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局長給我當司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王山坐在奧迪100的車身之內,這種風靡全國大江南北的高檔轎車在當時可是一種身份的象征,當然,這個時間段,奧迪A6也快上市了,奧迪100也就有了替代產品。

    跟吳國進簡單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吳國進當時也沒多說,而是直接叫過來市局局長成方言,

    “方言,讓人安排好善后工作,市里要先把醫療費用承擔起來,確保所有傷者都能夠得到最有效的治療,同時要做好受傷群眾家屬的安撫工作,徹查超載超限車是否被交警檢查過,有沒有依法處理,一定嚴查貪贓枉法徇私舞弊。”

    “是,吳書記,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辦。”

    成方言當即正襟危立,像是剛入伍的新兵在聽連長訓話。

    “你就不用去了,開車帶我跟小王同志一起去市局,你的司機帶著他們跟在后面,鄭剛,你跟成局長的司機一起,看好這個嫌疑人,順便問問什么情況。”

    吳國進沒有揪住王山在多問什么,他相信一個公安民警,不可能跟政法委書記開如此大的玩笑,王山所說的話是真話的可能性很大,既然如此,斷然就不能放過這個打錢關山臉的機會。

    任用提拔出問題的干部,錢關山說不定也會牽扯其中,既能打擊政敵,也能夠肅清吏治的事情,吳國進很樂于做,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吳書記,前面就到市局了,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成方言看著窗外的香格爾酒店,降低了車速,只要吳國進點頭同意,他就會立即將車駛入酒店停車場,能讓吳國進放松放松心情,這是身為一名下屬揣度上意最成功的表現。

    “嗯,不去了,直接去市政府吧,聽說市局剛下發了一個處分決定,開除建備派出所民警王山,同時建議檢察院立案調查?”

    吳國進輕輕的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王山這才放下心來,雖然兩世為人,可剛才他確實很緊張,以為吳國進根本沒把他被市局開除,并且被調查的事情放在心上,這可關乎著王山此行的目的。

    沒有領導行政干預,即便是知道這個決定是錯的,恐怕也沒人愿意為了不相干的人跟褚中遠鬧翻,更何況褚中遠身后還站著黃子昂。

    所以王山依然會蒙冤入獄,吳國進即便召見了王世平也沒用,王山知道王世平手里的材料不夠直接置黃子昂于死地,還需要一只強有力的大手來進行干預,才有可能剝絲抽繭找到真正的殺器。

    于是王山這一路緊張的很,可又不能出聲提醒,只是時不時側目看向老神在在的吳國進,這頭老狐貍竟然真沉得住氣,一直從收費站到了市中心才張口,王山甚至準備等會兒如果到了公安局他還不張口自己就得出聲提醒了。

    奧迪沒來由的在路上上演了一次急停急啟動,成方言的后背重重落在了座椅上又彈了起來,成方言感覺到自己的后背瞬間便濕透了。

    吳國進怎么會知道這件事情,不過是幾分鐘前褚中遠打電話匯報過來,北馬莊涵洞橋發生強奸案,據受害人描述,犯罪嫌疑人的手法跟324系列強奸案如出一轍,先捆縛,用刀劃開受害人的褲子,在帶有血跡的情況下進行強奸,事后殘忍的將受害人分尸,而且是活活分尸。

    在市局布置包圍圈進行搜捕的同時發生如此惡性案件,分明是市局指揮失誤,作為此次案件偵破的直接負責人褚中遠顯然要負有直接責任,可褚中遠竟然告訴自己,責任人已經找到了,市局的布置是正確的,準確無比的,只是執行的時候有人玩忽職守,脫崗造成的犯罪嫌疑人逃脫。

    既然褚中遠找到了事故責任人,那么申請開除一個民警這樣的小事成方言當然沒有理由反對,成方言甚至都沒有問民警的名字,所以他一直不知道開除的人竟然是王山。

    成方言在腦海中飛快的整理著王山的跟吳國進之間的關系,王世平的兒子,原本一直不顯山不漏水,在公安局就跟普通警校畢業生沒什么兩樣。

    而王世平在市政府的地位也一直是那樣尷尬,協助常務副市長黃子昂管理國企,水利,基建等工作,名義上是副市長可實際上就是個市長助理,還不是一把市長的助理,而是常務副市長助理,一點實權沒有。

    但是就這樣處理一個副市長的兒子,似乎也太輕率了,雖然褚中遠是黃子昂的人,可成方言也不想就這樣徹底得罪了王世平而沒討好到黃子昂。

    更關鍵的是,現在吳國進已經知道了這件才發生了不過幾分鐘的事情,而且專門問起來,誰知道他是什么態度,他到底是想幫王山的還是想幫褚中遠的?

    以前從來沒聽說過王世平身后有人,他的提拔也只是恰逢其會從部隊轉業過來安置成為副廳級別的,這是為了平衡軍地關系,而據說黃子昂身后可是一直站著省委的大佬,看來吳國進是要幫黃子昂撐腰,可是黃子昂褚中遠在這件事情上都沒有吃虧,難道是為了敲打王世平,讓他不敢反抗的?

