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穿越東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次日清晨,吳氏端了一碗熱騰騰的粥進了西廂房,剛打開房門便看見管樂已經醒來還低著頭斜靠在床榻上,合著眼皮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姑娘,你醒了!”

    聽聞聲響,管樂警覺的抬著頭望向來人,眼中淡然只剩恐懼。她會是救自己的恩人嗎?

    吳氏見狀忙放下粥,搬著凳子就坐在了管樂的面前,親切的瞅著,道:“姑娘,莫怕,大娘可不是壞人,你可算醒過來了,這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快跟大娘說說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聽著親切的話語,管樂放松了警惕,看著面前的大娘慈眉善目,言語中盡是關切和善,同時也為自己剛才的舉動感到羞愧,她是恩人,自己還用防備的態度對她,真是不該。

    一時間顯得手足無措,最后才將目光移到了桌子上的粥上面,粥還冒著絲絲熱氣。瞬間,一陣暖流在心里滾動,想說一句感謝的話,喉嚨處卻有什么東西哽住。

    吳氏愣了一下,見她沒說話反而是望向粥,倒也不生氣,想必她是餓壞了,連忙又端起粥用勺子攪拌,道:“是餓了吧,快乘熱吃,大娘熬的粥特別的香。”

    見她用勺子攪拌著粥,管樂眼睛一眨也不眨,很快一層水霧就迷上了:“謝、謝謝!”終于開了口,聲如細絲。

    吳氏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倒也沒說什么。

    孚玉算著時間端著盆走進來,看見了眼前一幕,沒來得及將臉盆放下,便沖著門外大聲一喊:“爹,快來看,她醒了!”

    這一喊,又讓管樂朝她望去。

    緊接著,孚玉放下臉盆,徑直走向床邊,笑呵呵的念道:“你也終于醒了,害我們可擔心了,你今天的氣色看起來好了很多,恢復的還真不錯,傷口不疼了吧?”

    面對這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不說,倒是忘記了,管樂不自然的抬手撫上額頭,傷口已經不再疼了,如她所說,恢復的是還不錯,于是對著她點了點頭,算是應了她的話。她的熱情、笑容、關心,都一一的刻在腦海里,恐怕終身都不能忘卻。

    羅桑就在這個時候進了過來,管樂看到后,微微調整了身形,朝他點了點頭,這應該就是眼前女子的爹了。而這親切的一家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吳氏起身讓羅桑替管樂把脈。

    孚玉的嘴巴閑不住,在一旁問個沒完:“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你是怎么受的傷?幸好碰見我爹了,正好他也是醫匠,半夜出診回來的路上把你給救了,我和我娘都嚇了一跳,你都不知道你昨晚那個樣子,簡直跟現在是判若兩人!”

    面對一連串的問題,管樂很迷茫心神恍惚,腦海中還是一片空白,想起昨晚的那場火,縮著身子后怕的朝床里側靠了靠,驚慌的搖了搖頭,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為什么自己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吳氏跟孚玉則困惑的看著羅桑,難道這個孩子受了刺激變傻了?怕是觸及到了她的傷心事,羅桑搖了搖頭,示意讓她們出去,別給人家姑娘給嚇著。

    待她們出去后,羅桑這才打量著管樂好一陣子,見她后怕的模樣心生憐惜,跟自己女兒相仿年紀卻經歷如此大難,出于父愛之情準備出手安撫,又怕欠妥開口道:“姑娘,別害怕,我們不是壞人,我們不知道你經歷了什么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不過放心,我們不會去問,你現在就安心的在這養傷,其他的你不要再想了。”

    一襲話讓管樂特別的動容,也慢慢的恢復了心中的平靜,望著他不禁雙眼濕潤了,面對著恩人一家的親切之舉,喉嚨哽咽著不知道想說什么是好。

    最后還是羅桑洞悉了她的心思,又道:“姑娘想說什么老夫知道,你的嗓子由于灼傷還不利于說話,我再開副方子,讓你大娘煎好你再服下,到時候你就可以慢慢開口說話了!”

    管樂感謝的連連點頭。落寞的眼神也開始變得清澈透亮。

    羅桑并沒有多待,依她現在的情況,只適合她自個獨處,一出廂房就被吳氏賭在房門口。

    “那姑娘到底是什么情況?”

    羅桑怕管樂聽見心里會有負擔便推囊著吳氏、孚玉去了院中:“她怕是受了什么刺激,什么都不記得了,嗓子也被灼傷現在還說不了話!”

    “什么?你是說她得了失魂癥吶?”吳氏驚呼道。這下好了,人家什么底子都不知道了。

    “就目前情況看,確實得了離魂癥,容我先開副方子,先吃上一段時間再說!”

    “那她要是一時好不了,怎么辦?”

    “好人做到底,就讓她先住上一陣子!”

    孚玉在一旁聽后大喜,連連稱贊:“好啊,好啊,就讓她留在咱家,正好也給我做個伴!”

    “你一個姑娘家懂什么!不行,絕對不能收留她。”吳氏當場呵斥著女兒無知,不是自己狠心不想收留,而是不想日后惹上什么麻煩,畢竟這世道人心險惡的人太多了。

    “娘,她現在都傷成這樣了,你不覺得她可憐嗎?她都得了失魂癥,你要讓她去哪?”孚玉不解,爭的面紅耳赤。

    羅桑將這一切情形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忙出聲打著圓場:“都別說了,還是等她傷好了再說吧!看她一個姑娘家的,還知書達理,不像是個壞孩子。”

    吳氏爭論不過只好作罷,不予理會羅桑父女,窩著氣做起了家務。孚玉則高興的,悄悄的對著羅桑豎起了大拇指。

    細想夫人說的話也不無道理,況且現在心里更堵著一塊石頭。縣令大人再婚,怎么還沒動靜?當無意間憋見吳氏抱著一堆白色臟亂的衣物時,羅桑這才注意到那是什么:“等等!”

    “干什么?”吳氏語氣僵硬,顯然還在為剛才一事耿耿于懷。

    羅桑笑道:“夫人辛苦了,這衣物還是我替夫人拿去洗了!夫人請進屋多休息,少生氣多休息這人兒才不會老。”

    “就是該你洗,少在這貧嘴!”吳氏瞪了他一眼,將衣服往羅桑懷里一塞,便抽身進了屋。

    羅桑低頭看著眼前的喪服,神色凝重。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745_80_806-m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神醫,一支銀針,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沒有戒靈...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