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子謙逃婚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襄陽郡太守府太守曹振之子曹子謙

    巍峨莊嚴的太守府門前,幾名模樣端正的家丁正在翹首盼望著,忽聞馬蹄聲響來,都爭著跑上前去。

    曹子謙胯下棗紅色寶馬,卸下了弓箭,立馬就有家丁接過,另一名家丁則恭敬的彎腰說道:“公子,老爺回來了,正在大廳等著您呢!”

    “我爹回來了?”

    曹子謙他帥氣的臉上掩不住欣喜之色反問了家丁一句,聲音圓潤且洪亮,父親大人終于回來了,足有三月沒見著他心里掛念的慌。正待邁步進門,忽覺有所不妥,停下身來略整了下衣著,這才健步如飛似的穿過偌大的府里一道道紅墻綠瓦、花木叢林,還沒跨進廳堂就急切的高喚了一聲:“爹!”。

    此時的太守——曹振正端坐在太師椅上,品嘗著由夫人劉氏親手泡的菊花茶。他雖步入中年,面貌依舊精明威武、氣度且深度不凡。

    聽聞愛子的聲音,體態豐腴的劉氏忙站起身來寵溺的責備了句:“謙兒,你怎么才回來,這一晌午你都跑哪里了?”

    子謙笑道:“娘,兒子去郊外練習箭術了!”說完,就走到曹振面前,虎軀一震、抱拳一說:“兒子見過父親大人!”

    曹振放下茶盞,滿意的打量著自己的兒子,起身走到他跟前,見他身板比自己還要魁梧幾分,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的說道:“幾月不見,我兒又長結實了!”

    子謙看著父親的手,目光堅定、炯炯有神:“這還是要多謝父親平時教導有方,兒子就是要練習各種本領,到時候就能跟隨秦將軍上戰場御敵報效我朝了!”

    “好,不愧是我兒,志向遠大且有鴻鵠壯志!”

    曹振欣慰的點了點頭,又重新坐回太師椅上,并示意子謙也坐下說話。

    劉氏適時一旁說道:“這次你爹專門去拜訪了秦將軍,他對你好一番夸贊!”

    “真的?秦將軍他真這么說??”子謙一聽,心潮澎湃很是激動。那秦將軍是何許人也。他能看重自己,那豈不是說……

    曹振點了點頭,表情略有些嚴肅:“為父將你的畫像帶到了將軍府,就連將軍夫人對你都贊賞有加,說你不但才貌兼備,文武更是雙全,實乃國家之棟梁之才,你可要好好的習武練習,不能讓秦將軍對你有所失望。”

    畫像?

    子謙神色暗了下去:“爹,您將我畫像帶去做什么?不是說這事不提了么!”

    曹振認為兒子靦腆,不怒反笑:“那是現在我兒長大了,有些事自然通曉其中人情世故之理,要懂得男人就該先成家才能后立業,況且曹秦兩家聯姻也是鐵板釘釘的事實,為父這次已跟秦將軍商量已妥,準備選擇良成吉日就把這婚事給辦了!”

    “什么?”

    子謙“騰”的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眉宇間透著一絲怒氣:“爹,您……”

    劉氏一見,趕忙上前附和著說道:“是啊,謙兒,就在方才我和你爹還在議論這事,素聞將軍之女美貌無雙、知書達理,琴棋書畫也是樣樣精通的,曹家能娶到這樣的兒媳,是曹家的福氣更是我兒的福氣!早早將婚事辦了也好了了兩家的一樁心事,豈不美意?”

    將軍之女才色兼備是早有耳聞,子謙只覺心中對她也只有欽佩之情,并無他想,關于聯姻之事,很早之前父親已經答應過這事不再重提的,怎么堂堂朝廷重臣一朝表率,豈能言而無信?

    一想到自己的人生自由被禁錮,也不管父親是否動怒,便開口否認道:

    “爹,難道您忘了之前是怎么答應我的?您切不可言而無信啊,自古忠孝不可兩全,我現在只想好好練習功夫能上戰場殺敵,至于這門婚事,您也別再為難我了,您還是早早的回了吧!”

    不出所然,話音一落下,茶具砸碎的哐啷之音劃破長空,驚的劉氏一顫。

    “畜生,你說的這叫什么話?若想跟隨秦將軍,就必須接受這樣一個安排。”

    曹振怒道,食指指著子謙的鼻梁。

    放在年少就說兒子血氣方剛浪蕩不羈,可如今他都二十有一,已經成為了一個堂堂的男子漢,實在想不通他愈大愈不可理喻,如此好的聯姻,不說自己多年摳心瀝血替他所維持的錦繡前程,更是為了他自己以后能榮華富貴權高德重,沒想到他竟然把婚姻當兒戲?也不想想對方是誰?自己又是誰?