    就在奧迪車一頓一走之間,成方言就考慮了這么多事情,臉上的表情被王山捕捉在眼里,仿佛看到了一幕水墨丹青被胡亂的涂抹上了一灘黑水,糾結的團城紙團。

    “是的,吳書記,這件事情還沒來得及跟您匯報,但是您放心,我們宗南市局一定會嚴肅處理,像王山這種混進公安隊伍的害群之馬,我們一定堅決的處理,哪怕是他背后有再大的保護傘,我們也要堅決將保護傘掀掉,給死去的受害者一個交代,給沒日沒夜辛苦戰斗在一線的弟兄們一個交代,不能讓她們的血白流,不能讓兄弟們的汗白流,淚白流,一番辛苦都被這個王山給浪費掉。”

    成方言既然已經選好了方向,當然說的斬釘截鐵,如果把王山換做不了解情況的人,恐怕也會被他說的義憤填膺,恨死這個叫王山的人,以為得有多么罪大惡極。

    “哦,這個王山是怎么回事,混進公安隊伍,莫非他進入公安系統不是走的正規手續?聽你說他有保護傘?難道他跟剛才抓獲的那個324系列強奸殺人犯有什么瓜葛不成?”

    吳國進話說的很輕松,但是問題很細致,讓成方言心中一喜,腳下油門輕踩,奧迪飛快的駛向了市政府。

    王山看吳國進那面無表情的臉,不由得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果然是帝王心術,吳國進指示個省委常委,按在古代連一方諸侯都算不上,頂多是個道臺臬臺的角色,可是現在已經看不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王山雖然知道吳國進鐵定跟黃子昂不是一伙兒,可是現在看他的表現,都差點誤以為吳國進是來挺黃子昂和褚中遠的。

    成方言的臉上頓時有些喜色,吳國進問的細致,這就是不肯善罷甘休的意思啊,

    “王山的父親是我們市政府分管國企,工業,水利的副市長王世平,王山是中專畢業,應該充實到基層隊伍,他也分配去了建備派出所,這也是正常的事情,平時工作也沒什么大問題,但是這次市局布置包圍圈排查圍堵犯罪嫌疑人,他竟然離崗脫逃,分管刑偵的副局長剛才匯報,犯罪嫌疑人就是從他負責的那里逃跑的,這才有了剛才發生的北馬莊強奸案。”

    奧迪車到了市政府門口,把門的警衛一見是公安牌照的1號奧迪車,立即打開了大門,讓成方言進去。

    “這件事情還得感謝這位小同志,要不是你們,恐怕今天晚上又會多一起命案,我要代表市局向你表示誠摯的謝意,你叫什么名字,想你這樣臨危不懼,寧可自己負傷也要全力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好同志,要號召全局民警學習,等黨委會研究一下,給你個二等功,肩上也應該加加擔子,負責一個派出所我看絕對沒有問題么。”

    成方言這是看王山能夠跟吳國進坐在同一輛車里,吳國進雖然沒有提讓王山跟自己認識的話,可是這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自己身為下屬,當然要明白領導的意思。

    市公安局可是受地方政府與省廳共同領導的,尤其是吳國進不僅僅是省廳廳長,他同時還是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得到他賞識的人,今后進步的空間肯定不小,而且也方便通過王山這樣的小人物,拉近與吳國進的距離起碼這次的719特大交通事故不會波及到自己的退休就好。

    吳國進聽到成方言問王山的名字,而刻意回避自己提到的保護傘等問題,知道他應該只是揣度自己心意而不是跟黃子昂沆瀣一氣,便用鼻子哼笑了一聲,

    “他呀,他就是你剛才說的,要打到的有保護傘保護的玩忽職守人員,已經被市局開除的王山!”

    吳國進的話好像石塊一樣砸在成方言心頭,停車的瞬間把臉轉向副駕駛的王山,血色猙獰!

    “怎么,怎么可能?我,我認識王山的啊!”

    成方言很難接受這個事實,自己剛才完全是揣度錯了吳國進的意思,吳國進跟王山坐在同一輛車里,不去市公安局而是直接來了市政府,這就應該是來找王世平的,這樣看來,王世平和吳國進的關系匪淺,自己剛才說的那些話,可都是幫褚中遠說的啊。

    褚中遠這個混蛋,他處理王山,現在到讓自己做惡人!

    成方言有點后悔,剛才應該謹慎一點,問問褚中遠具體情況,然后回去黨委會研究一下再做決定,現在可都是自己一個人下的決定了!

    “不,我就說是褚中遠自己下的決定,反正沒有電話錄音,沒有我的簽字,一切都是褚中遠私下所為,跟我沒有任何關系。”

    主意打定,成方言擠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

    “王山同志,看來剛才是我誤會你了,聽信了褚中遠的一面之詞,幸虧褚中遠私自決定給你處分的事情我沒有同意,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成方言的右手從方向盤上拿下來,不顧王山身上的血污拍了拍他的肩膀。

    “吳書記,我先打個電話。”

    沒等王山說話,成方言跟吳國進請示之后,轉身下車,他也怕王山說出什么讓他難堪的話來,又發作不得,以后怎么在王山面前當局長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我的夢幻林場
作者 華山棄徒.
  職場不順的大學生馮天策,又回到了偏遠的小山村,意外得到種植小空間。從此,他與各種珍稀物種結...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