豐和縣的七品知縣,上任數幾年雖沒有多大的政績,倒也能將縣城地方治安與經濟管理的頭頭是道,也很少出現什么錯失,在百姓當中口碑不算好的但也挑不出壞處來。

    就因為如此,才穩穩當當戴上了這頂烏紗帽并風生水起,不過就有一點,真讓百姓有所欽佩,就是縣令大人上孝老母,下疼妻兒。只可惜糟糠之妻王氏因病早早的就撒手人寰。直到時隔三年的明天,才準備再娶,大婚之日宴請八方賓客,至于新娘子是哪家的名門閨秀,就無人知曉了。

    整個賈府上下張燈結彩,偌大的“囍”字紅綢段子掛滿了各處,到處洋溢著喜慶的顏色。這婚事準備的是風風光光,可想而知,賈懷是如此重視。

    可是,這天不隨人愿。明天成親,老母親趕上這時候犯病,還有這突如其來的時節變化,無不透露出詭異。

    希望老母親這次能挺過來,還能親眼看見兒子再婚。

    就在賈懷叨念之間,羅桑提著醫箱弓著身子來到他面前恭敬的匯報著病情:

    “回稟大人,令堂只是感染風寒并無大礙,草民已寫好處方,大人只需按方子抓藥,兩付便能痊愈!”

    齊叟上前接過藥方,轉身交給了身后的隨從,還特別的囑咐了兩句。

    “當真?”賈懷聽后,大喜!太好了,原來是虛驚一場,片刻間,瘦肉嶙峋的臉上烏云轉晴,滿面紅光,對著門外高喊了一聲,道:“來人,快快重賞!時日已晚,另外安排馬車遣送先生回程。”

    羅桑正待開口謝辭,卻聽聞賈府家丁驚恐的聲音先傳了進來:“老爺,老爺,大事不好啦!”

    家丁慌忙的跑進大廳,還沒開口稟報,察覺到還有外人在場,加上齊叟責備的眼神一瞪,只覺驚恐中壞了賈府的規矩,便膽怯的低下了頭,身子卻如糠篩一般抖個不停。

    羅桑見此識相的趁機請辭,掃了一眼滿堂艷紅之色后,快步退下。

    “恭送先生!”

    賈懷客氣的遣送走羅桑出了廳門之后,才一臉不悅的端著茶水泯了一口,再對著那名家丁道:“何事如此慌張?簡直是壞了府中的規矩。”

    熟料,報事的家丁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扯著哭腔說的斷斷續續:“老爺,大事不好了,新夫人她、、她她上吊自盡了!”

    “什么?”

    “哐當”一聲,賈懷手中的茶杯落地而碎,茶水四濺。

    “你說什么?你再給本官說一遍,休得再胡說八道。”

    新夫人上吊了?

    齊叟聽的真切,眼看賈懷勃然大怒,忙一個箭步的跨上前來:“老爺息怒!”

    說完,對著家丁一通訓斥:“還不快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字不漏的向老爺匯報一遍!”

    家丁后怕,卻又無可奈何,只好又陳述了一遍:“奴才們去的時候,新夫人她就已經上吊自盡了,放下來的時候身體已經冰涼僵硬,死去多時。”

    此等消息已經證實,猶如晴天霹靂。賈懷一時間心痛難忍,手撫額頭悲痛之色溢于言表,腳步踉蹌了一下,身子差點不穩,好在齊叟身手敏捷及時扶住了:“老爺,還請老爺節哀順變,保重好身體要緊。”

    許久,賈懷恢復常態才罷了罷手,想起晚上所發生的詭異之事,莫名的感覺背脊發涼,望著腳下跪著的那名家丁,怎么看都覺得是廢物,于是提腳狠狠的就往他頭上踹:“沒用的東西,本官讓你們看一個人都看不住,要你們有何用?何用?”

    “老爺,事已至此,我們要趕緊想想辦法,明日可是您大婚之日,這新娘子……”

    一語驚醒了夢中人,賈懷這才從憤怒中清醒了過來。而這心中的一團火氣硬是抵在心窩處,不上不下。

    “事已至此不予追究,是乃天意。”

    許久,他才狠狠的說道。

    齊叟眼神犀利,趁機又獻上一計:“老爺依小的之見,最好乘此時放一把火燒了,畢竟……”

    賈懷轉臉陰陰的看著他。

    齊叟無畏,又提醒上一句:“老爺,為大局著想啊!”

    半響,賈懷咬了咬牙關,心中逐漸也起了恨意,沒想到她竟然尋了短見?看不出還是個剛烈之人,只可惜情愿死,也不肯下嫁本官,既然她不仁在先,那就別怪自己不義在后,倒不如一把火燒的干凈來的利索。

    “馬上去辦了,別讓人看見!”

    一聲吩咐下去。

    倒像是如卸了千金重擔,瞅著滿堂艷紅喜字,如紅似血,頓覺觸目驚心,瞧這眼前一切是多么的可笑至極,而自己更是愚蠢,明知女人的話不可信,最后竟然還是相信了,現在卻要成為一城笑談。

    簡直是奇恥大辱。

    看著齊叟站在一旁不為所動便大聲喝道:“還愣著干什么,將這些‘喜’字統統撤下去,都撤下去!”

    郊外

    漫天的紅光渲染了半壁夜色,在這寧靜的夜顯得格格不入刺眼萬分,已過子時,人們早已經沉睡在夢中。而這一場蓄意人為的大火絲毫沒有驚擾到任何人,房屋的梁柱,門窗被火燒的‘噼里啪啦’直響,火勢也更加張揚舞爪、肆無忌憚。

    灼熱、赤烤、沉悶、煙霧仿佛有誰將自己置身在火海中備受折磨,痛不欲生。

    “……”管樂從痛苦中掙扎著清醒過來,翻身趴在地上擼著脖子猛烈的咳嗽,卻又咳不出聲,昏睡中是什么東西箍緊了脖子生疼且又呼吸不得。

    身旁傳來木材燃燒的聲響,還有火光印在臉上,灼的火辣的疼,好熱,好燙!這是什么地方?怎么頭這么痛?

    她再次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眼前是模模糊糊一片閃閃爍爍的火光,這是在哪里?怎么到處都是火?

    待看清之后,剎那間所有的恐懼襲上心頭,放大的瞳孔里映著熊熊的烈火,火,真是火,是熊熊的火光生生的將自己包圍在其中,

    “……!!”本能的反應讓驚慌失措的管樂直呼救命,喉嚨里發出絲絲沙啞之聲幾不可聞,頭頂上掉下來的火柱落到身上,衣衫易燃,觸及肌膚是如此的疼。

    驚慌的打掉身上的火屑,恐懼無助的同時只有一個求生念頭,逃,快點逃。

    我不能死在這里,誰能救救我,希望這是夢,是惡夢,多期望這場夢能快點兒醒來,我快撐不住了……

    生命旦夕,大火已經吞噬了整座房舍,已然辨別不了方向,也許是命不該絕,就在管樂絕望的瞬間,火光之中突然看見了一點曙光,那是一扇窗戶,窗外星空的點點繁星是如此奪目美麗,讓人向往,卻絲毫沒注意那門窗被火吞噬已然燒成的木炭已搖搖欲墜,危險將至……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醫品狂妃:妖孽王爺嗜寵妻
作者 梅小非
  身為21世紀殺手女王的席慕月,一朝穿越,成為席家草包小姐,廢物?你見過那麼兇悍的草包?你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