    “就算沒有秦將軍,我也一樣上戰場殺敵,出人頭地。”

    子謙面上通紅,咆哮了一句,心里很是悲痛不已,父親,你就這么不相信您兒子么?

    自覺再說已無趣,沉著臉便想要離開廳堂,也管不了父親如何叫囂辱罵。反正自己就是不想被人左右,就算是自己的爹也不行。沒想到三月不見的父親,才一見面就是這樣的局面,早知道如此,還不如在郊外多練習一會兒劍術。

    “逆子,大逆不道的東西!想要毀約,除非我死。”曹振氣的對著兒子的背影放出狠話!這個混賬東西,竟然不把自己的爹放眼里,還有沒有一點家規?

    子謙聽到那句狠話略怔了一下,腳步沒有停下,一咬牙還是出了府。

    父子反目,劉氏早嚇的不敢插上話,見子謙一走,趕緊勸和道:“老爺別生氣,動怒傷肝!”

    “曹家怎么出了這么個不孝子,能和天子腳下的將軍府結成貴親,那是多少王孫貴族夢寐以求的好事,飛黃騰達德高權重是何等大好機會,他倒好,居然不受恩寵!都是你生出來的好兒子!”

    曹振將氣全撒在劉氏身上,越罵越是難聽。

    劉氏很是委屈,卻又無可奈何:“怎么怨起妾身來了?兒子不也是你生的么?咱家只有這么唯一的一根獨苗,那這門親事到底該怎么辦是好?”

    “能怎么辦?他是堂堂一國將軍視女兒為掌上明珠,這門婚約說毀就毀,他還不得領兵踏平太守府?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婚事我看就這么定了,他不同意也得從命。”

    曹振氣惱的說完一甩袖就離開了廳堂,留下劉氏心中隱隱不安,這可如何是好?這個局面也是越來越遭,就父子倆一模一樣的臭脾氣,怕是沒有緩和的地步了。

    同時心中納悶的緊,這樣好的身世背景的女子,謙兒怎么就不同意了呢?難道他心中已有心上人了?不行,看來還是在他身上做足思想,自己兒子做娘的心里還是清楚。

    曹子謙出了府,窩著一肚子氣,騎著棗紅大馬一路向都城駛去,那里有他的至交好友——楊卓!

    “哈哈,子謙,難得你也有如此煩躁的時候?”

    酒桌上,楊卓給子謙斟滿酒,看著子謙煩躁郁悶的樣子好一陣奚落!

    “你怎么還笑的出來?我都快被煩死了!”子謙將一杯酒灌下,狠狠的瞪了楊卓一眼。

    楊卓又重新給他斟滿一杯,淡淡的道:“相傳秦將軍之女秦無雙美貌傾城,其才情更是讓多少才子有過而無不及,還有顯赫的身世,跟你還有指腹為婚的盟約,我勸你還是順從天意,對你對曹家都好。”

    “什么指腹為婚?我壓根就沒同意,全都是我爹娘的主意,誰知道他們有何目的,我來是讓你給出出主意,你竟然當了說客,我爹究竟給了你多少銀子?”

    子謙越說越動怒,怎么當初交上了這么一個朋友?

    “太守府的銀子我也敢收?我只是說出這中間的利害關系,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此事非同兒戲,你要好生琢磨,不要意氣用事。”

    楊卓還是淡淡的說著,吐字間不急不快,將其中利害的關系,一一分析。

    “你說的我都明白,至于現在,我……,唉,千不該萬不該我爹的言而無信,不行,我一定得想個辦法出去躲幾天,只要我不出面,我爹他不敢定下日子成婚!到時候再想個辦法將這門親事給退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或許你見著秦無雙本人就不會那么說了,難道你就不想考慮清楚?”

    “我曹子謙豈能再說二話?”

    子謙瞪大了眼珠,連喝了三杯酒下肚,一向不甚酒力的他,連脖子處都漲的通紅。

    楊卓熟知他的秉性,悠了半天開口嘆道:“先父臨死前曾囑托我一定代他去看望他曾經的一位故人——羅桑!”

    “羅桑?他家在哪?”子謙問道。

    “在豐和縣,雖是一位醫匠,但是才情可得,如果子謙兄愿意的話……”

    “豐和縣離著頗遠,有數百里路程,我跟你同去!就這么說定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315_80_806-m
炮灰晉級計劃書
作者 快樂小巫婆
  讓渣男渣女來的猛烈些吧!風七月站在高高的山崗上手捧炸藥包。

  你們這些...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