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覺醒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趙彩云從小就不喜歡這個名字,很鄉土,可是架不住媽媽喜歡,說她做夢夢到好看的云彩之后,就開始肚子疼,發動了沒到兩個小時就生了趙彩云,所以她認為這是可以帶來好運的名字。

    不過媽媽說的話一部分是對的,這趙彩云名字雖然土,可是這趙彩云從小到大,沒病沒災,運氣好的不得了,不光買彩票中了幾百萬,瞬間提高了家里的生活水平,更為令人欣喜的是,成績很好,不僅靠上了名牌大學,大學畢業之后,直接保送到德國海德堡大學學習三年研究生,是她們家這一帶有名的才女。

    三年的之后,趙彩云順利拿到藥物學專業的碩士學位,算是載譽而歸,出盡風頭。

    剛回國,睡了一覺,趙彩云看到媽媽聚精會神地在看電視,不由心里吃味,女兒難道沒有電視重要嗎?他們都兩年沒見了,也不想她!

    “媽,電視有你女兒好看嗎?”趙彩云上前,搶過媽媽手里的遙控器。

    趙媽正看得津津有味,奪過趙彩云手里的遙控器,說道:“你這家伙,一回來,就和我搶,這可是我的主場,你爸搶不過,你更搶不過我!快還給我!”

    “媽,你讓我看看球賽嘛!求求你了。”趙彩云撒嬌說道,搖晃著媽媽的胳膊。

    趙媽拿著遙控器,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說道:“沒得商量!女孩子,看什么球賽,一群男人追一個球,跑來跑去沒意思。你看這節目,挺有趣的,和你名字一樣,都叫趙彩云,聽主持人剛才介紹,說是在晚清非常有名的名伶!”

    趙彩云翻了個白眼,說道:“好好的,讓我看小姐啊,不學好!哪有看球賽好呀,好多帥球星的。”

    “還有啊,這個女人充滿傳奇色彩,這個節目就一會兒,我看好了,就讓你看,我去做飯。”趙媽拍開女兒的毛手,不耐煩說道。

    “媽~~~”趙彩云不依。

    “不說話,開始了。”趙媽眼神回到電視上。

    趙彩云看看墻上的時候,那就等等吧,反正媽媽剛才說了,一會兒就沒了。趙彩云跟著媽媽一起看電視,據說和她同名同姓的晚清名伶,到底有怎樣的傳奇人生。

    哎呀,的確挺慘的,家里很窮,父親生病無人醫治身亡,家里欠了好多的錢,只好賣身蘇州當地的富家班,也就是傳說中的妓院了。入了這個行當,再想出來,那可別登天還難,不過這“趙彩云”的運氣就是不錯,居然遇到了一個肯為她贖身的男人,而且還是狀元,雖然年紀大點,那個人對她還不錯。

    只不過這做小妾的,自然要受正妻的欺負,明里暗里吃了不少虧,但總好過在富家班的日子。

    只是這世上沒有最離奇,只有更離奇,這“趙彩云”居然跟著丈夫洪鈞出使歐洲,長袖善舞,在國外四年混得風生水起,不僅學了好幾種語言,而且還交到了幾個朋友。

    可是好日子不長,美好的日子猶如曇花一現,回國之后,這洪鈞積勞成疾,一命嗚呼。洪鈞的妻子以“趙彩云”的身份卑賤,把她趕出來家門······

    之后的事情,趙彩云不知道了,因為她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趙彩云突然一下坐起來,完了,完了,睡了這么長時間,一定錯過了球賽。

    “呀,彩云醒了,醒了!”一個穿著桃紅色衣服的女人激動說道,臉上的粉很多,頭上插了好幾個簪子和絹花。

    趙彩云一愣,她不是坐在沙發上和媽媽一起看電視,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彩云,彩云,你別愣著呀,富媽媽過來了,你別倔了,說個軟話,富媽媽就不打你了。”還是那個女人提醒趙彩云,趙彩云打量四周,再看看圍在窗前的人,想到一個天方夜譚,她穿了,只是不知道她現在何時何地!

    看這些女人的打扮,舉止帶著輕佻,就知道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富媽媽?”趙彩云非常迷茫,“這是哪里呀?”

    “彩云,你怎么了?我是你蓮花姐姐啊,這里是富家班,你賣到這里已經半個月了,不吃不喝,而且逃走,富媽媽才打你的。”這個自稱蓮花的女子急忙抓住趙彩云的胳膊,非常緊張說道。

    趙彩云被抓疼了,還不來得及說話,好幾個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簇擁著一個體態富貴的中年婦女進來了,所有人都給她行禮,叫她富媽媽。

    富家班?那不是那個電視里趙彩云賣身的妓院嘛!她不會就是那個“賽金花”趙彩云吧!不會,不會的,她的運氣一向很好,就算沒有穿到達官貴人家里,那最起碼是清白人家啊。

    趙彩云抱著頭,閉上眼睛。

    富媽媽信步走過來,推開邊上的幾個女人,一手拉開趙彩云的胳膊,另一只手用力打了趙彩云兩巴掌,罵道:“賣到這個地方,就是個婊子,你還想立牌坊!不就是個賣的,還真以為你是那大家閨秀,賤胚子一個,哪來的清高!”

    趙彩云被打得腦袋嗡嗡亂響,鼻子,嘴角流血。

    那個老女人唾沫星子亂濺,句句都是罵人的話,趙彩云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罵過,抬起頭,怒視老女人,眼里有著熊熊怒火。

    富媽媽見趙彩云惡狠狠的樣子,后退一步,旋即又發覺好像不對,站起身來,罵道:“怎么?你這賤人,不服是吧,真是反了天了。富強,給我拖到柴房,狠狠的,打到她老實為止。”

    蓮花急忙站起來,賠笑求情說道:“富媽媽,別生氣啊,您可是最善心的,你這么生氣,其實也是為了彩云好。彩云今年才十三歲,還小呢,什么都不懂,打她一頓是小,氣壞了媽媽是大。您再看看,彩云這小模樣,雖然沒張開,可是皮膚水嫩嫩的,打壞了就可惜了,還要醫藥費。”

    富媽媽聽了蓮花的話,覺得蓮花說的對,這可是她花了五十兩銀子買來的,還沒賺錢,就要被打死了,得不償失,她才不會做賠本的生意。

    “哼!今天就饒你一會!”富媽媽冷聲說道,“你們以后都是姐妹,給我好好勸勸她,不要跟我對著干,吃虧的是她!”說完,扭著肥碩的身子,一扭一扭走了。

    屋里的幾個女人,紛紛嘆息,一個叫櫻桃的女人勸解說道:“彩云啊,既然來了這個地方,我們就是吃虧的命,這輩子就這樣了,你就聽話,也不要受這皮肉之苦了。”

    “是啊,彩云,你還小,模樣又好,說不定能有人給你贖身,脫離這個臟地方了,可別想不開啊。你要是死了,你娘和弟弟,奶奶,怎么辦啊?”蓮花勸解說道,拿著藥膏,給趙彩云涂藥。

    趙彩云被打得腦子里“嗡嗡”亂響,眼冒金星,根本聽不進去。

    “姐姐們,我有點累了,讓我一個人休息一會吧!”趙彩云虛弱說道,躺在床上。

    眾人見狀,也不好多呆,只是蓮花,最后離開說道:“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死了雖然能一了百了,可是留下惦記你的,那些活著的人,更加悲傷。你睡一覺兒,好好休息,我給你弄點吃的去。”

    等眾人走了之后,趙彩云緩緩睜開眼睛,逐漸冷靜下來,下了床,走到梳妝臺邊上,看著鏡中的影子,細細的丹鳳眼,萬萬的柳葉眉,小巧的鼻子,菱形的小嘴,雖然很蒼白,但整天看上去有一種孱弱的美,怪不得那個老女人舍不得她死了。

    趙彩云摸著自己的臉,跌跌撞撞走到窗前,一把推開窗戶,看到樓下街上,熙熙融融的人,來來往往,不愧是自古以來富庶的蘇州,青磚白墻,非常整潔,路邊還有粗粗的柳樹,風一吹,柳枝隨風飄動,自由一番韻味。

    從外面人的裝束,還有那光禿禿的腦門,這是清朝,基本上肯定了她就是歷史上那個“賽金花趙彩云”。

    站在窗邊發呆,微微嘆息,可能是她的好運氣用完了,也可能是她曾經鄙視電視里和她同名同姓的晚清名伶,所以得了報應,直接成為了她。

    “吱呀!”門被推開,蓮花端著粥,放在桌上,趕緊走過來,“彩云,你可不能跳樓!這才兩層,跳下去不一定能摔死,說不定說成瘸子,癱子,那你可真就生不如死了。”

    趙彩云其實想打斷,她只是想看看外面如何。

    “蓮花姐姐,我只是想透透氣,不是要跳樓。”趙彩云扭扭脖子,前世她光忙著讀書,還沒來得及好好玩玩呢,就來到了這里,成為一個窯姐兒。就算身份再差,她都不想死,她要活著。

    蓮花微微放心,笑著說道:“呵呵,這就好,這就好,來,吃點粥,身上的傷會好一點。”

    趙彩云真的餓了,也不管了,拿起勺子,就開始吃粥。

    肯吃飯就好,要不然不被打死,也要餓死了。

    不一會兒,趙彩云吃完一碗粥,肚子暖暖的,舒服很多,這才有功夫仔細打量蓮花,才發覺這蓮花,雖然不是很好看,但長得很周正,看樣子是個熱心的。

    **************

    新書上傳,求包養!(*^__^*)嘻嘻……有了動力,肥的更快!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904717_80_804-m
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 月下無美人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馮家二爺選婿的標準嚴苛到令人髮指。
  個矮的不要,體胖的不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